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作为全国33个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试点县之一,成都市郫都区主要承担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的试点工作,经过近4年探路,郫都区以“入市”为契机,探索乡村振兴的新路。
  截至2018年12月底,我省片区内58个贫困县第三方评估、片区外73个非贫困县县际交叉考核均已完成。
  1月4日中午,泸州市纳溪区大渡口镇民强村村民游政权正在清扫客房。这个周末,他家农家乐的房间已经被订满,第二天游客就要陆续入住,“去年农家乐的纯利润超过6万元”。

更多
乡村振兴
扶贫四川
水润蜀乡
现代农业

本期关注

第一槌
  2015年9月,当时的郫县战旗村敲响我省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第一槌”
  第二桶金
  利用土地入市赚取的“第一桶金”,通过村集体资产管理公司自己搞开发,推动实现农村资产资本化、农村资源市场化、农民增收多元化

就算改革再延期 也不想再卖地了

作为全国33个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试点县之一,成都市郫都区主要承担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的试点工作,经过近4年探路,郫都区以“入市”为契机,探索乡村振兴的新路。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三项试点将再试一年,曾敲响我省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第一槌”的战旗村,却改变了想法,“就算改革再延期,也不想再卖地了”。
  时光倒回到2015年初,郫都区还未更名,当时的“郫县”刚刚被原国土资源部确立为“三块地”改革的试点县。
  战旗村村支书高德敏和村主任杨勇并肩站在田埂上盘算,他们身旁是闲置多年的老旧厂房。“那时候就一门心思想着把这块地卖了。”杨勇说。【详细

挖掘“第二桶金”土改从“1.0”升级到“2.0”版本

从谋卖地到谋开发,在四川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姚树荣看来,这种变化体现了村民地权意识的升级。“认识到了土地价值,并且亲身参与价值创造,这种行为自觉是在改革中潜移默化形成的,是一种进步。”
  在郫都区,为推进土地入市和集体资产一体化运营,各个村陆续成立集体资产管理公司,公司作为入市实施主体,将集体资产股权量化到符合资格的村集体成员,旨在实现农村资产资本化、农村资源市场化、农民增收多元化。【详细

以土地改革为契机 找到乡村振兴的新路径

2019年元旦,总占地80余亩的“乡村十八坊”三期项目全面营业。灰瓦白墙,石子路,沿路还布置了鸡公车等农用工具。街道两旁,榨油坊、酱油坊、布鞋坊、竹编坊、郫县豆瓣坊林立。
  在众多商铺之中,约有三分之一被返乡创业的战旗村人承租,今年45岁的王辉就是其中之一。上世纪90年代,王辉离开家乡外出闯荡,成为一名职业歌手。如今他却一头扎进“泥土”里,成为一名小业主。“如果我再不回来,恐怕就没机会了。”王辉说,最近几年,每次回到战旗村都感觉变化非常大,“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很多都回来了,能感受到活力和希望”。【详细

本期关注

截至2018年12月底,我省片区内58个贫困县第三方评估、片区外73个非贫困县县际交叉考核均已完成。
  这次考核由省脱贫攻坚考核协调小组统一组织,考核都看什么?访谈如何开展?脱贫收入咋个核算?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跟随第三方评估组(以下简称“评估组”)和县际间交叉考核组(以下简称“考核组”)的调查员,分别前往峨边县大堡镇集广村、汉源县乌斯河镇苏古村进村入户,直击考核现场。

看得细丨防考核作弊彝语翻译者的证件都要拍照留证

细,贯穿于整个脱贫攻坚考核。验收当天,评估组第一站来到了集广村村委会,向大堡镇镇长和该村第一书记抛出一连串问题,比如“产业扶贫基金都用了吗?”“村里有没有建扶贫车间?”“有没有组织过贫困群众外出务工?”……问得十分细致。
  从村委会出来以后,在向导带领下,记者跟随一队调查员去往集广村贫困户王朝玉的家。王朝玉家分为两层,楼下是她开的超市,楼上是生活起居的地方。【详细

考得实丨内容更精炼所有问题均在手机上完成

跟着陈小亮跑一天下来,记者发现了他的一个习惯。
  每到一户贫困户家中,陈小亮总要先问对方厨房和卧室在哪里。在邱玉模家,他掀开锅盖,查看家里伙食,拧开水龙头看是否有水,还专门去存放粮食的房子转了一圈。在邱德富家,看到其母亲卧室里堆放着衣服,陈小亮询问“衣服够不够穿?”“冬天过冬棉衣有没有?”
  这正是我省对脱贫攻坚考核的要求。“2018年考核主要评估‘两不愁三保障’的实现情况。”上述省扶贫开发局考核处负责人介绍,考核一大变化就是改进以考核年度脱贫人口为主要评估对象,缩小评估范围,更加精准,同时也精简评估内容,弱化收入调查,改算收入为核收入,简化评估程序。【详细

手段新丨新系统助力10多秒钟完成抽样工作

每年考核前,抽取样本是一项费时费力的工作。
  各县贫困户数量不等、分布不均,样本抽取既要考虑普遍性,又要考虑特殊性。“我们要求是一个县抽三四个村,包括贫困村和非贫困村。”省扶贫开发局考核处负责人说,比如某县贫困户数量在1万以下,那么贫困户调查样本量就要选择200户。如果由人工操作,需要将该县各村贫困户数量了解清楚,再从中挑出符合条件的贫困村和非贫困村,确保选中的各村贫困户数量大于200户。若再加上地理位置因素,考虑边远死角村落,就更加麻烦,“快的话,一人一天最多抽取15个县的样本量。”省扶贫开发局考核处负责人说。
  2018年的考核,我省则首次使用考核评估数据采集和分析系统,抽样工作全部由电脑完成。记者注意到,只需要输入样本条件,系统就会自动筛选出符合条件的村,10多秒钟,就可以把161个有扶贫任务的县全部抽取完。【详细

本期关注

1月4日中午,泸州市纳溪区大渡口镇民强村村民游政权正在清扫客房。这个周末,他家农家乐的房间已经被订满,第二天游客就要陆续入住,“去年农家乐的纯利润超过6万元”。
  2013年初,民强村所在的清溪河启动小流域综合治理。几年下来,当地不仅“治愈”了水土流失顽疾,还带领农户转变生产方式,实现了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双赢。
  这不是个例。岁末年初,记者走访川内盆周山区、川西高原、秦巴山区等水土流失治理项目区发现,“增收”成了各地农户口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

把脉丨粗放的农业生产方式是“病根”

作为长江的一级支流——直接汇入长江的支流,清溪河流域面积只有30.4平方公里,属于典型的小流域。这里聚集了包括民强村在内的5个行政村,共有坡耕地近两万亩。“耕地大部分都在15°以上,陡的有30°以上。以前,粗放型农业一直是主流。”大渡口镇镇长代洪波说,此前,农户们主要种植高粱和玉米,为了多产出,农户们不断开荒,水土流失也越来越严重。
  到2011年,清溪河谷两侧的坡地上已经有20多条山洪沟。也是这一年,纳溪区的水保部门监测后发现,整个清溪河小流域竟有三分之一为水土流失区,且强度在中度以上。“夏天一沟泥,冬天成马路”,这是当地村民口中清溪河原来的样子。【详细

药方丨将保土与增收结合起来

各地不约而同开出了处方:将保土与增收结合起来。
  “只要泥巴留得住,再差也能填饱肚子。”说起水土流失治理,游政权头头是道,“以后再也不能乱开荒了,这种耕作模式下土壤很容易松动,雨季一来,山上下来的全是‘泥汤汤’。”
  保土,主要靠工程和生物两大措施。2013年,纳溪区正式启动清溪河“国家水土保持生态文明清洁小流域建设工程”。至2015年底治理结束,整个小流域修建石河堰10座、截排水沟2公里、蓄水池30口、沉沙凼40个。通过这些引排水工程,山洪沟的发育趋于停止。【详细

未来将“去粗放化”扩展至更多领域

根据部署,2030年前全省治理水土流失面积7.82万平方公里,约相当于5.4个成都市大小。该如何治理?
  “能找出一条不破坏生态又能增收的路子就好。”省水土保持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我省各地水土流失程度不一、自然环境有别,其治理路径不尽相同,只要能够借助经济手段,确保水土流失治理“稳得住、不反弹”就算是成功。在他看来,还应将目光放大至其他领域——统计显示,每年我省工业(含建筑业)生产所产生的弃土、弃渣超过1亿立方米。这些,都是被水力、风力侵蚀的主要对象之一。
  如何“去粗放化”?综合考量,需要从建章立制和强化执法两个层面入手,以转变全省生产生活方式,减少水土破坏。【详细

本期关注

“去年村集体商铺出租赚了23万元,今年我们要搞好包装推介,争取赚40万元。”1月5日,广汉市向阳镇荣升村股份经济合作联合社讨论新年集体经济增收计划,理事长李方贵定下了“小目标”。
  李方贵的底气来自于一张证书——2018年12月19日,省农业农村厅负责人为他颁发全省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后第一份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证书,标志着我省数万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有了合法“身份证”,获得市场主体地位。

进展丨17个市基本完成清产核资

我省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发端于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2017年我省就基本完成这项为承包地办“身份证”的重要工作。
  2015年,成都温江被纳入全国首批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试点,我省同步在广汉等10个县市区启动农村集体资产股改试点。2017年2月,我省正式全面启动集体产权制度改革。
  2017年,广汉市等5个县市区被纳入第二批国家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县,广元市、成都市郫都区等3市9县(区)于2018年也入围国家改革试点名单,我省三批省级改革试点县总数也增加到60个,改革已覆盖所有市州。“2018年,中央改革办还将这项改革列为20个重点督察项目之一,省委也将其列为省委主要领导亲自抓的5项改革之一。”省农业农村厅负责人透露。【详细

目标丨省级改革试点县增加至130个

我省之前出台的相关实施意见,已为改革确定“交卷”时间表。
  推进雅安和三州清产核资将是今年首要任务。省农经总站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6月,4地将基本完成清产核资,意味着届时全省将基本摸清集体家底,并及时将数据录入全国农村集体资产清产核资管理系统。
  省级农村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县今年也拟大幅扩容至130个。省农业农村厅明确,力争130个省级试点县均于明年底完成改革,雅安和三州部分县2021年底基本完成,包括3个整市推进市在内的第三批12个国家试点单位于今年10月基本完成改革。【详细

突破丨啃下成员身份确定“硬骨头”

对这项重大而复杂的改革来说,清产核资工作量最大,成员身份确定难度最大。
  “以前村级财务制度不规范,很多基础资料也没有了,清产核资必须每家每户确定,但我省农民大量长期在外打工,召集起来议事难度极大。”省农经总站负责人告诉记者。
  今年,已清产核资县改革将转入成员身份确定这个难啃的“硬骨头”上。对我省来说,因婚姻关系变化带来的界定难题较为集中。2015年,我省曾在全国率先出台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意见。“如明确原籍在本集体经济组织的现役士兵、大中专院校在读学生、服刑人员及符合相关规定的其他人员,成员资格须保留。”省农业农村厅合经处负责人表示,具体的还是交给地方根据实际情况操作。【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