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期

一脉同根,共同擦亮巴蜀历史文化名片——从30多年前的四川文博人对重庆大足石刻的抢救性保护、为世界文化遗产申报打下坚实基础,到两地在去年展开川陕片区革命文物保护利用合作,再到建川博物馆将分馆开到重庆,成渝两地在文博领域的合作从未停止。
  岩画在四川甘孜、阿坝、凉山以及川南等地屡有发现。它们或刻于苍莽高原的巨石,或绘于搁置悬棺的绝壁,风格粗犷古朴、内容丰富多彩,年代从两三千年前绵延至数百年前。这些古人生存活动与文化习俗留下的神秘信息,也成为四川无比珍贵的文化遗产。
  诞生于中国的尺八于南宋后式微,却于唐宋时期传入日本被传承至今。随着20世纪末中日民间文化交流,尺八重回中国人的视野。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民间音乐人李国东关注到了尺八,并用自己的方式守护和传承它。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历史文化
四川岩画
民间音乐

本期关注

共同擦亮巴蜀历史文化名片

四川重庆自古并称巴蜀,巴蜀文化从来血脉相融。

今年2月,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和重庆大足石刻研究院坐在了一起。双方敲定今年9月在金沙举行“艺术涅槃——大足石刻特展”,向四川观众全面展示世界文化遗产大足石刻的魅力。
  四川重庆自古并称巴蜀,巴蜀文化从来血脉相融。从30多年前的四川文博人对重庆大足石刻的抢救性保护、为世界文化遗产申报打下坚实基础,到两地在去年展开川陕片区革命文物保护利用合作;从共同展开川渝石窟石刻的研究保护和人才培养,到建川博物馆将分馆开到重庆,成渝两地在文博领域的合作从未停止。

大足石刻 川渝石窟保护的典范

“川渝石窟的保护,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两地文物人都一直在密切交流与合作。”重庆大足石刻研究院副院长刘贤高表示。其中,大足石刻堪称凝结了两地文物人的心血。
  对大足石刻的保护,始于上世纪80年代。
  在此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大足石刻养在深山人未识。直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以梁思成为代表的学者,开始关注到大足石刻。新中国成立以后,大足北山、宝顶山摩崖造像,顺利被评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然而此时的大足石刻,风化和水害均十分严重。【详细

博物馆合作 建川博物馆开到重庆

成渝双城经济圈建设的大背景下,成渝两地的博物馆人迅速敲定了“艺术涅槃——大足石刻特展”。“我们希望借此推动两地博物馆领域更深入的交流合作。”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副馆长王方表示。回首重庆直辖后的20多年来,这种交流包括了合作办展,甚至包括了异地建立博物馆。
  “巴蜀文化地缘相近、文化相亲,虽然各有特点,但几千年来一直有着难以割舍的联系。”四川博物院副院长谢志成说,正是这种骨肉兄弟的情感,让两地博物馆也一直紧密合作,仅四川博物院和重庆第一大馆——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以下简称“三峡博物馆”)合作举办的展览就多达十余个。【详细

深入探索 共同擦亮巴蜀文化名片

对成渝两地的有识之士而言,未来在文博领域的合作,存在巨大空间。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唐飞表示,“两地宋元(蒙)古城堡的联合申遗、革命文物保护、巴文化的研究等诸多方面,都可以深入展开合作。”
  两地文化遗产的打包申遗及整体出击文旅市场,是诸多业内人士的共识。
  “大足石刻已是世界文化遗产,我们的安岳石刻恰与其毗邻。不仅同样精美,还有着不可分割的亲缘关系,都是西南石窟造像艺术的杰作。”唐飞说,“安岳石刻完全可以在未来申请作为大足石刻世界文化遗产的延展项目。”【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岩画里 他们刻下了神秘信息

这些古人生存活动与文化习俗留下的神秘信息,也成为四川无比珍贵的文化遗产。

3月底,泸州古蔺的深山溶洞中发现古生物化石和“岩画”,引发公众关注。“岩画”是一幅“三鱼共头”的图案。它是古老的岩画,还是近现代穴居洞内的人们所作,还需专家研究证实。
  不过,岩画已在四川甘孜、阿坝、凉山以及川南等地屡有发现。它们或刻于苍莽高原的巨石,或绘于搁置悬棺的绝壁,风格粗犷古朴、内容丰富多彩,年代从两三千年前绵延至数百年前。这些古人生存活动与文化习俗留下的神秘信息,也成为四川无比珍贵的文化遗产。

四川最早发现的岩画是僰人所绘?

宜宾珙县、兴文等地,壁立千仞的悬崖上,数百具棺木高高搁置在半腰位置,这便是神秘的“僰人悬棺”。在珙县悬棺的核心区麻塘坝,站在绝壁之下仰望,会看到几十米甚至百米之上的地方除了悬棺,还有许多红色、白色颜料绘制的图形,它们被称为“僰人岩画”。迄今为止,初步统计的僰人岩画多达200余幅。
  “僰人岩画在近百年前就已被发现。”中国岩画学会副会长、四川大学考古系原主任李永宪教授介绍。1935年,当时在华西协合大学供职的美国学者葛维汉曾赴珙县调查。他在《川南的“白人坟”》里记录下自己的发现,“另一使作者感到极大惊奇的,是在非常接近白人坟的岩面上有许多岩画”,他认为“它们似乎不是美术作品,可能是放棺的人所画的”。自此,僰人岩画开始进入学界视野。【详细

川西高原刻下游牧文化画卷

如果说僰人岩画还只是中国南方古代农业部落的手笔,那么在青藏高原东缘的四川甘孜、阿坝两地发现的岩画,就展现出高原游牧文化的气息。专家推断,这批岩画的时代从公元前一千年延续到公元800年前后,大量牦牛、鹿、羊、鹰的形象,揭开了高原古代游牧民的生活画卷。
  1999年,阿坝马尔康的莫斯都村村民在搭建“看花节”帐篷时,发现了莫斯都岩画。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古人琢刻出抽象的人以及狗、羊、牛等图像,还刻画出几个像“眼睛”的日月符号。2012年,李永宪等专家前往莫斯都考察,他们推测岩画的年代在距今3000年至2000年之间。【详细

如何让古代岩画走进当代?

当贺兰山岩画已成为全国著名风景区,当广西左江花山岩画当选为“世界文化遗产”,吸引着源源不断的游客,藏在深闺的四川岩画,又能以何种方式走进公众?
  李永宪说,四川除了僰人岩画和甘孜、阿坝等地的高原岩画,在大凉山的昭觉、美姑等地也有岩刻画分布,它们大多地处偏僻的山沟,外界关注并不多。昭觉县博什瓦黑石刻岩画,就刻在高山密林中的16块天然巨石上,画面面积达到440平方米,是南诏大理时期一处重要的图像遗存,也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而在与云南一江之隔的甘孜亚丁的金沙江岸岩壁上,也发现了部分岩画。曾有中外专家考察过云南金沙江畔的崖壁岩画,分析认为其年代早在距今2万年前,它们很可能代表着迄今所知中国最古老的岩画。【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民间音乐人:在社区吹响尺八复兴之音

随着20世纪末中日民间文化交流,尺八才又重回国人的视野。

4月14日,成都市郫都区团结街道的“蜀韵南箫”工作室里,44岁的民间音乐人李国东轻吹着一种竹制乐器。气流通过乐器歌口慢慢下沉回旋,苍凉空灵的音色顺着竹壁飘出,让人仿若置身“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壮阔雄奇之境。
  李国东吹奏的乐器名为尺八,由两汉长笛演化而来,因管长一尺八寸而得名。尺八在南宋后式微,却于唐宋时期传入日本后被传承至今。随着20世纪末中日民间文化交流,尺八才又重回国人的视野。李国东也在这个时候,被这种古乐器圈粉,从此投身尺八文化传承之路。除了日常制作乐器,教授尺八吹奏,他还在社区开展公益培训活动,“这些年大约有1000人在我这里学习尺八。”

制作不易 “内径曲线”打磨考手艺

步入“蜀韵南箫”工作室,柔色橙光下,只见南箫和尺八分类有序悬挂于墙上,这些乐器均出自李国东之手。
  尺八制作成功与否,选材是关键。必须选择竹纤维紧密、内壁较厚的竹材,还要满足尺八歌口(开口处)、底部都必须在竹节上,且底部竹节还需有2到3圈的竹根圈。此外,尺八的五孔都必须避开竹节。“这样精挑细选,1000棵竹子里也不一定能选出5根适合制作尺八的竹子。”李国东说。【详细

吹奏难度高 专程赴日学习交流

尺八之所以在中国受众少,除了因为制作难,导致价格不菲,还因为吹奏难度高。
  在学习吹奏尺八前,李东国曾吹过多年的笛子和南箫。一般而言,有着竹笛、洞箫吹奏基础者,学习尺八会容易很多。虽然三者音韵和文脉不同,但形似且有些吹奏技巧相通。比如,吹奏笛子的指法、运指速度、花舌(尺八中将其称为玉音)、吐音技巧,在尺八中也有相应的技巧;而南箫的气息运用,也同样适用于尺八吹奏。【详细

三年教了1000人 尺八推广急不得

比起名字的生疏,尺八的音色早被人熟知。日本人气动漫《火影忍者》的主题曲、手游《阴阳师》的开场乐、动漫《黑子的篮球》的片头曲等,吹出那一声或激昂或暗沉旋律的,正是尺八。
  李国东解释,尺八丰富诡谲的音色变化,厚重苍凉的气震音,使其擅长营造悠远、辽阔的氛围,这种独特的品性很容易击中人心。他希望更多的人能了解尺八的魅力。【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