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期

李子柒、“美食作家”王刚、农村四哥、“山药哥”李浚菱……近年来,一大批知名短视频博主在四川脱颖而出。短视频的蓝海,让这些曾经是办公室白领、大学生、工人、厨师甚至农民的博主们,拥有了另一种人生可能。
  重庆与成都,一个“3D魔幻主义”山城,一个“平原慢生活”锦城,孕育出来的建筑,仿佛太极阴阳两极,相互映衬,也为旅行增添不少色彩。宽窄巷子、太古里、磁器口、洪崖洞……从建筑来比较观察两座城市,会得到很多有趣的知识和洞见,也能感受到成渝人都对生活充满热情。
  母亲节前夕,敬一丹推出了为她母亲所著的新书。这是本有痛感的书,但她希望读者从中读到的不只有痛感,更有对生命的认识和体验,并获得面对明天的勇气。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短视频热潮
成渝文化
文学魅力

本期关注

短视频蓝海里的“吃螃蟹者”

他们的身份是办公室白领、是大学生,也是工人、厨师甚至农民。

3月22日,短视频博主李子柒在因新冠肺炎疫情停更两个月之后,终于“上新”。她的一条“蓝印花布”视频,在今日头条平台短短几天之内就达到94万次的播放量。不少网友留言:“终于更新了!”“等到头发都白了两根!”
  李子柒,短视频创作领域的知名博主,来自四川绵阳。仅在今日头条,她的粉丝就已达到4135万。在她之外,近年来伴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和短视频网站的兴起,一大批知名短视频博主也在四川脱颖而出。他们是“美食作家”王刚、农村四哥、“山药哥”李浚菱……

搭上短视频的“头班车”

2016年,当“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Papi酱一个3分钟的短视频估值1亿、一条广告价值2200万时,李子柒从未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同样能如此备受追捧。多数博主拍摄短视频是偶然。懵懵懂懂之间,他们搭上短视频的“头班车”。
  “2017年拍第一条视频的时候,我还只觉得拍视频的唯一作用就是好耍。”在头条坐拥1211万粉丝的“美食作家”王刚回忆。这位来自自贡富顺的小伙子,初中辍学后开始帮厨,十多年里混迹60多家餐馆,从杂工做起一路成为一家饭店的厨师长。他可以到东北蹲半个月,“从城里的饭店吃到乡下,只为学到自己认可的地道东北菜地三鲜的做法。”因此,当2017年各个短视频网站开始推送各种美食视频时,王刚和同事们开起玩笑,“我做得不见得比他们差!”【详细

跌跌撞撞的新出路

要从人人皆可创作的短视频领域脱颖而出极不容易。这些第一批吃螃蟹的创作者,在摸着石头过河时有惊喜,也有看不到出路的绝望。
  拍什么才能有人看?困扰着很多短视频创作者。
  王荣祺给自己的定位是“三农领域”,并因此取了一个名字“农村四哥”。但是农村里什么是网友关心的?他并不知道。一开始,他拿着手机拍父母种地、做饭,播放量并不如人意。直到有一天下雨,闲在家里的母亲做了好吃的菜,让父亲把奶奶接过来。他拍下父亲背奶奶的过程,然后剪辑一条视频:《农村妈妈做了一道家乡特色菜,爸爸冒雨背90岁奶奶过来品尝!》——第一条爆款就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时候来了。【详细

平凡人生多了不同选择

有关注就意味着有流量,也就拥有了更多流量变现的方式。曾经为生活发愁的博主们,未来的人生因为短视频制作而拥有了更多选择。
  “短视频这个风口,改变了我的人生。”95后妹子“三猫”感叹。
  “三猫”喜欢猫,也养猫,因为大学学的影视动画,她常常拍一些爱猫的视频发到网上。2017年初,短视频爆发,原本就是做短视频的男友鼓励她开号拍摄。“一开始想先试着玩”,没想到播放量还不错。三年来,“花花与三猫”的号拍摄了100多个视频,全网粉丝两千多万人,点击量达到10亿以上。仅是流量收入,就已有上百万元。【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成渝建筑行:“魔幻”与慢耍,动静皆风景

重庆与成都,一个"3D魔幻主义"山城,一个"平原慢生活"锦城。

“已经做过好多期啦。”棉棉来自福建,每年都会在“遇建旅行”平台上,组织几批小伙伴,千里迢迢来成都和重庆“打卡”两地特色建筑,“不过今年有些遗憾,受疫情影响目前暂停发团。”5月初时棉棉透露,与一般观光旅行团不同,团队做的是“成渝建筑行”。  近年来,穿梭于成渝两城,主打“建筑游”的旅行团,吸引了不少建筑爱好者、高校学生、普通游客等参与其中。宽窄巷子、锦里、太古里、磁器口、洪崖洞、四川美术学院校园……大家在建筑专家的带领下,感受着两地建筑的巧思妙构,思考着建筑背后更为深刻的文化性格。

“爬楼大熊猫”与“洪崖洞千与千寻”

在成渝两地,不少当下建筑设计师或团队的新锐作品成为城市新地标。它们既符合现代审美,也与其周边环境形成较为鲜明的对比,这种冲突也带来了更为深层次的“城市文化内省”。
  “在熊猫屁股下面等嘛。”这是不少成都人下班后默契的“约定暗号”。位于锦江区春熙路旁的IFS(成都国际金融中心),有一只“熊猫”总是没法爬上楼顶,后面两只爪子和屁股掉在半空中,前面两只爪子拼命拉住顶楼边缘。每到夜晚,华灯初上,它的屁股下面车水马龙,人群熙来攘往。【详细

宽窄巷子与磁器口“摆龙门阵”

千百年来,地形、气候、社会文化让成渝形成了不同的城市骨架,而富有各自特色的本土民居,又为这个大框架里注入一个个有血有肉有个性的建筑因子。(楷)
  宽窄巷子和磁器口,是典型的民居代表。
  宽窄巷子位于成都平原曾经被称为“满城”的区域,目前均为青色砖瓦的仿古四合院落,这也是成都少有遗留下来的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康熙五十七年(公元1718年),清朝派3000多位官兵平息准噶尔之乱后,选留千余兵丁永留成都,并修建了“城中城”——满城。后来清朝覆灭后,满城不再是旗人子弟专属区域,普通老百姓也能前往。【详细

移民会馆、缤纷古镇与城市协奏共生

“九宫八庙”,常被人们用来形容城镇建筑会馆祠庙之多。明末清初,受“湖广填四川”移民潮影响,代表移民文化特色的会馆建筑,大量分布在成渝两地的广大城镇与乡场,是成渝两地寻根问祖的标本。
  浩浩荡荡的移民来到历史上的大四川。他们来到重庆,把湖广会馆建筑群紧凑地安置在东水门城墙一带的临江坡地,反映山地城镇的码头文化特色。而到了成都,会馆则多位于街头巷尾的重要节点,比如成都洛带古镇,呈“一街七巷子”格局,广东、江西、湖广、川北四大客家会馆,客家博物馆和客家公园都坐落其中。【详细

重庆更有空间感,成都更有时间感

废旧的工业厂房改造建筑,凝望着火红的革命年代;川西林盘文化建筑凝结着“天府之国”的田园神韵;还有罗中立、刘家琨、王亥等著名艺术家的代表建筑。成渝建筑能说的还有太多太多,但最终在建筑背后,都是成渝人对生活充满的热情。
  深耕建筑垂直领域的“一筑一事”团队,他们的原创最新书籍《一筑一事城市指南·重庆》最近在各大书店上架,此前这个系列也包括成都篇。在团队创始人王牧之看来,成渝两座兄弟城市,一个是平原城市,一个是山地城市,一个呈环状发展,一个呈带状延伸,一个可以遥望雪山,一个可以对视长江。“我认为从城市规划、建筑设计以及生活方式等层面来比较观察两座城市,会得到很多有趣的知识和洞见。”【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以文字疗愈失亲之殇

这是本有痛感的书,让你不轻松了。

2019年4月27日,在敬一丹64岁生日这一天,妈妈永远离开了人世。忍着悲痛,敬一丹开始写作。
  时隔一年,2020年5月10日母亲节前夕,央视著名主持人敬一丹推出了为她母亲所著的新书《床前明月光》。走出无尽的哀思,敬一丹第一时间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刚开口,她就给记者说抱歉:“这是本有痛感的书,让你不轻松了。”但她希望读者从中读到的不只有痛感。“失亲之痛不能分担,但生命的体验可以共鸣。”

传承母亲的记录

017年10月,敬一丹的妈妈被确诊为癌症,她陪伴在母亲的病床边。“这段时光伴随着病床边的焦虑和忧愁,伴随着病情起伏带来的困惑与纠结,同时也留下了妈妈与子女最后的温情。”敬一丹说,母亲是一个爱记录、喜欢留存和分享的人,她一直坚持用信件、文字、影像记录自己和家庭的每一个历程。所以,在创作《床前明月光》之前,敬一丹曾推出一本名为《那年 那信》的书,里面收录了母亲留存的1700封家信。敬一丹将这本书作为礼物送给当时正在做放疗的母亲。【详细

陪伴是不可替代的药

当母亲去世后,敬一丹感觉到自己最大的改变就是比以往更能意识到自己站在人生的哪个阶段上,“以前觉得夕阳啊、黄昏啊还不属于我,是属于我的父母。然而我妈妈去世后,我觉得我一下子就站在了夕阳里,一下子就望到了月光,也望到了天慢慢黑下去的那一步。”这些痛感,敬一丹倾诉在了笔下,但她更希望的,是通过如此刻骨铭心的历练,激励和她一样正经历痛苦的人,获得面对明天的勇气。“这本书写的是昨天的事,但是这本书是为明天写的。”【详细

不应忽略的生命课

在生活中,敬一丹也是一位母亲,她说自己其实是跟着妈妈学着当妈妈。写这本书除了完成妈妈的嘱托,还有一个原因是,敬一丹想把自己对生命的认识,和女儿,和家里的孩子们来进行一个深度的交流。“有的时候家里遇到这样至亲逝去的时候,大家那个难过都深埋在心底,我觉得失去至亲这种失亲之痛,如果我们有一个深度交流的话,我们之间会有更多的情感,也会有更多的理解。”【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