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记者:你是因为贩毒被抓的,你自己吸毒吗?

余某:吸,就是因为吸毒才走上贩毒这条路的。

记者:那你怎么突然又开始贩毒了?

余某:我因为吸毒被抓到强戒所,认识了湖北武汉人熊某,他是贩毒的。我先从戒毒所出来,找到他前妻去保释他,他很感激我,说我有啥事他都帮忙。

记者:然后你就跟他去贩毒了?

余某:我打电话让他帮我找事情做,他叫我带人去找他,还打了钱给我们做路费,我不晓得是去贩毒。到了缅甸,我说胆子小不敢运毒,他叫我朋友运毒,把我留下来当人质。结果我朋友消失了,他就收了我身份证,说除非我再找人来运输毒品,否则就不要想回家了。

记者:后来你找到人了吗?

余某:有两个朋友来了,但我怕出现同样的情况,就大起胆子说我一起带毒,我想给熊某证明我不拿他的毒品。我们把毒品塞进肛门,绕了很多路带到沈阳,我把3万元运费拿回西双版纳给了熊某,就是证明我没吃他的毒品,他给了我1万。

2
记者:你已经证明了你没有吃他的毒品,为啥没离开还留在那儿?

余某:他晓得我家在哪儿,我怕他对家人下手。他也不把身份证还给我,我有恐惧在里面。他把我控制起来,说我不用运毒品,喊可靠的人来运就行了,其实就是把我当人质。

记者:你一直在帮熊某做事?

余某:不是,后来我才发现他是个骗子。他挣了钱就去赌,输了就遭人追杀。那里的人都认为我是他的得力助手,找不到他就来找我,有一次我为了他差点被打死,他都没来救。我也觉得跟着他挣不到钱,2007年夏天就跟他分道扬镳了。

记者:你是2010年被抓到了,干了这么多年,你就没有怕过吗?

余某:搞了几年,提十多公斤毒品就觉得跟提青菜白菜的感觉。而且呆久了自己又吸上了,麻醉了根本没有怕的感觉一样。

记者:前前后后有多少人帮你运毒?

余某:有几十个“马仔”。

3
记者:那几年你家里人晓得你在干啥不?

余某:2007年我让老婆带着女儿到缅甸,租了房子一起住,家里我从来不放毒品。她是后来才晓得了,也劝过我不要干了。我给父母只说做点生意,他们不晓得。

记者:你是怎么被抓到的?

余某:我在缅甸被抓的,后来才晓得我已经被警方注意了一年多了。那天我在宾馆退了房出来,在路上开车就被抓了。

记者:你租了房子住,为啥又住宾馆?

余某:之前警方在缅甸和其他地方,把我所有的马仔,还有我老婆都抓了,我那天因为有事,没被抓到,我早就晓得要遭,就没在家里住。

记者:你既然晓得要遭,为啥不跑?

余某:我想那么多人都遭抓了,老婆也遭了,我遭抓了也无所谓。

4
记者:你现在是在等死刑复核,这半年多每天在想什么?

余某:我在尽量调整心态,尽量不想外面的事情。

记者:外面是指你的子女和父母吗?如果复核下来还是死刑,你想给家人说什么?

余某:外面我担心的就只有父母和子女了……我只想跟他们说对不起,这个时候说啥子都迟了,说对不起哪个都已经迟了。

5
记者::听说你女儿、儿子给你写了很多信?

余某::是,还寄了很多照片。我一年都不敢拿出来看一次,就寄来的时候看一眼。我不敢看,那种感受太难过了,我真的有个幸福的家庭。我喊他们不要写信给我,我也不给他们写。

记者:为什么不让他们写信?

余某:我想让他们慢慢淡忘了我。开庭的时候,我也叫父母和儿子、女儿都不要来,我想见他们得很,但不敢见。我不想让他们看到我,一辈子心头都想到我在庭上那一幕。

记者:如果死刑复核下来你可以见他们,你也不见?

余某:我都不想见,见了相互伤心。现在我是这么想的,也许复核下来我会见他们。

6
记者:那这三年半你都没见过父母和子女?

余某:2012年开庭见过儿子一次,上庭就看到儿子,当时我就哭了。我是个很坚强的人,判死刑都没流过一滴眼泪,但是看到儿子女儿就控制不住。

记者:听说你老婆也被判刑了,你想没想过子女以后咋办?

余某:想过,我不晓得儿子女儿将来咋办,但我没有办法了。就是想到我走了,娃娃很造孽,再有人对他们好,始终不是亲生父母,对他们的心灵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7
记者:你觉得死刑复核会改判吗?

余某:不会。我都认为自己该死,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我用毒品,让很多家庭变得跟我的家庭一样。我每时每刻做好准备,也就对死刑无所谓了。在接近的时候肯定有恐惧,随便哪个等待死亡都有恐惧感,会想家人,主要是担心娃娃。接到复核通知的时候,我就写了三封信。给弟弟的就是叫他好好孝顺父母,给儿子、女儿的,是叫他们好好做人。

8
记者:假如复核改判了,你会做些什么?

余某:好好改造,如果有机会当一面镜子,让别人晓得我的一些事情。今天我跟你们说的这些,就是把自己一面镜子。钱真的不是万能的,家庭亲情、天伦之乐才是最重要的。我在看守所,有机会我就跟那些年轻一点的,尤其是未成年人说,千万不要吸毒。如果我不吸毒,我就不会贩毒,就不会走上这条不归路。

记者手记:一失足成千古恨 再回头已百年身

“亲爱的爸爸:你好吗?我想你们了,你好久回来。我已经长高了很多了,我也过得很好,不用担心我……幺妈和幺爸都对我很好,经常带我去吃好吃的,也给我买新衣服,但我还是很想你们,不知道你们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陪我们,让我们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在一起……”

这是余某9岁女儿写给他的信,信的最未一句话是“你能给我回信吗?”孩子署名为“最爱你的乘女儿”。[详细]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余某

昔日边境毒枭

2003年,在宜宾小县城里经营货车运输的余某染上毒瘾,开始在中缅边境贩毒,后被公安机关抓获,缴获海洛因1.2公斤,麻古3.5公斤。2011年,余某一审被死刑;2013年12月底,四川省高院驳回余某上诉,终审裁定其死刑。目前,最高人民法院正在对余某进行死刑复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