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西厢村,是巴中市南江县赤溪镇全镇条件最差、四面环山的一个村,当前常住人口平均年龄55岁。2018年,南江县根据该村条件明确了西厢村农文旅结合的产业方向。从此,打造“网红村”成为该村的梦想。
  从进度看,今年是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第二年,具有承上启下的意义;从任务看,除凉山7县外,我省余下贫困县都要在今年摘帽,可谓任务艰巨。“距离明年最后‘交卷’只有不到两年时间,今年对于打好2020年脱贫攻坚战至关重要。”省脱贫攻坚办负责人说。
  关键一仗如何打?重点攻坚方向是哪些?近日在成都举行的全省扶贫开发工作会上,释放出4个攻坚信号。

更多
乡村振兴
扶贫四川
水润蜀乡
现代农业

本期关注

西厢村,是巴中市南江县赤溪镇全镇条件最差、四面环山的一个村,当前常住人口平均年龄55岁。2018年,南江县根据该村条件明确了西厢村农文旅结合的产业方向。从此,打造“网红村”成为该村的梦想。
  西厢村的梦想并非个例。在乡村振兴的大背景下,越来越多“网红村”的出现,让无数“西厢村们”看到了一条发展快车道——以关注度吸引城市资本、人才和技术下乡,进而有效激活乡村资源和主体,完成乡村逆袭。

为啥想红?村里有知名度,村民增收才有望

月31日,西厢村村道边小店,饭桌上的气氛因为当地的特色美食鱼辣子变得热络起来。这是一种将杂鱼切碎后用油炸酥,和辣椒爆炒而成的佐餐小菜,拿来拌饭能吃一大碗。“村里邀请了《舌尖上的中国》团队,专门拍这个鱼辣子!”“我们要打造中国最大的萤火虫村!”……很难想象他们聊的,是门外那个全镇最后一个通村道、“年轻人都跑光了”的贫困村。
  啥是“网红村”?当天中午,西厢村里李明华家娶媳妇。坝坝宴上,记者和村民聊起这个话题。“网红村?我今年62岁了,搞不懂上网这些。”村民岳俊贵连连摇头,一旁年轻人就起哄,“啥子上网喔!网红村,就是我们村要在网上(把名头)整响亮,让大家都晓得、都来耍。”一位叫岳奎的年轻人笑言。【详细

凭什么红?要红并不难,但要持续获得关注还得有“底气”

西厢村好久可以成“网红”?有人认为应尽早宣传,毕竟“网红”不是一天就能宣传起来的;陈小军则认为太早了些,“村子还没打造好,外人来后看了觉得不好,咋办?”
  成名要不要快?“名气”和“底气”,到底该先追求哪个?
  记者为此采访了省内3个“网红村”——成都郫都区战旗村、蒲江明月村、崇州五星村。其相关负责人答案惊人一致:该从积累“底气”入手,“名气”更像是过程中的副产品。甘溪镇(明月村所在镇)党委副书记李忠海介绍,明月村基本没有宣传经费,主要靠口碑吸引传统媒体和自媒体,再以名气反哺乡村发展。【详细

如何走红?“网红村”打造需要“权力不任性”

实地走一圈后,记者发现西厢村和王才华讲的有些不一样。
  他描述的西厢村,是以萤火虫为主题的“文艺范”。“傍晚顺着步道走进森林,爬过一个小坡,眼前突然出现上万只在林间飞舞的萤火虫,浪漫而震撼。”王才华介绍,将围绕萤火虫延伸住宿、游览、衍生品等业态。如今村里已建成露营小木屋和萤火虫养殖大棚,明年内将培育30万只萤火虫。
  但记者在村里看到的却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文学范”。村口介绍牌上写着要打造“国际文学小镇”。从村道边到民宿,随处可见朱自清、巴金等文化名人的介绍。【详细

本期关注

2019年,我省迎来脱贫攻坚关键一仗。
  从进度看,今年是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第二年,具有承上启下的意义;从任务看,除凉山7县外,我省余下贫困县都要在今年摘帽,可谓任务艰巨。“距离明年最后‘交卷’只有不到两年时间,今年对于打好2020年脱贫攻坚战至关重要。”省脱贫攻坚办负责人说。
  关键一仗如何打?重点攻坚方向是哪些?近日在成都举行的全省扶贫开发工作会上,释放出4个攻坚信号。

定大局丨持续聚焦深度贫困地区

“彝区藏区深度贫困县始终是全省脱贫攻坚任务最重也是最难的区域,打赢这一仗,则全省脱贫大局可定。”会议对深度贫困问题如此定性。
  要想打赢这场硬仗,并非易事。
  我省藏区共有32个深度贫困县,根据计划,今年要实现剩下16个贫困县摘帽、305个贫困村全部退出、4.3万贫困人口脱贫。这意味着今年藏区退出的贫困县数量,与前3年总和一样多。“任务非常艰巨。”阿坝州委书记刘坪坦言。【详细

建机制丨确保已脱贫老乡不返贫

截至去年底,我省已累计实现550多万贫困老乡脱贫,全省贫困人口减贫幅度达到88%。这意味着我省需要在继续攻坚啃“硬骨头”的同时,建立稳定脱贫长效机制,确保这些“甩”掉穷帽的老乡不返贫。
  做好产业扶贫仍是关键。我省要求,今年3月底前,以县为单位完成全省贫困村贫困户产业扶贫“精准到村、对接到户、县建台账”工作,摸清扶贫产业现状。“真正能带动贫困群众的,才是扶贫产业。”省扶贫开发局负责人表示,检验的标准就是“种养有好产品、产品有好销路、群众有好收入”。
  有好产业,还要有好渠道。去年,我省在全国首创“四川扶贫”公益商标。“今年将大力宣传和运用好商标。”上述负责人介绍,我省还将着力实施电子商务营销、帮扶单位促销、商业流通企业承销、定向直供直销等扶贫产品推介行动。【详细

强技术丨用大数据给贫困人口“画像”

“颜色越深表示贫困人口越多。”全省扶贫开发工作会上,省扶贫开发局信息统计处负责人指着屏幕上的全省贫困人口热力图解释。
  热力图来自我省最新升级完善的脱贫攻坚大数据平台,该平台的出现,让扶贫从“苦力活”变为“技术活”。
  平台增加了数据统计和分析功能,方便扶贫和其他行业部门随时查询。比如人社部门要对贫困群众开展技能培训,可以通过筛选“健康”“有劳动力”“小学以上文化”等条件,精准识别出符合培训条件的群体,从而科学制定培训政策。【详细

谋未来丨做好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衔接

除夕当天,凉山州昭觉县三河村村民吉好也求一家在新房里吃了一顿团圆饭。除一座座新房外,该村易地扶贫搬迁聚居点还建有会议中心、乡村酒店等公共设施。会议中心是未来发展乡村旅游的重要载体,小小的三河村,在谋划眼下脱贫的同时,也在悄然搭建乡村振兴的舞台。
  不仅是三河村。全省扶贫开发工作会提出,打赢脱贫攻坚战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优先任务,必须做好二者的衔接工作。
  如何衔接?省扶贫开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尚未摘帽的贫困县,可以在脱贫攻坚项目规划、政策制定、机制设计等方面着眼长远、统筹考虑,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留足空间、打下基础;已摘帽贫困县,要通过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来巩固脱贫成果,在资金投入、项目安排、政策举措上优先支持退出村和脱贫人口。【详细

本期关注

今年1月初,我省印发《“再造都江堰”水利大提升行动方案》(以下简称《方案》),确定今后一段时间我省水利行业行动规划和路径。
  8年前,我省曾启动实施“再造一个都江堰灌区”行动,如今,我省又提“再造都江堰”,这是为何?《方案》中的新目标,又该如何实现?带着疑问,记者走访了省水利厅相关负责人及专家。

区域性、阶段性缺水依然明显,必须节流开源并举

2011年,我省集中启动“再造一个都江堰灌区”建设行动,至2017年基本完成时,全省累计新增灌溉面积1060万亩,农田灌溉水的实际使用率从42.2%提高到44.6%。
  建设取得一定成效,为何我省还要实施“再造都江堰”行动?
  “短板和弱项还很多。”省水利厅相关负责人坦言,通过多年建设,四川已是名副其实的水利大省,但时空分布不均衡导致的区域性、阶段性缺水问题依然明显。
  横向看,全省水利工程蓄引提水能力只占水资源总量的13%,不到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耕地有效灌溉率、人均有效灌面也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详细

“五横六纵”跨区域调水,聚焦用水过程提升节水意识

《方案》中提出的目标与计划,如何实现?
  省水利厅建管处相关负责人介绍,首先是跨区域调水,改变“地表水”,即构建“五横六纵”引水补水生态水网,“这也是‘再造都江堰’的根本。”
  “五横”是指都江堰供水区、玉溪河供水区等5个“西水东引”工程,“六纵”是指升钟水库供水区、亭子口水库供水区等6个“南水北补”工程。“五横六纵”供水区涉及19个市(州)的104个县(市、区)。
  这样的规划,依据何在?省水利厅水资源处相关负责人介绍,多年的监测表明,我省水资源富集区主要分布在川西北高原和川南,“多是地表水,但当地的水资源使用量并不多。”统计表明,甘孜、阿坝、攀枝花三市州人均水资源占有量是全省平均值的五倍以上,而人均用水总量较低。【详细

两大引水工程改变格局,多项改革推动用水灌水市场化

实现“再造都江堰”,建设和改革是重要支撑。
  建设方面,根据规划,2025年底前,我省陆续完成都江堰、玉溪河、武引一期灌区、升钟水库灌区一期、大桥水库灌区一期5处大型灌区渠系配套与节水改造,完工后,仅节水灌面就可增加400万亩。
  建设的重中之重,是引大济岷、长征渠两大跨区域补水调水工程——预计将在2025年底前开工建设。目前,两大工程的前期技术勘察已经启动。【详细

本期关注

2月10日,天刚蒙蒙亮,德阳市罗江区鄢家镇星光村的专职保洁员杨挺云便开着垃圾清运车出了门。他挨个清理村里的垃圾箱,并转运到4公里外的垃圾中转站。
  就在10多天前的1月29日,全省“三清两改一提升”村庄清洁行动在星光村启动,标志着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这个乡村振兴第一仗在巴蜀大地全面打响。

出台五大行动实施方案,整治工作占考评大头

在星光村村口,一块牌匾很惹眼:能人在乡创业、市民下乡置业、企业来乡兴业。这样的底气,星光村人以前根本不敢想。
  “以前呀,农村基本是鸡鸭遍地爬,污水靠蒸发,垃圾靠风刮,用露天旱厕,娃娃们过节回来都很不习惯,更别奢望城里人来耍、老板来投资了。”星光村农民诗人龙敦仁记忆犹新。
  近年来,我省农村人居环境治理取得一定成效,但离预期还有较大差距。按照中央统一部署,去年全省乡村振兴大会把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确定为乡村振兴第一仗。【详细

整体仍处起步阶段,存在资金缺口较大等难题

净化槽好,粪污和生活污水一并处理,简单高效还安全。”“生态湿地池更好,便宜、环保还好维护。”1月30日,在调研中,丹棱县委农工委主任徐卫斌与住建局相关负责人就散户农民采用何种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发生“分歧”。
  徐卫斌告诉记者,两种模式各有优劣,价格相差也是数倍,到底哪种性价比更高,地方仍在不断探索。
  模式之争,只是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这场硬仗难打的一个切片。记者从省委农村工作会上了解到一组数据:全省村民小组配备专职保洁员的比例仅占40%,生活污水得到有效处理的行政村占比不到20%,有700万左右农户还在使用旱厕,50%的畜禽养殖废弃物未得到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整体仍处于起步阶段,存在工作进展不平衡、内生动力激发不够、长效机制尚未形成、资金投入缺口较大、工作责任有待压实等难题。【详细

6地跻身国家级试点,今年由点到面全面推开

硬仗难打,但多地已先行先试——此前,我省已在21个市州各选择一县开展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示范,其中,成都市温江区、德阳市罗江区等6地还跻身国家级试点,并取得初步成效。
  “它‘吃’掉了全家6口人的生活污水,全程不用维护,省事还省钱。”1月30日,丹棱县兴隆村4组村民杨烛全指着厨房外的一口小水泥池告诉记者。
  在丹棱,散户农民只需掏800元就能建一口5.5平方米的生态湿地池,让生活污水达标后直接灌溉农田,目前全县已建设4000余口湿地池。武胜县已累计投入近10亿元治理农村污水,通过建沼气池、改水、改厕、改圈,建设密闭式排污沟和收集管道,将散户生活污水和人畜粪污纳入沼气池集中处理,变废为宝。【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