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什么是入口社区?它又能做什么?记者前往荥经正在建设的大熊猫公园南入口社区一探究竟。
  四川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是一道“必考题”,新冠肺炎疫情又出了一道“加试题”。完成“必考题”,做好“加试题”,如何按时“交卷”?推进会上,释放出三大信号。
  进入汛期,从省上到基层的防汛值班点都开始实行24小时值班制度,全省防汛工作已全面进入“临战”状态。

更多
绿色发展
扶贫四川
水润蜀乡
现代农业

本期关注

从成都出发,沿京昆高速一路向南,约2.5小时后,位于雅安市荥经县的龙苍沟出口出现在眼前。从这里下高速,仿佛进入了大熊猫的乐园——沿途的小路上栽满翠竹,大熊猫雕塑游憩竹林间……
  这里是荥经正在打造的大熊猫国家公园南入口社区,也是我省最早启动建设的大熊猫国家公园入口社区项目。
  什么是入口社区?它又能做什么?记者前往荥经正在建设的大熊猫公园南入口社区一探究竟。

什么是入口社区?

2017年8月,《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获批,四川、陕西、甘肃三省合计80多个大熊猫保护地有机整合划入国家公园。其中,四川境内面积超过2万平方公里,主要涉及绵阳、广元、成都、德阳、阿坝、雅安和眉山等7个市州的20个县(市、区)。
  《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中提出,探索可持续的社区发展机制。对此,四川提出了更为细化的要求,即依托国家公园优势,打造入口社区,发展民族文化、生态旅游、熊猫文化产品、特色农产品加工等相关产业。【详细

为什么要建?

建设大熊猫公园入口社区是体制试点的要求,是地方发展的现实需求。
  划入公园的区域既是大熊猫等野生动物的家园,也不乏人类世代居住的生存空间。在四川,尚有近9万人生活在大熊猫国家公园范围内,而在公园外围的临界区域,也分布有不少村庄,村民的生产半径也会深入公园。
  龙苍沟镇发展村就曾是“靠山吃山”的典型代表,这里森林覆盖率为97.5%,大相岭自然保护区、龙苍沟国家森林公园环抱村庄,人类与野生动物世代共同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详细

口社区怎么建?

入口社区大多数脱胎于大熊猫公园边界外围区域的村庄、社区、聚居点。
  位于荥经的大熊猫公园南入口社区,从京昆高速龙苍沟出口一直绵延到大相岭大熊猫野化放归基地。该社区便依托龙苍沟镇发展村规划建设。
  早在2015年,龙苍沟镇就规划了旅游小镇项目,2017年起,发展村建起不少农家乐。短短几年时间,农家乐从5家增加到64家。【详细

还有哪些困惑?

保护与发展如何协调?同质化怎么避免?
  入口社区如何实现人与大熊猫的互动?“有担心,游客来了,发现看不了大熊猫,进不了公园,怎么办?”荥经县相关负责人坦言,目前的项目主体为森林康养、观光度假,“一线五点”的规划中,与大熊猫有直接关联的是大熊猫野化放归基地,但基地目前的功能定位以大熊猫生存研究、野化训练等科目的研究为主。人与大熊猫的互动几乎为零。【详细

本期关注

4月29日上午10时,成都市光明巷9号,四川省扶贫开发局一间会议室内,四川省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工作推进会正在举行。电视屏幕那头,远在北京主会场的国务院扶贫办副主任洪天云作出上述论断。
  四川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是一道“必考题”,新冠肺炎疫情又出了一道“加试题”。完成“必考题”,做好“加试题”,如何按时“交卷”?推进会上,释放出三大信号。

剩余贫困人口多,巩固成果压力大

“2019年,甘孜州和阿坝州历史性地解决了区域性整体贫困问题。凉山州的4个深度贫困县摘帽,实现彝区深度贫困县摘帽零的突破。”说完四川去年脱贫攻坚成绩,洪天云指出,四川省特别是凉山州面临的脱贫攻坚困难和挑战依然艰巨,决不能松劲懈怠。
  剩余贫困人口多。截至去年底,凉山还剩余贫困人口17.8万人,是全国贫困人口最多的市州。全国贫困县贫困发生率前10的县,有6个在凉山州。凉山州贫困发生率高于10%的贫困村数量,占全国比重超过四分之一。【详细

及早部署全力推进,将工作落实到每一天

11点半,四川省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工作推进会结束。下午4点,挂牌督战凉山州脱贫攻坚工作第6次调度会举行。
  不到5个小时,两场全省脱贫攻坚会议,折射出四川的紧迫感、危机感。
  从省直机关到偏远乡镇,随处能见脱贫攻坚倒计时牌,显示距离年底还剩余的攻坚天数。扶贫干部把脱贫攻坚工作细化到每一周、落实到每一天。“我们的时间,以小时算、以分钟算。”美姑县综合帮扶工作队队员唐洪平说。【详细

构建长效机制,让贫困户端稳就业“饭碗”

处理好“快”与“稳”的关系——在加快扶贫项目建设进度与确保贫困老乡稳定增收两者之间,实现平衡。
  稳,在一片片特色产业基地中。布拖县副县长比布有打介绍,该县已规划3000多亩蓝莓基地,3年后挂果。流转土地,群众每亩地有600元租金;基地打工,每天还能挣80到100元。全县70个村都已入股基地,未来村集体经济也会增加。【详细

本期关注

进入5月,赵军的“失眠症”似乎又要犯了。
  在水利系统工作了20多年的赵军,是绵阳市安州区黄水沟水库的巡查值守责任人。5月6日晚间的一场降雨,让他几乎一夜没睡。雨点密集地砸在水库值班室的彩钢房顶,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赵军夜里起来了3次,把大坝、溢洪道、监测设施通通巡查了一遍。“汛期失眠是水利人的‘职业病’。”赵军调侃,每年汛期,自己的神经都紧绷着。

气候年景较上年差,安全度汛压力大

“一方面盼着下点雨,另一方面又害怕下大雨。”赵军的这种“矛盾心理”,源于他身上肩负的两项工作职责。
  5月“双抢”,农民一方面抢收小春作物,同时也开始着手抢种水稻等大春作物。种水稻最需要的灌溉用水大部分都来自当地的水库。
  以黄水沟水库为例,这座小型水库的总库容超过100万立方米,但目前的蓄水量只有52万立方米。灌溉用水需求增大,汛期易发强降雨,黄水沟水库的工作人员必须在蓄水和防汛之间仔细拿捏平衡。【详细

建5级监测网,全省上下巡查找问题

5月8日,位于汶川县耿达镇的龙潭电站,值班室里电站主要负责人张业辉正在查看实时动态数据,叮嘱值班人员加强汛期流量监测。
  去年,龙潭电站在汶川“8·20”强降雨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中遭到了严重损害——大量泥石流进入电站库区,导致大坝泄洪闸门、电源系统、动力及控制电缆等设备严重损毁,并一度发生洪水漫坝险情。
  为了做好今年防汛减灾工作,汛前,龙潭电站对大坝安全性进行评估,及时治理防汛安全隐患,完善技防管理措施,补齐防汛减灾短板,确保按期完成灾后抢修。【详细

开展专项应急演练,充分准备人力物力

近日,记者来到位于都江堰市境内的紫坪铺水库,站在泄洪冲沙洞出口附近的岷江岸上,看到江水安静地流淌着。而去年8月,这里是另一番景象——湍急的洪水从泄洪冲沙洞喷涌而出,一度把电站尾水护岸冲毁。
  紫坪铺水库来水区位于岷江上游川西鹿头山暴雨区和“5·12”汶川特大地震极重灾区,气候条件和地形复杂,地质条件十分脆弱,一旦出现强降雨,极易引发山洪泥石流等灾害。【详细

本期关注

这两年,依山傍水、邻近梅湾湖风景区的眉山丹棱县双桥镇梅湾村成为远近闻名的“网红村”和避暑胜地。去年,这里接待游客五万人次以上。游客多,梅湾村的厕所却始终保持清洁,夏天蚊虫苍蝇也少,给整个村子的优美风景“锦上添花”。
  农村厕所革命是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五大行动之一。迄今,全省农村卫生厕所普及率已达70%。如何确保这些卫生厕所“修得起,用得好”?办法就是“既要面子,也要里子”,政府引导、农民自主,把农村厕所修起来,明确责任、创新机制,把农村厕所管起来。

必须满足“五有”“五无”等要求

3平方米的卫生间内,淋浴、马桶、洗手盆应有尽有。5月3日中午,大汗淋漓的成都游客刘嘉敏没有想到,可以在梅湾村的农家乐用上城里一样的卫生间。
  “按县上要求修的,肯定差不到哪里去。”农家乐老板刘光原说,自家的卫生间是去年6月从旱厕改扩建的。
  丹棱县农村厕所革命有什么标准?相关负责人给出的答案是:新建或改扩建的农村厕所,必须满足“五有”和“五无”:有门、有顶、有水箱、有便池、有洗手盆,无异味、无污垢、无垃圾、无杂物、无积水。地面贴防滑砖,使用面积不得低于1.8平方米。【详细

尊重农民意愿,验收达标给补贴

5月6日,崇州观胜镇联义村六组村民王仕伟拿到了1800元补贴。他家新建3.1平方米厕所,总计花费4000元。
  各地依据自身情况发放补贴,调动农民积极性。但在基层干部看来,真正让厕所革命深入千家万户的,是尊重农民意愿。“修不修、怎么修、谁来修,都是老百姓说了算。”联义村村支书杨强说,“农民主体”才是关键一招。
  去年1月,全省人居环境综合整治行动大幕拉开之际,崇州就明确提出:市乡村三级绝不向村民摊派任务,也禁止推荐施工队、装修队或厕卫用品,全由农户自行接洽采购。【详细

设保洁员管理公厕,自筹加奖补解决经费

5月3日下午,太阳刚刚落山,把提示牌放好后,梅湾村保洁员刘军就带着拖把等清洁工具走进了村口的公厕,对公厕进行清理和消毒。
  这样的公厕,在梅湾村有4个。农户自家厕所自己管理,公厕管理则交给保洁员,全村在岗保洁员有8个。
  “除了打扫卫生,简单的疏通管道、维修这些我们都会。”刘军说,上岗前接受了半个月左右的培训,加上以前在城里做过装修工人,管理公厕的难度并不大。【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