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别担心哈!一会就到成都了,到时给你电话!”2月24日,广元火车站,旺苍人吴丽珠挥手和外婆告别。这次离家,她不再乘坐大巴,而是选择高铁。
  这是西成高铁开通后首个春运,每天,50多对动车飞驰在这条铁路大通道上,平均每小时3对车,几乎趟趟满员。
  食以安为先,农产品是重要源头。统计显示,我们每天食品的70%是鲜活农产品,90%的加工食品也以农产品为原料。从田间地头、猪圈鱼塘到收购储运,如何确保吃得健康安全,已成为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新期待。

更多
高铁速度
现代农业
商贸纵览
扶贫四川

本期关注

“别担心哈!一会就到成都了,到时给你电话!”2月24日,广元火车站,旺苍人吴丽珠挥手和外婆告别。这次离家,她不再乘坐大巴,而是选择高铁。
  这是西成高铁开通后首个春运,每天,50多对动车飞驰在这条铁路大通道上,平均每小时3对车,几乎趟趟满员。
  广元,西成高铁沿线设站最多的市级城市,2月1日至22日,广元火车站共发送旅客39.7万人次、同比增长68.9%,到达旅客51.8万人次、同比增长68.7%;不算老线路客流,广元5个高铁、动车站点共发送旅客27.4万人次,到达旅客32.7万人次,剑阁县、青川县、利州区、朝天区4个西成高铁设站县区游客和返乡人士明显增多。

出行之变

2月24日,农历大年初九,出行的人该背上行囊了。李永却没动身,在旺苍县木门镇盐井村的老家院坝里,他和家人边晒太阳,边清理出门要带的香肠、腊肉等干货。“过了大年再走。”他的车票已经买了,坐高铁,不慌。
  在无锡打工5年,李永经常坐高铁,不过,坐高铁回家还是首次。2月9日 8 点 02 分,他在无锡东站登上G1974次高铁,当天16点38分就到达了广元站,再转两次汽车,18点多钟就到了。往年,回家至少两天——无锡到广元,最快的火车也要跑近30个小时;到了广元,还要转几趟车,至少要4小时。【详细

客运之变

2月23日,广元站直线距离300米的广元长途汽车客运站,同样熙熙攘攘,开往成都、重庆、银川、万州、太原等地的客车鱼贯而出。但站长姚友安的脸上并无太多欢颜。“节后外出务工较为集中,开的包车多,客流看着才多些。”他说,整个春运期间客流并不理想。
  广元长途汽车客运站是和高铁衔接的枢纽站,2017年9月投运,设计流量1万人,但最高峰时也不过5000来人,春运期间日均只有2000多人。“很多人都坐高铁了。”姚友安说,兰渝铁路开通后,坐班车到重庆、兰州客流下滑;去年12月西成高铁开通后,客流下降更为明显,尤其是到西安、汉中、成都等线路,车站90多条班线,实际运行只有73条线路。【详细

旅游之变

2月22日,西安人秦峰和朋友错峰出行,坐高铁到广元市朝天区游玩。步出高铁站,两人登上一辆7座的微型客运小巴,10多分钟就到了曾家山国际滑雪场。
  节后上班第一天,巨大的滑雪场上,游玩的旅客仍处处可见。滑雪场营销经理何静说,春节大假期间,滑雪场平均每天迎客1.6万人次,同比增长15%。为此,滑雪场不得不将滑雪时间限制为一场3小时。
  在她看来,这和西成高铁开通、打“高铁牌”营销密不可分。
  西成高铁开通前夕,滑雪场推出优惠,从西安、汉中、绵阳、德阳、江油、成都、重庆直达朝天站的旅客,凭高铁票和身份证,每天前500名免费滑雪。在朝天高铁站,广运集团安排了专用接驳客运小巴,用于接送坐高铁来景点游玩的旅客,开行趟次对应高铁停靠时间。【详细

本期关注

春节期间,《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开播,包括四川麻辣烫和泡菜在内的美食,再度撩动国人味蕾。
  食以安为先,农产品是重要源头。统计显示,我们每天食品的70%是鲜活农产品,90%的加工食品也以农产品为原料。从田间地头、猪圈鱼塘到收购储运,如何确保吃得健康安全,已成为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新期待。
  农业部将今年确定为“农业质量年”。记者2月24日从省农业厅了解到,我省“农业质量年”行动启动在即,守住安全底线、发力品牌突破成为重点。“为守护舌尖安全,四川田间‘防火墙’将再升级。”省农业厅相关负责人表示。

探班一线

2月23日,大年初八。岳池人周强带着小孩到乔家镇三安蔬菜专合社摘草莓。在三安,他发现了不同——草莓大棚里,每隔一米种一株大蒜,用来驱虫;田间插满黄板,中间还放个蜜蜂箱。“没打一滴农药,基本不用化肥!”三安蔬菜专合社党委书记彭毓坤拍胸脯保证,“三安”就是产地安全、过程安全、产品安全。
  彭毓坤把周强带到会议室,屏幕上正直播田间生产。在快检室,质量安全协管员秦绪正在做农残快检,结果合格后开具产地证明,贴上追溯码,草莓才能走出合作社大门。“你看,这是农事活动记录,草莓‘吃’啥‘喝’啥一目了然。”彭毓坤打开电脑给周强看。“我如果不按技术规程种,分红要遭扣保证金。”社员李小春说。【详细

筑牢底线

2012年,我省在全国率先启动创建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示范市县。岳池是首批示范县,去年又跻身国家农产品质量安全县(市)创建试点。
  “岳池正是全省创建工作从1.0版探索向2.0版深化的缩影。”省农产品质量安全中心负责人表示,深化就是从“有钱有人在做事”到“有监管标准、有电子手段、有检打联动、有示范影响”。
  让消费者对“四川造”农产品放心,对乡村振兴、农业大省变强省来说,紧迫而现实。“质量安全和品牌建设正成为农业供给侧改革的主攻方向。”省农业厅负责人这样界定,质量是根本,安全是底线。【详细

提升品牌

从吃饱到吃品牌的时代,广安市农业局局长刘健深有体会,“没质量安全,一切都是零;没品牌,现代农业则没有未来。”
  彭毓坤透露,三安合作社已认证无公害农产品5个、绿色食品12个,拥有“银特”“辰农”2个商标,“银特”还进入农业部名特优名录,“靠品牌,才让大白菜不再只能卖‘白菜价’!”
  在广安市广安区协兴镇广安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华蓥山”优质品牌农产品展示展销中心,展示着100多个品牌农产品。“如龙安柚的产业品牌价值已达13.15亿元。”中心负责人介绍,有品牌背书,中心营业3个月以来,线上线下销售额已近250万元。【详细

本期关注

月隆冬,四川森态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刘磊突然收到短信:一辆从大凉山过来的新鲜魔芋冷藏车内温度达到了13℃。他赶紧通知货车司机下车检查,及时降温。“幸好发现得早。”
  森态源每年在大小凉山十多个县收购新鲜魔芋,统一运输到乐山市沐川县后加工成魔芋方便面、膳食纤维粉等,80%的成品经泸州港和中欧班列出口到日本、东南亚和欧洲。
  这样的产销半径,专业的物流支撑很关键。

搭平台 千方百计引导企业融入市场

老鹰茶是我国特有的古茶种和传统健康饮品。2011年,何继业回到乐山峨边县,创办了四川土里吐趣农业综合开发有限公司,做老鹰茶开发。
  市场在哪里?在茶叶大省四川,新品牌很难脱颖而出。
  土里吐趣从2014年开始参加省商务厅主办的川货全国行活动。“政府对展位和差旅有补贴,相当于零成本拓展市场,先试试看。”
  直面市场检验,隐藏多年的弊病浮出水面。何继业坦陈,第一年参展只赚了个吆喝。原因是“差距太大”:产品工艺太传统,包装太土气。【详细

建体系 连接城乡,畅通农产品上行路

通过参加淘宝平台上的“年货节”,达州市大竹县庙坝镇老场村6组的村民在春节前就拿到了5万余元的销售收入。
  大竹县盛产醪糟、苎麻、香椿、白茶、土鸡蛋、腊肉等产品,但过去销路不畅,土货“养在深闺人未识”。
  去年,四川启动省级电商脱贫奔康示范县建设,财政支持示范县在电商扶贫推进、公共服务、物流配送、质量标准、产品溯源、人才培养等体系建设方面先行先试,构建贫困群众脱贫奔康的电子商务支撑体系。去年3月,大竹县成功申建,获得600万元项目资金支持。【详细

补短板 冷链物流为农产品流通装上聪明的“头脑”

新鲜魔芋需在10摄氏度以下储运。“温度高一点,就会殃及后端加工及销售。”在刘磊眼里,2016年以前,魔芋加工销售只能靠天吃饭。
  魔芋在9月到次年1月收获,收获期尾声,产品就得折价卖。由于上年农民跟风种植,2012年魔芋供大于求,田间收购价跌破每公斤3元,比正常价格低一半。
  企业收购后也不轻松。新鲜魔芋在没有冷藏的情况下,5个小时就会变质。魔芋的加工食品,在0℃-15℃之间,保质期可达到1年;超过这一温度,保质期为半年。抛除运输、报关和报检时间,产品上架国外超市后只剩不到5个月时间。【详细

本期关注

2月7日,马尔康下起了小雪。
  夏佳急匆匆开车赶往卓克基镇纳足村,那里有120箱蜂,都是他的“宝贝”。这两天气温回升,蜜蜂随时可能飞行,巢门必须时刻保持畅通。看到雪并不大,没有堵住巢门,夏佳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夏佳是纳足村阿坝中蜂养殖合作社聘请的职业经理人。合作社2016年成立,参考了成都崇州市的“农业共营”制度,实现了村民、职业经理人、村集体经济三方增收共赢。
  以共营促共赢,纳足村集体经济“蜂”生水起。

困境 养殖面临蜂农老龄化技术业余化等问题

阿坝中蜂个体大、群势强、耐寒,适应高纬度、高海拔地区,是中华蜜蜂最好的蜂种之一,同时也属于国家和省级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品种。
  马尔康地处高原峡谷区,拥有天然山花及黄连、贝母、秦艽等中药材花蜜源及其他植物资源,是阿坝中蜂最佳宜居地之一。同时,马尔康还建有阿坝中蜂国家级保种场和马尔康省级阿坝中蜂保护区,有助于阿坝中蜂繁衍生息。
  然而,中蜂养殖在马尔康并没有形成规模,反而面临诸多问题。【详细

破题 解决“谁养蜂”“谁经营”“谁服务”问题

2016年9月,崇州市投入25万元援建资金在纳足村建了一个占地5亩,拥有120箱阿坝中蜂及配套设施的示范基地。“这是‘共营制’在脱贫攻坚进程中的尝试。”胡佑群说,崇州探索的“土地股份合作社+农业职业经理人+农业综合服务”的“农业共营制”,有效破解了纳足村乃至马尔康市“谁来养蜂”“谁来经营”“谁来服务”等问题。
  效仿“共营制”,纳足村成立了阿坝中蜂养殖合作社,建立起成员(代表)大会、理事会、监事会等组织机构,村党支部书记银巴任监事长,村委会主任达尔基任监事长,并聘请了职业经理人。
  纳足村合作社采取“保底+二次分红”的模式,职业经理人必须每年保证给纳足村挣够9.6万元,在此基础上,再进行二次分配。【详细

拓展 精深加工拓宽蜂蜜市场销路

阿坝中蜂养殖“共营制”,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完善。
  “未来要加强养蜂服务体系建设。”胡佑群说,马尔康计划成立服务蜂农的超市,出售蜂箱、蜂具等,也可以上门帮助打药除病等。如何做强蜂蜜深加工,也是她考虑的问题。“我看超市里一些新西兰、欧洲进口的蜂蜜,一斤三四百元。”她说,阿坝中蜂蜂蜜的质量并不比进口蜂蜜差,但是加工存在短板。
  目前,马尔康市不少蜂蜜都是简单包装后,销往外地。为帮助蜂蜜走出高原,该市将积极创造条件、平台,引进专业包装加工企业,设计阿坝中蜂品牌包装,拓宽销路。马尔康农畜林产品加工物流园也将年内启动建设,“可以解决蜂蜜加工本土化的问题,也能带动就业。”胡佑群说。【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