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期

“这是太师父另一种形式的叶落归根。”645件张大千画作与书信,由年届古稀的台湾同胞孙凯先生郑重捐给成都。孙凯感叹,张大千在巴西建起的中式居所“八德园”,只穿长衫、只吃中餐的“守旧”,以及那句“行遍欧西南北美,看山须看故山青”,都在诉说异乡游子对故乡的深切思念。
  农家村落,田野绿植,在田间劳作的村民们,只要一抬起头来,就能看见民居墙上的摄影作品。这样一种浪漫随性的创意乡村摄影展正在成都邛崃高何镇靖口村上演。
  近3年来,成都至少新冒出十几个大大小小的电影展。目前,每年约有20多个影展登录成都,数量远超同级城市。影展背后,有官方背景,也有民间身影,他们为何都不约而同选择成都?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645件张大千画作与书信
民居墙壁上的照片
成都迎来“影展热”

本期关注

张大千的“乡愁”

揭开张大千异乡生活的鲜活画面

645件张大千画作与书信,其中被张大千称为“无价”的粉本384件;可一窥大千先生思想情感的书信等227件……9月5日上午,成都博物馆,年届古稀的台湾同胞孙凯先生,将父子俩珍藏数十年的张大千画作及相关文物资料,郑重捐给成都。两年以后,以这批文物为基础筹建的成都张大千艺术博物馆,将在成都城南拔地而起。
  张大千,徐悲鸿眼里的“500年来第一人”。自1949年携家人远赴台湾、并在1954年定居巴西以后【详细】

八德园里 一木一石都是故乡情

1950年,张大千初去印度,辗转中国香港、日本以后,在巴西圣保罗看中一块气候和植物都很像故乡成都平原的地方。历时3年,他在此挖湖筑亭、修屋辟径,建起异乡居所“八德园”。

  “太师父修造八德园的时候,我还跟着四处寻找合适的盆景石。”孙凯说,张大千做出定居巴西的决定是1953年。在朋友介绍下,他花了大约20万美元买下一片总面积14.52万平方米的土地。在这处名为“八德园”的家,张大千把对故乡的思念植入一草一木。
  “八德园”之名,来自中国典故。唐人段成式在《酉阳杂俎》中说,柿有七德:一长寿,二多阴,三无鸟巢,四无虫,五霜叶可玩,六可娱嘉宾【详细】

中式生活 记住自己永是中国人

移居海外的日子里,张大千不仅打造了中式的家,更是只穿长衫、只吃中餐,只说四川话。他经常提醒孩子们:记住,你们永远是中国人。

  在孙凯的记忆中,张大千即使移居海外,也“一直就是中国的老规矩,到了巴西也没变过。”
  孙凯说,张大千当年在北平时收徒弟,遵循的就是老规矩,“父亲拜他为师要先把画给他看,合格了才收。拜师时也要三跪九叩,要拿100个袁大头,还要请酒席。”不过,如此繁文缛节之后,徒弟也就变成张大千的家人,“所以太师父的女儿和我父亲都称师兄妹。”在孙云生一家赴巴西居住时,张大千起床后往往第一句就是问“云生在哪里”。【详细】

艺无止境 粉本绘出对艺术的孜孜追求

更多的时候,张大千给孙凯留下的是一个虔诚的画者形象。此次将价值连城的张大千粉本和书信捐给成都,孙凯只有一个朴实的愿望:让太师父叶落归根,让更多国人了解中国有一位这样杰出的画家。

  在八德园,张大千除了外出办画展,大多数时间深居简出,潜心作画。他邀请孙云生赴巴西时,信中直言“鄙意弟如为艺着想,仍以南来同处为佳。”果然,张大千作画总要叫上弟子随时指点,“那时我就在旁边给太师父研墨。”孙凯说,他经常听到张大千教导弟子哪一笔是哪个画家的笔法,为何要用这种技法,“有时候我听得出神研墨研歪了,还要打手掌心以示惩罚,因为他认为研墨也有讲究,要用力均匀,墨要直着下去。”【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墙壁上的摄影展

观赏者在自然环境中,畅享摄影艺术的自然美学。

农家村落,田野绿植,在田间劳作的村民们,只要一抬起头来,就能看见民居墙上的摄影作品。这样一种浪漫随性的创意乡村摄影展正在成都上演。9月10日,邛崃“创意乡村·第三届天府红谷国际摄影节暨首届影像创意文化产品博览会”(以下简称“天府红谷摄影节”)在邛崃开幕。
  本届摄影节别出心裁,将摄影作品搬上村民住房墙上,突破了传统展馆展览的局限,让观赏者在自然环境中,畅享摄影艺术的自然美学【详细】

一场不落幕的户外摄影展

距离成都城中心100公里之外,邛崃高何镇靖口村就坐落于此。走进靖口村,像叶子脉络般延伸开来的小径,串联起散落的清幽民居,来自中外摄影大家的60余幅摄影作品悬挂在村民住房外墙上,王福春的《火车上的中国人》、黄庆军的《家当》、罗金倩的《六畜生旺》……一个巨大的乡村摄影展场就这样形成了。

  那日松是摄影节的总策展人。为了突出在地性,他特意选择了与乡村环境关系更为密切的作品,希望借由摄影节,让摄影艺术与川西建筑融为一体,成为永不落幕的户外摄影展。“我们希望这些专业的艺术摄影,真正走向普通大众,融入变革的时代,融入创意的生活,让这里的乡村成为另一种意义上的超级摄影博物馆【详细】

参与摄影村民觉得“好玩”

靖口村耕读桃源入口处,是村民高茂辉的家。前来参展的游客远远地就看见他家外墙上悬挂的一张巨大照片。照片里,高茂辉抱着猫,站在院子整齐排开的“家具”中,笑眯眯地看着远方。

  这张照片的拍摄者叫黄庆军。从事摄影工作多年来,黄庆军曾在黑龙江、山西等地拍摄过以“家当”为主题的摄影作品。在他看来,“家当”是最有历史感和人情味的物件,从这些物件中,既能洞察社会的变迁,又能看到普通人家的生活。
  “高茂辉今年47岁,他的妻子和儿女都在外打工,就他一个人在家生活。”拍摄前在和高茂辉的交流中,黄庆军发现很多有趣的细节,比如长时间独居【详细】

70位70岁老人致敬祖国

从第一届天府红谷国际摄影节开始,四川摄影师王剑林就参与其中。这些年,他经常在邛崃和成都市区之间往返,“很多时候,走在高何镇路上,都能和村民们拉半天家常。”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王剑林就想做一组能和高何镇发生互动联系的人物照,于是就有了70位70岁老人同框的想法。如何才能找到70位1949年出生在高何镇的老人?王剑林向高何镇政府求助,很快便得到镇政府支持,不到一周时间,70位70岁的本地老人就找齐了,让他顺利完成了“70华诞,我与祖国同框拍——70位70岁老人公益肖像展”。
  这组作品中,70位70岁的老人手执红旗一字整齐排开【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成都影展热

近3年来,成都至少新冒出十几个大大小小的电影展。

9月19日,成都市大邑县安仁古镇,第三届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拉开帷幕。11月,成都还有一大波影展在路上。  
  据多位影展商和影城负责人估算,近3年来,成都至少新冒出十几个大大小小的电影展。目前,每年约有20多个影展登录成都,数量远超同级城市。影展背后,有国外驻华使领馆等官方背景,也有独立策展人这样的民间身影,他们为何都不约而同选择成都?成都又如何【详细】

3年新冒出十几个影展

2004年,在那个电脑和影院还未像今天一样普及的年代,首届法国电影展登录成都。这是最早登录成都的电影展之一。影展由法国驻华大使馆、法国电影联盟和成都市相关主管部门共同举办。作为官方活动,它更多地扮演了两国文化交流的角色,最初是少数专业人士和艺术爱好者的“专利”,每年仅展出少数几部获奖作品。

  此后,成都影展以缓慢速度逐年增长。峨影1958电影城是成都最早承接影展的影城之一。该影城副经理张良介绍,大约2013年起,影城只是利用观影淡季承接一些官方的文化交流展映活动,每年一两场。2016年起,成都影展迎来一个爆发期,不少展商上门寻求合作。“去年办了六七个影展,今年上半年刚完成新加坡影展、亚洲影展【详细】

策展人青睐成都

办影展是一件费时又费力的事。山一电影展创始人杨婧说,除了要取得国家相关部门和所在地的许可,还要在国内外各大电影节选片,联系嘉宾,寻找合作伙伴等等。通常一个电影展从筹备到举办需要花大半年时间。“完了休息两个月,就又要开始准备下一年的影展。”

  为啥策展人开始青睐成都?专程从上海赶来成都参加山一电影节、自媒体大号“深焦”的联合创始人曹柳莺认为,作为票房“第五城”,成都的城市文化消费力和潜力“很诱人”。“不过,目前国内大型影展主要还是在北京和上海,那里的资源更为集中。”
  目前,各大影院平时放映的电影基本相同,差别只在影院的服务和环境。“但据影城的受众调查,越来越多的本地观众【详细】

影展+文旅 市场空间加倍放大

去年初,成都市委、市政府正式印发《建设西部文创中心行动计划(2017—2022年)》和《成都市促进西部文创中心建设若干政策》,提出5年基本建成西部文创中心,到2022年,实现文创产业增加值超过2600亿元。其中,传媒影视业成为重点发展的八大产业中的首个产业重点,提出将着力打造全国传媒重镇、互联网影视产业重镇、中国网络视听内容生产交易中心。

  四川作为影视制作大省,以峨影集团为代表的本土影视制作公司曾出产过众多优秀作品,特别是主旋律电影。不过,随着电影产业市场化程度的进一步提升,近年来,四川出品的成功商业电影还不太多。成都演艺集团董事长业丹认为,成都要建成西部创意文化中心,必须要整合人才、资金和项目【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