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在线资阳频道

雁江学子归来 只有资阳才有家乡的熟悉感

“嘿,在这儿”“哈哈,妈妈……”在客运中心站里,一年轻阿姨迅速穿过“的哥”的人堆,不断地向成都来车方向奔跑、招手,脸上笑开了花。待车停稳后,坐车上最后一排的一女生,也迅速站起来挥手回应。这一挥,曾经将母子的距离拉开在华北和西南之外,时隔一年,这一挥也将母女之情凝固在这相聚的时刻里。这女生叫叶燕(化名),是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大四学生,1月21日下午3点半左右,她在坐了30个小时的火车,1个半小时的汽车之后,回到了家乡资阳,本应在家睡觉的叶燕妈妈,2点左右就在车站里等着自己的女儿归来。

从无锡到简阳 8年未归“坝坝婚宴”为他接风

40多个小时的颠簸,3个小时的睡眠时间,就为了回到离开了8年的家。在简阳车站,记者接到了从无锡回简阳的曾大哥一行人。曾大哥和儿子曾阳(化名),樊大哥牵着他的妻子,怀里还抱着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姐妹。一群人围着大包小包的行李,风尘仆仆。“票很难买,买的加班车回来的。和老乡一起有个伴。路上很辛苦,但两个娃娃还多健康的,哈哈!”樊大哥拥有着和他爽朗的外表一样爽朗的笑声。虽然遥远的路途使他们身体有些疲惫,但在他们的脸上,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幸福和期待。

苏州拼车回龙台 三个安岳人的14小时

“苏州—合肥—景德镇—武汉—恩施—重庆—安岳—龙台镇”,这条路线大概1800多公里,却被一个归心似箭的安岳小伙子,开着自己今年买的现代车,带着拼车的2个老乡,从苏州凌晨4点30分连夜赶路,前后休息了3个多小时,花了近14个小时,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安岳龙台。“是回家的动力一直在鼓励着我开车。”“在这个世界上,能留住人的不是房屋,能带走人的不是道路”,远行的人儿,无论是什么风将你吹住他乡,冬春交替之季就是这样,寒风总能趁你不备,将叶子轻轻抖落,却把人的思念纷纷挂上枝头。

乐至老乡回家 不同年龄的别样心情

他,是年过六旬的老人,为了生活离开体弱的老伴,16点10分,从外地务工回来到达乐至汽车客运总站;他,是正直壮年的男人,为了工作离开年仅6岁的女儿,16点35分,在乐至北门车站口拉着行李等待妻子和女儿的到来;他,是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为挑战自己骑着自行车回达州老家,16点55分,在乐至一旅馆门口登记今晚留宿。他们,或是乐至的归人,或是乐至的过客,都在这个没有火车站的小县城里,在帅乡一个个普通的小型车站里,上演着回家的故事。

幸福的车站 幸福的笑脸

“过年回家吗?你买到票了吗?”已经成为最近人们最常用的问候语了。回家,牵动着千万人的心,是他乡游子日夜的期盼,是故乡的老人和儿女深深地守望。“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游子的远行,父母的挂牵,是出门前的絮叨,是季节交替时电话里的嘱咐,是失落时的轻语安慰。你飞的越高远,父母的心就被拉扯的越紧。而今,远归的心就如离弦的箭一般,我们静静的等待,你们的归来。

回家完结篇:回家,一直在路上

坐在回城的末班车上,夕阳的余晖灿烂依旧,车上落满了她调皮的身影,并在窗边人儿们的脸上轻快的舞蹈。奔忙在路上快一天了,彼时背靠着座位,半磕着眼睛,眼前光亮一闪一闪,多么像落满星星的心情,舒适而美好。这些天,一直在忙于追寻回家人儿的脚步,听他们讲故事,分享回家的心情。怎么说呢,每个人都爱异乡人的传奇岁月,身历其中,侧耳倾听,像一首令人沉醉的老歌里又多了许多动人的音符。我钟情于那些一面之缘所带给我的影影绰绰的印象,犹如一种光和影定格而成的画面,我想将这些画面里色彩斑斓的的情感落于寸纸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