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按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安排部署,我省在本月开展脱贫攻坚综合暗访工作。暗访范围覆盖秦巴山区、高原藏区和乌蒙山区三大片区(含大小凉山彝区)内78个贫困县和片区外9个有脱贫攻坚任务的县。
  去年12月,联合国正式确定每年5月20日为“世界蜜蜂日”。蜂产业发展正日益受到重视。数据显示,2017年四川全省存栏蜜蜂164万群,全国第一。拥有国内最大蜂群的四川,已明确将蜂产业作为畜牧业发展的一大重点,蓄势做强这一“甜蜜产业”。

更多
绿色四川
产业纵横
扶贫四川
现代农业

本期关注

精选过的玄武岩矿粉被倒入熔炉,阵阵高温热浪和隆隆响声中,熔炉下方出料口“吐”出了一股炭黑色的细丝——“快看,出丝了,这就是玄武岩纤维。”6月8日上午,四川炬原玄武岩纤维科技有限公司原丝车间里,参观者围拢上来。玄武岩纤维,被誉为“21世纪的绿色工业新材料”;玄武岩纤维产业也被列为四川重点产业,发展走在全国前列。但玄武岩纤维量产技术还在试验中。
  虽然新技术尚未完全“走出实验室”,但一切已在变革中。

技术领先

位于达州的四川炬原,装备和技术全部来自四川航天拓鑫玄武岩实业有限公司。这让航天拓鑫总经理曹柏青十分骄傲,“我们输出了原丝生产、上中下游产业开发和应用的全套技术,基本上算复制了一家企业。”
  航天拓鑫是省内最早研究玄武岩纤维的企业。2003年,哈尔滨工业大学在成都建成国内首台单体炉纺丝装置,从雅安采集玄武岩,进行纺丝、纤维结构性能和应用研究,并创立四川航天拓鑫玄武岩实业有限公司。十多年间,航天拓鑫逐步自主研发制纤技术和生产设备,并发展成全球技术领先的玄武岩纤维龙头企业。【详细

应用升级

“这些才是做出来的‘面包’。”6月6日上午,王孙富在四川航天拓鑫的产品展厅向客商介绍。展厅入口处摆放着“面粉”——玄武岩纤维,往里走才是各种“面包”:复合筋、自行车轴、列车踏板、步行道板、鱼雷包装箱、导弹发射筒等。
  玄武岩纤维可广泛运用于国防军工、交通运输、建筑施工、车船制造、环保装备、航空航天等领域。
  “最早运用在建材领域。”王孙富介绍,将玄武岩短切纤维搅拌在路用沥青里,能降低路面噪音,减缓路面裂缝,提高道路耐磨性;而将玄武岩纤维复合筋运用在建筑工程里,能抗腐蚀,并且重量仅有同规格钢筋的四分之一。这在成都市二环路高架桥、成都地铁等市政工程中已广泛应用。【详细

量产制约

目前,我省玄武岩纤维年产能为6000吨,产值约为3亿元。按《四川省玄武岩纤维产业发展指南(2016—2020年)》,我省2020年玄武岩纤维产量要达4万吨以上,玄武岩纤维及其复合材料总产值达到100亿元,但当前技术和市场均存在制约。
  首先,目前尚难以形成高品质玄武岩纤维的低成本量产。
  当前国内玄武岩纤维生产工艺主要有两种,坩埚法和池窑法。
  坩埚法温度自动化控制较好,但纤维质量不稳定且低产,单台炉窑日产量只有2.5吨左右。目前国内企业基本采用坩埚法,受制于此,国内每吨玄武岩纤维价格高达2万元左右。
  池窑法,将较小的炉窑换成较大的“池子”,体量大,产出纤维品质稳定,成本低一些。“但技术难度大”,四川大学化学纤维研究所教授叶光斗介绍,多年前南京玻璃纤维研究设计院等单位就做过研究,均以失败告终。【详细

变革之中

虽然新技术尚未“走出实验室”,但我省玄武岩纤维生产已在变革中。
  玄武岩矿石来源或将改变从外省引入的现状。记者从省煤田地质局获悉,2017年6月,我省首次启动纤维用玄武岩矿调查与评价工作,经过前期资料分析,在全省圈定了约5.7万平方公里有可能成矿的区域,涉及眉山、乐山、雅安等6市州25区县。项目实施单位华源矿业勘查开发有限责任公司项目经理张剑介绍,经过一年调查,已基本查明4个玄武岩纤维用矿资源富集区。业内人士估计,采用省内矿石,原料的成本占比可从5%降低到2%左右。
  降低玄武岩纤维原丝成本,不仅在于降原材料成本,更多的需依靠燃料、人工成本的控制,以及工艺的革新。【详细

本期关注

“这是一场颇有‘味道’的对接会。”6月11日,2018“厕所革命·四川行动”产品展示对接会期间,省经济和信息化委轻工纺织处处长黄鹏一语双关道出办会初衷。
  在他看来,“味道”一指“厕所革命”消除异味之盼,要让厕所全面告别脏乱差,步入清洁便利、绿色环保新阶段;其二,则意味着“厕所革命”带来的产业发展新希望,希望“四川造”更好抱团发力,共同把“小厕所”做成大产业。

去年全省厕所相关产值970亿元,供需矛盾依然突出

黄鹏算了一笔账:四川是人口大省,据统计2017年常住人口约为8262万;四川也是全国旅游大省,2017年赴川游客为6.4亿人次。根据以上数据估算,每天在川民众如厕次数达3亿次左右。去年,全省“厕所革命”实施方案正式印发实施。按照计划,到2020年,全省将新建和改建厕所达1.9万座。一个巨大的新市场,正逐渐开启。
  与巨大需求相比,四川厕所用具产业的供应能力却显得有些不足。据统计,去年,全省规模以上厕所用具及配套生产企业458家,产值970亿元,占全省轻工行业总产值的18%。而这些企业中,制造业占比并不高,能叫得响的“四川造”品牌更是屈指可数。“企业规模、体量较小,业态、产品单一等问题较为突出。”产业发展分散,目前,全省还没有针对厕所、卫浴等产业建立起统一的生产制造产业园区。【详细

瞄准核心竞争力,新产品、新势力涌现

“未来的厕所,将不再是传统的修建、装修模式。”主攻景区新型厕所的四川旅发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带来了今年4月推出的新品——“一体化智慧生态环保厕所”。现场负责人王勋介绍,采用微生物降解,该产品无须用水、无须动土、就可安装使用,并可实现零排放、无污染。此外,该产品还搭载了扫码出纸等24小时无人便利新科技。
  看重“厕所革命”市场新机遇,专注卫浴品牌20余年的四川帝王洁具股份有限公司近年来专门成立了事业部,专注研发舒适、生态的环保公厕产品。当天,该企业带来采用了除臭和新风系统的“可深呼吸的厕所”。“标准化、集成化、模块化的公厕产品,也更节能更便捷。”四川帝王洁具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吴志雄介绍,一座10个蹲位的公厕,使用新产品、新技术,一年可节约用水1100余吨。采用标准化、模块化生产,从下单到出厂只需 15天就可交付使用。“现场安装就像搭积木一样,4个多小时就可完成。”【详细

全面刷新“四川造”品牌,抱团做大做强

要把“小厕所”做成大产业,也必须贴近消费升级需求。
  “厕所革命也要经历厕所制造、厕所质造和厕所智造的产业发展过程。”黄鹏说,此次展示的厕所产品主要是采用节能、环保技术和装配式建筑工厂生产的产品。下一步,四川还将鼓励支持企业建设3D打印、数字化生产、智能生产线等,根据客户的需求模块化定制生产产品。
  目前,不少地区正积极探索PPP模式推进“厕所革命”。在他看来,企业负责公厕项目的融资、投资、建设、管理,政府分期回购。“四川造”的生态环保厕所节水节电,还节约人工及排污等费用,有效减轻了资金压力。
  制造之外,服务、运营等新模式、新业态也大有空间。【详细

本期关注

按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安排部署,我省在本月开展脱贫攻坚综合暗访工作。暗访范围覆盖秦巴山区、高原藏区和乌蒙山区三大片区(含大小凉山彝区)内78个贫困县和片区外9个有脱贫攻坚任务的县。
  今年暗访分别在三大片区内的贫困县之间交叉进行。省扶贫移民局有关负责人介绍,目的是让地理位置、资源禀赋相近的县区可以相互学习。

四川省启动 2018 年脱贫攻坚综合暗访工作

今年暗访分别在三大片区内的贫困县之间交叉进行。省扶贫移民局有关负责人介绍,目的是让地理位置、资源禀赋相近的县区可以相互学习。
  暗访另一大特点是,在三大片区外9个没有贫困县的市中,各选一个脱贫任务较重的县暗访。“所有暗访组在各县(市、区)随机选择2个边远死角村。”省扶贫移民局考核处处长薛兵介绍,其中1个是建档立卡贫困村、1个是非贫困村,每个村随机走访10户左右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和不低于3户的非贫困户。
  暗访重点主要包括两大内容。一是国家和省2017年度脱贫攻坚成效考核和今年第一轮全覆盖督导反馈问题整改情况。“我们要把这次暗访发现的问题与之前督导的问题作对比,看看短期内能解决的问题是否得到了解决。”薛兵说,同时还要看县里对督导所发现问题的整改是否到户、到人。【详细

暗访组找村民带路,夜里与村干部交换意见

张建国手里拿着一张纸,是红卫村贫困户的全部资料。记者注意到,有些人的身份证号是红颜色字体,张建国说,这部分是残疾人,是重点走访对象。
  进村后,张建国找到红卫村3社社长皮永奎,请他带路,去往贫困户李泽相家。
  李泽相的家是木瓦房,屋内漆黑一片,厨房屋顶角落的瓦片已掉光,罩着一张编织袋。他告诉暗访组,房子经常漏雨,自己正准备修一下。
  张建国拿出帮扶手册边看边问,“晓不晓得哪个帮扶你?”“去年有没有人住院?”“家里有没有买医保?”【详细

与贫困群众一起算收入,暗访组临时下车随机走访

6月6日一早,暗访组从洛表镇出发,去往王家镇大祥村。
  大祥村位于川滇两省交界处,距离珙县县城101公里,翻过一座山就是云南。“大祥村计划今年退出。”张建国告诉记者。
  大祥村2社社长王邦桥为暗访组带路。“村里哪户贫困户最恼火,先去他家。”暗访组成员赵琴建议。随后,王邦桥将他们带到了村民朱明江家中。
  朱明江家有三口人,他和老伴长年有病,儿子去年遭遇车祸留下残疾,致贫原因是缺少劳动力。“有低保吗?”赵琴问。朱明江说,“今年的低保申请已经交了,不知道能不能批下来”。【详细

本期关注

6月10日一早,平武县康昕生态食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兴蓉就忙着联系卡塔尔客商,她的15吨“大山老槽蜜”有望近日再闯中东高端市场。2016年,她第一次赴卡塔尔参加推介会,“不到半天,大山老槽蜜就被抢购一空,还荣获卡塔尔最佳销售奖。”她很自豪。
  从养在深山到境外走俏,“大山老槽蜜”也成为观察我省蜂产业发展的一个窗口。

蜂群规模全国第一,中蜂规模品质优势突出

早在2000多年前,巴蜀养蜂业就已较为发达。《华阳国志·巴蜀志》记载,当时已将蜂蜜列为18种特产进贡朝廷。“我省地形地貌多样,气候适宜,蜜粉源植物多达250多种,养蜂业又具有投资小、见效快、用工省、无污染、回报率高等特点,中蜂产业还曾被确定为全省十二大优势特色产业,因此近10多年来,我省蜂业得到较快发展。”省蜂业管理站站长王建文介绍。
  产业布局也逐渐形成:中蜂资源有阿坝、凉山等6个种群;西蜂则分布于眉山东坡、邛崃等县市区。王建文介绍,全省中蜂93万群,占全国中蜂总量的16.91%,蜂蜜产量8000多吨,均为全国第一,“中蜂是四川优势所在,因其利用山花、中草药、灌木丛花等零星蜜粉源植物而生产高价值蜂蜜,且自然封盖属于成熟蜂蜜,售价每公斤100元-150元,高的可卖300元以上,已获阿坝蜂蜜等6个国家地标产品。”赵兴蓉说。【详细

规模小养殖分散,抵御风险能力弱,缺乏专业研究机构

“蜂蜜、蜂王浆、蜂花粉、蜂胶等蜂产品,在化妆品和医药领域应用也越来越广泛。”中国养蜂学会副理事长宋心仿告诉记者,美国、加拿大、德国人均蜂蜜消费分别是我国的2倍、3倍、4倍,随着养生意识的增强,我国蜂蜜消费增长还将不断上升。
  但记者走访也发现,巨大的市场机遇面前,我省蜂产业诸多短板也亟待补齐。
  我省中蜂养殖大多分布在盆周山区,小农户分散的养殖模式与交通不便叠加,成为一大难题。与西蜂动辄两三百箱集中养殖比,中蜂养殖规模多数在10箱-50箱,多为在家定地饲养或小型转地放蜂。青川蜀蕊养蜂专业合作社社长王淑娟告诉记者,自己曾做过蜂农信息基本摸查,一个周才走了5个村。而在平武的赵兴蓉,为保证蜂蜜质量,企业每次回收蜂蜜前必须抽检,工作人员去趟县里的一个藏区乡都得花费3天时间,成本太高。【详细

2022年成熟蜂蜜逾70%,打造最具影响力蜂产品基地

今年1月印发的《全省农业四区 四 基 地 建 设 实 施 方 案(2017-2022年)》进一步给出细化目标:到2020年,全省蜂群发展到200万群,到2022年达220万群;到2020年,蜂蜜、蜂王浆和蜂花粉产量分别达到6万吨、600吨和900吨,到2022年分别达到6.5万吨、650吨和1000吨,成熟蜂蜜比重2020年达60%以上,2022年达70%以上;到2020年,为油菜、大棚草莓、猕猴桃、大樱桃等农作物授粉的比重达到50%以上,2022年授粉比重达70%以上。
  中国蜂产品协会会长王啉表示,中国蜂产品已到新转折点,靠单一追求数量扩张、低价竞销和掺杂使假、降低质量已难以为继。“对四川来说,核心是高质量发展,推动传统散养方式向标准化规模化生态化转变,转变单一的蜂产品生产向蜂产品生产和蜜蜂授粉农作物并举转变,因地制宜发展中蜂和西蜂,构建现代蜂业优势区域布局和专业生产格局。”王建文说。【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