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期

2016年第三次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于7月23日至24日在成都举行。四川交子,将亮相G20。世界上最早使用的纸币——交子的图案,被印制成一套书签,送给各国嘉宾。
  进入夏季,成都观鸟会理事长沈尤常常组织夜观活动,带领大家在夜晚到城市里的公园、池塘等进行自然观察。
  对故宫博物院副研究馆员祝勇而言,故宫永远是排在第一的,甚至连他连续以故宫为题的创作,目的也是为了“让游客不再‘两眼摸黑’地看故宫。 ”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交子“现身”G20
城市里的自然生态空间
非传统线路参观故宫

本期关注

四川交子

四川交子,见证了四川人和四川自古以来拥有的强大创造力和经济活力。

成都迎来一件大事。2016年第三次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于7月23日至24日在成都举行,来自G20成员和受邀嘉宾国的财长和央行行长以及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经合组织(OECD)等国际机构的负责人将聚集一堂,共商世界经济发展大计。
  四川交子,将亮相G20。世界上最早使用的纸币——交子的图案,被印制成一套书签,送给各国嘉宾。【详细】

商业繁荣催生交子

故事还要从唐朝讲起。唐朝时的商业城市,以扬州和益州(成都)为两个中心。安史之乱以后,北方经济地位下降,扬州、成都成为全国最繁华的工商业城市,经济地位超过了长安、洛阳。所以有“天下之盛,扬为首”的说法,成都物产富饶,所以当时谚语称“扬一益二”,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第二城”。然而,交子的诞生还要往后推两百年。

  7月20日,随着巴蜀学者谭继和的讲述,交子为何在四川诞生,这个疑问得以轻松解开。从唐末开始,双流成为成都的造纸中心,谭继和告诉记者,“这在元代的《签纸谱》中有记载”。宋代,民间造纸业进一步发展,作坊遍布全国各地【详细】

需要倒给“手续费”的“存折”

最初的交子铺,是代客商保管钱币的店铺。客商将自己的大量金属钱币存入交子铺中,交子铺则写给客商一张票据作为凭证,这张票据就是“交子”。

  这种流通于民间的纸券,虽然也使用印信做记号,并有暗号题写,但由于分散发行、缺乏信用,印制十分简单,很难达到防伪的目的,冒领之事时有发生。此后,一些富商联合起来,以他们的财产作为信用保证,正式发行了“私交子”。“私交子”用红、黑两种颜色印刷,以复杂的图案和秘密记号来达到防伪的目的。客户向交子铺交纳现钱,交子铺将钱的数量手工填写在纸券上发给客户。这种书写面额的“交子”【详细】

早在宋代就有防伪“水印”

官方印制、统一发行、防伪方式……一系列的举措表明相对完善的国家纸币发行机制,在公元11世纪的宋朝已经出现了,比欧洲使用纸币早几百年。

  当时的交子用纸多取自民间,因此非常容易伪造。随着交子的大量发行,伪造现象日益严重。公元1005年,益州知州张咏对交子铺进行了严厉整顿,剔除劣迹斑斑的奸商和大多数实力不足的中小经营者,转而由16家有实力、有信誉的富商联营交子铺。于是,“私交子”演变成“官交子”,成了全世界最早获得政府认可的纸币。到了公元1023年,朝廷设置了“益州交子务”,并派员担任监官,主持交子的发行。次年,交子成为北宋在川陕一带的法定货币。【详细】

交子的“印钞厂”在哪里

经过千年,公众依然保持浓厚的兴趣,探寻交子的诞生和它携带的密码。

  过去的研究者曾认为,成都东门的“椒子街”应该是当时官方印制“交子”的地方。因为《成都城坊古迹考》对成都东门“椒子街”有这样的解释,“一说街名曰‘交子’,以宋代尝设交子务于此。”
  但是有货币收藏家对此说法提出了质疑,因为根据《成都金融志》中的文字解释:“北宋益州的‘交子铺’实为四川历史上最早的货币金融机构,而益州的交子务则是最早由国家批准设立的纸币发行机构。”【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夜观

"夜观是亲近自然很好的一种方式,能让你关注平日里被大家忽略的城市自然生态空间。"沈尤说。

“天才黑不久,它们的‘夜生活’刚刚开始,要再等一会儿才会大量出来活动。”7月14日晚9时许,成都观鸟会理事长沈尤打开手电筒,带着几个自然爱好者“潜入”四川大学望江校区的“天使林”,不过这次并不是来观鸟,而是夜观隐藏在城市中的狭口蛙等动物。
  进入夏季,沈尤常常组织夜观活动,带领大家在夜晚到城市里的公园、池塘等进行自然观察。【详细】

电筒光下,“观”夜间“动物园”

夜观,其实很简单,一把手电筒,就是全部的装备。不过,像沈尤这样的自然“达人”,为了夜观,专门购买了一把强光手电筒,售价1700多元。

  按照约定,沈尤和9个自然爱好者在四川大学望江校区生命科学学院门口集合。这些爱好者来自不同的行业,其中还有3个小学生。沈尤告诉记者,“每次夜观,人数都控制在10人左右,主要是怕惊扰了夜间活动的生灵。”
  这次的观察地“天使林”,其实就是川大校园里的一片小树林,以香樟、梧桐【详细】

重要收获,“邂逅”珍稀狭口蛙

此次夜观活动最重要的收获之一,就是再次观测到了比较珍贵的四川狭口蛙。

  沈尤告诉记者,四川狭口蛙是狭口蛙的一种,主要生活在树洞中。“几年前,一位西南交通大学学生在‘天使林’偶然发现了狭口蛙,并告知了我,此后我就一直关注这种青蛙。”
  与一般青蛙不同,狭口蛙并不常发出叫声,而是默默地隐藏在树林间。“每年6至9月,都是狭口蛙繁殖季节,夜间它们就会从树洞中出来,到地上进行交配等活动。”【详细】

关注自然,越来越多低龄爱好者加入

近几年,城市里愿意关注自然、亲近自然的人也越来越多,尤其是有越来越多的低龄爱好者加入。

  在沈尤的影响下,上小学的儿子也成了一名夜观爱好者,还专门写了一篇《川大夜观》的作文,文中记录到:“四川狭口蛙是草绿或橄榄绿色的,肚子胖胖的,身上有一些小突起,脚趾上有小吸盘,真是可爱极了。”
  今年12岁的张宏毅,加入观鸟会已有四五年时间,现任成都市观鸟会青少年部部长。在这四五年间,他参与了大量自然观察、生物分布情况调查、自然知识科普【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参观故宫

对祝勇而言,故宫永远是排在第一的。

日前,位于成都凯德广场的西西弗书店里人群环绕,故宫博物院副研究馆员祝勇正兴致勃勃地向现场读者介绍故宫的珍宝《韩熙载夜宴图》的故事。现场的投影上写着“祝勇新书《故宫的隐秘角落》分享会”,但是祝勇却只用几句话将自己的新书带过,更多的是和大家分享故宫的珍藏。
  祝勇有很多头衔:作家、第十届全国青联委员。【详细】

用写作普及故宫历史

一开始,和大家一样,祝勇比较关注故宫场面宏大的建筑和历史。从2003年开始,他先后出版了历史小说《旧宫殿》《血朝廷》。然而,随着对故宫的了解不断加深,他越来越关注故宫里真实的存在。2013年,他以故宫馆藏的国宝级书画为对象,创作出版了《故宫的风华雪月》一书,讲述了《清明上河图》《韩熙载夜宴图》等书画作品的前世今生,斩获第三届朱自清散文奖。

  “故宫虽然知名,但真正了解它的人太少。”祝勇感叹道。【详细】

七部《四库全书》存世三部半

“在故宫上班,最浪漫的事,莫过于守在寿安宫(故宫博物馆内部图书馆)里,读《文渊阁四库全书》。”在《故宫的隐秘角落》中,祝勇用很大的篇幅描写了文渊阁。

  这里,是乾隆克隆宁波天一阁,用于存放《四库全书》的宫殿。在清乾隆年间编撰的《四库全书》,字数达到9亿左右。“怎么保存呢?当时没复印机,刊刻是不可想象的,抄写是最快捷的办法。于是缮写处成立了,前后聘用的缮写人员达到2840人以上。”祝勇说,《四库全书》一共备份了6部,总共是7部。【详细】

台北故宫精品多于北京故宫?他的看法与众不同

祝勇常常遇到一个问题:“北京故宫的收藏比不上台北故宫?”

  “这是人云亦云。”祝勇说,从数量上来说,北京故宫博物院文物总量180多万件,还不包括上世纪50年代转交给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清宫档案。相比而言,台北故宫博物院的70万件文物中,包含了60万件清宫档案,书画、瓷器、青铜器等文物总量在10万件左右。
  1948年,集中在南京的故宫南迁文物大约13000多箱。蒋介石计划将这批文物运往台湾,但是当时一共只有两艘半军舰可以运送这些文物。【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