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农业部发出通知,明确从2018年1月1日起率先在332个水生生物保护区逐步施行全面禁捕,包括四川43个自然保护区。目前农业部正在起草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全面禁捕和渔民退捕转产相关实施方案,将涉及我省绝大部分天然水域。我省将对接出台转产安置方案。
  “蓝图绘就,使命如山。”省经济和信息化委主任陈新有用八个字概括开局状态。前不久召开的省委经济工作暨全省金融工作会议明确,2018年做好经济工作,要把实现高质量发展、加快建设经济强省贯穿始终。其中,加快推进产业发展、构建现代产业体系被定义为“核心任务”。在他看来,目标明确,让人有干劲,同时肩头的担子更重了。

更多
生态四川
产业纵横
商贸纵横
扶贫四川

本期关注

“我们正在三峡耍,游船马上就到忠县石宝寨啦!”2018年1月13日下午4点,合江县合江镇长江渔民李庆余与记者通电话,人声鼎沸中大声地“喊”。
  在长江上风餐露宿打鱼几十年,李庆余难得全家出游一回。“以后又是一种忙法,趁现在还自由,出来看看。”
  2016年12月25日,李庆余在赤水河撒下最后一网。此后,除协助科研监测,就再也没有驾船进入这条他闭着眼睛都能开行的河流。现在,禁捕从一条河试点到全面铺开了,靠江吃江的渔民们,摆龙门阵摆的最多的就是上岸转产干啥。

赤水河试点禁捕

赤水河自云南镇雄县,经贵州,从合江县九支镇进入四川,再蜿蜒57公里汇入长江。
  冬季是长江捕鱼淡季,李庆余三五天出一次船,每次也只能捕两三公斤鱼。但由于赤水河全面禁捕,他的鱼一出水便被各大河鲜馆抢购,价格也比以往贵了近两成。
  李庆余的渔船停靠在合江北门口长江边,下游800米处就是赤水河入江口。每次出船路过两江交汇处,他总会忍不住向赤水河方向眺望半天。
  赤水河现在冷清多了,渔船往来穿梭的喧嚣场景已成历史。“除沿河农民赶场或运货驾船路过,难得听到柴油机的‘突突’声。”住在河边的合江县实录镇蒋湾村农民陈淀明已习惯了这种“安静”。【详细

上岸易转产难

渔民普遍学历低、年龄大,改做他业选择面窄,多数外出务工或做种养业,收入暂时还不及过去,还在努力适应新生活。
  1月8日,冬日暖阳。吃完晌午饭,45岁的虎头镇甘雨村“前渔民”罗俊江在自家院坝里慵懒地打起了瞌睡。作为合江县最资深的渔民之一,罗俊江告别了30多年的“天晴捕鱼,下雨制网”日子,退捕上岸整整一年。四代打鱼的罗家,已几乎没了渔家的痕迹。渔船和渔具被集中拆毁、销毁,船板做了柴火,船员证和船舶证也被收缴到县水产局的档案柜里。【详细

全面禁捕大扩容

2017年初,农业部启动史上最严禁渔期制度。与之对接,我省春季禁渔制度18年来首次调整,从每年2月1日到4月30日调整为3月1日至6月30日,禁渔期延长了1个月。
  去年11月底,农业部明确,从2018年1月1日起,率先在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等332个水生生物保护区逐步施行全面禁捕。
  “四川除了1个黄河上游特有鱼类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外,7个水生生物自然保护区和36个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全部在禁捕范围。”省渔政船检港监管理处副处长袁野告诉记者,绝大部分天然水域都将全面禁捕,禁渔期起码是10年以上。【详细

本期关注

1月9日,2018年全省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如何推进四川工业和信息化高质量发展成为会议焦点。
  “蓝图绘就,使命如山。”省经济和信息化委主任陈新有用八个字概括开局状态。前不久召开的省委经济工作暨全省金融工作会议明确,2018年做好经济工作,要把实现高质量发展、加快建设经济强省贯穿始终。其中,加快推进产业发展、构建现代产业体系被定义为“核心任务”。在他看来,目标明确,让人有干劲,同时肩头的担子更重了。

新思路丨带着“问题”看成绩 强力扬长补短

8.5%、8.6%、8.3%,分别是四川2017年前三季度的规上工业增加值同比累计增速,在经济总量前10大省中排名前列。2017年前11月,四川规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4%,比全国平均水平高1.8个百分点,保持了稳中有进的态势。
  过去五年,全省工业经济综合实力“量质齐升”。总量规模稳步扩大,全部工业增加值总量跨上新台阶。
  成绩显著,“短板”也不容忽视。总体看,我省工业增加值总量在全国的排位与我省经济总量的排位仍有差距。工业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比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从产业层次看,尽管四川已建立起门类较为齐全的产业体系,但产业初级化低端化特征仍较明显。虽然新兴产业和高端产业成长较快,但总量还偏小。从企业发展看,一方面龙头企业带动不突出,与中东部兄弟省份差距明显;另一方面“专精特新”企业数量偏少,引领新经济新产业的“独角兽”企业较为稀缺。【详细

新目标丨瞄准“高质量” 建设先进制造强省

新思路让目标进一步明晰。在省经济和信息化委看来,推动高质量发展、建设先进制造强省,是时代赋予全省工业经济战线的重大使命。
  先进制造强省“长”成什么样?更大、更优、更强描绘出未来场景。
  更大,指工业总量和规模。“全国目前处于工业化中后期,四川工业化比全国平均水平还要低一点。”省社科院研究员盛毅认为,转向高质量发展新阶段,四川工业化仍然首先要努力做大总量,在增量中优化。四川近年来的发展也始终坚持这一思路,2017年,全省新产业新项目、新经济、新业态对工业经济总量贡献已超过50%。【详细

新行动丨“十一项任务”明确时间表和路线图

省经济和信息化委明确2018年十一项重点任务,并一一给出具体目标和行动指南。包括推进先进制造强省建设、推进“项目年”、优化产业空间布局、推进工业领域全面创新改革等。
  按照任务要求,新行动已经展开。推进先进制造强省建设,全省“万千百亿工程”行动路线图等正在紧张调研、制定中。“万千百亿工程”即按照省委省政府要求,打造一批百亿企业、千亿产业、万亿集群。会议梳理出电子信息产业、汽车制造产业、饮料食品产业、航空与燃机产业、轨道交通产业、生物医药产业、节能环保装备产业、清洁能源产业和新材料产业9个重点产业,提出聚焦重点实施“一业一策”分类培育。
  此外,推进“中国制造2025”国家级示范区建设,目前除成都争创国家首批“中国制造2025”示范区外,德阳、绵阳也在积极争取,希望成德绵联合争创。【详细

本期关注

“这是我们推出的新产品,您尝尝。”近日,在北京海淀区金源新燕莎mall,参加川货新春大拜年活动的成都香香嘴食品有限公司电商部负责人周文韬招呼着消费者。
  吸引消费者停下脚步的,是豆腐干的马卡龙色系包装,以及繁复的图案组合。“很好玩。”这些产品还引来了9个非常有合作意向的经销商。
  除了烟酒茶等知名品牌,摆上省外商超的川货,以休闲食品、腊肉香肠和特色果蔬为主。不少企业反映,由于消费人群、习惯、渠道发生了变化,按老路子走,机会越来越小了。

香香嘴不再只“吃”豆腐干

包装,仅是产品的外在表现。香香嘴豆腐干,由表及里,都在发生变化。
  目前,国内休闲豆制品市场容量仅有100亿元,但生产企业却有上万家,香香嘴年销售额约为3亿元。不少企业反映,传统休闲豆制品发展已走到了天花板。休闲豆腐干的纯利润仅7%-8%。香香嘴负责人表示,要突出重围,必须围绕消费升级来转型。
  从原材料端抓起,香香嘴在东北建了大豆种植基地,通过规模效应降低原材料成本,同时确保质量可控;在生产端,引入全自动化生产线,同时研发新口味、扩充新产品;在销售端,拓展电商新渠道。“我们希望无限接近消费者,通过市场需求,不断调整优化原料和生产结构。”【详细

进京芒果倒逼供给端资源整合

1月10日,攀枝花远东农业有限公司和北京新发地英利达果品蔬菜销售有限公司,签订了1.5亿元的攀枝花芒果年经销协议。
  新发地是北京规模最大的专业农产品批发市场,承担了首都80%以上的农产品供应。但四川果蔬仅占进货来源的4%左右,因为规模和标准化程度跟不上。
  在新发地市场,光是英利达芒果一年的单品销售额就在十四五亿元左右,“销量最好的时候,30吨的大挂车每天发50车,因为攀枝花温差大,芒果很甜很好吃,且比国内芒果晚熟1-2月,卖得最好。”英利达董事长李建英说,但此前,他要分别向四川不同经销商采购。【详细

讲故事的北川腊肉身价涨四成

1月9日,北川县与人人优品、环球捕手等6家电商平台签订定点采购战略合作协议,其中5家跨境电商企业,要带着北川腊肉走出国门。
  当天,北川县还在天猫举办了腊味节活动,从1月9日零点到下午两点半,北川腊肉销售额达到115万元,迅速成为网红品牌。
  “北川有好产品,却锁在深闺人未识”,两个月前,省商务厅副厅长杨春轩在羌历新年展销活动时感慨,并召集淘宝四川馆馆长刘渊、杨大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杨虎赶到北川,出谋划策。
  “北川产品差故事、缺包装。”刘渊说,如今80后90后成了消费主角,产品要有故事、有情怀、有温度,才能打动年轻消费者。【详细

本期关注

马边县荍坝乡双河村贫困户周林双目失明,为照顾父亲,女儿周前梅只能参加一些村里的公益性岗位,月收入仅四五百元,脱贫是这个两口之家的奢望。
  类似的情况在双河村并不少见,双河村第一书记狄依宁介绍,该村共有40人因病、因残致贫,占全村贫困人口的37%。
  “一人完全或部分失去生活自理能力,需要1至2名有劳动能力的家庭成员专门照顾”,乐山市扶贫移民局工作人员左江川分析,家庭成员失能失劳,导致有效劳动力被束缚,这是部分家庭长期贫困的“穷根”。

难题1:劳动力丨探索“居家救助+集中供养”模式,解放有效劳动力

马边县荍坝乡双河村贫困户周林双目失明,为照顾父亲,女儿周前梅只能参加一些村里的公益性岗位,月收入仅四五百元,脱贫是这个两口之家的奢望。
  类似的情况在双河村并不少见,双河村第一书记狄依宁介绍,该村共有40人因病、因残致贫,占全村贫困人口的37%。
  而在整个小凉山彝区,因病、因残致贫率为37.68%。
  “一人完全或部分失去生活自理能力,需要1至2名有劳动能力的家庭成员专门照顾”,乐山市扶贫移民局工作人员左江川分析,家庭成员失能失劳,导致有效劳动力被束缚,这是部分家庭长期贫困的“穷根”。【详细

难题2:婚假丨限制红白喜事标准,驻村干部到场监督

“有啥法子,硬着头皮给嘛!”峨边县白杨乡瓦洛村村民阿新格尔2014年结婚时,女方索要10多万元聘金、礼金。对他来说,这无疑是天文数字,但为了结婚,他也只能举债筹款。
  瓦洛村第一书记李智远发现,彝族婚嫁中收取聘金、礼金近几年水涨船高,聘金从五六百元上涨到十几万元,礼金也从70元左右上涨到1万元左右。同时种类名目也越来越多,从原来的几种变到十几种,包括舅舅钱、叔伯钱、送亲钱、回门钱和介绍费等。
  李智远说,其实不少女方家庭并不想收那么多钱,但是彝族群众很讲家支,如果别人收了10万元,自己的女儿一定不能比10万元少。【详细

难题3:医疗丨推行民族医师定向培养模式,打造“永久牌”乡村医生

金口河区金河镇曙光村贫困户万永红的家海拔1800米,看病,“从山上到山下得走将近一个小时。”曙光村没有固定的乡村医生,村民看病买药只能去镇上。有时买药只花七八块钱,车费却要十几块。
  缺少乡村医生,贫困群众看病难,乐山市卫计局工作人员郭浩表示,小凉山彝区村医缺口较大。
  “条件太苦了,有点本事的人都走了。”郭浩表示,为解决贫困群众看病难问题,一方面他们从乡镇向贫困村派驻医生,另一方面则采取巡回村医的办法,乡镇医生每周去村上固定坐诊一天,解决村民买药看病问题。
  但有的乡镇也缺医生,这是一个问题。【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