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期

作为四川历史上重要的盐产地,五通桥“犍乐盐场”曾是四川第一大盐场。如今,五通桥盐业的辉煌过往已成陈迹,就连不少当地人对此也茫然无知。解开它们的“密码”,隐藏在城外河边黄葛树浓荫下的一条条老街里。
  近日,四川大凉山的彝族独立音乐人莫西子诗随性地在成都最具“烟火气”的人民公园内唱起了曾在《中国好歌曲》节目中惊艳四座的歌曲《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嬢嬢叔叔们竟跟着音乐跳得不亦乐乎。
  《客至》是阿来最喜欢的杜诗之一。他觉得,杜甫在诗中表达出来的欣喜,按捺不住从字里行间都漫出来了。“所以,从古至今,对这首诗的评价都是很高的。杜甫之后,很少有人有这样的功力。”在杜甫的眼中,随处都有诗意,生活就是诗歌。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川南宽窄巷子—五通桥
莫西子诗的"另一种语言"
他们眼中的《客至》

本期关注

五通桥

本网记者赴五通桥实地探访,从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中,触摸那段"有盐有味"的历史。

提起四川的“盐都”,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自贡。世界第一口千米深井燊海井,林立的“天车”,抗战时期自贡盐商献金抗日的壮举,以及自贡盐业历史博物馆的风采,都为其增添了厚重的历史文化内涵和传奇色彩。
  因此,人们常常忘记四川另一座赫赫有名的“盐都”,那便是乐山五通桥。作为四川历史上重要的盐产地,五通桥“犍乐盐场”曾是四川第一大盐场,产品行销川内各地及重庆、云南、贵州、湖北等地。【详细】

因盐成邑 “川省第一场”行销川内外

“架影高低筒络绎,车声轳辘井相连”,这是著名历史学家徐中舒对五通桥盐业盛况的诗意形容。五通桥老街的出现和扩张,离不开盐业发展的推波助澜。

  五通桥老街有三条,由茫溪河分成两半:北岸工农街,南岸花盐街,花盐街以东为群力街。三条街依河而建,形成前街后山的“半边街”格局。如今,除工农街尚能见到行人、车辆往来,花盐街、群力街上的房屋大都关门闭户,从门缝往内窥探也大都人去楼空。偶尔见到一家开门的老茶馆,也只有寥寥几位老人闲坐于此,聊聊天、打打牌打发时间。
  然而在历史上,这三条街却是五通桥最热闹的地方,这里曾经关系着四川、云南、贵州乃至湖北等地的民生福祉。【详细】

汇聚各方特色 “建筑博物馆”道法自然

盐业鼎盛时期,五通桥汇聚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众多盐商,他们将各地乃至国外的建筑风格与四川民居融为一体,根据当地的自然特点筑起众多典范性建筑。

  五通桥三条老街都依山傍水,尤其是岸边无数姿态各异的黄葛树,更是与老街地形、建筑等相得益彰,展现五通桥“小西湖”的美名。易志隆认为,五通桥建筑以环境为依托,根据自然条件将建筑融入其中,景城一体,形成布局自由、灵活多变的特色,体现了“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等传统观念。
  西南交通大学硕士生王奕曾详细调研五通桥建筑,发现工农街、花盐街建筑最初沿河岸分布,后因拓宽空间需要,开始沿靠山一面向上垒筑【详细】

风雨剥蚀 “沉睡”的老街待“唤醒”

五通桥老街被专家学者认为可与成都宽窄巷子媲美,然而由于种种原因,其保护、开发状况目前并不尽如人意。这座历史文化宝藏,还有待从沉睡中苏醒。

  如今,五通桥茫溪河长约两公里的河段上,还保存着42处古码头,其中,位于工农街的慈恩寺码头规模尤其大。不过,由于水路盐运退出历史舞台,如今的慈恩寺码头与五通桥其余码头一样,早已丧失其本来的功能,布满杂草和青苔,唯有岸边繁茂的黄葛树无声诉说着过往岁月。
  五通桥老街的规模和历史文化内涵,获得过不少文化界、学术界、旅游界专家学者极高评价,西南交通大学教授、著名传统建筑专家季富政甚至认为【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莫西子诗

"我觉得需要有这样的东西,来换换血,来点儿新鲜的血液。"——莫西子诗

7月10日下午,成都人民公园上演了一场特殊“音乐试验”。四川大凉山的彝族独立音乐人莫西子诗没有在传统的演出场地,也没有事先通过买票形式确定观众,甚至在没有固定绚丽舞台的情况下,随性地在成都最具“烟火气”的人民公园内唱起了曾在《中国好歌曲》节目中惊艳四座的歌曲《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嬢嬢叔叔们竟跟着音乐跳得不亦乐乎。“我觉得需要有这样的东西【详细】

谈现场:还原真实的自然状态

“人民公园可是叔叔阿姨们的地盘啊。”莫西子诗回忆,与平时工作性质的音乐现场不同,人民公园的场地是完全开放的,听众群体也是完全陌生的。因此他内心特别忐忑,演唱时还流露出害羞胆怯,不知老年人听到他的原创歌曲会是什么反应。但当他慢慢发现这些充满活力的“老年艺术家”如此放得开,开始随着音乐转圈、摇摆、起舞时,也就逐渐进入状态。甚至中途有一位跳现代舞的女孩加入其中独舞,场景意外地奇妙和谐,让莫西子诗和整个“‘另一种语言’自然音乐现场”团队感动又吃惊:原来还有这样一种对话方式。

  “我理解的另一种语言,就是年轻人用不一样的视角和想法去呈现音乐的音乐现场,很特别。”莫西子诗说【详细】

谈专辑:成为一个安静写作的人

“我曾身赴自由的原野,回归到白得很的那片月光。”2018年6月,距首张彝语专辑《原野》已有4年时间,莫西子诗推出第二张专辑《月光白得很》。这张专辑有11首歌曲,从风格来看,除了保有莫西子诗自由的吟唱和诗意的文字外,在编曲上更为多元,温润的吉他民谣之外,还加入了电吉他、贝斯等现代乐器,一种迷幻的摇滚感扑面而来。呓语和纯音乐,让莫西子诗的音乐充满富有张力的画面感和感性空间。

  专辑名《月光白得很》取自作家王小妮的同名现代诗。莫西子诗说,希望听闻这张专辑的听众,能和内心的那个“自己”,一起活下去。“《月光白得很》就像是我趁着夜色离开家门的一个场景,远远地【详细】

谈家乡:南方气质和莎士比亚很像

新专辑《月光白得很》中,有首歌叫《南方像莎士比亚》,歌词取自作家俞心樵的一首诗。俞心樵祖籍在浙江绍兴,莫西子诗是四川凉山人,同在南方生活,最能明白家乡雨季的湿润感。这首歌长达7分钟,蒸腾的水雾、光着屁股的小孩、叮叮咚咚的泉水、跨过石拱桥的泥泞,这些片段停留在南方人的记忆中。“说不尽的南方气质,细腻柔润,和莎士比亚很像。”莫西子诗说。

  离开家乡,这些年莫西子诗没有少闯荡过,他做过日语导游,在北京后海驻唱过,他最怕内心的迷茫,所以写下了被人广为传唱的《不要怕》。莫西子诗还在今年高考当天,在微博上把这首歌分享给各位考生,祝福他们勇敢前行【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客至》

说什么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其实不然,诗也在眼前,不在远方。——阿来

“春水、群鸥、花径……这些都是眼前寻常事物,杜甫用的也是写实手法,但整首诗勾勒出的,却是一幅极美的生活画卷。”一首《客至》,是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获得者阿来最喜欢的杜诗之一。他觉得,杜甫在诗中表达出来的欣喜,按捺不住从字里行间都漫出来了,令人读着都满心欢喜。“所以,从古至今,对这首诗的评价都是很高的。杜甫之后,很少有人有这样的功力。”【详细】

把生活过成诗 杜甫的草堂比现在还要漂亮

公元759年腊月间,杜甫越秦岭入川。拖儿带女,在战乱中颠沛流离,有一个能使一家人躲避风雨的安身之所,是杜甫最大的心愿。阿来说:“在此之前,他有更远大的理想,那就是辅佐君王,改变社会。他曾经写诗言‘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但这个梦,在战乱之中,在他被贬为华州参军,并最终弃官而去时彻底放弃了。”理想不断被简化,直到变成一座再具体不过的草堂。“他抵达成都的时候,是冬天。第二年春天开始建草堂,这个过程,他好几首诗中都有描写。很快,草堂就盖好了。”

  那么,这个草堂什么样子呢?阿来说,美。“‘舍南舍北皆春水’,房子前后都环绕着浣花溪水,春意盎然。‘但见群鸥日日来’【详细】

老酒招待客人 举杯邀约邻居

《客至》前四句,描绘了迎接客人的美好景象。后四句,客来了。“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杜甫是很希望宾客盈门的。至于这次来的客人,是谁,杜甫并没有交代。有人猜测是高适、严武,但这个诗的题下原注:‘喜崔明府相过。’可见诗题中的‘客’,指崔明府。杜甫母亲姓崔,所以这位客人可能是他母亲那边的亲戚。”阿来说,杜甫在成都过得好,多半靠那些为官朋友的帮衬接济。“从杜诗研究杜甫在成都的行迹时,看出草堂建成后的很多时间,他都常常进城去跟新交旧友谈天吃饭,诗酒唱和。”

  所以,短短一首《客至》,不仅能看出杜甫是一个热爱生活、把居所打理得井井有条的男子,还能感受到他为人处世的本事。【详细】

平淡笔触寻常景象 用诗篇为成都画像

杜甫是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客至》这首诗的精妙之处就在于,他用最平淡的笔触,描述最寻常的景象,却营造出最美的氛围。

  阿来直言:“杜诗有一个特点,表面看朴实无华,就是诗人的随手书写,但艺术感染力就在这貌似不经意的起承转合,随意点染处发生。”比如用词,“舍南舍北”,杜甫不用“房前屋后”,而是“舍”;“春水”,而非“溪水”“河水”;“群鸥”,不是“群鸟”;“花径”,亦非“小路”;“蓬门”其实就是“柴门”……阿来说:“这些字词,都是写实的,但却很雅致,很庄重。‘春水’,包含了季节,又代表着万物复苏,表达着杜甫在成都获得新生的一种喜悦。‘花径’‘蓬门’,既点明了我这条路是用什么做的【详细】

谭继和讲述《客至》里的成都

“这首《客至》,不仅描绘了杜甫的逍遥自在,更反映出成都在唐代时的经济繁荣、文化鼎盛。”7月17日,四川省历史学会会长、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员谭继和跟记者聊起杜诗背后的故事。

  “这首诗,是描写成都邻里和谐最典型的一首。其中蕴含着天府文化一个最大的特点——林盘文化。”谭继和解释,所谓“林盘”,就是八个字“竹林茅舍,小桥流水”。他说,林盘以庭院为主要形式,在成都,看不到北方那种村庄连着村庄,这里的农家都是单家独户。“在杜甫居住的地方,舍南舍北,茅屋的房前屋后,都是被浣花溪围绕的。天天与自然为伴,从家往外看,都是各种各样的水鸟在飞翔。”谭继和直言【详细】

循杜诗“图经” 复原茅屋故居

阿来说:“多么好啊,杜甫还留下了一座草堂,永驻成都。即便这座草堂并不真是杜甫当年那座草堂,但这座草堂也表示了成都对杜甫的珍重。”7月30日,记者前往杜甫草堂博物馆,寻访杜甫笔下的诗情画意。以杜诗为主线,观照岁月变迁,让人对杜甫爱成都的情怀有了更深的感悟。

  如今的草堂,是深幽的。据杜甫草堂博物馆相关负责人介绍,如今的草堂占地近300亩,早已不再是杜甫当年那一庭小院。记者从南大门进入,据说从这里,可以踏上那条“不曾缘客扫”的“花径”,找到杜甫当年归家的路。沿西行,不足六十米,见一小径入口,正对着的,是用青花碎瓷镶嵌出的“草堂”影壁【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