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记者:为什么会频繁参加一些公益演出?

俄木木果:我在家乡时,没想过自己能有今天。现在很多人能听到我的歌,是因为有很多人帮我。我就想以后中国歌坛有我的歌了,我有能力了,想成立一个基金,去帮助像我这样的残疾人,帮孤儿,帮贫困学生,我不能放弃。

记者:有印象特别深的公益活动吗?

俄木木果:在凉山时跟红会的、还有凉山疾控中心去麻风村唱过歌,前一阵跟成都城乡互助爱心造血基金回喜德的小学去义演,发现学校里的孩子都会唱我的歌,真的好开心。到成都来之后认识了很多公益圈的朋友,我最感触的是去给自闭儿童唱歌,他们会来摸我的吉他,跟我一起哼唱。我知道他们听不懂,但我想让他们感受音乐的魅力。要知道很多残疾人不止是身体的残疾,心灵更需要帮助。

2
记者:你为什么要学唱歌?

俄木木果:我3岁时因为感冒,家里没钱治最后失明了,所以3岁到7岁我什么都不会。8岁以后,我弟弟和其他小伙伴都去上学了,只有我一个人坐在家门口,我觉得很孤独,就一个人乱唱乱吼。村里的老人鼓励我说:“木果,你唱得很好听啊。”我就想,也许我会唱歌,就不会太孤独。

记者:不去学校哪里有老师教你呢?

俄木木果:自学啊。最早跟老人学唱彝族歌曲,后来爸爸买了一个收录机,我还记得听到的第一首歌是郑智化的《水手》。我听不懂,也不知道谁是郑智化,但很喜欢曲调。爸爸说唱歌的人也是个残疾人,是个很有名的歌星,我就想我有一天也要像他一样,让大家知道我,从收录机里听到我。9岁时我又知道了山鹰组合,听到他们的彝语歌更喜欢了,天天跟着收录机学,就梦想哪天能像组合里老鹰一样厉害。那时候村里有人结婚、有丧礼、还有火把节,大家都叫我去唱歌。

记者:那又是谁教会了你弹吉他?

俄木木果:我14岁时,姑姑出嫁前,送了我一把吉他,我高兴得弹了一夜,弹断了一根弦,半年后爸爸才从镇上给我换了一根。我都是自己摸索着弹,村里也有其他人会,我问了之后模仿他们。但指法跟别人不一样。16岁我家搬到米市镇,有客人来了可怜我就会给我10块20块的,我就存起来买CD,边听边学,到19岁就可以弹唱一些歌曲了。我家住在中学旁边,会有很多中学生来听我弹吉他。

3
记者:生活得好好的,你为什么要离开家乡?

俄木木果:我慢慢长大时,邻居也会说,妈妈在可以照顾我,妈妈不在谁照顾我呢?他们的意思是我应该从小就离开这个世界,这样就不会受苦。那时候我真的很想死,但我觉得要死也不能死在家里,宁愿死在外面,我要离开喜德。

记者:就是为了面子离开家乡的吗?

俄木木果:我的家乡有个风俗,如果谁家孩子考上中专或者大学,会请客吃饭。但我妈妈从来不去,她每次都在我旁边流泪说:“如果我的木果看得见,一定也能考上。”我听到之后很难过,每次都想到什么时候才能像别人一样挣钱,可以自己生活,不要让妈妈一想到自己的儿子就只想儿子是个瞎子。我一直记得我的梦想,所以我是背着我的破吉他走的,我想去西昌卖唱,至少可以挣一点钱,那天是2006年7月8日。

记者:你不会汉语,在西昌怎么卖唱呢?

俄木木果:有一个能听懂汉语的中学生跟我一起去的。第一天我们去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来听,还被酒吧老板笑,晚上我们就睡在体育场。第二天有个女孩叫我唱了一首生日歌、一首彝族歌,给了我们60元,我顿时觉得有力气了。后来那个中学生回去了,我就跟着其他人一起卖唱,妈妈在电话里哭叫我回去,我想过,我出来了就不会回去,死也要死在外面 。

记者:你的汉语怎么学会的?

俄木木果:自学的。我知道卖唱必须会唱很多歌,包括一些网络歌曲。我就听广播,跟着广播里的主持人说话。经常幻想有人跟我对话,自己问“木果,你吃饭了没有?”“吃过了。”“木果,今天去卖唱吗?”“去酒吧街卖唱。”我常常想起在家乡的梦想,我知道我必须要努力。
记者:听说你出了两张唱片,你卖唱的钱足够出唱片吗?

记者:听说你出了两张唱片,你卖唱的钱足够出唱片吗?

俄木木果:不是我自己的钱,2007年我卖唱时遇到我这辈子最大的恩人,虽然他是男的,但我当他是我的第二个妈妈。他也是彝族人,他知道我的梦想是让所有彝族人听到我的歌之后,就给了我5万块钱来帮我出第一张唱片《回家》,是2008年出的。我出第二张唱片《月光下的眼泪》他也给了5万块钱,唱片里都是原创歌曲,这张唱片是去年出的。

4
记者:你在凉山的知名度挺高的,为什么一定要来成都呢?

俄木木果:西昌很多酒吧我都去唱过,人家说木果只能在凉山,走不出去的,因为他只会唱彝语歌。其实我有很多原创歌曲,也来成都参加过比赛。2010年拿过省残联盲人歌手大奖赛二等奖,2011年也拿过全省残疾人艺术大赛声乐比赛二等奖。我想成都能让我学到更多,让我离梦想更近一些。

记者:这几年在成都生活得怎么样?

俄木木果:不算太好吧,刚来时也睡过人民公园,都是自己去找地方驻唱。家里老婆带着两个孩子,我每个月要寄钱回去,自己在成都也不敢租房子住,现在住在民族大舞台的宿舍里。平时能坚持住我就不吃饭,肚子饿随便吃两个包子就好了。别人可以走路去的地方,我必须打车,我的钱要用来给车费。

记者:听说你老婆并不支持你,你觉得你这样坚持有意思吗?

俄木木果:我能理解她,其实每个女人都想过上好日子,跟我一起很苦。她不支持我做音乐或者对我不好我都理解,我坚持梦想,也是想能让她过上好日子住上好房子。只是我特别对不起儿子女儿,儿子生日我也没钱回去,我觉得儿子长大了会理解,爸爸在外面也是为了他。我想有钱让他读一个好的学校,让好的老师教他,他长大以后不需要照顾我,我希望他去照顾像他爸爸一样的人,给社会带来一些好处。我一定会坚持我的梦想,等我30岁以后,中国歌坛上一定会有我的歌声。

生活依然充满渴望
入夜的窄巷子灯火流离,木果的歌声透过白夜酒吧的玻璃窗,在人群中回荡“如今我们变了模样,生活依然充满渴望,假如能够回到往日时光,哪怕只有一个晚上……”
木果一个人,在舞台的中央,戴着墨镜,天然的卷发层叠于牛仔帽中。他仍然用不同于众的指法弹响吉他,无论原创还是流行歌曲,他一个人,不停歇地唱了整整一个小时。他看不到舞台下的烛光,但一定能感受到烛火的温暖;他也看不到人们脸上的欣赏,但必能感受聆听;一如他过往的23年,看不到整个世界,却在这个世界坚持。坚持着,让内心的渴望流淌,让梦想,一点一点变大。【详细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生于1987年的木果,19岁离开家乡凉山喜德,23岁来到成都,他没有上过学,没有任何老师教过他声乐,2006年开始自学汉语……他试图冲破人生的黑暗,实现生活给予自己的梦想:让所有中国人听到自己的歌声;用自己的能力去做一个公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