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期

让传统手工艺重返当代社会,成都漆器提出“把漆器带回家”的口号,设计制作了打磨得圆润光滑、饰以典雅纹样的吊坠,红底黑身、古朴简约的碗盏……
  “滴,滴,滴……”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空气仿佛凝固,一双手微微有些颤抖。红线、蓝线、黑线,到底哪根是雷管线、电源线、计时线?……且听排爆能手讲述惊心动魄的排爆故事。
  大到电影制作、小到海报创意,资本已经强势介入到电影产业的每个环节。在每年票房以30%的速度递增的背景下,电影院过剩、资本干扰创作、票房注水等负面状况逐渐滋生。资本“入侵”电影,相爱还是相杀?记者邀请到几位业界大佬给大家解析。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成都漆艺的回"家"之旅
排爆特警的孤独逆行
资本"入侵"电影

本期关注

成都漆艺

成都漆器提出"把漆器带回家"的口号,探索让传统手工艺重返当代社会。

5月初,2016上海国际珠宝首饰展上。成都漆艺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尹利萍和成都银花丝大师倪成玉跨界合作漆艺·银花丝吊坠,吸引了不少观者驻足。漆艺的细润光泽和绚丽图彩,与银花丝的晶莹剔透、典雅高贵,令这批首饰挂件顿生别样风彩。
  成都漆艺和银花丝,2006年和2008年相继获评国家级非遗项目,也同样面临市场萎缩的尴尬。【详细】

深厚底蕴难敌尴尬现状

最早可以追溯到3000多年以前的成都漆艺,曾拥有众多辉煌。但时过境迁,如今能有一块弹丸之地维持漆器生产,已是不易。

  成都蜀华街,一条与宽窄巷子隔街相望的僻静小巷,已有60年历史的成都漆器厂就在这里。这栋三层楼的井字形建筑,在周边林立的高楼中极不起眼。大门前,白底黑字的厂牌看上去也已有些历史。步入厂区,入目可见墙体的斑驳,和存放已久蒙上灰尘的各种器物。厂长李杨平解释,在1995年至2000年间,漆器厂因为经济纠纷停产,险些连这片厂房都没能保住。如今能有这么一个地方进行生产,尽管简陋,却已是万幸。【详细】

把成都漆器带回家

2014年,尹利萍等成都漆器人踏上了去日本的取经之旅,他们希望自家出品的漆器也能像日本一样,融入民众生活。

  和蜀绣、银花丝等非遗一样,成都漆器早年靠外贸、政府和企业订单,也曾活得有滋有味。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成都漆器厂生产的杯盘碗盏等漆器产品,曾经出口日本和东欧。后来开拓国内对公市场,一套川菜攒盒,也要卖到两三百元,而当时普通工人的月工资也不过40元左右。当年,漆器厂仅工人就有将近200人。然而,在政府、企业的礼品市场萎缩,普通消费者又缺乏对漆器的认知,且消费力不够的背景下,成都漆器陷入困境。【详细】

回归之旅要市场还要“匠心”

但是,成都漆艺的春天显然尚未到来。这次漫长的回归之旅还需要踏实地进行更多探索。

  在漆器厂磕磕碰碰的60年中,上一辈的老艺人几乎已全部退出江湖。如今的漆器厂,10个老师傅几乎全是退休后返聘回去的。尹利萍已经63岁,仍需为漆器的设计、生产、培养徒弟等操心。
  日本之旅,让成都漆器人看到潜在的广阔市场,也看到巨大的差距。王岳峰说,日本漆艺在理论教学、科研、市场化等各方面都已有成熟体系,从政府到民众,对漆器也有深厚的认同感,“东京的国家工艺美术馆,一半以上的藏品都是漆器。【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排爆特警

现实中,排爆特警的工作并非剪几根线这么简单。

“滴,滴,滴……”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空气仿佛凝固,一双手微微有些颤抖。红线、蓝线、黑线,到底哪根是雷管线、电源线、计时线?排爆者最终将钳子剪向其中一根导线,计时器的声音戛然而止……
  这是电影里的一个拆弹情节。现实中,排爆特警的工作并非剪几根线这么简单。成都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二大队,从2005年成立至今,处置涉爆警情无一失手【详细】

现场:一场无声的生死搏斗

去年一个夏日,成都巡警在市内某客运站截获一个白色塑料箱,里面放着爆炸装置。接到命令后,杨兆宇和他的排爆小组火速赶往现场。

  他们在客运站40米外拉起了警戒线。仅3分钟,大家就明确了各自的分工。杨兆宇又一次担起主排手的重任,两名队友随即帮他穿上重达35公斤的排爆服,戴上5公斤重的头盔。
  又是3分钟,杨兆宇推着液氮机缓行,周围的空气瞬间凝固,偶尔听闻几声蝉鸣。
  抵达放白色箱子的位置后,杨兆宇用液氮使之冷却,让爆炸装置的电子系统失效。【详细】

危险:防爆服也无法完全保障安全

“像现在这种天气,穿上防爆服,相当‘酸爽’。”杨兆宇调侃道。因为不出10分钟,里面全部湿透,人完全处于脱水状态,而且智力和行动都会变得迟缓,但他们必须在这种状态下,完成非常危险的任务。

  就算有厚重的防爆服保护,排爆人员依然会有生命危险。据介绍,排爆服只能隔绝小当量爆炸,一旦现场有爆炸,防爆服也没用。
  尽管排爆工作都配备高科技装备,但危险可能随时袭来,“比如,用X射线透视仪进行透视分析时,我们在显示屏内只能看到二维的图像【详细】

训练:必须做到百分之百成功

有些爆炸装置藏得非常隐秘,比如垃圾袋、茶叶盒、天花板,“这些都需要进行地毯式搜查。”这些职业习惯,也让杨兆宇平日里警惕性特别高,如果看到路上放了一个行李箱或者一个无人认领的包裹,他都会下意识地绕道而行。

  除了“草木皆兵”的心理状态,“我们特警很多都有严重的掉发问题。”杨兆宇说,因为他们在平时训练和排爆现场都会用到X光机,辐射很强,是医院做胸透的1000倍,对人体内的白细胞损伤非常大。
  排爆特警的筛选条件非常严格。先从大学本科的理工科专业学生中挑选【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电影与资本

资本和电影的关系,成为整个电影圈最关注的焦点。

在19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资本和电影的关系,成为整个电影圈最关注的焦点。大到电影制作、小到海报创意,目前资本已经强势介入到电影产业的每个环节。在每年票房以30%的速度递增的背景下,电影院过剩、资本干扰创作、票房注水等负面状况逐渐滋生。搞创作的导演、搞投资的老板都对大量还在排队等待进场的资本持保留态度。【详细】

热钱涌入 紧逼中国电影工业化

常雄飞:瞄准电影的中国资本有多活跃?对于中国电影来说意味着什么?

  张强:资本的力量是非常神奇的。10多年以前,拍电影是找不到钱的,那个时候是抱着剧本找钱,叫僧多粥少。但是今天,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粥多僧少,如今是抱着钱找不到导演,找不到演员,还得到处去求人。今天,资本在中国非常活跃,我们看到了太多的国际大导演,他们在西方国家融不到资,但只要到中国来,给他投钱的人排着长队。
  曾茂军:中国电影要想参与全球化的竞争,就必须拍更多的大投资电影,制作成本可能在一两亿美金以上。【详细】

相爱相杀 资本和电影长期博弈

常雄飞:不少电影人说,资本和电影相爱又相杀,到底两者有什么样的冲突?

  叶宁:资本就应该投资有价值的电影公司。但是,我们面临的一个问题是,中国很多资本不懂电影,他们投资电影时,缺乏对这个行业的专业了解。美国资本很懂电影,有一帮专业的人士在为资本服务,所以美国才能形成工业化和职业化的系统。中国缺乏这一点,但偏偏又拿着钱,所以造成了保底发行模式(不管影片票房多少,发行方都按照协定资金支付给制片方)的流行,这是不成熟的市场,是一个暂时现象。
  我希望所有投资者,在投资个人或者企业团队时【详细】

挤压泡沫 规范的市场才能更健康

常雄飞:资本大量涌入,让电影市场繁荣的同时,也会造成各种泡沫假象出现,比如哄抢IP(独立知识产权),狂修影院,票房泡沫等等,几位对此怎么看?

曾茂军:对于影院的投资建设,谈泡沫还太早,中国银幕数量目前还不到4万块。按照美国的1万人拥有1块银幕,中国可以容纳11-12万块银幕,考虑到上座率的差距,中国银幕数达到8万块左右比较合理。所以,我预计国内银幕增长在超过7万块以后才会开始放缓。
目前,从市场大盘来讲,中国的电影院还谈不上太多泡沫,但是一些低端电影院需要趁早选择卖掉或者关掉。【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