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关注微信公号

扫码关注微博

明话|揣着二维码手术台上加价,这不是创新是“创薪”
http://www.scol.com.cn(2018-1-12 7:54:54)  四川在线  周明华  编辑:邓强

  



我们只需稍加留意,屡屡被痛批的“术中加价”的医疗顽疾,总有点愈批愈频之惑。虽属个案,但每每曝光之后总是刺痛着我们的神经。话音刚落,1月11日这天的《半岛晨报》便有报道了一个让人惊悚的案例:

  1月6日,20岁的女学生姜萌(化名)因痛经身体感到不适,于是就到大连开发区一家医院进行检查,被告知患有“宫颈糜烂”,需要立即手术治疗。姜萌付款后,躺到了手术台上。未料,手术刚开始,医生从兜里掏出一张印有二维码的纸,声称又查出妇科囊肿,要扫码付款后予以祛除。无奈,姜萌只能在手术室里把微信钱包里仅有的600元扫码给了医院。

  如此场景有点怪怪的,冷不丁“嗖”的一股寒意升起,医生从兜里“排”出一个二维码,于是六百大洋就上了医院账户,如果这样的镜头不是出现在医院的手术台上,而是在叱诧风雨的商场战地,我们不足不怪。甚至明白,为商者理应与时俱进、借力“互联网+”的现代技术,大展一番宏图。但阿门,这是手术台上哟,地点切换之后,难免让人有如食苍蝇之惑。

  现在而今眼目下,互联网在医疗方面的运用可谓极为广泛,视角还在不断被打开。譬如网络挂号、远程会诊、在线诊疗等,都是“互联网+医疗”的正确运用,前途充满阳光,医患双方都给予了正向肯定。在医疗费用支付方面,有手机支付、诊间支付等,这些也是通过互联网技术,让患者缴费时少排队,看病的体验得到改善。总之,人们已经习惯并认可了这样的快捷与方便,也不吝翘起大拇指点赞。

  诚然,在大连开发区的这家医院里,这位医生揣着二维码做手术,也是互联网技术在医疗领域的一种运用,我们本不该有诟病的理由,准确地说,是支付方式的一种运用。但与手术支付和诊间支付相比,这家医院的这名医生通过二维码在手术期间收费的性质明确不同。因为手机支付也好,诊间支付也罢,其费用产生公开透明,费用也是进入医院的公有账户,有严格的财会制度作为保障,不存在任何欺诈行为。

  然而,这名医生用二维码收费,其前提是在手术当中临时加价,过去在手术台上签字同意才能将欺诈进行下去,现在只需直接转账即可,无疑,这缩短的只是欺诈的过程和时间,而不是患者缴费的等待时间。医院负责人表示这样做是为了方便快捷支付,“总不能让患者自己跑上跑下。”此言荒唐至极,不让患者在手术过程中“跑上跑下”,只有趁人之危者才会想到这是为了患者的方便和快捷?所以呀,如此回复只能让人贻笑大方。

  事实上,若医生揣着二维码做手术,那么欺诈的效率就会变得更高。因为患者更加没有冷静思考的时间,更加难以识破骗术,在医生的言语诱导和夸大病情的威吓之下,患者中圈套的可能性就会大增。不仅如此,患者更无表示反对和提出异议的机会,这时患者只能将手机里的钱转给医生。因为当病人躺上手术台后,病人的身体其实已无法由自己主宰。医生发出的指令,就像是上帝的命令。医者与患者此时的地位是严重不对等。这也是国家严禁医院搞“术中术”的根由。

  换句话说,这是利用“互联网+”减缩手术台上患者的质疑空间。近年来,少数医院采取术中临时加价的传统手段来对付患者,频频刺激着公众的视线。据媒体报道,家住陕西宝鸡的袁先生,起初他看到宝鸡西大医院的宣传广告,上面注明某个小手术只需120元。未料自己躺上手术台后,医生却说还需要做另外两种手术。无奈,在交了590元手术费后,袁先生又交了1225元,还给医院写下1400元欠条;得知做腋臭切除术只需1000余元,李勇来到成都一家医院。手术时,医生告知需加做两个项目。手术完,费用合计6000元……

  这种传统的欺诈方式本身已让许多患者深受其害,如今,这种欺诈手段又出现了新的形式,也搞起了“互联网+”,显然,这不是创新而是非法创收,势必会让更多患者上当受骗,患者的利益和健康将更加得不到保障。术中趁人之危临时加价,这类行为明显违法,也违反了医疗方面的相关规定,违反了基本的生活常识,理应以更大的力度给予打击。如果这个“病根”不除,还会有新的医生站在手术台边揣着二维码做手术,并临时加价。

  当然,手术台上加钱毕竟是少数医院、少数医生所为,但这种行为对医患关系造成的负面影响不可低估。目前医患关系本来就很紧张,实施新医改细则已进入深水区。于此之时,每一起医疗负面新闻,都会给紧张的医患关系添堵,给整个医疗行业抹黑。因此,手术台上的加钱行为必须受到严惩,这既是维护患者权益的需要,也是维护医疗行业形象的需要。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