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期

阳春三月,城市近郊百花盛开。蒲江明月村、德阳高槐村等地,吸引了不少市民前往踏青。在美景之中,更有一批土生土长的“创客”青年。他们用自己的创意、汗水和青春,给乡村带来新的生机与活力,也诠释着自己对生活和梦想的理解。
  人们更加熟悉“画家”何多苓,然而,“建筑师”何多苓其实早已蛰伏多年,他的不少作品也获得建筑专业人士认可。不过在他看来,一辈子能做好一件事情足矣,所谓的“跨界”其实往往意味着“业余”。
  美食小分队,专访街巷资深小店;赏花小分队,亲测最佳踏春处……如今,成都活跃着不少这样的“小分队”,专门发掘那些不太为人所知的小美好,并在社交平台上分享。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村镇“创客”
“建筑师”何多苓
“探营”小分队约吗

本期关注

村镇"创客"

他们用自己的创意、汗水和青春,给乡村带来新的生机与活力。

阳春三月,城市近郊百花盛开。蒲江明月村、德阳高槐村等地,吸引了不少市民前往踏青,享受“芳草鲜美,落英缤纷”“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田园风光。
  在美景之中,更有一批土生土长的“创客”青年。他们尊重农耕文化,投身生态旅游、现代农业等项目,用自己的创意、汗水和青春,给乡村带来新的生机与活力。【详细】

德阳高槐村:油菜花前,13家咖啡店飘香

位于德阳东郊的高槐村,距市中心7.5公里,却开起13家咖啡店。租赁、入股、自建等经营模式,凝聚着“咖啡创客”们对生活和梦想的理解。

  压实咖啡粉、热水过滤、搅拌奶泡、拉花、装盘呈客。3月25日上午11点,德阳高槐村二组的“80后”伍木金,在自己的咖啡店“花园6号”,熟练地做了4杯热气腾腾的意式拉花咖啡招待客人。
  5年前,伍木金还是镇上的一位超市店员,如今已是这家店的老板。这家店原本是伍木金的住所,2013年,她与三位成都闺蜜一起创办,并把平房改造成了三层小洋房。
  无独有偶,高槐村长大的米增学也选择回家创业开咖啡馆【详细】

都江堰水月社区:依托民宿“掘金”

一个普通的农村社区,何以成为都市人心中的“远方”?都江堰柳街镇水月社区“创客”通过把农村院落改造成民宿,使其重焕生机,还带富一方村民。

  记者走在柳街镇的田垄上,一株株高可没人的油菜花正值花期,满目金黄。距离花田不到2公里的水月社区王家院子内,刘巧红正忙着给客人办理住宿手续。“油菜花开了,预定民宿的游客特别多,这几天,我们4间树屋和28间民宿全部住满了。”她乐呵呵地说道。
  今年36岁的刘巧红,是水月社区最早经营民宿的农户,也是水月民宿的主理人。2015年,通过院落整治【详细】

蒲江明月村:盘活春笋销路 留住幽幽竹林

明月村远离都市的喧嚣,曾经雷竹林是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近年来,受到其他经济作物冲击,竹林逐年减少。今年,“创客”天成发动全村村民,参与到销售竹笋的行动中来。

  3月24日,记者在成都蒲江甘溪镇明月村看到,一辆辆满载新鲜雷竹笋的红色电动三轮车,不停地往返于竹林和村口仓库。村民们细心地挑选出鲜嫩、个头大的雷竹笋,将泥土擦拭干净,再分装、打包。
  在一群忙碌的身影里,“80后”小伙天成显得特别干练。2012年,做销售工作的他辞职回到明月村,成为一名乡村“创客”。
  为了改变老一辈人的种植观,探索一条绿色生态的农业发展之路【详细】

【专家建言】返乡创业不能离开文化根脉

根据国家统计局2018年2月最新公布数据,2017年末,全国城镇常住人口82347万人,占总人口比重(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58.52%。而单就四川来看,2018年四川省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将达51.7%。

  “城镇化率超过50%,就可能出现‘逆城市化’现象。”省委农工委新农村处处长董进智认为,随着近年来城市环境、交通、人口、就业等矛盾日益凸显,乡村的生态环境优势、农耕文明的魅力与乡村传统文化与景观的价值重新被重视,并逐渐形成市场需求,进而催生了重返农村的“逆城市化”现象。
  这一观点也得到省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张克俊的认可【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何多苓

"建筑师"何多苓其实早已蛰伏多年。

一个人的业余爱好,究竟能达到怎样的高度?
  3月23日下午,在成都蓝顶当代艺术基地,有名的“耍家”何多苓用一座全新的个人美术馆作出了回答。作为一位建筑爱好者,何多苓担纲建筑设计和部分室内设计,历时4年完成何多苓美术馆并向公众开放。
  人们更加熟悉“画家”何多苓,然而“建筑师”何多苓其实早已蛰伏多年【详细】

无论怎么天马行空,建筑也得“立起来”

作为何多苓20多年的老朋友,作家洁尘对他的各种“耍法”如数家珍,“何多苓不仅擅长羽毛球、手风琴,更是一位会作曲的古典音乐发烧友,创作了不少非常好听的小段子。”此外,何多苓在科技、兵器方面的知识储备同样惊人,“有次朋友在英国拍到一艘军舰的轮廓,发到群里问是什么,何多苓马上说出这是英国的某某驱逐舰。”

  而在何多苓美术馆开馆之际,一场以“我要住在建筑学里”为主题的文献展,则以大量文字、图片、手稿、模型、视频等,系统回顾了何多苓在建筑领域取得的成绩。“我开始是作为业余爱好进入的。”何多苓透露,上世纪90年代,建筑师好友刘家琨帮他设计首个工作室时【详细】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因为业余而“模仿”

对于何多苓而言,“贺兰山房”项目是一次“有趣但是比较失败的经历”。他认为失败的原因并非对建筑了解不够,而是患得患失,挑来挑去,导致最后方案并不理想。

  不过借助这个项目,他得以向自己的偶像、墨西哥建筑大师路易斯·巴拉干致敬。何多苓的设计方方正正,在西北的烈日下跳跃着鲜艳的色彩,营造出静谧而又孤独的美感。墨西哥建筑大多色彩浓烈,何多苓认为这跟当地的气候和民族性格有关。“蓝天白云,阳光充足,各种植物都有很强烈的色彩,五颜六色的建筑在里面很和谐。”
  何多苓对建筑开始感兴趣的那些年,他大量订阅《世界建筑》等杂志【详细】

外形取决于功能,坚决去掉纯粹的装饰

“走在我那个冰冷的白色空间,莫名兴奋,二晕二晕的,没喝酒自己就已经醉了。”何多苓美术馆落成开放之际,何多苓用一段饶有趣味的川话表达自己的心绪。走进这座方方正正、通体纯白的建筑,观众几乎看不到任何多余的修饰,将对简约的追求推到极致。“成都灰蒙蒙的天气,其实并不适合白色建筑,我这算是任性了一把。”

  打造一座个人美术馆,何多苓其实有着实际的需求。
  从事绘画创作40余年,何多苓大量作品积压在库房,就连他自己也难以见到真面目。“我这辈子能做好的事情就是画画,不客气地说还做得挺好。我想有个空间让自己看到,也想把自己做了一辈子的事让大家看一下。”何多苓还希望借此为自己的学生办展【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探营"小分队

美食小分队,专访街巷资深小店;赏花小分队,亲测最佳踏春处……

“在川大南门附近发现了一家看起来不错的冒菜店,周末约起来。”前几天,张雨锦在朋友圈里发布一条信息,很快得到不少人响应。这位热爱美食的95后成都女生告诉记者,她和同样爱吃的朋友们,自发相约组成一个“小分队”,专门寻访那些还不太为人知的美食店,以身“试”菜,实地探访出地道的美食。
  如今,成都活跃着不少这样的“小分队”,要么一起去吃,要么一起去玩【详细】

美食小分队 专访街巷资深小店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成都人,最能充分体现出张雨锦好吃客特长的,是她善于发掘深藏在街巷之中的隐秘小店。这些小店,一般营业面积都不大,看起来并不起眼,但往往口味绝佳,生意火爆。很多都是开了十几年的老店,不用做什么品牌推广,而是靠着食客的口口相传,成为资深食客的“保留店”。

  张雨锦的身边聚集起不少与她一样的美食爱好者,如今大家常常自发地组成“探店”小分队,有时间就邀约着一起去尝试。
  “这些店铺,不要说外地人,就是在成都工作、生活很多年的人,都不一定知道。”同样热爱街巷小店美食的李珂告诉记者【详细】

赏花小分队 亲测最佳踏春处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最近正值春暖花开,也是踏春最佳时节。除了龙泉桃花、崇州油菜花,还有哪些赏花好去处,就有不少义务探花小分队们开始行动了。

  成都网友“猫肥肥”就是其中之一,此前她在网上推出的《亲测成都周边超适合拍古风人像的赏花地》系列帖子,收到不少热评。
  “猫肥肥”告诉记者,因为现在从事自由职业,时间安排比较自由,从过年到现在,就约着朋友一起在成都周边看了梅花、乌梅、樱桃花、油菜花、杏花、桃花、梨花等,算是与春天来了一场踏踏实实的约会【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