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记者:什么原因让您开始救狗的?

杜玉凤:1993年,女儿捡回来一只流浪狗,那只狗后来一直陪着我的老父亲。因为养了狗,父亲身体也好了很多。后来我们一直收养流浪狗,2003年之前就捡了20多只养在屋顶花园。女儿老给我说:“妈妈,我们成立一个动物之家救狗吧。”

记者:广元博爱动物保护中心什么时候成立的?

杜玉凤:2008年。因为地震女儿把我接到西安,广元爱心人士打电话说,为了防止疫情,灾区扑杀犬只。我听到后很心痛,我赶回广元跟市公安局谈,说愿意免费收容狗狗。为了签协议申请的博爱动物保护中心,当年就收到200多只。

2
记者:听说您为了救狗,卖了34套房屋,你怎么会有这么多资产?

杜玉凤:1988年,我和家里人一起开了广元的第一家私立幼儿园。后来又创办了广元市青少年培训中心。1997年,花了37万买了两亩地,准备修房子搞贵族幼儿园。地震那年房子修好了正在装修,结果都用来养狗了,卖的房子都是当年修的。

记者:你这么干,家里人没意见?

杜玉凤:刚开始家人都爱狗,也没啥反对,后来老公说我养狗了就克扣娃儿、克扣老人,女儿买房要自己付按揭,他想买车也不给拿钱,我就说你觉得不行你就走,他喊我跟狗过,两个耍脾气就把婚离了。前两年我救狗把腰摔断了,他又回来照顾我,我们和好之后还跟我一起去救狗。

3
记者:您现在所有的生意都没法做了,一年花60万来救狗,有没有想过后续怎么办?

杜玉凤:目前的办法就只有卖房子,目前我还有18套房子可以卖。我一直想找个接班人,让我腾出手来做生意。有人来谈过,都怕每年60万这个资金量没法保证。

记者:流浪狗那么多,你觉得凭你一个人的力量能救多少?

杜玉凤:现在我正在做流浪动物节育中心,我不收房屋租金,也不要医生的诊疗费,条件包括免费帮我的狗狗看病、节育。对那些不愿意出钱给宠物节育的,如果有社会赞助,就请社会赞助,没赞助我就跟诊所一家出一半费。我们还会定期去社区做宣传,帮狗狗做节育。狗狗做了节育,流浪狗就会越来越少,偷狗也会减少。

记者:你的流浪狗救助基地总投资会超过200万,如是有一天你不在了,怎么办?

杜玉凤:如果有人愿意来接,基地这份资产我会无偿交给他,惟一的条件就是我女儿要做监管人。

4
记者:今年去玉林,让你最痛心的事情是什么?

杜玉凤:有的玉林人忽视生命的存在,认为狗就是一个畜生。生命是平等的,我们是高级畜生,狗是低级畜生,吃人家要有感恩之心。

记者:有人认为玉林狗肉节是当地的传统风俗,也应该受到尊重,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杜玉凤:裹小脚、吃鸦片也是中国的传统,也要去发展、也要去尊重吗?

记者:明年还会去玉林吗?

杜玉凤:我想明年肯定取缔了,今年这么大的议论,再怎么让他们吃狗肉,这个节日肯定也不存在了。如果继续搞,我肯定还要去,要一直关注下去。

5
记者:您是一名佛教徒,佛教里讲求的是众生平等,为什么对狗情有独钟而不去救其他动物?

杜玉凤:我们保护动物不止保护猫狗,也保护其他动物。救狗在峰口浪尖会让很多人觉得很激进,我认为不是激进,很多狗来源不明,也就是偷来的。法律规定偷牛偷猪要判刑,但偷狗不会。很多老年人因为狗被偷了住院,小孩子哭几天不吃饭,偷狗杀狗的行为牵扯到人与社会治安的问题。而且,狗死的惨状让人不能接受,这是拿动物向人类文明挑衅,动物也应该是有福利的。

记者:我曾经去屠宰场看过杀猪,等待宰杀的猪也会流眼泪,它们不应该获得动物福利吗?

杜玉凤:我们要求动物福利、推广动物福利,对将身体奉献给人类吃的家养动物应该充满敬畏。比如饲养时要有宽松的环境,让它们吃好睡好,杀的时候不能虐杀,同类也不能看到同类被宰杀。任何动物在极度恐惧中身体都会分泌毒素,这样的肉对人体是有害的。

6
记者:网上对你们反对吃狗肉也有大量反对声音,也发生过爱狗人士殴打支持吃狗肉的人,您怎么评价这些事?

杜玉凤:我也反对极端的爱狗方式,吃不吃狗肉是你的选择,但如果把狗所有的感情都放在你面前,你还要吃,只能说明你在没有亲情了。我在玉林的时候,人家说你们为啥光爱狗,不爱玉林人。我说其实正是爱你们才希望你们吃得更健康,狗有360多种遗传基因传染病与人相似,没有经过正规检疫的狗肉吃了,人的身体不会出问题?即使要吃,要选择是否是健康的狗,能不能文明宰杀。

记者:如果用平和方式来养殖和宰杀,你还会反对吃狗肉吗?

杜玉凤:我反对大量饲养狗,成本非常高。狗是肉食动物,不像猪用饲料几个月就能长大。至少要养一年。养狗要给它驱虫、打各种疫苗,如果宰杀,还会有宰前宰后的检疫费。算下来一只狗的养殖成本,不包括它吃的东西,就要五六百,狗肉才多少钱一斤?谁拿这么高的成本来养肉狗?如果有这种养殖场,也是偷梁换柱,有买卖就有偷盗。

  记者手记:用尊重与理解平和相处
  7月4日的广元,最高温度35℃,杜玉凤在山上的流浪狗基地里,整整呆了1小时,给她的400多个儿子女儿喂食、治疗、嬉戏,似乎忘记了晚上还得去医院输液。她离开时,一大群狗狗像迎接她来到时一样,争先恐后送别。

  采访前,我做好了可能会与杜玉凤发生争执的准备。我对吃狗肉毫无兴趣,可我不反对其他人吃狗肉。对那些因为他人吃狗肉而群起而攻之的人,也素无好感。杜玉凤为爱狗倾尽家财,我想最终她可能会把我这不爱狗、不养狗、 不懂狗的记者给赶出门吧?事实是,虽然偶而会有激动的手势,杜玉凤的声调却一直很平和。因为我怕狗,一走进家门,她就让女儿把家里所有的狗狗都关了起来;也因为我怕狗,在基地时她一直喊:“你过来,我保护你。”【详细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6年来卖掉34套房救狗,为救狗结束如火如荼的生意、被邻居投诉、曾与丈夫离婚……这一切,都没能阻止年近6旬的杜玉凤继续投资在已花费160余万元的流浪狗救助站:“任何一件事情肯定都有一个先驱者,这个先驱者肯定伤痕累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