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期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美国探险家约瑟夫·爱弗·洛克三进木里,留下大量文章和照片。他走过的“洛克路”,是后人眼里的传奇之路。重走洛克路,钩沉他在木里的传奇,央视摄影组和作家阿来一起走进木里。
  2018年,是哈哈曲艺社这群年轻人给成都人带来欢笑的第9个年头。“熬”到现在,成都民间坚持讲相声的青年“仅此一群”。
  四川能吃到的辣椒酱,在纽约也能吃到。互联网时代,城市如何保持文化特色?流沙河、葛剑雄、王笛纵论城市文化生命力,认为史学国术、诗词歌赋、民俗民风……都是应该被珍视的城市文化。传承城市文化,守旧与创新并行不悖。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重走“洛克路”
"仅此一群"哈哈曲艺社
传承城市文化

本期关注

木里

作家阿来,也是追随洛克脚步的一份子。

“山路弯曲地穿过冷杉和栎树形成的森林,多种杜鹃散布在密林深处,还有隐现在树丛里的牡丹花和报春花,真使得这里像是一个神仙浏览的花园……”美国探险家约瑟夫•爱弗•洛克上世纪发表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上的一段文字,展现了凉山州木里县的绝美。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洛克在川滇之间探险考察。他从木里出发,穿越稻城亚丁等地,深入贡嘎岭地区【详细】

黑白胶卷记录的木里

每一次出发,阿来都随身带着摄影器材,用来拍摄各种植物,此外,还有随时随地都要拿出来阅读的书籍。这一次,他带着美国人斯蒂芬妮·萨顿为洛克所作的传记《苦行孤旅》和洛克所著的《中国西南古纳西王国》出发了。

  央视选择了最有代表性的几处作为拍摄地:木里县城——寸冬海子——康坞大寺——木里大寺——泸沽湖——洛克岛。
  如今木里县城早已不是洛克那时所见到的“木里镇”。洛克看到的,是《苦行孤旅》中描述的那样:“木里镇其实就是一座喇嘛寺,大约住有700名僧人,想来这也就是木里的首府所在地,实际上木里王在瓦尔寨、康坞和木里三大寺庙轮流执政【详细】

深入发现富庶美丽的木里

走出木里大寺,阿来一行去到旁边的一户人家拍摄。木里县委宣传部部长马国发介绍:“他们家的房子已经有200多年历史了。”这意味着,当洛克行走在木里时,这座用石头垒起来的房子,就已经以静默的姿态观望着这位异国人。

  在这座历史悠久的屋舍,主人用最古老的方式,手工打出酥油茶,虽然没有盛放在洛克喝茶用的那种“高雅的银丝装饰的瓷器盖着珊瑚状的银盖子”,但茶却不会比洛克喝的差。众人举杯一饮而尽,阿来说:“香!真不知道洛克当时为何品出像泥腥味的盐开水?”众人大笑,再举杯。
  相比之下,像洛克这样的外来探险家,在这片土地上的获取【详细】

小岛上珍藏美好回忆

三个多小时车程,穿越冰雪森林,12月20日,阿来一行抵达位于木里县境内的泸沽湖。在这里的小岛上,洛克住了整整8年。

  洛克居住的小岛,现在叫做洛克岛,那里曾是泸沽湖永宁土司的大总管阿云山的住处。洛克在《中国西南古纳西王国》一书中记载:“奈络普岛……它在湖的中心,在步枪射程之外,它高100英尺(30.48米),周围筑有围墙和有炮眼的瞭望塔,可以防卫来犯盗匪的袭击。……永宁土司的妹夫、已故总管阿云山首先在北面斜坡上建筑了一个别墅,后来又在岛上的最高点平整地基,盖了一所更大、更宽敞的房子。至少他的家庭可以在这里安全地居住,免于遭受贡嘎岭来犯者的袭击……”【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哈哈曲艺社

2018年,是哈哈曲艺社这群年轻人给成都人带来欢笑的第9个年头。

1月1日,辞旧迎新之际,成都哈哈曲艺社的新年相声大会在“小剧场”水木清科举办了“丁宝祥先生逝世三周年”纪念专场。当晚数位“80后”“90后”曲艺社成员轮番登场,既表演了四川著名相声老前辈丁宝祥先生生前演出最多的《四川普通话》,也给观众带来了原创相声《新批三国》等节目,现场座无虚席,笑声不断。【详细】

找笑点:“潮”相声逗乐“爱笑的城市”

“朋友圈的18岁”“佛系青年”“江歌案”“王者荣耀”“朴槿惠下台”“科幻小说《三体》”,哈哈曲艺社在讲传统相声时,把时下流行的段子和时事热点等当下元素酌情点缀其中,“幽它一默”,引得懂“梗”的观众会心一笑,让古老的传统相声多了一份年轻人的朝气。现场看相声的多是25岁左右的观众,忠实粉丝在网上从不吝惜夸赞:“是成都‘德云社’一样的存在”。

  哈哈曲艺社目前在成都城西的峨影闲亭和城南的水木清科两处固定地点表演,并坚持天天演出。有12位全职相声演员和8位兼职演员,来自贵州、河南、辽宁、四川、甘肃等地。社长田海龙是山东人【详细】

戳泪点:老艺人4年风雨无阻口传心授

真正让哈哈曲艺社从相声业余爱好者的交流平台,变成能与专业相声界搭上线,成为成都小剧场相声的一支新生力量,要归功于丁宝祥老先生。

  上世纪60年代,原为北京电子管厂曲艺队队长的丁宝祥,随“三线建设”的新厂来到成都,同时也把北方的相声种子带到川渝地区。他曾师承侯宝林先生三弟子杨紫阳先生,到成都后成为四川最早的曲艺社团五一茶社、文化茶园的相声演员。
  2010年时,哈哈曲艺社还没有固定演出地点,在春熙路街头、人民公园等地“街头表演”,用相声的行话叫做“撂地儿”【详细】

蹭热点:打造与时俱进的原创力

哈哈曲艺社成立至今,也不乏植根于四川本地的《牙尖男女》《四川学电台》《西部游记》系列等优秀作品。成员换了一波又一波,却总有一群人能站在台上讲“与时俱进”的相声,台下也总有观众愿意听。

  目前哈哈曲艺社的晚间表演中除了主打节目相声外,还穿插金钱板、快板、评书等多种曲艺形式,“一次性能感受到这么多老艺术,觉得新鲜又神奇。”在高新区上班的贾波,经常邀着朋友去听相声,用欢乐把他上班的疲惫一扫而光。
  此外,哈哈曲艺社配合微博、微信等新媒体进行推广,比如常有粉丝格外喜欢某位演员的表演,在现场可扫描桌面哈哈曲艺社的专属二维码,用微信“打赏”安可【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传承城市文化

传承城市文化,守旧与创新并行不悖。

一座城市的气质与活力,不仅表现在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更重要的是有深厚的文化内涵。1月7日下午,成都文化名人流沙河、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历史学家王笛等聚首成都,围绕“寻找城市文化生命力”的主题,各抒己见,娓娓道来。他们认为,史学国术、诗词歌赋、民俗民风……这些都是应该被珍视的城市文化。【详细】

留住城市记忆需要“抢救者”

“什么是文化?”一上台,葛剑雄就向读者抛出问题,没想到台下纷纷语塞。他随即解释,其实文化并不抽象。文化的根本是物质的,是衣食住行。突出体现在方言、饮食、民居、婚丧嫁娶等方面。

  司马迁在《史记》里引用过一个谚语“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葛剑雄认为,所谓的“风”,指的是一种流行,一种时尚,具有多变性,比如成都妹妹去年喜欢穿紧身裤,今年又喜欢穿喇叭裤;而“俗”,就是一种习惯,一种传统,比较稳定,像南方喜欢喝绿茶,北方喜欢喝花茶,牧区喜欢喝奶茶。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葛剑雄将其引申为“一个地方的自然环境可以产生【详细】

川人创作才能不容小觑

与葛剑雄的学者视角不同,流沙河侧重于从文艺创作解读城市文化,他以郭沫若一则少年往事为例,表明在他心目中“什么是文化”。

  “阿母心悲切/送儿直上舟/泪枯惟刮眼/滩转未回头/流水深深恨/云山叠叠愁……”87岁高龄的流沙河由于感冒嗓子有点发不出声,但在背诵诗歌时,语调依然铿锵有力。他介绍,这首诗是郭沫若在14岁写的,当时他从家乡乐山沙湾出发前往成都求学,与母亲临别时有感而发。在流沙河眼里,川人的创作才能是不可小觑的:“一个14岁的小娃娃,写五言诗,写得多好啊!还会用典、用通感,这就是有文化。珍贵的历史文化就是这样的,就在乐山。”【详细】

成都文化是“泡”出来的

王笛与流沙河的关系匪浅。上世纪80年代,他们都住在成都红星路附近。流沙河回忆,“我和他爸爸是同学,还同一天出生,互叫老根。那时出门总是看见小王笛跟着他哥哥后面,两个娃娃端着大铝锅,去街上买米买菜。”而在王笛心中,流沙河一直都是自己的榜样。即便是在海外求学,王笛仍会将自己的论文寄回成都,请流沙河指正。流沙河对此甚为赞赏,这些留过学的娃娃,写成都会带有不一样的思考,值得关注。

  王笛说:“成都有丰富的文化养分,给文艺创作提供了很多灵感。”对于成都独特的文化内涵,他也观察得很透彻。他认为,成都文化是“泡”出来的【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