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鱼子酱,世界三大顶级奢侈美食之一,早在古希腊时代就已是美味的代名词,向来为欧洲王室和贵富所嗜爱,有“黑色黄金”之誉。四川人虽没有这种饮食习惯,却利用得天独厚的冷水资源,生产出高品质鱼子酱,销往国际市场,并不断改写世界产业版图,抢占这个未来几年将达60-80亿元的巨大市场。
  摇摇树枝,看看有无虫灾;扒开土块,看看墒情……进入12月,每隔两三天,罗秋华都要到附近几个村子的林子去转转。这些树,都是他今年秋冬季参与栽下的。从上个月起,这位南部县建兴镇中和井村的建档立卡贫困户,有了两个新身份:南部县龙凤绿态造林专业合作社股东和已造林的管护员。

更多
产业格局
产业纵横
生态四川
扶贫四川

本期关注

国庆节后,都江堰日兴鲟鱼科技公司也收到来自美国、泰国、阿联酋等国的近2吨订单。
  圣诞节将至,四川这仅有的两家生产鱼子酱企业也迎来自己的供货高峰。老外们享受美食时,会想到它们可能是来自遥远东方的天府之国吗?
  鱼子酱,世界三大顶级奢侈美食之一,早在古希腊时代就已是美味的代名词,向来为欧洲王室和贵富所嗜爱,有“黑色黄金”之誉。四川人虽没有这种饮食习惯,却利用得天独厚的冷水资源,生产出高品质鱼子酱,销往国际市场,并不断改写世界产业版图,抢占这个未来几年将达60-80亿元的巨大市场。

生态潜力

四川鱼子酱产量有望达到全球1/4,但最大的潜力在养殖方式,放牧式生态养殖应成为四川鱼子酱品牌,并开发鲟鱼产业链
  最近,李军又马不停蹄在彭州、马边等地找新基地,“准备再建四五个基地,2-3年占到全国1/3以上产量,在国际上闯进前三名。”
  张家均的基地明年产量有望达6吨。在邛海投放的鲟鱼已进入性成熟期,明年便可取卵了,“稳定后每年可有10吨产量。”【详细

川军崛起

两家四川企业较早进入鲟鱼养殖业,致力鱼子酱生产,经过不懈努力,与世界顶端品牌搭上桥,产品成功打进国际市场
  省水产局水产处处长曾开虎告诉记者,2016年四川鲟鱼产量5950吨,居全国第7位,占全国的6.63%、全球的5.71%。
  商品鱼养殖一两年就上市,能取鱼子酱的起码要养8年。生长周期长,就带来养殖成本高和风险大。国内获得鱼子酱生产、加工及出口许可的较大型企业不到10家,四川就两家。【详细

版图生变

俄罗斯和伊朗是鱼子酱传统生产大国,但由于过度捕捞及野生动物保护等导致产量锐减,给中国人工养殖鲟鱼带来了机会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和全球行业公认的定义,只有取自鲟形目鱼类的鱼卵产品才能叫鱼子酱,其他类似食品则归类为“鱼子酱代用品”。
  说到鱼子酱,首先让人想到的是俄罗斯和伊朗这些鱼子酱传统生产大国。以前,鱼子酱多取自伏尔加河、里海捕捞的野生鲟鱼,全球鲟鱼产量最高峰时达4万多吨。【详细

本期关注

“促进制造业绿色升级,仅靠一家企业孤立奋斗,是不可能实现的。”12月8日,四川省绿色制造产业联盟成立大会在成都举行,作为理事单位代表,四川长虹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郭德轩快人快语,点出联手必要。
  2016年,国家工信部和财政部启动实施绿色制造系统集成项目,长虹牵头的“家电行业绿色供应链集成项目”就是其中之一。
  如今,首批绿色制造系统集成项目实施满一年,分行业开“绿色药方”,四川进展如何?

企业对建设智能化工厂“不感冒”?

12月1日,2017年数字化智能化工厂(车间)申报工作结束,全省56家企业递交申请,这让组织这项工作的省经济和信息化委相关负责人感到忧虑。
  按照今年8月印发的《四川省推进智能制造发展的实施意见》,我省力争到2020年要建成1000家数字化、智能化工厂(车间),目前,全省已建和在建超过200家,离完成目标还差近800家。“未来三年平均每年要建成200多家,可今年报名的才56家”,这是让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忧虑的主要原因。
  企业为何对建设数字化、智能化工厂(车间)“不感冒”?【详细

聚焦民生领域800多项绿色产品亮相绿博会

12月8日至10日,2017中国国际节能环保技术装备展示交易会暨中国(成都)国际绿色产业博览会、中国(成都)节能环保产业博览会(以下简称“绿博会”)在成都举行。国内外300余户企业带来了800多项绿色产品集中亮相,涉及节水与水处理、环保新材料、资源循环利用与再制造、清洁技术与清洁能源等多领域。
  “成都有近300家火锅连锁店在用我们的产品。”成都环亚特科技有限公司展示了一款“火锅店专用油水分离器”专利产品,将吃剩的火锅汤料倒进机器入口,不到一刻钟,汤料里的水就从下水道排出,汤料中的油和残渣则分别被留在了隔离桶中。为防止分离后的废油被再食用,该产品分离油水时,还会自动添加苦味剂。【详细

全产业链、全生命周期制定行业标准

“重型装备生产周期长、报废率也很高。要降低能耗,就要让绿色技术贯穿全流程。”入选首批绿色制造系统集成项目,专注“巨无霸”制造的中国二重瞄准依托我国自主研发的第三代核电关键结构件,进行全流程绿色制造工艺、技术研究和应用。
  重装产业“绿色”转身,擅长制造的中国二重还请来了强大的“智囊团”联合攻关,其中包括北京机电所、清华大学、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等。相关负责人介绍,“华龙一号”、CAP1400是我国自主研发的第三代核电技术。目前,“华龙一号”福清6号机组主管道和稳压器波动管项目,国核CAP1400示范工程压水堆1号机组主管道和稳压器波动管项目的全流程绿色化制造正在进行中。项目组也正在编制相关工艺规范,借此可推动重装制造产业整体升级。【详细

产学研、上下游联手攻克行业共性难题

“家电业绿色升级,有些共性难题需要攻克。”长虹智能制造公司绿色设计研发工程师刘宇介绍,容易造成污染的外观喷涂工艺环节就是其中之一。
  为解决该问题,行业内有两个方向,一种是研发水溶性材料,降低污染;一种是免喷涂材料,直接免去喷涂工艺。长虹牵头成立了项目联合体,其中既有清华大学、中机生产力促进中心等科研单位,也有从事液晶电视主板、空调压缩机生产等上下游企业。经过研究和试验,该项目联合体选择了免喷涂材料开发。
  “完全可回收,免去喷涂工艺,单位产品成本也会降低。”刘宇介绍,目前,免喷涂炫彩系列材料开发及产品试制已完成。未来,将使用在更多新品中。【详细

本期关注

今年11月12日,全省首家造林专业合作社——南部县龙凤绿态造林专业合作社正式挂牌,罗秋华拿出一万元入股。此后半个多月内,合作社四处承接造林、护林业务。作为股东兼造林员、管护员,罗秋华不仅能拿造林护林工资,还有望在年底时分红。
  在中和井村,变股东、承接营造林护林业务的贫困户,有21户。这些贫困户是如何突破造林绿化资格审核、资金技术门槛,组建合作社的?这样的模式,在四川又能否进行推广?

推广丨大规模绿化全川带来推广好机遇

截至目前,南部全县已成立造林专业合作社26个。南部县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多数合作社均已接到年后造林、护林业务。
  在南部县试点后,相关政策能否在全省铺开?
  “把贫困户的人力资源与闲置的资金结合起来。既富农,又增绿。”省林业厅相关负责人认为,现在推广造林专业合作社时机正好。
  根据规划,在2020年,全省超过66.5万贫困户要通过林业“摘帽”。此前我省林业脱贫的主要方式是发展涉林产业、增设生态公益岗位。但林业产业生产周期长、成本高,一般贫困户很难承担,而公益岗位数额有限。因此,营造林环节成为林业扶贫又一个可以挖掘的增长点。【详细

运行丨贫困户数量和收益占比均不低于六成

有了合作社,如何管理?“我们首先明确,造林专业合作社主要作用是扶贫、参与生态工程建管。”南部县林业局相关负责人说,在合作社挂牌之前,南部县就专门出台管理办法:造林专业合作社内,第一个硬性指标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必须占到股东数六成以上,否则将不能享受相关政策待遇。因为,南部规定,贫困户占比达标的合作社,可优先承担政府投资的造林绿化工程。
  更关键的是,要在利益分配机制上做文章。
  在中和井村的合作社办公地,记者见到墙上贴着合作社运行制度。最关键的一条是:合作社的年度分配盈余中,贫困户所得总额占比不得低于六成,这是第二条硬性指标。此外,参与营造林期间,国家的财政补助,如公益林补贴等,将按出资比例直接量化到成员头上。【详细

联手丨贫困户入股有财力、有资质的家庭农场

何仕清刚住了一次院,但他的心情仍然不错,因为造林订单纷至沓来。这位龙凤绿态造林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坦言,他没预料到业务会如此繁忙,“我们从成立到现在接了两千多亩的营造林活路,目前还没做完。”
  实际上,造林专业合作社的成立十分偶然。
  中和井村距离南部县城约13公里,土地贫瘠、人口却稠密,2015年起一直担任中和井村第一书记的李德中介绍,该村共270多户,有110余户为建档立卡贫困户,“以前主要的收入就靠务工。”【详细

本期关注

今年,我省涉农资金整合试点范围覆盖所有贫困县。统筹整合使用的资金范围,包括各级财政安排用于农业生产发展和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资金,形成“多个渠道引水、一个龙头放水”的扶贫投入新格局,允许“买醋的钱打酱油”。
  不过具体实践中,如何整合使用涉农资金,就像一盘复杂的棋局,考验着棋手的能力。

四川省社会扶贫平台迎来“国家队”

“我家有四个人,老伴患有白内障多年,靠儿子种地为生,还有一个十五岁的孙女在读书,生活特别困难,需要食用油,请好心人帮帮我。”12月5日,三台县黎曙镇黎曙村贫困户杨三全发布了一条求助信息。
  截至今年11月,我省社会扶贫网注册用户量20.1万人,发起贫困需求3.62万个,贫困需求对接成功1.74万个,对接成功率48.06%。
  记者浏览中国社会扶贫网客户端发现,我省不少贫困户发布的是“需要大米”“一袋化肥”,又或者“电热水壶”“成人纸尿布”等,需求非常简单。
  这是我省为贫困户需求发布划出的红线。“‘两不愁三保障’之外需求、自己能解决的需求、已稳定脱贫的贫困户需求都不发布。”省扶贫移民局社会扶贫处负责人介绍,做出这样的“三不”要求就是希望将社会爱心力量用在最需要帮助的贫困户身上。【详细

贫困县项目众多,如何区分轻重缓急?

12月6日,南充市仪陇县度门镇王家店村贫困户李荣凤在自家院坝拾掇刚挖出来的红薯。她的身后,是一座半年前盖起的新房。75平方米,水电气齐全。
  “4月份搬进来的,住得巴巴适适!”李荣凤之前住在山脚下,房屋长年失修,墙体开裂了四五公分,又面临泥石流风险。搬进新家后,在外地读书的儿子再也不用为她担心。
  看得见的是“住起来巴巴适适”的房子,看不见的则是这房子背后,建设资金的“千回百转”。
  就在今年初,李荣凤危房重建的梦想还不一定能实现,一个很大原因是缺钱。“年初我们计算住房改造资金需求近4亿元。”仪陇县财政局总会计师周晓莉告诉记者,当时账面上用于危房改造专项资金只有几千万元。【详细

涉农资金项目众多,如何统筹整合?

涉农资金,仅中央层面就包括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农田水利设施建设和水土保持补助资金、现代农业生产发展资金等,多达19项。而一个建设项目,往往也涉及不同行业资金。
  因此,对于县一级来说,确保涉农资金整合过程中的各部门形成“一盘棋”,非常重要。
  广安市广安区选择“一龙管水”,打破行业界限,把方向相同、用途相近的财政涉农资金,实行行业归口管理。
  “整合以后,资金投入遵循‘谁使用、谁管理、谁负责’的原则。”该区财政局工作人员介绍,不论来源,这笔资金投向哪里,就归哪个部门负责。【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