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本地小龙虾太少了,我们不得不看人家脸色,货只能靠‘抢’。”朱东抱怨。他的抱怨并非图一时口快。6月出炉的《中国小龙虾产业发展报告(2018)》和《四川省小龙虾发展情况报告》均显示:2017年,川人餐桌上九成小龙虾要靠外省“支援”,全省产量7841吨,不及湖北一个县级市。
  凉山不“凉”,凉山正热。6月20日,省综合帮扶凉山州打赢脱贫攻坚动员大会在西昌召开,新选派3500多名综合帮扶干部,吹响了凉山脱贫攻坚的总攻号角。
  省委进一步明确,发展产业是凉山脱贫攻坚的首要任务。面对首要任务,全省农业系统如何加码,如何精准发力?

更多
知味四川
产业纵横
城乡建设
现代农业

本期关注

成都市一家小龙虾餐馆的老板朱东冲向刚刚熄火的车辆,抢过12个有他姓名、电话标记的泡沫箱,“新鲜的小龙虾,600斤,刚从湖北来的!”
  “本地小龙虾太少了,我们不得不看人家脸色,货只能靠‘抢’。”朱东抱怨。他的抱怨并非图一时口快。6月出炉的《中国小龙虾产业发展报告(2018)》和《四川省小龙虾发展情况报告》均显示:2017年,川人餐桌上九成小龙虾要靠外省“支援”,全省产量7841吨,不及湖北一个县级市。

消费火爆 九成货源却来自外省

“我都排了两小时队了,咋还没轮上?”7月13日晚上9点,霸王虾成都九眼桥店,久等的顾客忍不住找前台“投诉”。这样的场景,经常在这个小龙虾店上演。两年前,霸王虾在成都只有两家直营店,现在已有8家,餐馆甚至开到了其他省市,总共已达18家。
  霸王虾的“扩容”,是整个小龙虾餐饮店火爆的缩影。记者搜索大众点评网发现,目前仅成都就有超过3500家小龙虾餐厅,而在两年前,这一数据仅为600多家。“短短两年,数量激增,还不包括兼营小龙虾的冷啖杯、烧烤摊等。”大众点评网相关负责人介绍,成都小龙虾餐厅数量名列全国第七。
  我省报告显示,去年我省小龙虾消费量7万吨以上,占全国消费总量11%。消费火爆也直接提升了市场对食材的需求。【详细

养殖惨淡 本地缺虾苗缺技术缺经验

曾开虎还清晰记得去年一个省内养殖户打来的投诉电话:我从湖北运来虾苗,为啥几乎死光了,请你们检测一下,是不是他们添加了什么药?
  投诉背后,是我省小龙虾产业养殖推广失败的主要原因——因为产业基数小、技术不成熟,自繁自育的虾苗质量不稳定,只能从省外大量引种,却又被长途运输的低成活率卡住了脖子。
  四川百岛湖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在大竹建立了多个稻虾混养基地,但谈起虾苗,董事长程向有些“神伤”。他介绍,由于人工干预小龙虾自然繁殖的技术几乎没有抗灾害能力,遇到干旱或是洪水,育苗池里的虾苗就全数付之东流。“只能硬着头皮从外省引入虾苗,能活下来的寥寥无几。”【详细

价格高企 小龙虾养殖有“钱景”

成都白家市场的水产经销商田述尧还记得,1989年他刚入行时,3元钱能买5公斤小龙虾,此后价格一路高歌,今年采购价达到每公斤50-70元,“这么多年,小龙虾虽然经历了污水沟、重金属污染等风波,价格却始终坚挺。”
  “未来3-5年,小龙虾消费市场行情依旧看好。”成都市水产协会会长青南春认为,小龙虾跟火锅一样,是可以花时间慢慢品尝的美食,迎合了当下人们快节奏工作对慢生活的渴求。今年世界杯期间,10万只湖北小龙虾“出征”俄罗斯,闯向了更大的市场。【详细

稻虾共养 利用好三成稻田就能弥补市场缺口

四川小龙虾发展方向何在?“人工培育虾苗技术是核心。”舒新亚表示,如果四川能组织力量研究人工培育虾苗技术,小龙虾产业将真正成为地方经济增长新动能。
  对此,曾开虎也建议,应建立四川省小龙虾原种场,向美国原产地引进鳌虾原种,组建全省小龙虾原种选育扩繁基地,并加强与科研院所的合作,建立小龙虾基因库。
  已经有养殖大户行动起来。严林涛介绍,明年将在邛崃投资2000万元打造苗种繁殖基地,包括800亩小龙虾种质资源库及小龙虾繁育专家大院和研究中心,破解人工繁育及苗种定向培育技术难题。【详细

本期关注

近一个月来,省经济和信息化委与雅安市相关负责人密集对接国内大数据等龙头企业,全力争取他们将大数据中心落户雅安。
  行动背后,是四川瞄准发展绿色高载能产业,加快将清洁能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的新探索,更是积极贯彻落实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精神的一项具体行动。
  四川为何要在现阶段积极探路发展绿色高载能产业,又为何将大数据中心作为探路首选?

为什么要发展绿色高载能产业

绿色高载能产业,简言之,就是清洁能源和高载能(耗能)产业的融合体,是符合“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新发展理念和高质量发展要求的相关产业。包括大量使用水、风、光等清洁能源的传统高载能产业和新兴的大数据中心、电子级多晶硅、储能产业等。
  在省经济和信息化委主任陈新有看来,积极探索发展绿色高载能产业,既是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四川工作系列重要指示精神的具体举措,也是贯彻落实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精神的具体行动。“是大势所趋,更是现实所需。”【详细

为什么首选打造大数据中心

从指导性文件表述中不难发现,四川探路发展绿色高载能产业,大数据中心等新业态是首选。
  行动也进一步印证了这一观点。近期,省经济和信息化委与京东集团、四川电信等频繁对接,全力争取京东大数据中心落户四川,服务京东集团电子商务、物流、无人机、人工智能等业务。
  “高耗能的大数据中心,确实是典型的绿色高载能产业。”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董事长石玉东介绍,高耗能是大数据中心的显著特点之一。一座数据中心由数万台服务器组成,一般都是由电力提供动力,并且大量的服务器运转时温度升高需要散热、降温,也是由空调来完成冷却功能。有数据显示,一般电力成本占整个大数据中心支出成本的50%-70%,而其中制冷过程消耗的电能又占数据中心所有功耗的40%。【详细

为什么示范基地选择雅安

事实上,四川已开始行动。6月22日,省经济和信息化委、雅安市和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在成都签订三方合作协议,力争将雅安打造成全省绿色载能产业发展示范基地。
  选择雅安带头示范,四川也有深思熟虑。“一方面雅安水电等清洁能源资源丰富,另一方面资源利用不足、转化效率低的问题始终未得到根本性解决,水电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的潜力亟待开发。”在雅安市委书记兰开驰看来,雅安就像是全省的一个缩影。【详细

本期关注

近日拉开序幕的全省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千村示范工程”,通过试点先行、示范带动,探索适应于全省农村生活污水治理的成熟经验模式。
  处理生活污水随意排放这一农村“顽疾”,我省已进行了哪些尝试,取得了什么经验?近日,记者走访了多个已经开展生活污水治理的区县和行政村。

集中统一处理 暴雨之后不见污水四流

“我们建了污水集中处理设施,总投资400多万元,管网覆盖了整个聚居区,一天可以处理污水100多吨。”白马关镇镇长兰军告诉记者,因为该聚居点位于半山腰,居民相对集中,都是统一建设的居民楼房,非常便于污水的集中统一处理。
  今年初,罗江区成立了区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同专业的规划设计院对接,编制《农村污水治理专项规划》,完成了对全区9个镇,89个行政村,997个村民小组,3450个自然院落的新村聚居点划定。同时,区上为每个镇标配一名乡村规划师,专门负责所在乡镇污水、道路、房屋风貌规划工作。【详细

引进社会资本 让"高科技"污水净化槽覆盖约4万农户

“高科技”暗藏在农家乐门口的两个井盖里,里面分布着约3平方米和各个房间排水管相连的污水净化槽。净化槽里,采用生物解除氧化工艺,利用微生物降解水中污染物,只需要72小时,水中的富营养化物质就能大部分去除,污水变成清水,水质能达到国家一级B标准。
  周建芬告诉记者,过去,幸福古村的生活污水都是直接排放到水沟里,一到夏季就臭气熏天。2017年3月起,全村29户村民参与分散式污水处理试点项目建设,全部安装污水净化槽,全村污水收集处理率能达90%以上。【详细

村上自建自管 避免污水处理站建成后成摆设

7月10日,趁着天气晴朗,华蓥市明月镇长田坎村村支书张光荣带领村民加快了微动力污水处理站的建设进度。该处理站属小型集中式,全部埋在地下,和村里10多户村民家通过管网相连,利用化粪池——格栅提升井——调节池——一体化处理设备等设施,采取“生物接触氧化”等工艺,不仅能让污水排放达标,还能在处理站地表栽植苗木,美化环境。
  长田坎村是华蓥市3个首次试点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的村落之一。当地用分散采购方式,邀请四川雨之水科技有限公司建设日污水处理规模为10吨的农村居民聚居点污水治理试点示范项目。土建由公司提供污水治理设备图纸,村上自行寻找中介机构对污水处理设备所需基础土建工程进行预算,经过财评后,村上自建。【详细

本期关注

截至今年6月,农业系统在凉山投入农业科技资金1.1亿元,累计培育新型职业农民5389人,培训基层农技人员5975人、驻村农技员20771人次、贫困户112.7万人次,建立科技示范基地(场)50个,培育科技示范户18885户。
  凉山不“凉”,凉山正热。6月20日,省综合帮扶凉山州打赢脱贫攻坚动员大会在西昌召开,新选派3500多名综合帮扶干部,吹响了凉山脱贫攻坚的总攻号角。

农口“千人战团”,驰援大凉山

“驶过不断盘旋升高的乡道,蹚过两条湍急曲折的河流,我终于到达目的地——海拔2100米的美姑县竹库乡……夜晚,我辗转难眠,这块‘硬骨头’比想象的还难啃,但这不正是我们来这里的理由吗?既然来了就要好好干,既然时代赋予了我们方向与梦想,就要不顾一路风雨,只管日夜兼程!”
  这篇日志的作者是夹江县农业局干部杨林川。如今,他有了新身份——凉山州脱贫攻坚综合帮扶队驻村队员。
  不只是杨林川。6月底起,全省农口系统选派1123名精兵强将,组成综合帮扶凉山州脱贫攻坚“千人战团”。这个数字几近全省新派凉山综合帮扶人数的1/3,在各系统中人数最多。【详细

制定“1+11”方案,开出产业脱贫“药方”

“产业扶贫一直是凉山脱贫攻坚的难题。”凉山州扶贫移民局相关负责人坦言,跟修房修路比,干产业很考验能力和眼光,很多干部手握资金却不敢或不知往哪儿用?今后,提高脱贫质量关键还得靠产业。
  不久前一度出现卖难的西昌洋葱,让西昌学院负责人记忆犹新,“西昌是洋葱之乡,品质很好,但大小年现象严重,而且缺乏畅通的销售平台,加工方面也很薄弱,学校曾就洋葱做泡菜、洋葱酱做过研究,但都没能转化。”
  从何处精准突破?省农业厅负责人坦言,仅成渝两地就有1亿多消费者,洋葱卖难背后,绝非量多了,关键还短在冷链加工、市场开拓、品牌打造。【详细

聚焦深贫县和特殊群体,农技帮扶授人以渔

2015年10月起,普格县农牧局畜牧站兽医师谭帮琼就已经成为该县雨水乡大坪村的驻村农技员。她一年中有近100天工作在村上,引导农户发展起青花椒和核桃产业,还帮助村上发展起2个家庭农场,一个养本地黑猪,一个养土鸡。“通过杂交将黑猪成活率提高很多,还将本地鸡和其它地方的土杂鸡杂交育种,现在两个家庭农场已开始带动周边农户搞养殖了。”谭帮琼激动地说,2016年时大坪村已摘掉穷帽,目前正处在巩固期。
  “黑山羊和岩鹰鸡是美姑特色,但缺技术,无法形成规模。”美姑县扶贫局局长吉多古都告诉记者,当地产业扶贫最渴盼的就是像谭帮琼这样的技术人员,手把手教会贫困户,打造一支“带不走”的农技队伍。【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