摧毁“李向阳部队”
http://www.scol.com.cn 四川在线 ( 2009-9-7 17:24:42 ) 来源:四川在线
 

   (一)
1969年,是使我们党、国家和人民遭受巨大灾难的“文化大革命”发生后的第4个年头。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及其在政法战线的代理人谢富治刮起了“彻底砸烂公检法”的妖风,全盘否定建国17年公安战线的成就,诬蔑公安机关“17年里干尽了坏事”,是“地地道道的黑窝子,反专了无产阶级的政”,要“彻底砸烂,另起炉灶”;各项公安业务技术也被诬为“反革命修正主义坏东西”而大加挞伐。
当时,成都市公安机关早已实行军管,除极少数干警在军管会领导、监督下应付日常事务外,绝大多数干警被集中在成都大学和草堂寺内举办的“学习班”里接受审查。后虽补充了一些部队复员战士进人公安机关,因业务不熟难以开展工作,-整个公安保卫工作基本处于瘫痪状态。社会治安秩序极端混乱,发生公开持枪、持刀结伙抢劫、行凶杀人案件40多起。1969年5月14日,当盐市口群专指挥部正审查群众扭送的两名扒手时,突然闯入一伙4人将这两名扒手劫走,杀伤两名工作人员。群众追赶时,4名歹徒竟鸣枪数.发,呼啸而去。6月上旬的一天傍晚,人民公园内一伙歹徒5人持匕首抢劫游客现金、手表等,杀伤事主后逃走。6月14日上午,一伙3人在五路公共汽车上无端毒打一位老人,被驾驶人员制止。当天下午两点,一伙20多人手持利刃、木棒等凶器,在胜利西路口冲进五路公共汽车站,将驾驶员傅昭明连杀7刀,并把售票员曾汝萍打昏在地后逃跑。7月6日深夜12时,一伙歹徒共5人携带54式手枪和驳壳枪各1支及手榴弹1枚,闯入小天四路51号居民胡志云家,用枪威胁胡交出手表,遭拒后,这伙暴徒随即翻箱倒柜抢走人民币1印多元及日本手表1只、衣物多件,罪犯离去时,还持枪威胁说:“你看这是真的还是假的,你敢叫老子打死你!”当晚这伙人又抢劫小天四路50号居民程少华现金20元。7月5日,这伙人还在南门外黄桶堰持枪威胁正在河里游泳的小孩,抢走皮带数根和永久牌自行车1辆。7月上旬一天晚上,两名歹徒在本市红星中路、文化宫、盐市口等10多个公共厕所内持枪抢劫解便人的手表,并鸣枪逞威。由于这伙罪犯活动频繁,气焰嚣张,使已经很混乱的社会秩序更加混乱,对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安全造成很大威胁,市民惶恐不安,怨声载道。
(二)
成都市公安机关军管会、成都市人保组在7月上旬以前,先是指派军代表组织一部分“新公安”查办此案,由于敌情不明,故进展不大。在案侦工作处于困境时,军管会负责人才从学习班和城区两个人保组请回一些老公安组成专案组,负责具体侦破工作。专案组对敌隋和前段工作情况进行分析研究后认为:这伙罪犯活动狡猾,又有枪支武器,看来是有组织的,如果不掌握罪犯的内情,光是泛泛地发群众检举揭发绝对不行。为此,他们提出“必须物建耳目,并使用必要的侦察手段。”尽管当时学习班正在把这些侦察必须的手段作为“反革命修正主义政法路线”组织批判,但是,为了能尽快破案,军管会领导不得不同意,但故作姿态地批复:“此案例外,可使用耳目以及各种侦察技术手段。”之后,由于省、市有关领导的支持,以老公安干警为主体的案侦人员夜以继日地忘我工作。他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机警灵活,胆大心细,全面贯彻“依靠广大人民群众和专门机关相结合”的方针,认真执行对敌斗争政策略,不到半年时间破获全案。除首犯王炳炎畏罪自杀、主犯李健在逃外,其余全部落网。缴获了枪支、子弹、手榴弹、雷管等大量武器和手表、自行车、照像机等大批罪证。1970年,经过预审结案,报经批准,公开判处首犯何光烈、何玉琼、刘元荣和主犯罗文宪、范泽琏等8人死刑,立即执行;判处主犯吴德钧、骨干刘定远等14人徒刑。此案的破获和处理,给了犯罪分子以沉重的打击,对稳定局势起了一定作用。
专案组在侦破此案中,主要做了以下工作:
1.从调查研究人手,掌握基本隋况。专案组人员除分工物建耳目和收集、汇总,隋况的同志外,以每两人为一组,选择几个重点派出所辖区,深入进行社会调查,不久便发现了自称“李向阳部队”和“南霸天”、“北霸天”等犯罪团伙。于是他们又深入发案地区访问受害人和知情人员以了解‘隋况。据小天四路51号受害者胡志云提供:罪犯是一伙人,为首的是个大鼻子,貌似电影《平原游击队》中的李向阳,他们自称“李向阳部队”。
2.对抓获的罪犯进行突击审讯。专案组确定专人配合预审部门,抓紧对6月14日在本市五路公共汽车上行凶杀人的张孝炎、叶亚平进行突击审讯,得知这伙罪犯的确是一个集团,其成员有范泽琏、斯家贵等。
3.物色和使用耳目。根据案侦工作的需要,安排经验丰富的老刑警吴传国专门负责物建和使用耳目。他围绕这起专案先后物建有接敌条件的耳目8人。设计指导他们逐步掌握了这伙罪犯的姓名、绰号、特征、住址及行踪等情况,为追捕罪犯提供了不少重要线索。捕获这个集团的主犯斯家贵、罗文宪,同案犯刘勇、杜维泰等,都是根据耳目提供的情报。
4.带着知情人寻查罪犯。案侦人员在进行社会调查中,发现张小蓉(女,15岁)认识这个集团的首犯王炳炎(绰号大鼻子、“李向阳”),周兵(男,13岁)认识主犯吴德钧(绰号小胖)等,于是,决定由刑警王毓全、袁世高身着便衣,追捕主犯王炳炎、任曙华,同案犯李毅、冯郁涛等人在南打金街的行踪。
(三)
上述工作展开后,线索材料源源不断而来。有耳目提供的情报,有群众的彬蹋发,也有公安干警的调查发现……案侦人员逐步掌握了罪犯的活动脉络和行踪,不失时机地开展追捕。斗争愈发尖锐激烈,出现了许多惊险场面:
1969年7月13日,王家坝派出所报告:张小蓉、周兵在新南门味之腴餐馆发现王炳炎、任曙华一伙。刑警分队陈志保、周国兴等9人乘大吉普车迅速赶赴现场包抄罪犯,王炳炎一伙见势不妙,便分别向南、北两个方向逃窜。罪犯李毅骑车向东大街逃跑时,陈志保、石绪康一起追上去将李捕获,收缴手枪1支、子弹16发。这次行动还抓获冯郁涛、杨和林、李永生3名罪犯,但主犯王炳炎、任曙华脱逃。
8月17日是个星期天,专案组不放假。下午2时,耳目肖某报告:集团主犯罗文宪(绰号瘦狗)托他卖一只手表,约定当天下午到人民西路肖家取钱。为了不贻误战机,陈志保、魏育生、周国兴、王孝廉以及刚从部队复员的张某等至人民南路展览馆研究行动分工:由陈志保、周国兴负责抓罗文宪;魏育生、王孝廉等在外围捕捉其他罪犯;张某在毗邻的“红领巾杂志社”防守堵截。分派完毕,众人步行至人民西路各自进入岗位。不久,就见肖某走来坐在家门口的躺椅上,接着,罗文宪也出现在肖家的门边,随罗同去肖家的同案犯刘勇、张亚平则站在距罗约5米的地方。我围捕人员持枪包抄过去,责令彼等举手投降,刘、张二犯当即举起双手;但狡猾的罗文宪却飞快闪入门内掏枪,陈志保眼疾手快,即向罗开枪射击,罗腿部受伤后连续射击8弹拒捕,致使肖某右臂负伤;周国兴急忙一个侧滚躲开,才未被罗击中。这时,围捕人员都以肖家为目标进行还击,罗文宪被迫从肖家屋后翻进“红领巾杂志社”,在此负责防守堵截的张某竟然脱岗,致使罗又越房抢劫一辆自行车骑上逃跑。这一仗只抓住了举手投降的两名同案犯,缴获手枪1支。
罗文宪负伤逃离人民西路后,即窜往长顺上街20号何光烈家。何对罗说:“这里也很危险,你快离开成都去外地躲一段时间,没有事不要回来,要钱给我捎个信就行了。”接着,罗文宪骑上自行车连夜直奔新津,躲在一个草堆里休息一阵后,又动身赶往彭山青龙场供电所电工王永录家隐藏养伤。当地群众发现其形迹可疑乃向公社报告,公社即派人将其扭送彭山县收审所关了起来。同月27日,耳目余某反映了罗文宪逃往彭山青龙场养伤的线索,即由魏育生等连夜乘车赶赴彭山,几经反复,最后通过对收审人员逐个审查,终于将这条癞皮狗抓出,押回成都。
8月20日,东城人保组转报揭发材料说:集团主犯范泽琏(绰号饭桶)和秦永清现藏在彭县秦的舅父家。专案组当即抽调王毓全、李怀良、周国兴、袁世高、马召学、尹平、罗克清等10余人,由陈志保带队去彭县追捕。根据原来掌握的情况,范泽琏是—亡命之徒,会武术,常带双枪,枪法又准,和他一路的秦永清也可能有枪。执行这次追捕任务具有一定的危险性。但大家想的是除暴安民,职责所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案侦人员分乘二辆破旧的美式吉普车出发,赶到彭县已是晚上11点,经与县武装部联系,并在县城找到了秦永清的舅父焦某(原是部队侦察兵,时在县群专指挥部开车)。据焦某讲:“我的侄儿秦永清带了—个姓范的住在我家,听说这个姓范的会开汽车。我家在海窝子的一个四合院内,院房后面是大山,秦永清和姓范的同住大院大门侧边—间房内。要抓他们我带路。”接着,根据罪犯所处位置,案侦人员研究制定了捕捉罪犯的方案,根据方案作了分工。然后焦某带路,乘车直奔海窝子。到了焦家,首先由王毓全、李怀良从后院翻墙人内。为了避免惊动罪犯,他俩在黑夜中匍匐前进到罪犯的住房外,然后躲在窗脚下探听房内动静。约半小时,房内有喘气声(范泽琏有哮喘病),说明范在房内。王、李二人又爬行返回后院墙下,与陈志保等人研究决定由焦某去叫门,把罪犯引至房外。当即由陈志保、马召学、袁世高等人埋伏在院内中堂;王毓全、李怀良占据制高点。于是焦某前去敲门说:“我开的车又坏在路边,找小范起来帮忙修一下,还要抓紧弄点饭吃,明早要转回县城。”范起床把手枪子弹上膛后插在腰间,再开门出来走至院内中堂处。预伏在此的陈志保、马召学等人猛扑上去将范拦腰抱住,按倒在地将其捕获,并立即下掉他的手枪。王毓全、李怀良二人冲进房内将秦永清抓获。凌晨3时许,案侦人员圆满完成这次追捕任务。
8月”日下午,耳目范某报告:“明天上午,王炳炎等人要到草堂公园侧一家农民院内聚会。”当晚,军管会主任、人保组组长单金义召集专案组人员研究捕捉方案。有同志建议采用口袋战术,即先将这个院内的人动员走,我们的人埋伏在里面,罪犯进来一个抓—个。但这一可行之策未被采纳,而是决定在百花潭动物园和打靶场两处设伏击圈,分段截击。这次参战的有刑警分队、治安分队及驻市人保组警卫部队的部分指战员员共30人左右,指挥信号是吹哨子。28日晨,刚从彭山县执行追捕罗文宪任务返回的同志亦马不停蹄地投入这场战斗。参战人员按照分工分别乘车赶到百花潭和打靶场两处进入岗位。上午10点,这伙罪犯骑自行车陆续到来,每隔10米左右1人,一位军代表见状忙吹哨子,罪犯见势不妙,乃持枪骑车四处逃跑。我参战人员只抓获同案犯杜维泰1人。首犯王炳炎、主儿吴德钧、李健等逃走。这一仗之所以失败,军管会主任认为是那位军代表吹哨子过早。而多数案侦人员则认为:此次确定的捕捉方案不切合实际。
8月28日,以市人保组名义印发印有集团首犯王炳炎照片的《全市人民群众紧急行动起来,把抢劫集团罪犯全部捉拿归案》的紧急通知。王炳炎如惊弓之鸟,恐惧万分,四处逃窜,他害怕被群众认出,吓得连原来的衣裤也不敢穿。29日上午11时,王炳炎经过二仙桥街时,被60岁的老太婆吴素清发现并进行盘问,吴察觉系被追捕的王炳炎,即全家出动抓捕罪犯,附近职工、居民和群专人员纷纷赶来步步进逼。王犯把包围他的许多穿衣带红袖套的群专人员误认为是便衣公安人员,更加胆颤心惊,缩进一个有大林盘的农民大院内。当天中午,市人保组接到二仙桥派出所的报告后,陈志保带领王毓全、袁世高等数人赶到现场。他们冲进大院时,发现王炳炎已开枪自杀而死,当场缴获驳壳枪1支、子弹78发。
9月18日,滕员段松青等人在盐市口小河边发现这个集团另一主犯吴德钧的未婚妻刘亚玲正与申湘才(绰号三娃,系下放剑阁县的知青、惯扒)秘密接头,及时将申抓获突击审讯。申湘才供认“吴德钧隐藏在剑阁县城关镇,约刘亚玲本月21日在剑阁县城见面”的线索。刑警王毓全、袁世高连夜乘借用的敞蓬大货车赶至剑阁县,将吴犯擒获。
市公安机关“五七”大队员、原刑侦处科员魏琪广于1970年6月3日在浆洗街的公共汽车站发现这个集团主犯任曙华(绰号朵朵、曾因扒窃犯罪被魏审讯过),当即将任犯扭送西城区浆洗街人保组处理。后任犯曙华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至此,这个集团的主要成员除李健在逃外,全部被抓获归案。
(四)
在侦破这起特大案件中,老公安干警充分发挥了骨干带头作用。那时公安机关的交通工具和其他装备等条件太差,有的装备还比较落后。刑警分队只有两部破三轮摩托车;案侦人员在夜间常骑自行车上街巡查;到外地追捕罪犯常步行赶路,往往一次行程数十里。他们使用的武器是20响驳壳枪及日本昭和年代制造的手枪,而罪犯用的是新“54”式怆;他们骑的破旧自行车,罪犯都用的新自行车;围捕罪犯现场,没有现代通讯设备,只有用吹哨子指挥;靠在地上爬行进行秘密联络。在8月17日人民西路发生罗文宪开枪拒捕事件之前,案侦人员曾提出可能出现同罪犯开枪对打的情况,要求加强武器装备的建议,而主管领导囿于对“黑公安”的偏见未予理睬。物质和精神条件差,那时熬夜加班没有误(夜)餐补贴;受苦受累,冒着生命危险同罪犯斗争,也没有表彰奖励;协助专案组织寻查罪犯的张小、蓉、周兵二人所花的钱粮、医药费,公家均未报销,而由案侦人员自己掏钱解决。许多同志连续10几个昼夜不下火线,置自己家庭的各种困难于不顾,置个人生死于度外,表现了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气概,发扬了公安机关的优良传统作风,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批驳了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对人民公安机关的种种诬蔑。

周树勋   罗克刚 四川在线记者 黎黎

编辑:涂伟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