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吓了一大跳。”5月31日,眉州东坡集团董事长王刚的微信朋友圈炸开了锅。几天前,由美团和北京瓦特新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发布的《中国餐饮报告2018》(简称《报告》)显示,2017年底,美团点评上收录川菜馆28万家,比年初减少4万家,相当于美团收录的川菜馆每8家就关闭1家。
  韩国《中央日报》近日引用专家观点称,“在中国西部,有能力发展成‘独角兽’聚集地的城市,只有成都。”而成都去年公布的31家“潜在独角兽”名单中,30家来自成都高新区(其中1家今年晋升为全省首家独角兽企业)。该区近日亦公布独角兽梯度培育计划,提出打造中国独角兽新摇篮。

更多
知味四川
产业扶贫
四川高新
水润蜀乡

本期关注

“吓了一大跳。”5月31日,眉州东坡集团董事长王刚的微信朋友圈炸开了锅。几天前,由美团和北京瓦特新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发布的《中国餐饮报告2018》(简称《报告》)显示,2017年底,美团点评上收录川菜馆28万家,比年初减少4万家,相当于美团收录的川菜馆每8家就关闭1家。
  这组数据几乎惊动了整个川菜圈,而在一年前的报告中,整个2016年,减少的川菜馆仅为1000家。
  一石激起千层浪。川菜“退烧”了?

去年减少4万家店,相当于每8家川菜馆关1家

看到《报告》,成都市美食之都促进会会长何涛首先怀疑数据的代表性:有没算新开的川菜馆?这个川菜馆是指正餐,还是把火锅、串串和小吃也算在了里面?
  对此,北京瓦特新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秦朝介绍,数据由美团提供,分析撰写报告则由他们负责。
  “美团是以经营范围或店铺名称备注‘川菜’或‘川菜馆’来统计的。判断一家川菜馆是否关店,会综合考察线上交易情况,以及查看美团地图上是否还存在”,秦朝解释,《报告》中的数量,已综合统计新开和关闭的店铺。【详细

是一场优胜劣汰的洗牌,前所未有的挑战

一部分人认为是一场优胜劣汰的洗牌,一部分人认为川菜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20元钱随便吃。”6月1日18时,成都市致民路附近,一家餐馆老板正向路人吆喝,几年前,他将自家川菜馆改成了自助餐。过去,这条街上有不少老川菜馆,如今多已改头换面。
  “无论数据是否具代表性,川菜馆大浪淘沙的时候到了。”川菜大师彭子渝表示,需要关注的不应只是关店数量,更要反思4万家店关闭的原因。
  对于川菜是否真的“退烧”,业内分为两派。
  一派看来,川菜市场日趋成熟,川菜馆“退烧”是市场优胜劣汰的一场自我洗牌。【详细

精品、单品川菜或快速崛起,“伪川菜”的生存空间将进一步被挤压

一场“退烧”风波后,川菜馆何去何从?“谁是主流,市场来决定。”袁小然表示。秦朝分析,未来川菜发展或升级,或分化:“升级”即精品川菜将持续增加,制作标准、品牌和食材将持续升级;“分化”即川菜品牌将更聚焦于单品。
  柴门餐饮董事长陈天福介绍,目前柴门建立了一季度换一批新菜的制度,推出一系列新式精品川菜,“有人误将川菜‘升级’理解为传统文化的流失,实际上是川菜适应现代人消费理念、引领市场消费习惯的一种积极回应。”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型连锁川菜馆老板称,目前正与另一家川菜馆联合成立大型川菜实验室,每周出精品新菜,有意抱团出省。【详细

从以金字招牌抢占国内市场,到布局海外扩大全球消费市场

“如果说做好品牌川菜,是川菜馆打响金字招牌抢占国内市场的必然选择,那么布局海外则是川菜扩大全球消费市场、进行品牌建设升级的重要路径。”袁小然表示。
  如何在外打造川味名片?“我找川菜师傅会考两道不辣的川菜:一道熊掌豆腐、一道白油鸡丁。”德国慕尼黑一家川菜馆的老板曾丹告诉记者,“我们希望让更多人知道川菜的其他味型。”下一步,他打算联合川旅投集团在欧洲开设连锁川菜馆。
  眉州东坡则是将做菜方式进行分解。以鱼香肉丝为例,“我们将配料标准化,精确到主料和辅料是多少克;同时,也将工作流程标准化,先放什么,后放什么。”在王刚看来,标准化实现了从“少许”到“几克”的改变,打破了过去“一个厨师一道菜”的局面,能节省大量人力成本。【详细

本期关注

2018年6月18日,凉山州金阳县的大山深处,一座在悬崖上凿出的现代化“扶贫工厂”将投产。这个深度贫困县有了历史上投资规模最大的项目,产业造血的脱贫路子越走越宽。
  不止金阳,回顾过去几年,四川产业招商扶贫亦走出了一条不平凡之路。
  2016年至今,全省外来投资项目约30%资金被引导流向贫困县分布较集中的广元、南充、广安、达州、巴中、甘孜、阿坝、凉山等市(州)。仅省投资促进局牵头举办的两次产业扶贫推介会暨项目集中签约,投资额就超过1000亿元。

搭建桥梁 扶贫有“广度”有“速度”

扶贫难,难在时间紧、任务重、标准严;难在将输血式扶贫的短期效应,提升为产业造血脱贫的长期红利。破难之举唯在勇于担当,需要大力实施产业招商扶贫,全面推进全省88个贫困县与广大企业对接,让产业扶贫资金加快流入更多贫困地区。
  水旱从人、不知饥馑,成都平原是让天府之国闻名遐迩的核心区域。然而,秦巴山区、乌蒙山区、大小凉山彝区、高原藏区等四大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的面积占全省总面积逾七成,88个贫困县接近全省县(市、区)总数的一半。2013年,四川精准识别建档立卡贫困人口625万,接近全国贫困人口的十三分之一。【详细

克难攻坚 扶贫有“力度”有“深度”

扶贫贵在精准,重在精准。产业“造血”,是扶贫的治本之路,再难也要往上冲。
  2018年4月知名企业四川行活动期间,美姑、金阳特色农产品和重点投资领域的专门展区,吸引了众多客商的关注。此前,2017年的知名企业四川行活动期间,美姑、金阳、马边等帮扶县的农特产品展就实现销售10余万元。
  产品走出去,企业走进来。2016年,13批、130余人次的“BOSS团”先后赴金阳县、美姑县等地实地考察、对接洽谈。2017年,8批、110人次的“BOSS团”再赴金阳县、美姑县。省政府驻重庆、沈阳办事处组织15家企业共30余人,赴凉山州进行投资考察,推进了重庆金阳房地产公司西昌市礼州镇特色旅游小镇、北京千方集团重庆公司城市智慧交通、新疆珠峰工贸有限公司现代农业、中农联重庆公司农畜牧业全产业链、叁和乐购集团电商微商及旅游开发等多个项目。【详细

互动融合 扶贫有“特色”有“联动”

扶持谁、谁来扶、怎么扶、如何退,全过程都要精准,必须要下一番“绣花”功夫。瞄准致贫原因,结合当地的优势资源和特色,因地制宜引入差异化的产业扶贫才有生命力。
  事实上,像“绣花”般精准招商扶贫,四川耐心细致,久久为功。引入的产业迥异,奔的却是同一条致富路。
  以金阳县热柯觉乡丙乙底村为例。该村位于10万亩索玛花核心区,周边有30万亩百草坡湿地和巨大的地质漏斗形天坑群,资源得天独厚,发展特色旅游成为必由之路。村民洛布日格全家6口人,2014年前人均年收入不到2000元。在省投资促进局主要负责人结对帮扶后,洛布日格成了村里第一批开办彝家乐的人。经过对口培训后,他烹制的炭火烧烤、荞麦饼、土豆鸡、酸汤鸡深受游客欢迎,去年家庭收入增加到2万多元。【详细

本期关注

一批新的独角兽企业,有望诞生在成都高新区。
  韩国《中央日报》近日引用专家观点称,“在中国西部,有能力发展成‘独角兽’聚集地的城市,只有成都。”而成都去年公布的31家“潜在独角兽”名单中,30家来自成都高新区(其中1家今年晋升为全省首家独角兽企业)。该区近日亦公布独角兽梯度培育计划,提出打造中国独角兽新摇篮。
  潜在独角兽企业“转正”,需要政府做什么?

关于“人地钱”

所谓独角兽企业,是指成立10年以内、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创业公司,通常被认为是新经济发展的重要风向标;而潜在独角兽,则指成立5年以内,估值1亿美元或成立5年以上,估值大于5亿、小于10亿美元的创业企业,是独角兽企业的“种子选手”。
  高速发展的潜在独角兽企业,对“人地钱”等生产要素的需求也在猛增。但和传统企业不同,它们更多需要得到支持的,不是钱或地,而是人。
  “最希望政府帮助的,是高端人才招引。”6月2日,潜在独角兽企业麦麦养老总经理助理罗巍表示,企业急需互联网运营等高端职位,而这在四川乃至西部都很难招到,“像资深的算法工程师,只有去北上广挖人,很费事。”【详细

关于“生态圈”

“供应链在外地,成本高、损耗高、效益低。”极米科技相关负责人介绍,作为智能硬件制造企业,对产业链上下游需求大,希望政府在招商引资时予以考虑。潜在独角兽企业先导药物董事长李进则表示,希望能配套中试实验室等行业共性的设施,“希望在成都高新区看到的,是一个完整产业链条的聚集地。”
  “政府在寻找‘独角兽’,‘独角兽’也在寻找‘森林’。”傲视科技CEO郭亮表示,成都高新区有人才资源和环境优势(包括政府服务和硬件设施)等基础,在此基础上政府可进一步培育完善适合独角兽成长的生态圈,避免产业链“两头在外”等现象。【详细

关于“搭把手”

除了“人地钱”“生态圈”,潜在独角兽企业也希望政府能在其他方面“搭把手”。
  最集中的当属市场推广,有11条诉求。其中主要又集中在应用场景打造。数联医信、我来啦等潜在独角兽企业均提出,希望产品能在相关社区或政府机构率先推广试用。
  “新产品或新商业模式推出初期,政府率先提供应用场景,可以帮助企业渡过最初困难期,起到示范推广的效果。”成都高新区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已和相关企业进行了对接,在条件允许情况下开展合作。【详细

本期关注

王焕全沿着库区足足走了三圈,接下来的时间,他每隔两小时抄录一遍水位数据。这位眉山市东坡区崇礼镇石埂子水库管理员清楚:必须要执行水库防汛24小时值班制。
  一个月前,省农水局水库处工作人员便开始四处奔波,逐库落实行政、技术、巡查“三个责任人”,同时核查预测预报、调度方案、应急预案等三项基本要求。
  四川现有各类水库超过8000座,数量居全国第四。平时,这些水库是我省城乡供水、错峰调节的“压舱石”。而在主汛期,这些水库成为防汛的核心焦点。

压力 水库运行时间长+气候整体年景不佳

5月28日7点,邹泽全起床后直奔值班室,调阅当天的雨水情预报资料。这个习惯,他已持续一个月。
  邹泽全,成都龙泉驿区同安镇外三门寺水库管理组组长。11天前那场入汛以来的最强降雨,让他心有余悸。因为1958年开始蓄水的三门寺水库,“年纪”比54岁的他还大。别看水库库容只有260万立方米,大坝却比同安镇高了近10米。
  “一来,水库运行60年了;二来,眼下又是大春用水高峰期,水库水位保持在汛限水位。真不敢掉以轻心。”邹泽全说,自己是水库的巡查值守责任人,必须“懂干什么、怎么干”。【详细

防范 人工巡查+“千里眼”

查看刻度表、读数、抄写;沿库区巡查,记录每一处山体的异常……这是入汛后岳池县响水滩水库管理所副所长李晓燕的日常任务。李晓燕说,唯有这样,才能尽可能掌握水库的风险情况。
  “防范胜于救灾,这也是水库度汛理念。”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相关负责人认为,预测预报和风险排查,是安全度汛的关键一环。而多年与水库打交道后,四川逐步摸索出一整套“土洋结合”的预测预报机制。
  “土”,是对所有水库逐一落实测报人员,监测水情雨情。同时结合此前水库摸底调查,把水位、沉降、渗流等基本人工观测设施配备不足或观测设施年久失修的,按时配备好或修复完毕。而对大中型水库,则装备水雨情监测预报设施。【详细

预案 低水位+备物资+练人员

5月30日下午,南部县上游水库库区落了一场小雨。刚刚巡查完库区的值班员何绍龙,钻进了值班室。来不及喘口气,便开始核对物资更新情况。在他身后,50年一遇、100年一遇和500年一遇洪水的水库安全减灾工作卡、水库避险明白卡、水库应急疏散转移路线图已经分别上墙。而上游水库附近场镇,一支400人的抢险队伍,可以随时集结待命。
  “雨前排查、雨中巡查、雨后复查”,这是国内外通行的“水库防汛三查制”,核心直指水库调度、应急处置。针对调度和应急处置,四川做了哪些准备?【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