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http://www.scol.com.cn 四川在线 ( 2018-3-12 17:43:01 ) 来源:成都日报



  成都市内各处运动场上,一群群热爱运动的人以自己最喜爱的方式运动着。他们不是运动员,但体育运动让他们收获了生活的美好,让他们感知了幸福。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草根乒乓球女球王有使不完的劲


  不管工作再忙,黄艳都会拿起球拍,抽空与和她一样的乒乓球爱好者切磋一下。作为成都市龙泉驿区乒乓球协会会长,在她和同伴们的努力与坚守下,为家乡赢来 “中国乒乓球全民健身之乡”的称号。年关将至,浓浓的年味包裹不住黄艳那颗喜爱国球的心,她说:“过春节虽然是一家团聚,但肯定还是要抽空和球友们打打球。每次想到能够为球友们服务,与他们交流都有幸福感,有这样一个爱好让我每天充满活力,有使不完的劲。大家的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黄艳第一次参加“党报读者杯”乒乓球奥运会冠军挑战赛就获得女单冠军,并且与乒乓球国手马龙有了一次亲密接触。这位在成都市业余乒乓球界叱咤风云的女球王,打球可是资格的野路子出身。9岁时,黄艳的父亲送给她和弟弟一份生日礼物——一副乒乓球拍,“那时候带胶皮的球拍都非常少见,学校里的球拍多数都是光板板。学校也没有专业的球台,就是水泥台子,中间放几匹砖当网。”就是在那样的环境下,黄艳慢慢开始喜欢上了乒乓球,也萌生了想要练球的想法。抱着试一试的想法,黄艳央求母亲带她去找专业教练,没想到教练告诉她,一般乒乓球训练从6岁就开始了,而她的年龄已经太大了。眼看无法成为专业乒乓球运动员,黄艳并没有放弃对乒乓球的热爱,在学校一有时间就和同学们打球,走自己的“野路子”。一直到高中,她在自己学校除了经过专业训练的同学打不赢,别的同学都不是她的对手。高中毕业之后,黄艳也走上了工作岗位,白天要工作,晚上要上成人大学,很长一段时间乒乓球渐渐淡出了她的生活。

  虽然想当专业乒乓球运动员的梦越来越远,不过黄艳偶尔还是会打打球,锻炼身体。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她重新找回了梦想。2004年的一天,黄艳得知知名教练陈平西在龙泉驿区体育中心开班授课,她马上就给自己的孩子报名参加,希望培养孩子对乒乓球的兴趣。在陪伴孩子学球的那段时间,黄艳也会和朋友一起在旁边闲置的球台上练练,陈平西看到黄艳对乒乓球的热爱,也会偶尔指导一下她。
 
  “那时候能打乒乓球的地方还没有现在这么多,体育中心后来还减少了一部分球台,我们就没有闲置的球台可以用了。还好我的一位同样喜欢乒乓球的同事找到了一个可以打球的地方,不过只有一张球台,我们就每个星期六上午打一次。”黄艳说道。

  2007年,龙泉驿区正式成立了乒乓球协会,当时加上黄艳一共只有5名会员。作为骨干成员的她也经历了协会创办之初的艰辛。“开始主要还是场地太少,我们协会都变更了几次活动场地,这些年政府加大了对全民健身的支持力度,身边的球台也越来越多,才有了我们现在逐步壮大的乒乓球队伍。”

  喜欢打球的人越来越多,龙泉驿区乒协也成立了一支名为“快乐乒乓”的球队,热心的黄艳自然就成为这支球队的队长。为了能让所有球友都从中得到快乐,黄艳提议让队中技术好的每次活动时给其他队友传授经验,大家共同进步。

  黄艳说:“因为乒乓球这个爱好,我认识了一群兴趣相同的朋友,大家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志同道合。我们协会现在有12支队,400多名会员,带动着身边数万人打球。每年参加各项比赛,帮助更多爱好者提高球技。可以说乒乓球为我们开启了一种积极向上的健康生活方式,同样也促进了社会的进步、和谐、幸福。”

  从爱好者到从业者
  网球让他收获家庭、朋友和事业


  春节临近,殷锋却很难闲下来,他忙着打球、教球,忙着打理公司的生意,忙着谋划春节后一系列即将开始的赛事,而这些都与网球有关。在高新网球场边的休息处,这位 “网球工龄”正好三十年的业余网球高手,讲述了自己从网球中收获家庭、朋友和事业的故事。

  殷锋小时候就喜欢运动,甚至还获得过800米比赛的冠军,他练过两年羽毛球,但最爱的还是网球。“我的一位高中同学从小练网球,有一次在体院他拿了两把网球拍,我就试了一下,觉得挺好玩。但当时成都市内都找不到几片网球场,正好我父亲单位有一块闲置的水泥空地,我们就找了几个铁坨坨,拉个网,也算简易球场了。”殷锋介绍说。

  场地都很少,更不要说专业的网球教练了。因为对网球的热爱,殷锋开始想办法,当时家里正好有录像机和电视机,他就把电视里并不经常能看见的网球比赛录下来,自己一遍又一遍地播放,看慢镜头模仿,“现在大家都说我打球姿势像经过正规训练的,我哪训练过嘛,都是看着录像学来的。”殷锋笑着说。

  高中毕业之后,殷锋也进入了父亲所在的单位,后来上了大学,学了建筑,又在一家建筑公司找到了份不错的安稳工作。1998年,他做了人生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从单位辞职,自己开始承包网球场地,教别人打网球。他说:“原来的工作虽然非常稳定,但我觉得那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状态,加上又喜欢网球,就希望能够从事和网球相关的工作。索性就辞职了,和朋友一起承包了场地,教人打球。”

  也正是从1998年开始,成都市举办了一项全国顶级的网球公开赛,“我还记当时得是在文化宫,专门花30万铺设了塑胶的网球场地。那次比赛之后,成都市的网球氛围也越来越好,场地也越来越多,现在很多住宅小区都配备了网球场,我们那时候可没法比。”殷锋说道。

  从网球爱好者,到投身网球事业,殷锋现在不但成立了在全国都比较有名的业余网球俱乐部,还成立了体育用品销售的公司以及运营网球赛事的公司。现在成都市每年举办的网球赛事超过100场,大型比赛多数都是殷锋和他的团队在负责赛事执行。“网球给我最大的收获肯定是爱情,我和老婆就是打网球认识的。打网球也让我遇到了很多朋友,在我人生的关键时刻,也正是这些朋友为我指明了方向。当然,现在我的事业也来自于网球,来自于成都市越来越火热的网球市场。”殷锋一脸笑容地说道。

  虽然现在工作很忙,殷锋一周7天里有5天时间都要打网球,“这些年我基本都不生病,体型也一直保持得不错,这也都是网球的功劳。”这两年,殷锋和自己网球俱乐部的球友们走遍了四大满贯的赛场,他现在最希望的就是在家门口也能看到更多高水平的网球赛事,他说:“众人拾材火焰高,我发自内心地希望热爱网球的人越来越多,大家共同为网球这项运动在中国、在成都的发展添把柴。”

  从少年游到老年
  89岁成都老人坚持每天冬泳


  成都的冬季,寒冷刺骨,在这接近零摄氏度的天气里,猛追湾游泳场却有一群冬泳爱好者仍然坚持每天下水畅游。其中有一位老人尤其引人瞩目,他叫罗从友,今年89岁,是这群冬泳爱好者中年龄最大的一个。

  记者见到罗从友的时候,他正在猛追湾游泳场深水池边准备换衣服。89岁的老人身材不高,看上去很瘦,但精神状态很好,只穿着泳裤在寒风中做着热身动作,丝毫没有畏缩感。大多数冬泳爱好者都是从场边的扶手处入水,罗从友的入水动作相当高调,他站在出发台上,用一个标准的鱼跃动作跳入水中。一般情况下,他会在泳池中游上一个来回,也就是100米,因为冬季天寒,游得太久对身体并不好,而夏季他通常会游上800到1000米。

  “我从小就喜欢游泳,都游了几十年了。”罗从友笑着对记者说,刚刚游完泳的皮肤微微有些发红,而这个时候也是冬泳爱好者最享受的时刻,身体会变得暖烘烘的,非常舒服。罗从友是土生土长的成都人,参加过抗美援朝,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就在猛追湾游泳,当时游泳场还没有建起来,“那个时候,随便找个地方就能游,河里、水沟里都游过,后来猛追湾游泳池修好了就在这里游,一直到现在。”进入上世纪七十年代,罗从友逐渐喜欢上了冬泳。如今,他已经是猛追湾的名人,从工作人员到其他冬泳爱好者没有不认识罗大爷的。“冬泳其实并不难,只要一开始咬咬牙坚持下来,就会感觉到其中乐趣。”罗从友说。常年坚持游泳使得罗从友的体质非常好,他很少生病,病了也很快能好。

  罗从友对猛追湾是很有感情的,游泳场刚建好就在这里游泳,见证了泳池场馆的一次次升级换代。“这里的设施条件是全成都最好的,池子好,水质也好,最安逸的是游完之后还能洗热水浴,这是其他游泳馆都没有的。”他很专业地向人们介绍。猛追湾游泳场3年前投资10余万元引入了太阳能热水系统,将原来的冷水浴变成了热水浴,让冬泳爱好者免于二次受凉,得到大家的交口称赞。据统计,成都的冬泳爱好者这几年呈上升趋势,仅在猛追湾游泳场办了游泳卡的就有1300多人,而且这1300多人中的大部分都是“活粉”,都是可以长期坚持游泳的。罗从友几十年来在这里交了很多朋友,对他来说,这里不单是游泳锻炼的地方,还是自己一个重要的社交场所,已经成为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一天不跳过不得
  体育舞蹈让退休老人生活更精彩


  成都被誉为“西部舞都”,连续8年举办的世界体育舞蹈节让体育舞蹈成为成都市民的主流健身方式之一,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市体育舞蹈爱好者已经超过30万人。这项运动也是老年人最喜欢的活动,甚至成为很多人退休后的精神支柱。

  64岁的高月谨跳交谊舞已有11年,2007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了跳舞,代表知青艺术团参加全省首届老年大学集体舞比赛并获得了金牌,从此让他爱上了体育舞蹈。11年来,高月谨从未间断过跳舞,用他的话说“一天不跳心里就不舒服”,每天都要活动一下才觉得神清气爽。“原来我这腰老是挺不起来,跳舞之后腰也直了,整个人精神气质都不一样了。”如今,高月谨每天都要跳两个小时,舞种也从交谊舞扩展到国标舞。长期坚持跳舞让高月谨拥有了健康的体魄,他的另一个爱好是摄影,经常扛着几十斤的器材健步如飞,在海拔四五千米的高原摄影时,他的状态比很多年轻人还好。“跳舞已经成为我的生活习惯,我会一直跳下去。”他说。

  65岁的赵新英是一位退役军人,她参加体育舞蹈有12年了,现在还每周去老年大学跳舞,风雨无阻。她说,自己当初跳舞倒不完全是为了锻炼身体,而是希望通过跳舞接触到更多朋友,让退休后的生活不那么无聊。这么多年下来,赵新英的舞友越来越多,除了跳舞之外大家还时常组织一些其他活动,日子过得很充实。“健康、开心,这就是跳舞带给我的两大收获。我感觉自己越活越年轻,朋友越来越多,我觉得这样的生活就是非常幸福的了。”她说。
  采访手记
  别让体育带来的幸福悄悄溜走


  看着罗从友从猛追湾游泳场离开时刚健的脚步,很难想象他是一位89岁的老人。常年坚持游泳给了他一个好身板,也让他拥有了幸福的晚年生活。正是每一个幸福的人,汇聚成家庭的美满,社会的和谐。

  随着社会的发展,大家对于生活质量有了更高的要求,越来越多人开始体会到运动健身的重要性,但好身体并不是运动能够带给你的全部。如果黄艳小时候没有收到父亲的乒乓球拍作为礼物,也许就不会有今日龙泉驿区蓬勃发展的乒乓球运动,她也不会从这项运动中收获那么多快乐;如果殷锋不是因为热爱网球,他的爱情与事业也许会是另一番模样;如果高月谨不热爱体育舞蹈,他也许无法上高原摄影,留下一幅幅佳作……别让幸福溜走,幸福往往就在一伸手就可以触摸的地方。

  体育已经成为成都城市发展的新生力量,成为打造和谐宜居生活城市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而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是体育的参与者,“体育”不是专业的代名词,它同样也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来源:成都日报)
编辑:梁庆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