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曾经一罐难求的临江寺豆瓣,在超市、菜市场早已难见踪影。始创于清朝乾隆年间、已有281年历史的临江寺豆瓣现走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历经停产、商标撤销风波,新近开发了工业旅游项目,近日又传出重组在即的消息。
  近日,记者从省经济和信息化厅获得一组数据,自2015年10月我省启动“园保贷”项目至今,全省已有6家银行、62个园区参与“园保贷”,各级共匹配财政资金5.6亿元用于风险贷款补偿,并以此撬动最高56亿元的银行授信规模,截至上月,累计发放贷款612笔、24.06亿元,为313户企业纾解了资金困难。

更多
品牌文化
产业纵横
自然生态
蜀道纵横

本期关注

多年来,历经停产、商标撤销风波,熬过紧急恢复生产之艰。如今,重组在即——
  曾经一罐难求的临江寺豆瓣,在超市、菜市场早已难见踪影。始创于清朝乾隆年间、已有281年历史的临江寺豆瓣现走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历经停产、商标撤销风波,新近开发了工业旅游项目,近日又传出重组在即的消息。

一段传承人的记忆

临江寺豆瓣厂制曲坊,不到59岁的翁联刚将泡好的豆瓣用大筲箕捞起送入曲室制曲。这是豆瓣制作最关键的一道工艺,制曲时间72小时,湿度、温度的控制非常讲究,“太湿就成了‘油瓣子’,太干又是‘吊瓣子’,都要不得。”翁联刚说。
  作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临江寺豆瓣制作工艺第八代传承人,翁联刚也是目前厂里工龄最长的员工。1976年,年仅16岁的他进厂从学徒做起,被师父聂季烈相中。聂家人代代相传的制作工艺,第一次有了家族以外的传承人。冷水浸泡、日晒夜露、下雨加盖……经过多年研习,他逐渐掌握了临江寺豆瓣的古法制作工艺。【详细

恢复生产易、工艺传承难

保住商标只是第一步,能不能尽早恢复生产?
  资阳市雁江区划拨出300万元专款,用作临江寺豆瓣厂恢复生产的资金。刘忠富等管理层开始给老员工打电话,请求他们回来上班。“停产的时候,厂里还有200多名员工,都被拖欠了半年以上的工资。”刘忠富说,很多人都重新找了工作,现在要让大家回来上班,难度很大。当时他们预计最多有10多名员工回来,结果2017年1月4日恢复生产之日,坝子里站满了40多名从四面八方赶回来的老员工。“他们没有谈债权问题,没有想工资待遇,只是想着尽快让厂里恢复生产,让我们非常感动。”
  翁联刚清楚地记得,2017年5月,在深圳带孙子的他接到刘忠富打来的电话,当时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用一周时间说服儿子儿媳,安顿好孙子,回到厂里上班。【详细

一个轻装上阵的“老伙计”

2018年9月,资阳市引入成都市新华能实业有限公司,将临江寺豆瓣厂托管给该公司,并由该公司旗下的四川创新味业有限公司进行管理。
  四川创新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黎昌蓉介绍,托管半年以来,他们投入了3000万元启动资金,对临江寺豆瓣厂进行了全面改造。
  首先是进行技改,提升效率。投入700多万元用于技改,实现生产过程半自动化,1400吨豆瓣酱的翻晒,一个员工一天就可以完成。因技改设备节约了人力,目前临江寺豆瓣厂员工减至35名,工资提升了30%左右。【详细

本期关注

近日,记者从省经济和信息化厅获得一组数据,自2015年10月我省启动“园保贷”项目至今,全省已有6家银行、62个园区参与“园保贷”,各级共匹配财政资金5.6亿元用于风险贷款补偿,并以此撬动最高56亿元的银行授信规模,截至上月,累计发放贷款612笔、24.06亿元,为313户企业纾解了资金困难。
  推行3年半,“园保贷”渐渐成为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题的一条重要路径。

快捷容易,企业依托订单就能得到贷款

“园保贷”,是四川不少工业园区中小微企业负责人眼中的“及时雨”。
  四川欧润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廖志就是其中之一。去年3月,该企业开始代加工好巴食、香香嘴等三个品牌的豆干,亟需资金扩大生产规模,又没有足够抵押物可以贷款,廖志一筹莫展。好在,遂宁经开区试点推行的“园保贷”,让他仅依托订单就成功获得了200万元的银行授信。
  “园保贷”是省经济和信息化厅、省财政厅联合各产业园区启动的一个政策性信贷产品项目。该项目明确由省级财政和试点产业园区安排补偿金,园区企业缴纳互保金,共同形成风险补偿资金池,放大后对园区企业提供融资支持。按照规划,试点园区内符合产业政策、信用记录良好、有融资需求但抵质押不能满足银行传统放款条件的企业,是其重点支持对象。【详细

市场化运作,建立四方风险防控体系

作为全省工业和信息化部门产融结合的一个重要抓手,“园保贷”是全省运行情况较好的一个产品。
  全程参与“园保贷”设计和运营的黄悦告诉记者,“园保贷”项目启动之初,就明确由省级部门指导,成都高新投资集团盈创动力投资公司牵头,联合4家省、市国资平台公司出资建立项目管理公司,按照市场化方式进行运营管理。管理公司受省级部门委托,全面负责“园保贷”项目的推广运营和风险管控,配合园区管委会及合作银行对申请企业进行贷前调查、贷中管理和贷后监管。
  在他看来,设立专门的管理公司,既有效厘清了政府和市场的边界,也大幅提高了项目运行效率。“通常来说,贷款企业名单由园区提出,经管理公司进行初步审核后向合作银行推荐。”【详细

“四两拨千斤”,动态配置补偿金是新路径

“全省还有一半左右的园区未覆盖,‘园保贷’如何走得更好?”近日,省经济和信息化厅副厅长顾红松也就此带队走访调研多个园区。
  动态配置补偿金,最大限度放大财政资金“四两拨千斤”功效,是一个主要思路。“要让有限的资金、资源,到最需要的地方去,最大限度解决企业燃眉之急。”
  目前,省级部门指导管理公司定期对合作银行和园区进行考核,对财政补偿金在试点园区、合作银行之间实行动态配置。【详细

本期关注

“要滑坡了,大家快跑。”5月14日上午,泸州市龙马潭区小市街道宝莲街地灾监测点监测员汪运全一边敲锣,一边呼喊。周边居民纷纷从家中跑出来,在汪运全的引导下往空地转移。
  这不是灾害发生现场,而是龙马潭区开展的一次地质灾害应急演练。应急演练是我省汛前的规定动作,通过演练,一方面检验应急预案的实用性,另一方面提升群众的避险能力。
  面对频发、多发、高发态势,今年我省地质灾害防范重点是什么?除了应急演练,我省还将采取哪些防范措施?

新重点 划定五大防范区域

降雨是引发地质灾害的“元凶”之一。从气象部门的预测看,今年我省局部地区降雨强度及强降雨集中时段较常年偏多,汛期地质灾害可能呈现集中暴发态势。其中,5-9月是全省地质灾害的重点防范期,滑坡、崩塌和泥石流等地质灾害发生数量将随降雨量增大而显著增加。
  省自然资源厅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全省共有3.8万余个隐患点,涉及全省176个县(市、区),威胁156万余人的生命财产安全。
  灾害分布广、面积大。据省自然资源厅预测,今年全省地质灾害发生数量与“5·12”汶川特大地震后常年均值基本相当,其中九寨沟、芦山、汶川地震灾区,金沙江中下游河谷区、盆周山区东北部和南部地质灾害发生数量可能较常年偏多。【详细

新手段 高科技空天地一体化方式

每年汛前,我省都要对地质灾害隐患点进行一次摸排。与往年不同,今年我省更加突出高科技排查手段的运用,探索通过空天地一体化手段,尽可能提前发现高位地段潜在地质灾害隐患。
  省国土空间生态修复与地质灾害防治研究院相关负责人介绍,所谓空天地一体化手段,就是在收集整理工作区已有地质调查成果的基础上,通过InSAR(干涉合成孔径雷达技术)、LiDAR(激光雷达)、三维激光扫描、无人机航摄、遥感等现代空天技术手段及地质专家分析,筛查出疑似隐患“靶区”,再由专业单位结合大比例尺地面调绘开展高位地质灾害精细化调查,进一步提升地质灾害隐患发现能力及防范水平。【详细

新清单 16条任务逐一落实

地质灾害防治保卫战,从第一季度就已打响。
  3月初,省自然资源厅发布汛前地质灾害防治任务清单,明确16条任务,要求各地逐一落实。今年我省按照一周轮查一遍的频次,加大了对基层防灾人员履职情况和专业监测点运行情况抽查力度。此外,省自然资源厅组织市州相关部门负责人到省里统一培训。
  除了“请过来”,还要“走出去”。省国土空间生态修复与地质灾害防治研究院组建5个调研工作组,分别到15个重点市州逐一指导防灾,对新发现的隐患点逐点落实防灾责任人、专职监测员,做到了预案覆盖率、群测群防网络覆盖率和隐患告知率3个100%。【详细

本期关注

近日,全省船舶水污染防治专项整治活动启动。到今年底,全省船舶与港口水污染物将得到有效防控和科学治理,排放强度明显降低,清洁能源得到推广应用,船舶和港口污染防治水平明显提升。
  “此次专项整治,意味着以船舶为重点的交通运输水污染防治‘攻坚战’打响。”四川省交通运输厅航务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三管齐下 打出“组合拳”

“大华渔港”总吨位1600吨,是宜宾境内沿江段体积最大、吨位最大、拖运难度最大的船,宜宾市地方海事局出动了两只大吨位拖船、3位有经验的船长,以保证航线的安全。
  宜宾市地方海事局负责人介绍,为护航长江生态,宜宾从去年开始对辖区内流域沿线的餐饮趸船进行取缔拖离。2018年,宜宾拆除取缔了长江干流91公里辖段内的27艘趸船,今年又对岷江河段的6艘餐饮趸船进行了取缔拖离。
  不仅仅是船舶污染的整治。5月15日,泸州市交通运输、生态环境部门相关负责人以及部分港口码头企业代表齐聚,探讨“港口码头生态环境保护技术要点”,从大气污染防治、废水污染防治、一般固体废物污染防治、危险废物管理、噪声防治、环境风险等多方面切入,共商港口码头污染防治。【详细

现有船舶2020年底前要完成环保改造

“千水之省”四川有通航河流176条,各类船舶近万艘,含客运类船舶、干散货船舶、集装箱船舶、趸船、拖船、工程船等。
  “船舶污染防控,是交通运输水污染防治的重点,也是源头。”上述负责人介绍,船舶有无配备排水设施设备、设施设备是否按规定使用等,以及水路运输风险防范,都与船舶的污染防控息息相关。
  以餐饮船舶为例,2017年,全省尚有165艘,环保问题堪忧。到今年4月,这一数据已减少到101艘,其中,56艘餐饮船舶污染物采取生化处置后打包上岸,45艘餐饮船舶污染物接入市政管网,环保方面得到有效管控。【详细

推动老旧船舶提档升级,近700艘船只将重点监管

水污染防治,不仅要治,更要防。着眼于船舶水污染的系统防治,在四川省交通运输厅航务管理局的牵头下,13个市将编制并实施防治船舶及有关作业活动污染水域环境应急能力建设规划,14个市州建立并运行船舶污染物接收、转运、处置监管联单制度和联合监管制度,实现重点水域全覆盖。
  根据港口与船舶污染物接收、转运和处置建设方案,泸州、宜宾等长江干线主要港口已完成建设任务的50%,全省建设任务将力争在2020年底前全面完成。
  老旧船舶的提档升级也是关键。按照安全和环保要求,全省376艘20年以上的客渡船和310艘25年以上的货船被纳入全省重点监管跟踪对象,并建立起监管台账,将加大监管频次。【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