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实力、颜值斩获一众迷妹的游泳队小鲜肉宁泽涛在里约的一举一动都引发关注。这让大家在舔屏的同时暂时忘记了此前他因广告代言问题与游泳队之间产生的纠纷。近十年,体育明星与国家队因广告代言问题“撕逼”的新闻层出不穷,“举国体制”的功与过也一直被争论不休,运动员个人与集体之间应到底应建立怎样的关系?双方利益到底该如何分配?
  体育明星与广告,就像油盐坛子一般,天生是要在一起的——当然,偶然也开撕。
  宁泽涛“私接广告”差点去不了里约
  在中国军团出征里约之前,因为宁泽涛是否要去奥运会而开始了一场长达近半个月的僵持,僵持的一方是国民偶像宁泽涛,另一方则是代表了官方形象的国家体育总局。
  2015年11月,蒙牛签下了国家游泳队的集体赞助和宁泽涛的个人广告代言。但很快,宁泽涛却改变了主意,在未请示游泳中心的情况下,个人擅自跟伊利牛奶签约,还跑去国外拍了广告宣传大片。
  双方一言不合就开撕,游泳中心给宁泽涛提供了两个选择:1、终止于伊利的广告合同。2、取消其里约奥运参赛资格。然而奥运在即,矛盾双方终究没有闹到撕破脸的程度。里约奥运会上,宁泽涛如约而至。【详细
  
宁泽涛广告问题没完 奥运后继续解决 
按照《国家游泳队在役运动员从事广告经营,社会活动的管理办法》,在役运动员不得单方面与商业推广单位及企业签订协议。不过,国家队在签约代言方面对明星运动员有特殊政策,并保证其待遇,但也强调个人合同不能与国家队集体合同互为竞品。面对游泳中心措辞严厉的警告,宁泽涛的态度是坚决不从,不认错。
  为了争取自己签售合同的权益,他先是以罢练作为要挟,缺席了近一个月的训练不下水,随后递交了退役申请。在解释自己退役的理由时,他还补充阐述说:“福建全国青运会上连夺两枚金牌的北京游泳新星庆文怡的猝死,对我的打击很大,我对自己的身体状态感到担心”。  
  。“宁泽涛最后能进入里约奥运大名单,是总局出于整体利益的考虑,并不代表他的问题已经一笔勾销,奥运会回来还是要继续解决的。”【详细
 
  田亮:商业活动太多 被调离跳水队
  2000年,田亮在悉尼奥运会上夺金,从此进入公众的视野。他与同时期的跳水运动员“郭晶晶”并称为“亮晶晶”组合,他们不仅为国家跳水队在国际赛事上赢得荣誉,也带来了巨大的商业价值。周继红是当时的国家跳水队领队,她会为运动员在商业活动中争取利益,充当经济人职权的游泳中心也会从广告收入中抽成。
  商业价值不仅给运动员和国家跳水队带来了甜头,也带来了矛盾。2005年,因“商业活动太多”,田亮被调离跳水队。当时,田亮也一度遭到道德谴责,关于田亮离队的真正原因也是众说纷纭。但现在也有人说,他是第一批“个人意识觉醒”的运动员。【详细
姚明上诉“可口可乐”公司 
十年前,百事旗下的运动饮料在美国与姚明签约,可口可乐却找上了男篮国家队。2003年,姚明的肖像同样在未被告知本人的情况下,以国家队的名义,被印上了可口可乐的瓶身。姚明上诉“可口可乐”公司,要求公开承认其侵权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1元。最后,可口可乐停止售卖印有姚明肖像的产品,事件以双方和解告终。【详细  
  林丹装备场上场下各一套
  “李宁”斥巨资赞助羽毛球国家队,为国家队提供运动装、球拍和其他比赛用品。作为交换,所有队员代表国家队上场比赛时,都应该穿着带有李宁标志的球衣。2014年林丹与“尤尼克斯”签约,合同时效直到2020年东京奥运会。这就意味着,林丹直至2020年所有的比赛,都会带着“尤尼克斯”的标志上场。对此,国家队总教练李永波表示,林丹上场比赛时的袜子和球拍可以是其他品牌,但这也是个例,林丹对国家队贡献无人能及,其他队员不能效仿这样的商业模式。【详细
广告代言是场“权利”的游戏 
那么为什么运动员因广告不惜与国家队或广告主撕逼,他们到底在撕什么?事实上,矛盾主要集中在以下两点:一是商业开发的权利归属;二是商业代言的利益分配。
  对于那些炙手可热的体育新星或者每次出场都自带冠军光环的老将来说,他们个人的商业开发潜力巨大,有的甚至超过了整个项目团体的价值,广告市场对他们青睐有加是必然。
  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运动员的个人价值在放大,但国家队近乎家长式的规定又在限制他们的收入与影响力辐射,继而也限制了相关体育行业的向前发展。【详细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