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师法台湾,在借鉴台湾农业模式和理念的历程中,四川农业农村发展也悄然迈进了一个新时代:有机农业观念深入人心,生态农业发展渐成时尚,农旅融合遍地开花,乡村旅游“网红”崛起于阡陌,乡村振兴热潮涌动。
  今年一季度,我省50万计划脱贫人口义务教育、基本医疗有保障覆盖达标率98%以上;31个计划摘帽贫困县贫困发生率预计均可达到1%以下,计划摘帽县的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均下降到1万人以下。

更多
论坛合作
扶贫四川
水润蜀乡
现代农业

本期关注

师法台湾,在借鉴台湾农业模式和理念的历程中,四川农业农村发展也悄然迈进了一个新时代:有机农业观念深入人心,生态农业发展渐成时尚,农旅融合遍地开花,乡村旅游“网红”崛起于阡陌,乡村振兴热潮涌动。
  论坛合作第6年,川台农业如何牵手?奔向何方?成为一个新课题。
  4月17日,四川与台湾农业的第六次合作论坛在台湾云林启幕,记者跟随四川农业代表团赴台,感受川台农业合作的新脉动。

2个新现象

4月15日17时,参加第六届川台农业合作论坛的四川代表团抵达台北,便将一幅青神竹编画送到台湾工商协进会理事长林伯丰手中。青神竹编画上的两只大熊猫全由竹丝编制,是四川最具特色的农业名片之一。
  “此次赴台,共带了11个品类的地方名优农副产品,塞满了行李箱,它们被推介给了台湾知名政商人士。”省农业农村厅副厅长毛业雄告诉记者,在论坛期间如此大规模推介“川字号”农副产品,这是第一次。
  “拿得出手,具有代表性”,是支撑这个第一次的根源。
  毛业雄告诉记者,近年来四川大力发展名优特农副产品,擦亮农业大省金字招牌,各地涌现出了一批代表产品,目前我省已有30个优秀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和150个优质品牌农产品,个个都是“金招牌”,为四川农产品“走出去”预热,也是此行的目的之一。【详细

3个新启发

4月19日上午,细雨初停,苗栗县卓兰花露休闲农场已是人头攒动。这个地处山区的农场,花团锦簇,一步一景,美不胜收。“我们总共有50亩地,开了30年,但办农场是不赚钱的。”农场负责人陈基能的第一句介绍,便让四川代表团诧异。
  不赚钱还能开农场30年?原来,种花只是农场副业,精油提炼和乡村旅游才是主业。农场用10年做花卉种植,10年做精油加工,最后用了10年做餐饮住宿。如今这里既是台湾有名的精油供应基地,也成为一座天然的香草能量花园,拥有全台湾唯一的一座精油博物馆,仅一三产业两项,年产值便达到2000万元人民币。
  “四川是农家乐的发源地,但我们现在还能找到30年前就在开的农家乐吗?”参观完卓兰花露休闲农场,省林草局二级巡视员万洪云心中泛起了波澜,四川的农业人该多学学台湾农民的慢节奏经营法,做农业急不得。【详细

3个新趋势

招商引资,合作共赢,在川台农业合作的第6个年头,川台农业的合作方向正在发生微妙改变。
  第一届川台农业合作论坛,双方仅签订了7个农业合作协议,签约金额2.5亿元人民币,但到2018年底,川台双方的农业合作项目便达到300个,项目投资金额超过130亿元,合作的范围从单纯的农业生产向农产品加工、生态有机农业、休闲观光农业等多个领域拓展。
  四川农业自身也在飞速壮大。从2014年起至今,四川的农民专合社从不到5万家,增加至10万家;农产品产地初加工率增长至53%;休闲农业综合经营收入从750亿元到即将突破2000亿元大关;第一产业增加值从3531.1亿元增加至4426.7亿元……6年来,四川农业已迈入了一个新时代。【详细

本期关注

今年一季度,我省50万计划脱贫人口义务教育、基本医疗有保障覆盖达标率98%以上;31个计划摘帽贫困县贫困发生率预计均可达到1%以下,计划摘帽县的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均下降到1万人以下。
  成绩取得来之不易。事实上,2019年是我省脱贫攻坚工作启动以来,任务最繁重的一年。“今年拟退出31个贫困县,为历年最多,同时计划摘帽县覆盖‘四大片区’。”近日在古蔺县举行的全省2019年贫困县摘帽工作现场推进会上,省扶贫开发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贫困县摘帽是年度工作的重中之重、难中之难。

计划退出31个县中有21个深贫县

推进会观摩现场,理塘县扶贫开发局局长汪春康在每个展板前都拍了照。“今年理塘要摘帽,难度不小,要借鉴兄弟县市的好做法。”
  打赢这场重中之重、难中之难的战役,首先要认清“战局”。
  今年贫困县摘帽任务重,首先体现在占比高。记者梳理发现,今年计划退出31个县,占全省贫困县总数的三分之一以上,其中,有21个深度贫困县,建档立卡贫困发生率高于20%的县也有19个。凉山州首次有贫困县计划摘帽,高原藏区余下贫困县也将全部实现摘帽。“都是‘硬骨头’。”省扶贫开发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详细

紧扣“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

4月27日一大早,叙永县麻城镇龙凤村黑皮鸡枞菌种植基地大棚里,温度达到了30℃。顾不得头上冒出的汗珠,贫困户杨志蹲在地里采菌,妻子在不远处车间里削菇。目前,叙永县已建成高标准食用菌菌包生产大棚110亩、高标准出菇大棚300亩。在基地务工,贫困户每月可收入2500元,同时,每户每年分红2000元,土地流转费每亩每年600元。
  就业扶贫具有见效快、无风险的特点,今年不少计划摘帽县探索建立扶贫车间。例如,古蔺县建立扶贫产业集中发展区,建成后预计容纳100余家中小企业入驻,解决约2万人就业。园区里的古蔺高乐皮具有限公司吸纳建档立卡贫困群众185人,工资按件计费,工人每人每月可收入2000元-5000元。【详细

短评丨摘帽不是终点

今年我省计划摘帽县数量最多,而且大部分是深度贫困县,可谓贫困县脱贫摘帽关键一仗,顺利完成的话,可以奠定我省决战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坚实基础。
  然而,贫困县摘帽并非终点。2020年,国家还要对所有贫困县退出进行验收,那时才是大考。在此之前,防止已脱贫群众返贫和继续攻坚啃下“硬骨头”同等重要。这意味着,在打好关键一仗的同时,更要做好我省50个已摘帽贫困县的巩固提升工作,做到摘帽不摘责任、摘帽不摘政策、摘帽不摘帮扶、摘帽不摘监管,实现整体脱贫、稳定脱贫。
  2020年大考完了,是不是意味着脱贫攻坚这场硬仗就结束了?也不是。脱贫攻坚即使打赢了关键一仗,也不能停滞不前,要再接再厉,乘胜追击。【详细

本期关注

“趁着解冻的时候多干点活。”5月1日一大早,甘孜州德格县水务局的技术员王俭背起器材,赶赴农村自来水尚未全通的俄支乡安戈玛村。
  王俭之所以这么“拼”,是因为大半个月前我省定下的新目标:年底前,让川内剩余12.74万还未喝上“放心水”的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部喝上放心、安全的饮用水,并启动针对已建工程的巩固提升行动。据了解,在今年2月召开的全省水利工作会议上,我省的目标还是“2020年底前,扫除全省贫困人口安全饮水死角,并提升供水稳定性和水质”。

现状有三忧

“贫困户能不能喝上‘放心水’,已经影响到脱贫攻坚大局。”省水利厅相关负责人拿出一份2018年底的全省脱贫攻坚调研报告,报告显示:我省因水成疾、因疾致贫、饮水不便等现象在一些贫困地区尚未根除,饮水不安全仍是制约脱贫攻坚的重要短板和薄弱环节。
  “比如在部分高半山村,为了背水吃,家里必须要有一个劳动力留守;比如在有的地方,因常年饮用质量不达标的水,贫困群众患上慢性肠胃病等病症,加重了家庭负担。”省农田水利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调研结果显示,在深度贫困地区,有相当比例的贫困人口是因水致病或致贫。
  发愁的不只是未通水地区,还有部分已通水区域。【详细

通水有三难

“别看数量不大,但难度很大。”王俭说,德格县现有两个贫困村没通自来水,但想要用上稳定合格的自来水并非易事。
  数量不大、难度不小,省水利厅规划计划处副处长田龙俊也有同样的感受。田龙俊介绍,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全省累计让276万贫困人口吃上“放心水”,“剩下的都是‘硬骨头’,而且是最难啃的‘硬骨头’。”
  田龙俊介绍,目前全省12.74万没有用上自来水的贫困人口,绝大部分位于凉山彝区、高原藏区和其他连片贫困地区。其中,凉山州10.4万人,高原藏区8560人,秦巴山区和乌蒙山区共计1.04万人。
  而受地形、地貌、气候等因素影响,上述区域存在稳定水源勘察、施工取水和管护“三难”。【详细

“扫盲”有三招

严峻挑战之下,我省已锁定重点人群、重点区域和重点环节,确保扫除贫困地区农村自来水“盲点”。
  “重点人群即贫困人口,重点区域是指贫困人口人数占任务总量八成以上的凉山彝区,重点环节则是建设和管护。”省水利厅规划计划处相关负责人介绍。
  此前,我省已经对尚未通自来水的贫困地区进行摸底清查,并逐个确定施工方案和运行管护举措,“任务和项目都已经下达,目的就是不漏一村、不掉一户、不落一人。”省水利厅相关负责人介绍,针对重点领域,今年我省将有大动作——今年开始,中央和省级层面将计划落实专项资金,用于贫困地区饮水安全工程管护和运营。【详细

本期关注

2017年我省在全国率先开展新型职业农民制度试点。近日,全省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暨新型职业农民制度试点培训会在广汉召开,会议明确,将在前期试点基础上,从培育、认定、考核、资金等方面建立一整套试点制度,将新型职业农民制度试点工作推向纵深,力争到2022年,我省新型职业农民认定数量不少于2万人。

探索:看广汉市首批新型职业农民

4月底,广汉市连山镇锦花村,返乡农民杨萍站在麦田里,安排协调着10余位农民分工合作,今年,杨萍定下“小目标”——1000亩地盈利100万元;十多公里外的金轮镇马嘶村,羽航家庭农场的80后返乡大学生王德超正在为自己的“养鹅大计”奔走,今年他想让家中的1000只商品鹅直销餐饮店……
  杨萍和王德超有着相同的身份——广汉市首批新型职业农民。
  2017年我省在全国率先开展新型职业农民制度试点。近日,全省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暨新型职业农民制度试点培训会在广汉召开,会议明确,将在前期试点基础上,从培育、认定、考核、资金等方面建立一整套试点制度,将新型职业农民制度试点工作推向纵深,力争到2022年,我省新型职业农民认定数量不少于2万人。【详细

3400余名农民“持证上岗”,但缺乏后续支持政策

“所谓新型职业农民,是指具有一定文化和农业生产管理技能,依靠科技进步和科学管理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和效益,并以此为主要收入来源的从业者。”广汉农业技术培训学校校长包慧娟介绍,作为11个试点县之一,2017年广汉在全省率先启动了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和认定管理工作,当年评定出160余名新型职业农民。
  两年间,广汉共为230余名新型职业农民颁发了证书,并制定了贷款贴息、社保缴费补助等支持政策。持有证书者,最高可获得60万元贷款,当地财政将补贴50%的利息;个人购买社保,政府每人每年补助2000元;在一些农业项目支持上,也能得到优先考虑。
  但像杨萍、王德超这样的新型职业农民只是少数。广汉有36.7万农业人口,拿到职业农民证书的只有230余人,最终享受政策支持的仅有50余人。【详细

拿出真金白银抓培育,与家庭农场发展共进

如何寻找发力点?四川已展开探索。今年1月,全省农业农村局长会议明确,在两年试点基础上,我省将深化新型职业农民制度,构建一系列政策体系。“通俗地说,这个制度,就是要明确谁是新农民,怎么来扶持,扶持力度有多大,养老问题如何解决等。”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表示。
  近日举行的全省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暨新型职业农民制度试点培训会,拉开了制度深化的大幕。会议明确,在国家层面制度尚未出台的背景下,我省将继续开展地方探索,从培育、认定、考核、资金等方面,建立一整套试点制度,力争到2022年,我省新型职业农民认定数量不少于2万人,试点县70%以上的自然村有1名职业农民领办家庭农场,并开展职业农民职称评定。【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