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头发掉一半,白一半,人都老了。”站在青神工业发展区内的创业路上,说起往事,园区的首批建设者之一、49岁的王志学动了感情。2006年,园区挂牌。12年来,园区的道路从几百米修到了近10公里,企业数量从10多家增长到70多家。
  近日,酒饮销售平台1919发布公告称,已获阿里巴巴集团20亿元战略投资,根据估值由此晋升独角兽企业。
  它也成为继新潮传媒、医云科技之后,今年在川诞生的第3家独角兽企业。

更多
四川开发
扶贫四川
水润蜀乡
成都高新

本期关注

11月的第一天,持续几天的阴雨过后,青神县迎来一抹灿烂的冬阳。
  “头发掉一半,白一半,人都老了。”站在青神工业发展区内的创业路上,说起往事,园区的首批建设者之一、49岁的王志学动了感情。2006年,园区挂牌。12年来,园区的道路从几百米修到了近10公里,企业数量从10多家增长到70多家。
  不出意外的话,再过几个月,青神工业发展区将迎来重要蜕变:从一个市级开发区升级为省级开发区。

暂停审批 15年后 省级开发区迎来爆发式增长

“筚路蓝缕”——说起青神工业发展区的成长道路,王志学认为,没有比这个词语更准确的了。
  他还记得,2006年,青神县刚刚筹备设立工业发展区的时候,园区只有创业路一条道路,虽说是个工业园区,但里面到处是农田,到园区必须要穿筒靴。
  前期发展尤其艰难,到2011年,园区的唯一主干道才从几百米变成1公里,企业不到20家。发展缓慢,背后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层级低,关注度不够。【详细

有的开发区“池子”不够用 有的“池水”不够

在园区行走,王志学正好碰到四川民威林产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唐仲华。
  民威林产制品公司是一家专门生产驱蚊产品的企业,也是第一家入驻青神工业发展区的企业。作为园区的元老级企业,10多年来,公司由小到大,目前已经发展成为全国最大的驱蚊产品生产企业之一。产品供不应求,现有的厂区显得促狭。
  见到王志学,唐仲华开口就说土地,想要扩大再生产。
  “不是不愿意,确实没有。”园区管委会主任滕文学透露,按照公示,拟设立的四川青神开发区核准面积为152.26公顷,不到2300亩。如今,整个园区已经入驻了70多家企业,对于原有企业,尤其是传统企业扩产,很难再给出土地。【详细

准省级经开区如何迎接这些挑战?

在青神,记者随王志学来到园区新建成不久的孵化中心。道路两边,是一幢幢排列整齐的标准化厂房,要素配套采用集中统一模式。中心规划面积500亩,其中一期建成100亩,目前入驻企业27家,签约39家。按计划,待整个中心开发完毕后,将容纳70多家企业。500亩土地,70家企业,每家企业占用土地不到10亩。如果都按这样的标准,青神工业发展区2000多亩土地,还有很大的开发空间。
  “破解困境的钥匙就在这个孵化中心。”在滕文学看来,对于青神工业发展区而言,在空间有限的情况下,未来的出路就在于坚持“空间集中、产业集聚和土地集约”的发展方式。
  对于现有的园区,一是要做“减法”。把不符合主导产业规划的企业调整出去,实现腾笼换鸟。以青神工业发展区为例,园区的主导产业是机械和日用化工。目前园区里还有少量的白酒企业,未来将逐步把这些企业进行调整搬迁,让产业更加聚焦聚集。【详细

本期关注

“这儿月收入3000元,种5年地,也不如在这一年挣得多。”唐述李是骑马乡民主村建档立卡贫困户,今年3月来到车间打工,他格外珍惜这个工作机会。
  从靠天吃饭的庄稼汉,到加工车间的工人,唐述李转型的背后,得益于我省大力推广的扶贫车间和贫困村致富带头人工作。
  “近日,我省正式启动扶贫车间、贫困村创业致富带头人系统录入,未来,两大‘引擎’将带领贫困群众加速脱贫奔康。”省扶贫移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

推广丨建基地助就业,“双引擎”在川遍地开花

11月2日上午9点半,山里的大雾刚刚散去,青川县新旺竹荪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唐述刚便准备下乡,“今年有些村种羊肚菌,我得给他们培训技术。”
  在青川种了24年竹荪的唐述刚,是全县闻名的致富带头人。但刚进入贫困村发展产业时,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2015年,县里找到唐述刚,希望他能在瓦砾乡乌龙村建食用菌种植基地。“我去村里一看,心都凉了!”唐述刚回忆,当时整个乌龙村没有一块平地,全是25度以上的坡地,村里严重缺水,最关键的是根本没有路,“就算种出竹荪,咋个卖嘛?”【详细

变化丨贫困户的钱袋子鼓了,“等靠要”的思想变了

在唐述刚办公桌上,有7本装订成册的食用菌基地建设帮扶协议汇总。
  “我们带贫的核心机制是‘三资入股’。”唐述刚介绍,所谓“三资”指的是土地资产、林木资源和财政资本。贫困群众可以流转土地折资入股,也可以通过向合作社提供用于种植木耳的青杠木入股,还可以凭借财政扶贫资金入股。
  青川县沙洲镇大湾村村民王玉礼是“三资入股”的受益者。王玉礼贷款5万元入股合作社,去年底分红5000元,相当于他年收入的一半。【详细

困境丨面临资金和人才等难题,省上出台规划加大扶持

“最需要保险的支持。”唐述刚说,目前合作社种植的食用菌中,保险公司只给黑木耳上保险,其他品种一旦遇到灾害,就会面临很大损失。“今年青川县发大水,七佛乡新坪村种植基地被夷为平地,直接损失达80多万元。”
  另一制约因素是人才和资金短缺。唐述刚说,合作社目前只有7名食用菌技术人员,按带动的17个村来算,还有10人的缺口。资金方面,他正谋划着建设加工厂房,未来涉足食用菌休闲食品、即食食品等行业。“厂房加设备,预计需要资金1100万元,成本比较大。”
  如何解决上述问题?我省已有规划。【详细

本期关注

“这是今后三年四川水利脱贫攻坚的行动指南。所以,每一个项目、每一个规划,都要以基层需求做依据。”省水利厅规划计划处副处长田龙俊拿着一份文件说道。
  田龙俊口中的“行动指南”,是近日省水利厅印发的《四川省水利脱贫攻坚行动三年(2018-2020年)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方案》是他和同事们奔波近两个月,分赴全省88个贫困县摸底调查后的成果。
  奔波背后,只为一个目标——2020年底前,确保各贫困县的水利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接近或达到全省平均水平。

把脉开“药方”

“过去三年多,通过资金、项目倾斜和对口帮扶等手段,各贫困县水利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薄弱的现状大为改观,但距离脱贫标准,仍有较大差距。”省水利厅相关负责人坦言,此前摸底的结果并不理想。
  一连串数据,也加以证实:截至目前,全省仍有82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处于农村自来水的“盲区”;贫困地区的水土流失“点多面广程度深”;骨干水利工程普遍匮乏,抗击水旱灾害能力不强……“时间紧,任务重,不是说说而已。”省水利厅脱贫办主任陈鹏表示。
  也正因如此,在《方案》起草之初,省水利厅就明确一项原则:不降低要求,但也绝不拔高,更不搞形象工程。【详细

添三味“新药”

记者注意到,除农村安全饮水巩固提升和产水配套等传统项目外,“药方”中还有三味“新药”:防灾减灾能力建设、水土流失综合治理、促进贫困地区就业。
  首当其冲的,是防灾减灾能力建设。
  省水利厅相关负责人解释,原因有三:今年我省遭遇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二大洪水过程,部分地区水利工程受损严重;贫困地区水利工程多修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加之技术力量短缺,运行管护状况难称良好;历年资料显示,贫困地区水旱灾害发生概率较大,因灾致贫时有发生。【详细

如何实现“药到病除”

药方有了,药也抓了,如何实现“药到病除”?
  “只有‘药到’才能‘病除’。”省水利厅扶贫办相关负责人认为,纵观《方案》,“超常”这条主线,贯穿其中。
  首先是超常的投入。初步测算,如要实现《方案》中的目标,2020年底前,省水利厅共计需要落实中央和省级水利发展资金项目120.69亿元。此外,我省还将向贫困县、贫困人口聚集区倾斜专项资金不少于39.48亿元。【详细

本期关注

近日,酒饮销售平台1919发布公告称,已获阿里巴巴集团20亿元战略投资,根据估值由此晋升独角兽企业。
  它也成为继新潮传媒、医云科技之后,今年在川诞生的第3家独角兽企业。
  而就在去年,全省这一数字还是“零”。并且,有意思的是,所有新晋独角兽企业都来自一个地方——成都高新区。
  经过多年培育孵化,四川独角兽是否已经进入集中爆发期?

Q1:为什么集中在今年出现?

为何今年一下就涌现出3家独角兽?回答这个问题时,多位受访者提到同一个词:厚积薄发。
  所谓厚积,“积”的是什么?一个共同观点认为,积累的是孕育独角兽企业的土壤——即良好的创新创业生态。
  “独角兽本质是短时间实现爆发式增长,单靠传统产业、传统模式是不够的。”省科技促进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楠表示,因此独角兽企业大多属于新经济领域,且通过创新创业实现,现有的这3家也都属于“互联网+传统行业”。【详细

Q2:为什么集中在成都高新区?

此前成都曾公布了31家潜在独角兽的名单,其中30家位于成都高新区。此次新晋3家独角兽企业,也都来自这里。
  为何都集中在成都高新区?良好的创新创业生态,仍然是重要的一点——作为西部首个国家级自主创新示范区,这片土地富集了全省最多的资源要素,为创新创业提供了相对更为完善的生态环境,从而培育或吸引来一大批有潜质的企业。
  “1919总部原来并不在(成都)高新区,因高新区的企业环境、扶持政策、人才集聚度、业务便利性、全国美誉度等方面的吸引,1919 最终决定搬了过来。”1919董事兼董秘晋青海分享了一个细节:成都高新区的产业引导扶持政策,是成都各区县中最多的。【详细

Q3:还有哪些短板需要补齐?

第一个细节,是关于融资。观察1919、医云科技和新潮传媒三家企业成为独角兽的融资过程会发现,主要投资人均不来自四川。
  “目前几乎所有投资者都来自江浙一带。原因很简单,西部还相对缺乏有远见、有实力的风险投资机构。而发展新经济通常需要资源和资金的高度集中,迅速爆发。”云霄表示,好的投资方不仅能带来资金,还能帮助企业渡过成长难关,包括推动规范化、指引战略方向、引入相关资源等。
  如何弥补这块短板?周涛建议,一方面加强和沿海地区创投机构的对接,邀请其来成都高新区等地设立分支机构和众创空间;另一方面鼓励本土成功的创业者,像雷军等人一样转型为天使投资人,继续支持本土创业企业发展。【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