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期

在养鸽爱好背后,也有鲜为人知的一面——如今不少鸽友爱的并非鸽子,而是赛鸽背后的巨额奖金。动辄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一只的小小赛鸽真能让人一夜暴富?记者为你揭秘赛鸽幕后种种。
  2016年的中国电影产业,像狂奔了5年的马车突然停下脚步,开始在十字路口徘徊。“票补”泡沫、偶像泡沫、IP泡沫、影院泡沫……最近5年来票房爆发式增长在电影产业链上形成的泡沫逐个破灭,电影产业在阵痛中前行。
  为了尽量在壁画自然损毁前留住它的精美,中国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大规模临摹敦煌壁画。如今,大师临摹的壁画已成准文物。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疯狂的赛鸽
挤掉票房泡沫
敦煌壁画临摹师

本期关注

赛鸽

动辄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一只的小小赛鸽真能让人一夜暴富?

午后三点的阳光下,鸽子哨响起,几十只鸽子在空中盘旋,房顶上,养鸽人挥着拴有红布条的竹竿……这是一般人眼中的养鸽场景。
  在通讯条件落后的古代,鸽子承担起飞越千山万水传递讯息的重任。如今,这一重任不再,养鸽似乎只能算作人们的爱好。但殊不知,在这爱好背后,也有鲜为人知的一面——如今不少鸽友爱的并非鸽子,而是赛鸽背后的巨额奖金。【详细】

冠军赛鸽让人望尘莫及

昂贵的鸽价、对冠军赛鸽的疯狂追捧、花费不菲的鸽舍与饲料,养鸽子这样的爱好已然让不少普通人望尘莫及。

  “5万、8万、12万、17万……”12月25日,位于温江金马河边的一家赛鸽中心人头攒动,竞价声此起彼伏。“45万!”当一名竞价者高声喊出这个数字之后,喧嚣的现场顿时安静下来。“45万一次!还有更高出价的没有?”拍卖师目光巡视一圈。“45万二次!”“45万三次!成交!”随着拍卖槌落定,一位来自郫县的鸽友一脸兴奋箭步走上台,连忙打量起自己刚刚买下的“宝贝”——一只已经累计获得500万元奖金的冠军赛鸽。【详细】

一鸽功成万鸽枯

在成都周边不胜枚举的赛鸽中心,形形色色的赛鸽发烧友,经常聚在一起滔滔不绝地分享着信鸽江湖的传闻。在赛鸽的战场上没有永远的赢家,却有永远的输家,每年都有大量的新手涌入,又有大量的老手逃离。

  鸽子零至半岁是训练的最佳时期,驯养人员每天都要让赛鸽训练6小时的飞行,锻炼体力。体力训练后便是归巢训练,这就更讲究方法了。为了让赛鸽能够逐渐适应长距离飞行,从10公里以外的地方开始放飞,循序渐进,一直到300公里。为了提高驯养效率,赛鸽教练也应运而生。在北京、上海、河北、山东等地,一名赛鸽教练每个月都能拿到到上万元的月薪【详细】

比赛背后花样多

在高额奖金的诱惑下,一些鸽友还会铤而走险使用作弊手段。提前放飞、修改芯片时间、甚至给鸽子使用兴奋剂。但这些做法,让一些比赛愈发充斥“假、赌、黑”,让人痛心。

  公棚比赛虽然给了普通鸽友一鸣惊人的机会,可付出的代价也不小。据介绍,公棚比赛的参赛者要交纳数百元至上千元不等的参赛费,有的比赛参赛费用就已高达两三千元,组织者从中可以收取一笔可观的费用。收取的费用超过奖金额度后,组织者才能盈利,否则就要赔本,但实际上公棚比赛大多宣传的是低收费、高奖金,吸引参赛者。资深鸽友杨涛表示,“不要相信公棚老板不缺钱,赔本的生意谁会做?”【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电影票房

最近5年来票房爆发式增长在电影产业链上形成的泡沫逐个破灭

截至12月23日,2016年内地电影票房突破453亿元,艰难超过去年440.69亿元的全年总票房。今年全年票房增长率13年来将首次低于25%,而且增速还不足3%。
  最近5年来票房爆发式增长在电影产业链上形成的泡沫也逐个破灭,中国电影今年在阵痛中前行。 【详细】

挤掉“票补”泡沫丨电影票均价回到30元

何为“票补”?在每部电影上映之前,发行方和影院会商定最低票价,一般在30-40元之间,但观众总能从一些第三方购票端口上买到19.9元一张,甚至9.9元一张的电影票。这二三十元的差价,多数是由第三方售票平台及片方在掏腰包补贴,简单地讲,也就是电商和片方在掏钱请观众看电影。

  “票补”最早落在宁浩的影片《心花怒放》头上,猫眼在平台上分别以9.9元/张和19.9元/张提前预售,前两个星期共卖出1亿元票房,这是市场第一次认识到“票补”的威力。
  2015年,约有40亿元的票房来自于“票补”。百度旗下的糯米团曾经【详细】

挤掉偶像泡沫丨粉丝电影票房不保

前几年,中国电影出现了一股“粉丝电影”浪潮。“小鲜肉”火了,立刻集合他们一起拍戏;《奔跑吧兄弟》火了,立刻召集“跑男”成员拍戏。而粉丝电影泡沫的最高潮,就是郭敬明的《小时代》系列,三部曲一共收获20亿元票房。

  不过,今年出现了拐点,巧合的是,居然也和郭敬明有关。郭敬明根据自己的小说《爵迹》改编同名电影,邀请来比《小时代》更豪华的演员阵容。范冰冰、杨幂、郭采洁、吴亦凡、王源、林允、陈学冬、李治廷、严屹宽,个个都是自带流量的一线明星。杀进国庆档之后,票房却十分惨淡,而且伴随着一浪高过一浪的差评。最终票房不到4亿元,面临亏损。【详细】

挤掉IP泡沫丨爆款电影都很踏实

就在一年前,《寻龙诀》《九层妖塔》《夏洛特烦恼》《煎饼侠》《滚蛋吧!肿瘤君》《左耳》等通过改编IP的电影在市场呼风唤雨,动辄就是5亿元票房,几乎部部都是爆款电影。IP改编被捧上了天,不仅《鬼吹灯》《盗墓笔记》等国内小说被哄抢,连国外的很多经典影片的改编权都被炒热。

  可是到了2016年,突然就“改不动”了。不管是改编自文学的《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微微一笑很倾城》《喜乐长安》《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还是改编自音乐的《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改编自外国经典的《外公芳龄38》【详细】

挤掉影院泡沫丨人气低潮逼影城转型

电影上游的泡沫一个接一个地爆炸,直接面对影迷的影城方面也大受影响。前几年大片上映一票难求的情况,2016年春节之后居然再也没有出现过。影院人气下降很快,平均上座率不到15%。很多最近3年匆匆上马的影院在今年亏损严重。业内人士透露,今年有7成的成都电影院没有完成预定票房目标,6成影院总票房在下降。

  12月25日,成都耀莱成龙国际影城春熙路店迎来了《铁道飞虎》剧组。而这个影城去年还叫星际里影城,今年已经被收购。这只是中国电影院收购潮的一个缩影。
  中国电影集团收购大连华臣影业集团有限公司,万达收购了世茂院线【详细】

[记者手记]触底反弹看明年

根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的统计数据,截止2016年12月20日,中国内地银幕总数已达40917块,超过了美国银幕总数40759块,成为世界电影银幕最多的国家。也就是说,不管今年票房怎么样,影院建设这个底子是打起来了。

  2016年的中国电影产业,就像狂奔了5年的马车突然停下了脚步,开始在十字路口徘徊,令车上的乘客感到不知所措。与此同时,投资电影热钱的退潮也帮助清洗了电影市场,跟风赚快钱的电影被带走,产业链上形成的泡沫被打破,真正有品质的电影才能在市场上留下来。
  尽管今年电影的全年票房增速放缓,上映电影的类型却比以往都【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临摹师

高鹏认为,即使临摹品,也有画者的创作,同样也充满生命。

12月27日,“丝路之魂——敦煌艺术大展暨天府之国与丝绸之路文物特展”在成都博物馆揭幕。在负一层的敦煌壁画厅,70幅临摹壁画精品浓缩了敦煌壁画的多姿多彩。如今,大师临摹的壁画已成准文物。
  为了尽量在壁画自然损毁前留住它的精美,中国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敦煌壁画大规模临摹。今年54岁的临摹师高鹏,是众多临摹师中的一个。【详细】

严格:耳朵到眼睛的距离用卡尺卡

敦煌壁画有多美?1944年,著名画家张大千在重庆展出自己临摹的敦煌壁画,让热血青年段文杰从重庆远赴甘肃。史苇湘、欧阳琳等老一代壁画临摹师,正是被敦煌壁画的壮美打动,终生留在了敦煌。

  1981年,刚从中央美院毕业的高鹏,同样也是怀揣着梦想到了敦煌从事壁画临摹。那时的条件,和老一辈相比还没太多改变。“我们就住莫高窟外土坯房,一间小库房要住五六个人。喝的水,就是窟前沟里的。”高鹏说,临摹条件还算有改善,“老前辈们通常只能用汽灯,或者拿镜子把洞外阳光反射进去【详细】

费时:画1平方米至少1个月

再现壁画恢宏是一个精细活。高鹏说,“在以前没有3D技术时,我们前10年、甚至15年临摹的每一幅画都必须在洞里完成,只为临摹时不出一点差错。即使现在,像我这样画了30多年的临摹师,完成1平方米的壁画也可能动辄就要1个月甚至3个月。”

  在张大千、段文杰时代,临摹还只能徒手起稿勾勒,现在则可以通过幻灯片将洞窟壁画的影像打到墙上,蒙上纸、铅笔勾线,再对照洞窟原壁修稿。当自认底稿可行之后,还得同事相互评判,一定要得到大家认可,才可进行后期着色部分。高鹏说,临摹敦煌壁画,主要就是为了尽可能定格它的现状。【详细】

创作:要融入画师的情绪和思考

在这次敦煌壁画展厅中,很多人感叹“比在现场看更震撼”。也有人质疑:临摹品就是假的,假的再好看也不如真品有价值。鲜为人知的是,早年常书鸿、段文杰等大师临摹的壁画,早已成为准文物。高鹏说,临摹敦煌壁画本身就是在与大自然的侵蚀赛跑,而很多临摹品不光只是把壁画刻板复制下来,还体现了临摹人高超的艺术创造力。

  此次展出的壁画中,大多风格古拙,颜色的黯淡、画面的缺失,被临摹人真实表现出来,俨然让人身临其境。但段文杰临摹的《都督夫人礼佛图》却色彩艳丽,人物衣袂飘飘的造型,容易让人想到“吴带当风、曹衣出水”。【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