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都打击传销用好电子证据
http://www.scol.com.cn 四川在线 ( 2016-8-22 17:44:23 ) 来源:四川法制报



新都区检察院公诉一起传销案件现场。
  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传销犯罪出现新的变化,花样更加翻新、手段更加隐蔽、活动更加分散,且不少传销组织甚至具备了较强的反侦查能力。成都市新都区检察院始终保持对传销违法犯罪活动的高压严打态势,在办案的过程中不断总结,形成了一套打击传销犯罪的“新都经验”,成功办理了“7·03”邱某等多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等一批典型案例。
  在办理案件中,新都检察院在办理传销案件时特别注重对电子证据的调取与运用,在办案过程中全程协调指导公安机关调取电子数据制作补正证据,以证人、嫌疑人口供比对电子数据确定涉案金额,将涉案金额精确在了个位数。

  证据太多太复杂?及时补正完善证据链
  2014年以来,邱某等20人先后在贵阳、成都等地加入以“自愿连锁经营”、“1040阳光工程”为幌子的传销组织,其后又以投资、做生意等虚假事实诱骗其亲属、朋友加入传销组织,要求其缴纳3800元至68900元不等的门槛费,以此方式发展下线,并提成返利。在该传销组织中,邱某等5人是线上“老总”,其余16人分别担任“大总管”、“自律总管”、“申购总管”等不同职务,对传销活动的实施、组织的扩大起到关键作用,该传销组织在发展中形成了“五级三晋制”的体系,以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加入,骗取财物。最终,新都区检察院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对20人提起公诉。
  邱某等人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涉及公安侦查卷宗24册,在案嫌疑人22人,证人200余人,包括银行交易明细、传销人员结构图在内的各类书证数百份。该案辐射范围广,人员众多、流动频繁,活动场所隐蔽,传销犯罪不分地域,往往在全国乃至海外进行活动,给案件审查带来了不少难题。
  该案移送审查起诉后,检察官经过仔细审查,发现证据体系的链条衔接仍不够紧密。针对“7.03”案卷宗较多、证据纷繁复杂等具体情况,专案组多次主动与侦查机关沟通联系,对存在疑问的证据材料及时与侦查机关以书面或口头形式交换意见,并专门召开公安和检察机关联席会议。
  在办案过程中,检察官对于存在瑕疵的35份证据及时要求侦查机关作出合理解释和补证;对于2份非法证据明确告知侦查机关予以排除;对于尚缺漏的16份证据要求侦查机关迅速补充调取,并协助公安机关调取证据,尤其对于程序要求较高的电子数据专门全程指导其调取、制作。
  检察机关与侦查机关沟通良好,对于证据本身存在的问题得到了及时有效的处理,在未经退侦的情况下,对全案证据进行了有效的完善和甄选。

  组织者难以认定?绘制树状图层层核对
  在办理传销案件过程中,需要检察机关在受理案件后进行严格的审查,甄别出涉嫌刑事犯罪和一般违法人员,防止错误追诉和遗漏追诉。“该案的关键点之一,就是何谓领导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我们在认定时极为审慎。”新都区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李茹涵介绍道,首先要确定其是否系传销组织中的“老总”,若不为“老总”,其线下人数是否达到30人,若线下人数不足30人,其是否在组织中担任一定职务,若未担任职务,其是否在传销组织中承担管理、协调、宣传、培训等职责。对于这一层层的梳理,需要通过其上下线的供述或证言予以证实,还需要各嫌疑人、证人所绘的传销人员树状图以及公安机关查获的电子数据予以印证,每一个环节不可疏漏,如此层层抽丝剥茧,方能确定其在传销组织中的地位,从而锁定其是否为“组织者”、“领导者”。

  涉案金额怎么算?比对电子数据精确到个位
  除了传销组织者的认定,每个犯罪嫌疑人的涉案金额问题也是传销案件的关键点,需要检察机关多次核算。检察官首先根据每个嫌疑人自己的供述初步确定金额,再由其余21名嫌疑人各自不同的供述进行相互印证,再根据其供述与所查获的电子数据进行比对,依据比对结果进行最终核算,最终将“7·03”案各犯罪嫌疑人的涉案金额精确在了个位数。

  审查1个半月 形成10万余字审查报告
  经过专案组不懈努力,“7·03”案在一个半月的时间内全部审查完毕,制作出逾10万字的审查报告和4000余字的起诉书,高质高效地将该案提起公诉,圆满地完成了审查起诉工作。


  开庭前,专案组在法院主持下与辩护律师举行庭前会议。专案组做好充分的准备,认真整理要出示的证据,并根据案件情况和庭前会议分析被告人、辩护人可能提出的辩解和意见,由此制定各种有针对性的预案。
  庭审过程中,面对22名被告人和18名辩护律师的辩解与辩护,该院委派的公诉人以充分的在案证据、全面的法律依据对犯罪事实进行了客观、公正、有力的指控,并与辩护人和被告人展开了激烈的法庭辩论。经过一天的庭审,出色地完成了支持公诉、指控犯罪的任务。
 
记者宋锫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