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期

朱红色的织锦流光溢彩,黑色的图案如同一匹匹奔跑的猎狗……如果没有王亚蓉,这匹雍容华贵的东周织锦可能还是一坨“泥糊”。“大国工匠”王亚蓉,几乎经历了1949年以来所有纺织品大墓的出土发掘工作,是开展古代纺织品实验考古学研究的第一人。
  营造暖心家庭氛围的咖啡馆,将苏州园林的青瓦白墙、六角窗搬进店内的火锅店……一个建筑系毕业生别出心裁,通过建筑师、摄影师的视角探访“有意思的设计空间”。
  刚结束的金马奖上,周冬雨和马思纯竟然一夜之间成为和章子怡、张曼玉、周迅、舒淇一样级别的影后。这对“双生花”是怎么炼出来的呢?故事要从陈可辛一口气看完《七月与安生》这部小说说起。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大国工匠”王亚蓉
“成都城市指南”
“双生花”养成记

本期关注

王亚蓉

今年国庆期间,因为纪录片《大国工匠》,和墓葬、古丝织制品打了一辈子交道的王亚蓉开始被普通人了解。

“王先生,您能和我们合个影么?”“王先生,这卷锦的颜色好像比照片上的亮一些……”被称作“先生”的王亚蓉身穿绛红旗袍,她并不是一位“先生”。
  “先生”称谓是业界对这位74岁的纺织考古学家的尊重。从业40多年来,纺织考古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亚蓉曾为沈从文古代服饰研究做助手,先后参与湖南长沙马王堆西汉墓【详细】

潜心复原,一双巧手再现华裳

如何把一坨“泥糊”复原成流光溢彩的织锦?王亚蓉从采集数据开始,考究各种工艺,最终才复原出来。

  朱红色的织锦流光溢彩,黑色的图案如同一匹匹奔跑的猎狗罗列其间……如果没有王亚蓉,这匹看起来雍容华贵的东周织锦可能还是一坨“泥糊”。
  2007年,接受国家文物局专家组的委派,王亚蓉带队参加江西靖安东周大墓的纺织品发掘保护工作,被王亚蓉复原的东周“古丝绸泥糊”就是在这期间发现的。
  在《大国工匠》拍摄期间,王亚蓉刚刚开始它的再清理工作。【详细】

丝织品最娇气,一千座墓葬难出一件

40多年来,王亚蓉几乎经历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所有纺织品大墓的出土发掘工作。由于丝织品最娇气,不好处理,艰难的起取过程,给她的双手留下了难以复原的伤痛。

  虽然和精美的织锦打了几十年交道,但是王亚蓉穿上旗袍的时间并不多。大部分的时间,她不是泡在工作室进行复织实验,就是在考古发掘的第一现场。
  1974年,王亚蓉作为沈从文的助手,辅助沈从文进行纺织、服饰考古研究。从那个时候开始,她与沈从文的另一个助手、马王堆素纱襌衣的的发掘者王㐨一起,先后参与了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湖北江陵马山一号楚墓、陕西法门寺唐塔地宫、北京老山【详细】

纺织考古,见证中国丝绸文化博大精深

在发掘抢救过程中,最让王亚蓉心痛的是:离开了古墓稳定的小环境,丝织品刚出土的瞬间最容易“见光死”,瞬间化为乌有。所以,研究保护必须同期开展。

  “江陵马山楚墓在棺罩上摆放着一根竹枝,刚出土的时候是碧绿色,不一会儿就渐变得枯黄,像一片树叶瞬间跨越了夏秋两季,稍微一动就会粉碎。”
  因此,在发掘现场,哪怕只发掘到一块指甲盖大小的残片,也能知道它的品种,研究工作也要同期开展:是什么材料,用了什么工艺,在原件中处于什么位置,有什么功能?在现场做出基本判断之后,还必须立即根据现场状况研究提取方案。【详细】

送别沈从文,她一力延续纺织考古余脉

1988年,沈从文去世。作为沈从文的助手,王亚蓉和王㐨一起送走了沈从文。1997年,王予予也因病离世。沈从文建立的团队,自此只有王亚蓉一人在纺织考古的路上徐徐前行,常年东奔西走。

  “沈先生建立的团队就剩下了我,纺织文物不断出现,整年整年无法回家,脏臭又连轴转的工作,除了各地给我派的助手,实在无法找到接班人。”1991年,在出差途中,王亚蓉突发心肌梗塞。“我并不怕死,但是却怕先生们的工作断在我的手里。”王亚蓉的心脏里装了6个支架,但她仍旧在纺织考古的路上前行。【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成都城市指南

"一筑一事"已经以成都为核心,通过建筑师、摄影师的视角探访了60处设计空间。

11月26日,美国纽约。几名中国留学生走上曼哈顿街头,向来来往往的行人抛出这些问题:你知道成都吗?你知道大熊猫、川菜、火锅吗?今后是否有可能去到12000公里外的成都?
  这些留学生,来自成都的“一筑一事”团队。2014年10月,四川大学建筑系毕业的王牧之推出微信公众号“一筑一事”,目前已经以成都为核心,通过建筑师、摄影师的视角探访了60处“有意思的设计空间”。【详细】

辞职创业,率先探访城市空间

从本科到硕士,王牧之在川大度过了7年时光。2008年毕业前夕,他进入一家从事设计的家族企业,一干又是7年。

  “这是一家非常‘理想化’的公司,不计成本地邀请全球顶尖设计师做设计。”在参与的首个项目中,王牧之负责邀请“很多过去只在杂志上见过名字”的设计师来川,这段经历让他大开眼界。
  尽管能在建筑、商业等领域广泛涉猎,王牧之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我在上海静安寺工作过一段时间,来来往往都是职业经理人,感觉那就是30年后的我。”【详细】

专业兼顾通俗,看热闹更要看门道

2014年11月13日,“一筑一事”发布了第一篇推送,主题是一对“80后”设计师夫妇60平方米的私宅。“其实当时准备了好几篇。”王牧之说,之所以首推这间私宅,一方面源于业主的设计师身份;另一方面每个设计空间都是设计师的“私宅”,都代表着设计师的品味。

  而在推送内容和风格上,王牧之也有自己的品味。有关建筑设计的文章,要么主打吃喝玩乐,要么充斥着各种术语、行话,只有业内人士才会予以关注。“只从设计师的思路讲设计,忽略业主的角度,其实是比较片面的。这也是《梦想改造家》这类电视节目的问题。”王牧之说,“一筑一事”就是用大众的语言表达专业的内容【详细】

一部“指南”,一个进入成都的切片

今年3月,“一筑一事”开始针对空间的设计感、体验度、品牌力打分,满分为三颗星。具体标准,则由王牧之自定。“相比邀请评委,这样至少可以保证标准的一致性。这并不是一份‘榜单’,而是告诉读者我去过哪些地方,我对那里的感受是什么。”

  迄今为止,“一筑一事”还没有打出过全三星,唯一获得两项三星的空间是成都崇德里。这里保留了老建筑的骨架,现代家具、厨具既满足了食宿等功能需求,又与原有建筑风格有机融合。“如同从环境中‘有机生长’出的建筑,让人看不出设计斧凿的痕迹,却又分明感受到设计巨大的力量。”王牧之说。【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双生花

《七月与安生》中年轻的"双生花"是怎么炼出来的?

在11月26日结束的电影金马奖的颁奖礼上,冯小刚在公布最佳女主角的时候使了一个“坏”,念完周冬雨,过了1分钟,等周冬雨和周围的好朋友拥抱一圈之后,才又说,“还有一个,马思纯。”现场沸腾了,周冬雨和马思纯尖叫着又哭又笑,还有什么结局比七月和安生一起得奖更好呢?
  《七月与安生》中年轻的“双生花”女主角,竟然一夜之间成为和章子怡、张曼玉、周迅、舒淇一样【详细】

陈可辛为影片搭好架子

2015年,由于成功打造《中国合伙人》《亲爱的》两部叫好又叫座的影片,导演陈可辛的桌子上堆着厚厚的剧本、原著小说。“都说是超级IP,都找我来拍,但我怎么可能看得完?”一个空闲的下午,陈可辛从一摞剧本中找了一本最薄的——《七月与安生》。

  《七月与安生》中包含着闺蜜相爱相杀,跨度20年的大时代背景,这些都是陈可辛喜欢的类型。“我觉得这个爱情主题下的人物关系和我以前的几部电影还是很像的。而且这个故事有年代,很容易、很直接地吸引到我。”陈可辛说。【详细】

曾国祥“磨出”电影品质

陈可辛口中说的“慢慢磨”,正是该片导演曾国祥的工作状态:磨剧本、磨美工、磨演员,和他在一起工作的人都被“磨”过。

  接拍前,曾国祥并没有看过安妮宝贝的原著,但从陈可辛手中接过故事大纲,就被故事里的闺蜜情所打动。
  摆在曾国祥面前的第一个难题,就是对原著的改编,“我不甘心跟着小说拍,但希望小说读者看了会觉得既没有偏离原著的主题,也有新的东西。最重要的,还是保持两个女生的那些情感、情绪。要达到这样的效果,只能在剧本上下功夫。”【详细】

好闺蜜相爱相杀齐得奖

《七月与安生》的成功导演功不可没,但真正让影片立起来的是两位女主角——周冬雨、马思纯。

  马思纯是先定下来的演员。当时马思纯代表作并不多,可以参考的是《左耳》里有些野气的黎吧啦。陈可辛和曾国祥当时有个顾虑,就是不想让马思纯延续以前的角色“套路”,而见到马思纯本人,他们发现马思纯其实和黎吧啦不怎么像,反而有点像七月,这种反差让他们有点意外,也有点兴奋。
  同样的事情出现在周冬雨身上。因为周冬雨的银幕形象一直是乖乖女【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