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末打黑鏖战
http://www.scol.com.cn 四川在线 ( 2009-9-7 17:26:52 ) 来源:四川在线
 

  
区委大院枪声急
2000年8月,位于成都东郊的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龙泉驿正是水果丰收、商贾云集的时节,闻名全国的龙泉水蜜桃刚刚歇市,晶莹剔透的巨蜂葡萄、甘润可口的风水香梨又成了市场上众商家抢购的俏货。在成都市政府实施“向东、向南”发展战略后,龙泉驿区更是逐渐成为成都地区一块孕育着蓬勃生机的宝地,这个新兴的经济“特区”因此也引来各种各样目光的关注。
8月12日晨曦微露,因适逢星期六,陆续人城赶早市的果农商贩们显得比往日更多,一些主要街道上甚至可见如织的人流。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位于龙泉滨河路的区委大院却是门可罗雀,院内停车场上,除头一天晚上一个自称是某职工亲戚的姑娘带着三个小伙子停放了一辆黑牌照“公爵王”轿车外,整个院内空空如也、寂静无声,偶尔可见穿着保安制服的门卫走出传达室,在院中巡视一番。然而,就在这里,一起凶杀案发生了。
上午9点50分,三名小伙子步人大门,门卫认出正是昨晚来停车的几个人,遂放行让他们进入大院走到停车场,其中一人先猫腰钻进了“公爵王”。这时候,从大门外又疾步走进来四名男子,人人提着手枪,闯过门卫的拦阻,突然径直冲向停车场中央,举枪对准“公爵王”车内驾驶座和车旁的两人猛扣扳机,“砰!砰!砰!”一时间枪声大作,中枪人发出撕心裂肺的痛喊,浓浓的血腥味迅速在空气中扩散。
密集的乱枪之中,身中数弹尚未来得及上车的两名男子,踉踉跄跄地拼命向院内大楼后逃去,两名持枪男子在后紧追不舍。而首先进入“公爵王”的男子,则在弹雨中踩燃油门向大院外冲了出去,举枪追着轿车射击的两名枪手见车出大门,则返身顺着血迹,追人大楼后面。又是连续数声枪响之后,四名持枪男子从大楼后面走了出来,若无其事地将手枪别人腰间,不慌不忙地走出大院,钻进一辆吉普车绝尘而去。
就在杀手们刚刚离去后不久,负伤驾驶“公爵王”冲出枪林弹雨的那名男子,竟又驱车返回了枪杀现场,也许他觉得此时的凶杀现场,是获得警方保护的最佳场所。
突如其来的血腥场面惊得门卫目瞪口呆,整个枪杀过程前后持续不过五分钟,大院内又恢复了死一般的沉寂。也就在这时,才有人如梦方醒纷纷拨打110报警电话。
值班的成都市公安局龙泉分局局长卢登水接到报警后,一边迅速调集分局刑警大队紧急赶到枪杀现场,一边命令交警、巡警立即在龙泉的各主要进出通道设卡盘查,堵截可疑人员和车辆。鉴于案情十分重大,成都市公安局副局长姚成毅和成都市公安局刑侦局副局长杨波也率领刑警从20公里外的成都市区火速赶往龙泉。
枪杀现场位于区委大院内,从大门旁的停车场到大楼后的水泥地上,七零八落地遗留下了一些手枪子弹壳及一颗未击发的手枪子弹。在大楼左后侧的停车场上,发现一具男尸,头部中了两枪,右臂中了一枪。在大楼后的转角处,发现一名身负重伤的男子,在送往医院抢救的途中死亡,勘验发现该名死者也是头部中了两枪,胸部中了一枪,大腿中了两枪。在被手枪子弹打穿十数个弹孔的“公爵王”汽车驾驶座位上,发现一重伤男子,左右大腿各中了一枪,左小臂因中弹骨折。
警方一边紧张有序地勘查现场,一边组织民警深入现场周围的目击群众中了解情况搜集线索。10余分钟后获悉,四名杀手逃跑时乘坐的是一辆牌照号为:“川AN2992”的白色“切诺基”吉普车。坐镇指挥的龙泉公安分局局长卢登水立即向设卡盘查的龙泉交警、巡警下达拦截该车的命令,同时将这一重大发现紧急上报成都市公安局指挥中心。
快速反应第一功
当天上午10点30分,成都市区所有正在街面执勤的巡警、交警和110警务工作站等同时接到市公安局指挥中心的命令:密切注意发现一辆车牌照号为“川AN2992”的白色切诺基吉普车,车上极有可能载有多名持枪歹徒。一旦发现立即报告并进行堵截,若遇反抗可当场击毙歹徒。
各种警力紧急动员,蓉城布下了天罗地网。
成都市公安局锦江分局巡警大队民警周定崎和唐利清晨接班后,一直在东门线路上执勤巡逻。接到命令后,二人驾车睁大眼睛仔细搜索着川流不息的车流。突然,两人同时发现了一辆白色切诺基吉普车正下双桥子立交桥,向市区方向驶去,从车辆行驶线路可以判断该车来自龙泉。两人驾车紧迫上去,骇然证实其牌照上的“川AN2992”并发现车内只有驾驶员一人,于是果断决定拦截。那辆切诺基发现尾随其后的警车后,即突然加速逃跑,两名巡警以高超的车技在成都饭店附近一个紧急刹车调头,将其逼停。
两名巡警举枪冲向“川AN2992”,枪口直逼车内身着红色体恤的年青男子,该男子被迫高举双手下车。此时,增援刑警也及时赶到,对“川AN2992”吉普车仔细搜查,却没有发现武器。随后,该男子被连人带车移交龙泉分局刑警大队。很快查明此人名叫熊建伟,绰号“尾巴”。但是,熊建伟被挡获后一直大呼冤枉,矢口否认自己涉嫌龙泉“8•12”枪杀案。从中午一直到晚上,警方从熊建伟的嘴里没有获得任何有关“8•12‘’枪杀案的线索。
难道是群众提供的线索有误?四名杀手果真上了此车,那么又是在什么地方下的车?逃到哪里去了?
背景复杂的“苦主”
现场三名受害“苦主”中,被乱枪当场打死的男子叫潘峰达,绰号“小地雷”。被枪击成重伤后抢救无效死亡者叫殷正国,绰号“殷老五”。被打成重伤正在医院救治的人叫殷正根,‘绰号“殷老四”,是殷正国的亲哥哥。调阅警方刑事档案发现,殷正国涉嫌1998年10月都江堰市至龙池公路上的一起枪杀案而被警方通缉,是成都市公安局上网追逃的重要犯罪嫌疑人。殷正根则因私藏枪支罪年初刚刚刑满释放。显而易见,三名被害人都有着极其复杂的社会背景。
早在1998年10月,殷正国因怀疑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黄刚伙同他人将自己的心腹窦金龙杀死,而邀约其兄殷正根及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高华昌、何滨等,将黄刚及同伴赵学文,从成都某茶楼骗到都江堰至龙池的公路上欲枪杀。车行途中,赵学文因心怀鬼胎而有所警觉,当殷正国等人开枪时,赵学文虽中弹负伤但却及时跳下行驶中的汽车,从死神手里捡回了一条性命,而黄刚则在行驶的车内被殷正国等人开枪杀死抛尸。
案发后,成都市公安局刑侦局和都江堰市公安局刑警大队联手侦办,于1999年元月将高华昌抓获。继而转战重庆,元月19日中午,在成都市公安局刑侦局副局长杨波的指挥下,两地警方精锐——成都市公安局特警大队与重庆市公安局特警队协同作战,在重庆市将殷正根生擒,并当场从其暂住房内搜出几支制式手枪及数十发子弹。但由于殷正国和何滨一直潜逃外地行踪不定,所以1998年10月8日龙池枪杀案没能进一步扩大战果,对殷正根仅以私藏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2000年元月刑满释放。
刑侦技术专家对龙泉“8•12”枪杀现场进行仔细勘验后,发现凶手遗留现场的数十枚手枪弹壳中,除了制式手枪外,还有一种口径更大的手枪弹壳。这种枪在我国没有任何国家武装力量装备使用,获得的途径可能是通过走私。
使用这些枪支的到底是一帮什么来历的人?为什么要将殷家兄弟置于死地呢?
所幸当日殷正根虽然身中数枪,且逃亡途中大量失血,但由于警方及时赶到,将其送往医院抢救,使殷正根得以脱离生命危险。当天中午13:00点过,医院给殷正根施行的手术非常成功。术后不久,殷正根的神智逐渐恢复清醒,警方征得医生同意即在病房内对其询问。
原来,殷正根的弟弟殷正国负案逃亡外地躲藏,直到“风平浪静”后又潜回成都,并带领一伙歹徒“重整旗鼓”,秘密从事设赌、催款、收取保护费、发放高利贷等黑社会活动。案发前不久,为了扩张势力范围,殷正国一伙人将邪恶目光盯上了龙泉这个新兴经济开发区,特别是当地常年繁荣不衰的水果市场令殷正国等人垂涎三尺。2000年入夏以来,殷正国、殷正根多次带人潜到龙泉,图谋渗透控制当地市场的水果交易。特别是其间当地恶势力团伙“水果帮”被警方铲除后,殷氏兄弟更无“强龙不压地蛇”之忧,他们潜到龙泉的次数更加频繁,甚至在龙泉租下住房,准备长期蛰伏,迅速扩张,形成新的势力范围。
8月11日下午,殷正根和殷正国驾驶一辆蓝色“公爵王”再次潜到龙泉,与帮会成员潘峰达、杜国绪等人见面。由于殷正国是通缉在逃犯,当晚不敢人住当地宾馆,于是潘峰达安排殷家兄弟住进了自己女友张某家。但所住大院不许外来车辆停放,张某故将殷正根等人带到街对面的区委大院停车。
第二天,也就是8月12日上午9点过,殷正根、殷正国、潘峰达离开张家准备返回成都。三人刚走到区委大院停车场准备上车时,被尾随而来的四名杀手伏击。杀手到底是些什么人,殷正根含糊其词地说不清楚或不说清楚。
争势夺利积仇隙
案发当天下午两点钟,四川省公安厅副厅长吴健,成都市公安局副局长谢小岚、姚成毅,成都市公安局刑侦局副局长杨波,龙泉公安分局分局长卢登水、副分局长曾观志,以及四川省公安厅刑侦局大要案件侦察处副处长庞雪明等会聚于龙泉公安分局指挥中心,进一步研究案情,部署侦破方略。
多方信息显示,“8•12”枪杀案极有可能是成都另一黑社会性质团伙头目“叶老三”叶雏所为。
其实,殷家兄弟与叶雏及其弟“叶老四”叶劲等均非等闲之辈。早在90年代初期,殷正根、殷正国兄弟和叶雏、叶劲兄弟就同在成都一地方恶势力中,鞍前马后地追随一位宋姓“大哥”。1996年四川雅安一地方恶势力头目王志力,因南京有人欠其钱款逾期不还,遂到成都找到殷家和叶家兄弟出马催收欠款。殷家兄弟和叶氏兄弟联手采用暴力手段,很快从南京收回一部奔驰轿车。但这两对恶狼却因分赃不均反目为仇,并从此势不两立。历经数年之后,双方羽翼渐丰,各自纠集一伙流氓,发展成为成都地方恶势力中较有影响的两个集团,双方在地盘、经济利益等方面的矛盾冲突日益加剧。在殷正国的密谋策划下,1996年10月的一天晚上,自恃兵强马壮的殷家兄弟率先发难,纠集一批手下在城区鼓楼南街,借着夜色的掩护将“叶老四”叶劲杀死在其家门口。
此案发生后,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区分局刑警大队迅速展开侦破,很快将殷正根、殷正国缉捕归案。但最后因为直接证据不足,殷正国仅被劳教一年,殷正根只得解除关押。
叶老四的丧命以及殷老五的锒铛入狱,并没有熄灭双方的战火,反而将矛盾激化为你来我往的血腥仇杀,特别是难忍丧弟之痛的叶老三,咬牙切齿地发誓要让殷老五血债血偿。割不了大王的头,就要小喽罗的命。1997年8月9日,叶老三一伙大白天将殷家兄弟亲密伙伴、绰号“小泡菜”的雅安黑社会人物吴新强,从成都双桥子立桥下的一间茶铺内,绑架至成都龙泉一片稻田里用乱枪打死。
随着对殷正根侦讯的不断深入,2000年8月12日上午9:50分发生在龙泉驿区委大院内的枪杀案起因脉络逐渐明朗,从而断定这是一起黑社会性质帮派势力间有预谋、有组织的报复杀人案。根据案情,警方迅速成立了由成都市公安局刑侦局副局长杨波任组长,龙泉公安分局副分局长曾观志任副组长的“8•12”专案组,30多名刑侦精英,全力以赴投入侦破工作。四川省公安厅也在全省范围内发出了协查通报。
打开案侦突破口
那个落网后一直矢口否认涉嫌枪杀案的“川AN2992”白色切诺基驾驶员熊建伟,在审讯民警次日凌晨将其转移到另一间审讯室的过程中,突然蛮力挣脱民警控制,尽管双手被铐竟突然从二楼跳下,企图逃跑却未能得逞。“此地无银”,嫌疑陡增,刑侦局通过科学仪器检测,证实熊建伟存在明显的撒谎倾向。专案组迅速调整审讯战术,加大审讯力度,由极富经验的反黑铁汉朱杰、王玉章两位大队长轮番主审。8月13日下午,熊建伟的心理防线被彻底击溃,终于断断续续供认了“8•12”枪杀案的始末。
2000年初,一心复仇的叶老三又先后多次召集帮会成员熊建伟、小老五、汤华等人,在成都百花潭一家茶楼和磨子桥附近的一咖啡屋密谋策划暗杀殷老五。7月中旬,叶老三发给枪手马娃、汤华等每人一支制式手枪,而将平时自己常带在身边的一支大口径手枪交给了小老五,并派自己的专职司机熊建伟专车接送,组成5人追杀小组,同时许诺事成之后每人奖励1万元人民币。嗣后,小老五、马娃、汤华等人刺探到了殷老五等人正拟占据龙泉水果市场的消息,于是在叶老三的安排下,小老五等杀手也赶到龙泉租房扎营,秘密追踪殷老五的行踪。
负责追杀行动的熊建伟在苦心经营过程中,成功地以重金收买了殷老五的手下“杜老二”杜国绪。杜与“8•12”案中被枪杀的潘峰达合伙在龙泉开了一家卡拉OK厅,既是赚钱门道,又是殷家兄弟在龙泉的一个落脚点。自从有内应“卧底”后,熊建伟对殷家兄弟的行踪了若指掌。8月12日凌晨1时许,杜国绪向熊建伟密报了殷氏兄弟二人当晚留宿龙泉的消息,叶老三随即下达死亡追杀令。小老五、马娃、汤华等四名枪手立即赶到成都东门大桥与熊建伟会合,由熊建伟驾驶“川AN2992”切诺基载着四名杀手赶到了龙泉。8月12日上午9点50分,龙泉区委大院内血腥一幕之后,四名杀手迅速离开现场,跳上外围接应的熊建伟驾驶那辆白色切诺基吉普车逃走。
为了逃避警方堵截,熊建伟驱车按照事前选择的偏僻线路逃向成都,不料在龙泉驿区西河镇,遇前方施工道路被挖断无法通行。小老五等四名枪手担心绕道时间一长被警方围捕,遂下车分头租乘几辆摩托车各自逃窜。熊建伟一人驾车绕道成渝高速公路返城,刚下高速路即被警方擒获。
“钓翁”四出觅“鱼”踪
但是,熊建伟却不知道四名枪手的真实姓名和来历,只记得枪手们的体貌特征和口音。“8•12”专案组分析认为:这伙枪手作案时心狠手辣,极可能都是些有前科的在逃犯,遂决定兵分数路开展侦察调查。
此后,专案民警们没日没夜地辗转各地,如同渔翁出猎,多方侦寻这伙深潜水底的“游鱼”。8月16日负责北线调查搜捕任务的案侦小组来到什邡市公安局,接待员提供的一个叫唐开发绰号“发发”的在逃犯罪嫌疑人引起了案侦民警的注意。这个“发发”不论是体貌特征还是年龄特征都和“8•12”枪杀案中的枪手之一“汤华”相像。此人凶残暴虐,是当地臭名昭著的恶棍。1999年10月3日,是夜微风轻拂,什邡市环城路立交桥下夜啤酒摊前人声鼎沸,人们三三两两围坐在一起,吃着各种美味小菜,喝着啤酒,彼此相安无事。突然风云陡起,唐开发的女友不知何故与临桌一名退役武警战士争执起来,唐不问青红皂白冲上去,拔刀将对方当场杀害,事后在同伙的掩护下逃离现场。
进一步调查确认,此人正是龙泉“8•12枪杀案中枪手之一“汤华”。至此,第一名枪手的身分确定。
8月22日,在成都以西方向的邛崃市开展工作的案侦民警向指挥部报告,在邛崃发现体貌特征与枪手“小老五”相似之人的资料。据此,专案组当即决定留少量警力继续在什邡开展工作,相机擒获在龙泉凶案中化名“汤华”的唐开发,大部队在专案指挥部的率领下移师邛崃。根据资料显示,一个名字叫吴士波的男子是“小老五”的跟班。刑侦局一处大队长“反黑铁汉”朱杰立即率龙云、李峰、罗万通等刑警冒着大雨前往石头乡郑航村,在当地派出所的配合下,找到了杨柳清的照片。经过核实,
杨柳清因在家中排行第五,本地人称其“杨五娃”,在成都绰号为“小老五”,其父亲是叶老三的舅父。
至此第二名枪手的身分亦得到确定。
施计智擒“小老五”
案侦民警立即在石头乡布控。当民警向群众问及“小老五”的行踪时,吃惊地得知当天即8月23日早上,有人看见杨柳清搭乘其表兄何崇兵的一辆蓝色康明斯东风货车出发,据称要去云南。这时,已经是午后1点,指挥部审时度势,当即下令实施“堵、追、卡”三项措施。
当天下午6点左右。雅安市公安局九江派出所接到省公安厅的通报后,设卡顺利拦截下了东风货车,但是在车上没有发现“小老五”,只有两名驾驶人员。一个小时后,沿川滇公路追击的龙泉刑警大队民警也赶到了九江派出所,经对驾驶员何崇兵和郑学峰询问后得知,车过雅安市所属名山县路段时爆了一次车胎,“小老五”认为是不祥征兆,遂提前下车离去,但未吐露去向。通过邛崃市公安局对“小老五”家人的调查得知,其在雅安有一户亲戚叫甘文胜,绰号“甘老三”,家住雅安飞仙关附近的多管镇大深村7组。
当晚,专案组组长杨波、副组长曾观志率大队增援人马抵达雅安,在雅安警方的紧密配合下,针对飞仙关的地形特点,他们分兵三路设卡伏击。到次日午后13:00时许,在烈日下已经烤炙数小时的设伏民警,始终没有发现犯罪嫌疑人的踪影。专案组现场决定敲山震虎,于是民警来到甘三娃的家,向其了解“近期的治安状况”后离去。
这一招果然奏效,下午19:00点左右,飞仙关前驶来一辆枣红色奥托车,被朱杰等拦下检查。车刚停稳,驾驶室右门开处跨下“甘老三”,民警们立即警觉,搜索目光扫至后排,发现“小老五”正低头隐蔽,但凶恶的目光仍不停地左右窥视,妄图夺路逃跑。民警们猛地拉开后车门,不容“小老五”有丝毫反抗即将其制服,但在其身上及车内均没有发现枪支。
不失战机捕“汤华”
飞仙关前恶鬼现形之后,专案组长未及稍息,立即率领干警急驰200公里外的广汉市。
当天傍晚,留守广汉市的专案民警获悉,曾有人发现体貌特征酷似唐开发的人在广汉街头出现。杨波等人飞驰赶到后,汇集人马分成若干小组,连夜在广汉市区的所有宾馆酒店搜寻。次日中午12时许,已将整个广汉市的大小酒店、招待所梳理了一遍的民警们,逐渐集中到了城郊结合部的“三星堆”大酒店附近。他们正要进店搜查时,突然发现那名体貌特征很像“汤华”的青年男子和一妖冶女子从酒店出来,登上一辆三轮车驶向广汉金雁湖公园公路。在场民警个个如脱弓利箭,跳上汽车疾驰追去,片刻之间,民警的两辆汽车一前一后将三轮车截住,唐开发被拖下三轮车掀翻在地,但在其身上也没有发现枪支。
面对神兵天降,唐开发目瞪口呆,半晌后说了两句话:“被您们抓住肯定是死路一条了,我认命。”、“才13天就能把我抓住,我佩服。”
专案组的视线转向了以“桂湖”和“宝光”而闻名的新都。原来,四名枪手离开那辆“川州2992”切诺基吉普车后,一名不知来历的杀手去向不明。而杨柳清、唐开发、马娃三人则在简阳换乘路边的野出租车一路狂奔逃到广汉市一家夜总会,随后,与叶老三派来的特使“朱娃”会合。后者将四支手枪收回,并发给每人一万元现钞,然后四人各奔东西。分别时,“马娃”曾流露“想回新都老家看看”。当专案民警向新都县公局刑警大队表明来意后,记忆力惊人的吕兴煌大队长立即回想起4月份配合双流警方侦办的一起持枪抢劫案中,一名主谋就叫“马娃”,现在逃。“马娃”真名马洪均,是新都县电子路的居民,体形微胖,身高1.70米,方脸,体貌特征与“8•12”枪杀案的枪手“马娃”基本吻合。
“马失前蹄”金鸡关
8月28日夜,指挥部分析杨柳清与马洪均过去一起活动的规律特点,决定将伏击地选择在离成都100多公里的雅安市。
位于成雅高速公路尽头的雅安金鸡关,是成都到雅安的必经之路,高速路收费站就坐落于此,是一个非常理想的设伏地点。此时,已经缴械投降的“小老五”,在案侦刑警控制下电话约集马洪均到金鸡关后面一个度假山庄谋面。
8月29日这天,秋高气爽,艳阳高照,金鸡关收费站一如平常,大小车辆井然有序地缴费过关。下午15:00点过,案侦指挥部传来最新情况:马洪均单身一人乘坐成都到雅安的大巴车驶向金鸡关。16:00点,是成都发往雅安的各类大小客车经过金鸡关的高峰,一辆接一辆的客车陆续驶来,民警们逐一仔细检查放行。突然,刚驶进收费站的一辆大巴车上,倒数第三排靠右窗座位上的乘客引起了车外民警肖伟的注意,他立即暗示朱杰大队长。民警罗万通、张彤此时已经登上了大巴车,凭借刑警特有的嗅觉,他俩的目光也锁定在那名靠窗而坐的男子身上。二人声色不露地快速走到男子身边,令其出示身分证。与此同时,迅速登车的朱杰大队长趁其与民警对话之机,大吼一声“马洪均!”三民警各施箍腰、勾腿、卡颈绝招,将这名男子扑倒在座位上,那家伙倚仗自己身强体壮拼命挣扎反抗。在公路上着交警服装实施拦截任务的民警何建兵见车内战斗打响,如有神助般地一个箭步从车窗外一跃而入车内。四民警齐力将该男子制服,拖下大巴车。
被缚者绝望地嚎叫自己名叫张兵。但民警们将照片凑到其鼻尖下时,照片上的人像和他分明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当其被押解回雅安市公安局,见到成都市公安局刑侦局大要案件处副处长梁鸿则和龙泉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长王玉章时,终于明白了什么人在抓他,也明白了刺杀殷家兄弟的罪恶已彻底败露,不得不垂头承认了自己就是龙泉“8•12”特大枪杀案杀手之一的“马娃”,马洪均。
经过四个月的艰苦奋战,在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后,成都警方终于将这起20世纪末全省打黑挂牌第一大案侦破。据警方调查,此案涉及两个带黑社会性质的流氓团伙共29人,他们以开设公司和赌场放高利贷为经济来源,因分赃不均和争夺地盘而相互仇杀,犯有伤害、绑架、杀人、敲诈勒索等罪行。在20余起刑事犯罪案件中,他们共杀死6人,重伤2人。该案主要案犯已大部分归案,对于在逃的指挥实施“8•12”枪杀案的叶雏和那个无名杀手,警方也将无限期地全力追踪缉捕。案犯们行凶杀人时所使用的7支军用手枪和1支滑膛枪以及50余发子弹,亦随同破案战利品,作为定案依据存入了警方档案。
(王辅基 谢良奎 王军 罗克刚) 四川在线记者 黎黎

编辑:涂伟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