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采编手记
73年,苏良秀从一个不到11岁的小女孩,变成了耄耋老人,可战争的伤痛,在她心里并没有片刻消弥。采访过程中,她苍老的手,一度捂住了双眼。
  这是一次令人难受的采访,苏婆婆说得痛,我亦听得痛。从6月8日深夜在机场第一次见到苏婆婆开始,我就不太懂得,怎么样来跟这样一位老人家对话。那天夜里,她和女儿是最后从闸口走出来的人,一直捶着后腰,20多个小时的行程,令她疲惫不堪。虽然她说自己头晕,却一直坚持拄着拐仗一步步往前走。我扶着她,在夜色中走向停车场,很怕她会摔倒。我们等待时,她突然靠在一辆车的车头上,说自己11年的心愿已了。
  苏婆婆的个子很小,说话的声音很轻很温和,她片刻不能离开拐杖。可就是这样一位持来孱弱的老人,成为成都第一个向日本控诉侵略、申讨赔偿的人。是她,发出了震耳发聩的质问。
  “成都大轰炸”的受害者不止苏良秀一人,除了家仇国恨,是什么支撑着一个老人家,从73岁到84岁的11年间,从一个人走上索赔路,到激励更多人参与索赔,到最后成为成都对日索赔第一人,站在了东京法院的原告席上?
  我们没有经历过战争,无法体会战争给人带来的内心痛苦有多深刻。但我们能够想象,对11岁的苏良秀来说,忍受伤口生蛆是一件多可怕而艰难的事情。从11岁的苏良秀身上,已经可以感受到她的倔强与坚定。正如苏婆婆所说,当年日机对成都、重庆等地的所谓“无差别轰炸”,目的之一是摧毁中国人的抗战意志,可少女时代的苏良秀,离开病榻坚持考学,用中国女子特有的柔韧在证明一件事:中国人的意志,无法摧毁。
  虽然已经84岁高龄,但作为同龄人中少有的高中生,苏婆婆的思路至今敏捷而清晰。她能清楚地回忆起过去那些岁月几乎每一个细节,我想,除了坚持讨说法,这也是她在那么多受害者中,成为“成都大轰炸”对日索赔第一人的重要因素。
  苏婆婆每天都看CCTV-4,关注国际形势的变化,即使受过战争的伤害,她在祈求世界的和平之际,仍然坚守自己不变的信念:我们的国家,不容侵犯。她在参加完东京庭后所写的“而今中华谁敢辱,海陆空中四方巡”,淋漓地表现出老人80多年如一日的倔强与自信。
  香港乐队BEYOND的歌曲《AMANI》(非洲国家肯雅的语言,意为和平)里,有这样一句歌词“无助与冰冻的眼睛 流泪看天际带悲愤 是控诉战争到最后伤痛是儿童”。从苏良秀身上,你能那么深刻地感受到,战争的伤痛,从她的孩提时代,如影随行纠缠着她的一生。
  东京8日,苏婆婆一直在战斗。过去的11年,她也一直在战斗。可苏婆婆的心,渴望的是战斗的结果,让历史记住伤痛,伤害不再发生。苏婆婆家里,每个房间都悬挂着她的字画,她最喜欢的那幅,写着一个大大的“静”字,她希翼的,是和平,是宁静。
  我们的摄影记者拍摄的图片里,有一张苏婆婆正在机场望向远方,她的双眼,在灯光映照下,显得神采奕奕。岁月给苏婆婆带来太多艰难的磨砺,可到了今天,她的勇气不止来自内心的仇恨与坚强,更来自于对和平的渴望,以及,这11年,她见到中日两国许多爱好和平的人士,一起在为世界的和平努力。
  如果你愿意,看完苏婆婆的故事,我们可以一起歌唱“AMANI NAKUPENDA NAKUPENDA WE WE TUNA TAKA WE WE(和平 我们爱你 我们需要你)”。[详细]
 
早报特刊
网友评论
【查看全部】
往期回顾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