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期

作为西南地区艺术重要版图,成都和重庆在二十世纪发生过几次有意义的叠合。这种叠合加深了两地艺术的水乳交融,无论是“伤痕美术”“乡土绘画”还是后来对实验艺术的探索,两地都文脉相连,繁荣共生。而至今活跃在两地的艺术家,个人发展背景中都交织着双城色彩。
  129天,3096个小时,1台相机。成都云桥湿地安放的一台红外触发相机镜头前,野生动物频频现身:生存不易的兽类选择错峰出行,群鸟“过客”毫不客气,无时不刻“捕猎者”伺机而动……它们在城市日渐扩展的成都平原,艰难而顽强地生存着。


  为植村秀设计洁颜油瓶身花纹,为星巴克设计羌绣星享卡,爱马仕在丝巾上使用她创作的图案……从早年为国际大牌低附加值的代工,到如今价格不菲的艺术授权,杨华珍用十几年时间完成非遗传承人的“逆袭”,走出非遗在生产性保护之外另一条更加诱人的传承之路。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艺术春风
绿色生态
民族瑰宝

本期关注

成渝艺术圈 春风早已苏醒

成都和重庆有着共同的巴蜀文脉,它们在二十世纪发生过几次有意义的叠合。

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按下启动键后,双城发展的春风也吹出不少两地交流趣事。3月27日,成都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四川美术出版社高级编辑陈荣在朋友圈分享了关于《手绘之谜 庞茂琨手稿研究》的背后故事。他回忆这本书是他与重庆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四川美术学院院长庞茂琨在闲聊中谈出的合作。该书不仅在成都编辑出版,他还邀请庞茂琨来蓉进行了专题讲座。

文脉相连共荣共生

去年年初,一场在重庆举办的“水色现场—首届四川·重庆水彩艺术联展”刷屏了两地艺术家的朋友圈。这是重庆直辖之后第一次川渝水彩艺术的集体联展。这场展览在四川、重庆多个城市进行巡展。在不少成渝艺术家眼中,这不仅仅是一次学术性意义上的交流,更重要的是它彰显了巴蜀水彩文化的繁荣与共生。
  “成渝两地在艺术上有着共同的根脉,在版画创作上原本也是一家。”四川美术馆策展人冯石说。上世纪50年代,新中国成立之初,李少言、林军、牛文等晋绥解放区的一批版画家来到重庆,和抗战时期留在重庆的版画家酆中铁等,构成了四川版画画派的基本队伍。随后以李少言、牛文、李焕民、徐匡、林军、吴凡等版画家为代表的四川黑白木刻,不仅以锐利的刀锋塑造了新时代的社会价值观,更凭借强烈的黑白双色碰撞出特定年代独特的艺术面貌。不少经典版画作品如《高原峡谷》《初踏黄金路》《乡村小学》以及《红岩》插画等都是老一辈四川优秀版画家在重庆创作的。随着原本设立在重庆的四川省美术家协会迁移到成都,诸如吴凡、徐匡等优秀版画家也随迁来到成都。【详细

“明星班”画家活跃两地

何多苓、罗中立、高小华、程丛林、周春芽、张晓刚……这批从四川美术学院走出的画家,造就了上世纪80年代至今被人称道的“川美现象”。这批艺术圈大咖至今活跃在成渝,成为两城交流中的艺术纽带。
  3月26日,庞茂堒在自己的短视频账号发布了一则关于人物素描的创作短视频,引来川渝画友关注。其实,对于蓉城画迷而言,在线下也有不少机会和这位画坛名家接触互动。仅去年他的不少作品就现身成都多个画展。比如“显影”当代艺术展、“与时代同行——四川油画邀请展”、“图像叙事——当代艺术展”。出生在重庆的庞茂琨坦言两地一直保持着紧密的艺术联系,而今最让他兴奋的是随着成渝双城经济圈建设,两地交通有望实现1小时内直达,“时间的缩短,意味着两地交流更加便利。”【详细

撕掉地域标签的成渝策展人

在艺术交流中,还有相当一批活跃在两地的策展人,比如何桂彦、吕澎、蓝庆伟、陈默、崔付利……常年往返成渝的他们,很难定义自己究竟是属于成都还是重庆。
  艺术创作是孤独的,但艺术需要交流。现居重庆的策展人董洪龙对此深以为然。今年1月,他邀请了10位成都艺术家和11位重庆艺术家相聚重庆黄桷坪,发起“2020年(第十二届)黄桷坪新年艺术节”艺术论坛及展览“对画——成渝城市群艺术对话”活动。展出成渝两地的60后、80后艺术家杨大川、邓语光、陈天杰、曾妮等人作品,这种双城特色的展览自然吸引了不少艺术迷前来打卡。【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129天,1台相机 城市湿地拍到了这些野生动物

这是成都平原首次利用自动相机进行生物多样性调查。

2019年9月9日,西南山地工作室在成都云桥水源湿地护理区(以下简称“云桥湿地”)安放了一台红外触发相机。这是成都平原首次利用自动相机进行生物多样性调查。
  2020年1月26日,西南山地工作室项目经理何既白取回相机。看完全部素材,何既白又惊又喜又焦虑。“那些出现在镜头前的野生动物种类繁多,它们在城市日渐扩展的成都平原,艰难而顽强地生存着……”4月6日,何既白对记者如是说。

生存不易 兽类选择错峰出行

云桥湿地,位于成都市郫都区安德街道云桥村,成都两条重要河流徐堰河、柏条河分别流经云桥湿地两侧,距离人口密集的城区非常近。何既白作为项目主要执行人,把自动相机安放在徐堰河一侧的竹林中。林下有稀疏的灌木,地表铺满了竹子和乔木的落叶,周围是林地和荒废农田。“自动相机记录到的野生动物包括兽类2种、鸟类12种、两栖类1种。”何既白欣喜地发现,云桥湿地内共存有两种野生食肉目鼬科兽类——鼬獾和黄鼬。
  “129天里,自动相机明确记录到5次鼬獾的身影,10余次疑似鼬獾的动物在黑暗中远远走过。”何既白说,在清楚的画面里,可以看到鼬獾在落叶堆中翻翻找找,嗅闻地面,“它们饿了,在找吃的。”【详细

群鸟捕食 那些“过客”毫不客气

自动相机安放点位的林下堆积着大量落叶,为昆虫等提供了栖息之所,因此吸引不同鸟类频频来觅食。当鸟儿在此捕食的同时,它们也是鼬獾和黄鼬眼中的“美食”。
  自动相机共拍摄到12种鸟,其中候鸟或旅鸟有4种,留鸟有8种。“‘本土居民’有灰胸竹鸡和雉鸡这两种雉类。灰胸竹鸡是一种群居生活的小型雉类,在我国南方广泛分布,它们的鸣叫声响亮而极具特色。”何既白说这话的时候,电脑屏幕上刚好灰胸竹鸡出场,隔着屏幕都能听到它们“咕咕”叫得欢。【详细

无时不刻 “捕猎者”伺机而动

自动相机也记录到让人揪心的画面——三两成群的家犬不分昼夜地在镜头前出现,爪牙凌厉的家猫在黑暗中窥探那些跳跃的鸟类,时刻准备着美餐一顿。
  129天中,自动相机分别拍到家猫1只1次,家犬5只17次。在这里,家养动物和野生动物有重合的栖息地,在食物资源上也存在着竞争关系,更可能出现家养动物捕食野生动物的情况。
  何既白阐释其中的厉害关系:“家犬是杂食性的,虽然说家犬很少主动捕食鸟类,但是它们对食物的获取能力比较强,而且成群之后,攻击性也很强,会很快挤占本土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把本土野生动物的食物和栖息环境全都抢占。而家猫,捕食能力非常之强,很多人认为家猫被驯化了,甚至说它们连耗子都不会抓了,这些都是误区。作为一种猫科动物,家猫的本性、捕食能力,完全没有退化,它们对城市中的鸟类、两栖类甚至小型兽类,都是非常大的威胁。”【详细

公园城市 为野生动物留够生存空间

成都这座1600万人的城市,既为人类提供了安居之所,也在很大程度上,为动物们提供了栖身之地。这里不只有钢筋水泥,还有绿树成荫,水草丰美。
  何既白,土生土生的成都人,从小就特别热爱自然生态,也很留心去关注城市中的野生动植物。“它们可以是窗外咕咕一整天的珠颈斑鸠,来家中做客的壁虎,也可以是悬铃木树洞里冬眠的四川峡口蛙,绿化带中悄然开放的老鸦瓣……”他把每一次对它们的记录,都视为重新认识城市的机会。“这座城市里的少年们在慢慢长大,而动物们也在代代相传。比如苍鹭、夜鹭和白鹭组成了鹭类大家庭,鹭类已经在成都生活了1200多年,成了我们最常见的动物邻居。”【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她的藏羌织绣为何频频被国际大牌相中?

今年60岁的杨华珍,很难让人把她和时尚、潮流挂上钩。

作为藏族编织、挑花刺绣工艺国家级传承人,杨华珍大多数时间穿着民族服装,素面朝天的脸颊上隐约可见“高原红”,笑起来一脸朴实、和蔼。这位走在大街上毫不引人注目的大妈,近年来,却频频成为国际大牌的宠儿。
  从早年为国际大牌低附加值的代工,到如今价格不菲的艺术授权,杨华珍用十几年时间完成非遗传承人的“逆袭”,走出非遗在生产性保护之外另一条更加诱人的传承之路。

香港授权展上 爱马仕找上门来

1月6日,杨华珍再度前往香港(中国)国际授权展。这已是她第5次参加展览,每年都有斩获。今年,她带去了自己最新完成的5米刺绣长卷《莲花化生图》等作品,只有12平方米的展位,不时有人驻足询问,其中就包括爱马仕品牌代理商。
  他们看中了杨华珍的这幅长卷和另一幅《十二月花》的羌绣绣品。两幅作品兼顾了图案的繁复华丽和神秘气质,和爱马仕的丝巾风格颇为契合,双方很快签下艺术授权的合作协议。按照协议,品牌方将在丝巾上使用她创作的图案。未来,每张丝巾出厂价的10%,将作为杨华珍艺术授权的酬劳。今年下半年,这款带有中国风的丝巾有望上市。【详细

转型创意设计 非遗工匠的另一条出路

从不化妆的杨华珍,那一年第一次听说植村秀的名字。对方拿来两个空瓶,告诉她即将在2015年推出两款限量版洁颜油,希望杨华珍能给两个瓶子“穿一件民族特色的衣服”。如果合作成功,品牌会支付20万元人民币的设计费,并且还会按国际惯例在营业额中为她的知识产权提取一定比例的报酬。
  这笔“巨款”,让杨华珍颇为心动。她详细询问了洁颜油的原料成分,一瓶主要成分是绿茶,一瓶包含了8种植物,心里渐渐有了底。她给含有绿茶的洁颜油绘制了羌族茶花娇艳绽放的图案;另一瓶则在一根藤蔓上画了玉米、生姜等8种植物,妖娆且生机勃勃。她把手稿发给植村秀的设计师时,详细解释了两款设计的创意:以羌族茶花为主题,取名“生生不息”,因为茶尖常摘常新,采之不尽、用之不竭,茶花就是羌人心中生命力的象征。至于一根藤上长8种植物的设计,则是因为藏羌人民信仰大自然,同根生出不同植物,有三生万物之意。【详细】

读懂传统 非遗传承不能只有手艺

在众多非遗传承人中,杨华珍凭什么能频频被大牌相中?这个问题她也问过自己,后来想了想:“大概是我在传承手艺之外,对中国传统文化还有自己的理解和表达。”
  杨华珍的很多作品,是在传统的基础上再度创作。大牌频频青睐的《十二月花》,缘自她对羌族文化的打捞。“羌族文化中,有一种说法是每一个月份有一朵不同的花代表,比如2月是樱花,3月是桃花。”杨华珍把12种花朵绣在一幅作品上。《五十六朵花》里,她让56朵花长在同一根藤蔓上,既是“56个民族、56支花”的生动演绎,更有“56个民族同气连枝”的寓意。花朵是团花,象征和睦团圆。而《莲花化生图》,灵感则来自于敦煌壁画。在敦煌石窟里,杨华珍无意间看到了石窟顶部的莲花和飞天,“莲花在藏传佛教中有修成正果的美好寓意”,她查阅了相关文献和资料照片,再到唐卡中找寻内容和故事填充。【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