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期

古街巷,有城市“化石”之称。近日1003处历史地名被成都纳入保护名录,其中有732处是古街巷。让人唏嘘的是,曾经耳熟能详的街名竟然有248个已经消失。
  2016年中国电影市场资本大混战,快钱热钱持续涌入,很多影迷也通过各种渠道成为电影的“散户投资人”。电影市场到底有多少风险?你每买一张电影票会牵动产业哪些“神经”?记者为你揭开电影圈的“钱”规则。
  “80后”美女科幻作家夏笳引人注目:她不仅拿过“银河奖”和“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而且她的微型科幻小说《Let’s have a talk》去年6月在《自然》上发表,杂志上第一次出现六个中文字——让我们说说话。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留住成都别样乡愁
看清电影圈的"钱"规则
“80后”美女作家

本期关注

成都历史地名

纳入保护名录的街巷名,不但数量最多,而且能清晰感受到城市的发展变迁。

近日,由成都市文广新局、民政局编制的《成都市中心城区历史地名保护名录》结束公示,古街巷、历史建筑、名胜古迹、山水形胜和政区(区片)等5大类、共1003处成都历史地名登上了名录。
  这些历史地名,特指1949年10月1日前形成的、具有历史文化价值和纪念意义的地名。2014年10月1日,《成都市地名管理条例》正式实施,明确提出历史地名应予以保护与传承。【详细】

已经消失的熟悉街名

作为历史地名内容之一的古街巷,有城市“化石”之称。此次纳入保护名录的历史地名,有732处是古街巷。让人唏嘘的是,随着城市发展演变,曾经耳熟能详的街名竟然有248个已经消失。

  负责编制工作的成都市文物信息中心博物馆所所长曾如实告诉记者,此次历史地名编制主要面向三环路以内的中心城区。因为成都从公元前311年张仪筑罗城开始,几千年来城名未改、城址未变、中心未移。直到上世纪80年代,成都市一环路外的很多地方仍是田坝。能够延续的历史地名、尤其是街巷名,仍然以中心城区为主。清末傅崇矩曾在《成都通览》中明确写道【详细】

每条老街都有一段历史

随着朝代更迭,有很多街道的真正来历,已鲜为人知。

  人民公园附近的祠堂街,顾名思义是街上建有祠堂。但谁家的祠堂可以有名到让街巷也以此命名呢?肖平说,康熙年间,满城旗人驻军曾为年羹尧建生祠于此。宽窄巷子片区的长发街,则是传说此街上尼姑庵内有一长发尼姑。但尼姑不是应该削发为尼吗?传说这个尼姑蓄起长发,是为了象征百姓庄稼似头发般茂盛生长。有此长发心善的女尼,便要以街名纪念了。
  这样只知其名、不知其意的街道还有很多。江钰林说,作为年轻的80后,他一直以为成都康庄街取自“康庄大道”之意。调查时才发现,这条红星路附近的小街最早姓“康”【详细】

街名也要求雅求吉

八宝街、千祥街、多子巷……在成都,还有一些老街因为原名不雅,为取更雅致吉祥之意,又根据其街名谐音进行了更改。

  八宝街,如今已位于市中心。然而在清代,它的位置却处于皇城之外,是成都的一处贫民聚居区。贫苦百姓以竹篾为墙、草席为顶,沿街搭起简陋棚屋。这条小巷,因此被人们称为“笆笆巷”。到了民国,这样的街名显然不雅,于是政府据其谐音,将其改为“八宝街”。
  千祥街街名由来同样如此。肖平说,清朝后期,成都县监狱修在附近,其高高耸立的围墙刚好就在街道东头,于是街道被称为“监墙街”。【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钱”规则

资本乱战、快钱热钱持续涌入,电影市场到底有多少风险?

2016年中国电影市场资本大混战,有赚得盆满钵满的,也有亏得退出电影圈的。
  很多影迷也不单纯是影迷,而是通过各种渠道成为电影的“散户投资人”。资本乱战、快钱热钱持续涌入,电影市场到底有多少风险?你每买一张电影票到底能牵动产业哪些“神经”?记者为你揭开电影圈的“钱”规则。【详细】

自产自销 影业公司全产业链吃独食

去年11月,电影《我不是潘金莲》上映,导演冯小刚对万达院线排片仅10.9%的情况表达不满,万达“公子”王思聪、华谊兄弟创始人王中军陆续加入“掐架”,事件慢慢发酵,最终展示了中国电影产业的这一“钱”规则——自产自销吃独食。

  其实,万达、华谊曾经分别代表中国电影产业的两大势力。万达拥有世界上最大体量的院线,占据着产业终端。华谊拥有众多导演、演员、制片资源,占据这产业的上游。根据目前的分配制度,一张电影票,首先有3.3%的税,5%上缴国家电影专资委,剩下的部分中,制片方、发行方可分得43%。然而,这看上去相安无事的利益分配【详细】

竞相“出海” 一半以上进口片有中资背景

最近3年,中国资本满世界找项目,但之前只是在赞助、广告植入上出现得比较多。不过,去年12月26日的一桩业内“官司”,揭开了一个新的“钱”规则。正在热映的电影《血战钢锯岭》影片投资方之一麒麟影业发表声明,就自己署名在字幕中消失一事,希望发行方给予书面说明。事情经过媒体报道,在影迷中首先发酵,不少人惊讶发现,这么一部质量可以冲击奥斯卡的经典影片,居然有7家中国企业参与投资。

  越来越多的中国资本积极“出海”,或与好莱坞大制片厂合作拍片,或收购好莱坞影视公司,或参与美国大片的全球分成,成为中国电影2016年的一大特点。 【详细】

资本乱入 民间“集资”有风险

电影市场的火爆不仅吸引大资金进入,散户小投资者也跃跃欲试。

  《大鱼海棠》吸收了4000名散户投资人,筹得15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参与《大圣归来》投资的89位集资人,合计投入780万元。这些项目都表现强势,于是更多电影集资项目开始一窝蜂涌入,电影成了资本炒作的金融产品,风险也慢慢显现出来。
  早在去年4月,金融集资就在电影圈引发过一次信用危机。《叶问3》筹拍阶段,片方为电影收益成立保底基金,并与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联手包装成金融产品向投资人发售,号称利润高达9%,上映后就兑现。去年3月4日,《叶问3》如期上映。【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夏笳

夏笳从小喜欢写小说,8岁时就在《延河》杂志上发表过童话。

12月23日,在成都举行的中国“科幻之都”文化创意节开幕论坛上,“80后”美女科幻作家夏笳引人注目:她不仅拿过“银河奖”和“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而且她的微型科幻小说《Let’s have a talk(让我们说说话)》去年6月在英国权威科学刊物《Nature(自然)》上发表,杂志上第一次出现六个中文字——让我们说说话。

翻译《疫病》时,萌生投稿想法

“当时快凌晨一点,我睡觉前随手拿起手机刷一下邮箱,看完邮件后激动得从床上跳下来,光着脚冲进父母房间大喊:‘我要发Nature啦!’”回忆收到《自然》杂志采用稿件的邮件时的情景,夏笳至今激动不已。

  夏笳的父母当时非常震惊。“我父母做了一辈子自然科学研究,都没有能够在《自然》杂志上发表论文,而我居然在上面发表了科幻小说。”夏笳说,能够用这种方式得到父母的认可,她还是很开心。
  原来,夏笳从小喜欢写小说,8岁时就在《延河》杂志上发表过童话。【详细】

三重学科背景,派上大用场

这是夏笳第一次用英文写小说。虽说她英文很好,但从来没有在国外生活过,所以要在1000字以内写一个高质量的科幻小说也并非易事。

  夏笳用一周的时间整理灵感和思路,阅读《自然》杂志上的科幻小说,并且做了内容分析。“这时候我觉得我三重学科背景还挺有用的。”夏笳说,本科的物理专业,让她具备一定的科学知识;硕士的电影专业,让她在写作中除了考虑表达自己的情感以外,还会站在读者的角度考虑问题;而博士的中文专业,则让她短时间内弄清楚了《自然》杂志上科幻小说的特点。【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