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肉横飞“点”与“圆”
http://www.scol.com.cn 四川在线 ( 2009-9-7 17:29:57 ) 来源:四川在线
 

   1979年5月7日下午6点15分,在成都剧场附近的人民中路干道上,满载乘客的1031号公共汽车正穿过繁华的十字路口,由南向北行驶。突然,车内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强烈炽热的气浪卷着大量残渣碎块向四面八方迅猛冲击,一块7公斤重的车顶通风口铁盖,飞上临街的一幢五层楼顶,三具尸体和一条大腿被抛出车外。

  目击这一突如其来的爆炸事件的人们,纷纷奔向附近的公安派出所和交通岗台报告。
现场内外的苦功

  这起死亡10人、伤16人的重大恶性爆炸事故发生后,省、市公安机关的各级领导,亲率400多名公安干警,从各个岗位,从四面八方迅速奔赴灰烟弥漫的现场,在与解放军指战员和医务工作者共同维护秩序、抢救伤员、处理死难者善后的同时,开展了一场调查爆炸事故真相的艰巨战斗。

  在纵横百米的爆炸现场,侦察员不为各种纷乱复杂的现相所困惑,不受众说纷纭的议论所左右,紧张而有秩序地进行着各种侦察调查工作:有的在录相、拍照、绘图,客观记录爆炸现场的原样;有的访问目击者和乘客,了解爆炸的每个细节;有的组织群众,对现场周围逐段清理,搜寻各种残留物。在被炸得四面洞穿的公共汽车内,刑事侦察技术人员不顾满车血污,从车内到车外,从车顶到车底,对汽车的每个部件和上百个爆炸造成的痕迹逐一进行勘验鉴定,为判断事故的性质提供物证。

  在灯火通明的刑事侦察技术室里,化验人员通宵达旦地对现场采集的20多个检材,反复进行化学、薄层、光谱分析,鉴定爆炸物的成分和其他可疑的金属片。法医们全面检验了10名死者的尸体,从他们伤的部位和形成的烧灼伤、碰撞伤、炸击伤、撕裂伤和肢体断离等判断死者在爆炸时所处的位置和冲击波的方向。

  在全市的大街小巷,民警走遍千家万户,到居民段访问,到机关单位调查,到旅店、招待所查询,寻找从起点站到爆炸现场乘坐过1031号公共汽车的人,调查发现爆炸前后的疑人疑事。

  经过7个不眠的昼夜,事故的基本面貌展现在人们面前:1031号公共汽车于5月7日下午5点25分从火车南站载客开出,沿途经过7个站,在成都剧场上下乘客后,行驶200多米至白家塘街西口发生爆炸。经技术鉴定,汽车上可能引起爆炸的油箱等部件都完好无损,爆炸事故是带上车的炸药造成的。经逐一调查沿途上下的110名乘客得悉,爆炸前已下车71人,未发现与爆炸有关的任何可疑迹象。爆炸时在车上有39人,查清了38人(包括9名死者)的姓名、住址、职业、表现,亦未发现有人携带和接触爆炸物,惟一未查出姓名、在案件中编号为6的死者情况不明。指挥员和侦察员决心从已获得的人证、物证和各种背景材料中去寻找答案,揭开爆炸事故的秘密。

  “点”与“圆”现象的研究

  5月13日,在市公安局召开的案情分析会上,指挥案侦的省、市公安部门领导同志详细审查着来自现场的电视录相、勘查笔录、尸体检验、物证化验报告和各方面的调查材料,听取专案汇报,审查事故的每个细节,研究爆炸物所在位置与周围人和物的关系,判断事故的性质,确定案侦方向。

  现场勘查拍摄的一张张痕迹照片和电视录相清楚地表明,车内1号座位的四周,有爆炸冲击波和夹杂的铁螺钉平行射人的痕迹,在1、2号座位之间靠右侧,上端车顶被掀开一个大洞,下面车底被炸穿,上下两端恰连成垂直线,其周围几乎同样高度的四个损坏部位成对称状,将其连成两条对角线正交叉在垂直线上,证明这个交叉点即是爆炸的中心点,炸药就是从这点向四面炸开的。这个位置是在车内的空间。高度距汽车底板90至100厘米,没有悬挂和放置物品的条件,发生爆炸时炸药必然是带在处于这个位置的乘客身上。

  从调查绘制的爆炸时车上39人站和坐的位置图看出,6号死者恰好就站在爆炸中心位置,其腰腹部处于爆炸中心点,其余9名死者和两名重伤人员分散在他的四周,形成一个圆圈。再从死、伤者的伤痕看,6号死者的腹部、腰部、胸部和面部全部炸光,只剩下背部连着后头皮和两条大腿。其四周的死、伤者,在左侧的伤在右,在右侧的伤在左,在前面的伤在后,在后面的伤在前,且均伤在上部。从其高度看,也明显地以交叉点为中心,形成一个圆。只有爆炸物带在6号死者身上,并从其腹部爆炸开花,才会呈现这种“点”和“圆”的现象。

  6号死者是带炸药的人。那么,爆炸事故又是怎样造成的呢?引爆炸药必须使用雷管,在一般情况下雷管不会自爆。但在现场发现了拇指大的一些铁螺钉、炸开花的子弹壳和弹头,其中14颗铁螺钉射入了死、伤者身体,证明这些东西是和炸药放在一起,用来加大杀伤力的。案侦人员在成都军区有关部门协助下,将螺钉、子弹、雷管等物捆绑在一起进行上百次的侦察模拟实验,证明雷管不可能由于磨擦和碰撞引起爆炸;又鉴定获得的残渣碎片,未发现齿轮、发条、弹簧、线路板、晶体管等定时爆炸和遥控爆炸装置的零件,排除了其他人把制造爆炸事故的罪责转嫁给6号死者的可能性。惟在6号死者尸体残骸内却发现两块金属片,外层是纯锌,内层附着物含锰,似电池的锌皮。还在车上找到一个2号电池的塑料盖和一些断节多股铜丝、红色塑料电线。且10名死者中,9人尸体基本完整,只有6号死者炸得很烂,特别是双手未留下任何残骸。这种现象说明,爆炸时他的双手接触了爆炸物,极大可能是使用导线接触电池引爆时被炸飞的。

  案情分析会认定了这次爆炸是坏人蓄意制造的事故,作案者就是6号死者。省、市委和公安部审查同意了这个结论,指示要集中力量查明6号死者,突破全案。

  物证调查的突破

  6号死者是谁?摆在侦察人员面前的是一具面目全毁的残尸,除脚穿的锦纶丝袜、三眼牛皮鞋和扎花鞋垫外,衣、裤已全部炸飞。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发扬大海捞针的苦干精神,对现场上找到的140多件涉及4个省、几十个县的介绍信、工作证、提货单、信件、饭菜票和记录电话号码的纸片等遗留物,逐一进行调查对证,但均未发现与6号死者有关的物证和线索;接着又对车内、外和现场周围搜集的两百多斤渣滓进行清理,与车上人员丢失炸坏的衣物逐一核对后,终于找到了二、三十块属于6号死者衣、裤的碎片,细心洗掉血污后拼凑成5件残衣。专案组根据6号尸体残骸和衣着遗留物初步刻划其特征是:男性,留长发,.从其脚长判断身高1.65米以上。根据死者仅剩下的一颗尽头牙,牙科专家鉴定其年龄在30岁左右。按照上述特征,全市各公安保卫基层单位广泛发动群众,开展了大面积的调查。

  一查常住人口失踪的,二查居民来客下落不明的,三查旅店、招待所5月7日前离去的家人。省公安厅向全省发出了查找6号死者的通报。

  各方面的工作都在紧张地进行。专案组以特征明显的三眼皮鞋和扎花鞋垫为重点,对6号死者衣物开展全面调查。侦察人员拿着鞋垫的实物和照片,频繁地出现在市内各个旅店、招待所,先后访问了42个县、市来蓉的520名妇女,走遍了习惯制作鞋垫的绵阳、内江农村地区,都未发现与6号死者鞋垫相同的图案,但有人反映,这种鞋垫可能来自云南的农村。
另一组侦察人员大力查找三眼牛皮鞋的产销地,有的到皮鞋厂、百货经销单位请教,据老工人和有经验的购销人员介绍,这种鞋用料好,工艺差,不是大城市产品,省内未销售过;有的走访外贸、轻工部门,经皮革行家鉴定,这双鞋使用的里皮是“云(南)贵(州)货”;有的到火车站、长途汽车站观察,从成千上万的南来北往旅客中,寻找穿三眼皮鞋的人,从中发展线索。在繁忙的火车北站,侦察员们日夜不停地在拥挤的人群中往来穿梭,两眼不停地从这个旅客的双脚移向那个旅客的双脚。5月19日上午11时许,一列客车到达成都,成千的旅客涌出车站,在旁观察的侦察人员锐敏的眼光落在一个中年旅客的脚上。原来这人穿的正是一双三眼皮鞋。侦察人员向他说明情况后,这个旅客热情地自我介绍他家住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下关市,皮鞋是在当地买的。将其与6号死者的皮鞋进行对比,证实两双鞋是同一个厂的产品。

  于是,一个精干的侦察组日夜兼程,直奔云南。

  白族姑娘头巾的启示

  在云南省和大理州公安机关的热情支持下,一个按6号死者的衣着、特征查三眼皮鞋、查扎花鞋垫、查衣物、查失踪者的工作,迅速在云南境内展开了。很快查明6号死者穿的皮鞋是大理州皮革厂的产品,该厂共生产同型号的皮鞋14700百双,半数销售在大理州的13个县、市。大理州百货部门通过查帐、回忆,又提供6号死者穿的上海双喜牌白的确良衬衣、罗口肉色棉毛衫、酱色锦纶暗花丝袜,近几年来都在当地销售过。几种物证在一个地区同时出现,更加坚定了侦察人员破案的信心和决心。

  一个气候宜人的日子,成都的侦察员们漫步在大理县城外的乡村小道上。映入他们眼帘的是秀丽如画的景色,但脑海里盘旋的却是形形色色的物证。一群笑声朗朗的白族姑娘迎面走来,侦察员们的眼光不约而同地集中在姑娘们的头上。原来,他们寻找了一个多月的扎花鞋垫图案,竟然出现在白族姑娘的头巾上。这给了侦察员们很大的启示,立即返回县公安局,找到白族打字员李艳美。李接过鞋垫仔细端详后说:

  “前掌做的是八角花,中间是小绣球,后跟是青年花,这种做法在我们州的一些农村比较流行。”

  侦察员又拜访白族绣花能手、县妇联副主任李寿英同志,这个当年在蝴蝶泉边当过农业社副社长的“金花”,在反复研究鞋垫的针法、花纹后,进一步判断鞋垫图案是汉族妇女仿白族做的,在附近的漾濞、洱海、祥云三个县的农村较多。

  侦察圈进一步缩小了。

  7月2日,在大理州公安局专门召开的查证6号死者的研究会上,漾濞县公安局刑侦股长汇报,有个可疑对象名叫季重贤,男,28岁,云南省宾川县人,1969年在大理州农机校毕业,下放到漾濞县脉地公社,后在公社农具厂做工,1978年11月,被招入滇西纺织厂锅炉房当学工,1979年3月25日自动申请离职,4月28日后失踪。群众反映,季出走时穿三眼皮鞋,有扎花鞋垫,衣着也与6号死者相似。侦察人员顺线调查,找到多次替季洗过衣服的恋爱对象小杨、送鞋垫的原恋爱对象小兰、做鞋垫的妇女小文、织毛衣的姐姐以及同宿舍几个工人,经识别6号死者衣服、鞋、袜和鞋垫都是季失踪前穿的。季的亲友还提出,季出走时腰扎牛筋皮带,这与现场遗留物中所发现炸碎的牛筋皮带吻合。又在季的床单上发现两根毛发,化验证明与6号死者的血型相同。使用警犬鉴定嗅源,也证明季重贤是6号死者。

  爆炸所使用的雷管、炸药和杀伤力大的子弹、螺钉、螺帽,也查到了来源。工人郭某、罗某提供,他们与季曾多次炸过鱼,还亲见季重贤晒过岩石炸药和雷管。调查发现,这种炸药在当地很普遍,很多老百姓家都有。又据与季要好的复员军人李某称,他1976年春节由部队回家探亲时,送过20发自动步枪子弹给季,子弹型号与现场找到的12颗子弹相同。现场和尸体中找到的不规则的螺钉、螺帽,在季工作过的农具厂有很多,侦察人员还在季住过的寝室内发现相同的两个螺帽。

  大量的人证、物证准确无误地证明,季重贤就是制造1031号公共汽车爆炸案的罪犯。

  “诀别信”解开疑团

  这个平时沉默寡言,不大引人注目,也无明显劣迹的青年工人,怎么会堕落为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呢?季重贤失踪前一天寄给其父的诀别信解开了这个谜。信上写道:

  “命运只有我自己才能掌握,任何人也无法包办代替。我不需要家庭和社会任何人的关心,今后也不能和你们任何人通信了,与家庭断绝一切关系。我们家就当没有我这个人就行了,不要问我的事,也不要议论我的事。”

  寥寥数语,和盘托出他拒绝接受家庭、组织、社会的教育挽救,对抗社会的阴暗心理。

  季重贤是个极端的个人主义者,在农村时向往城市,到了城市又嫌工作苦、工资低,弃职不干,还不时埋怨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找不到出路,最终质变为对人民、对社会的仇恨,乃至不择手段、不计后果、疯狂地进行报复,制造死、伤20多人的惨案,成了万人唾骂的杀人凶犯。

  这起案件的破获,是在党委领导下,认真贯彻专门工作和群众路线相结合方针的一曲凯歌。在案侦工作中,从勘察现场到技术鉴定,从调查访问到搜集物证,从判明事故性质到确定案侦方向,从发现线索到查明罪犯,广大公安干警紧密依靠人民群众,坚持严格的科学态度,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连续奋战60多个昼夜,往返行程万余里,足迹踏遍云、贵、川的42个县、市,终于在茫茫人海中查出了罪犯,破获了这起全市人民极为关注的特大案件。
(毛思寇 李宗基 姚成毅) 四川在线记者 黎黎

编辑:涂伟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