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2017年,刘兵参与了中国工商银行在南江县推行的黄羊产业扶贫项目,去年成功脱贫。近日,在意大利罗马举行的2019全球减贫伙伴研讨会公布了“全球减贫案例征集活动”首批24个优秀案例,其中,南江县黄羊产业扶贫案例成功入选。
  伴随着夏天的到来,盆地周边及以北地区陆续进入大春栽插时间。今年以来的持续高温干旱天气,是否会影响农作物播种进度?四川能否在6月中旬雨季到来前完成大春播种?近日,记者前往一线进行调查。

更多
扶贫四川
生态四川
水润蜀乡
现代农业

本期关注

5月30日,南江县平岗乡桅杆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刘兵,赶着40多只黄羊到山坡上吃草,“一只百十来斤,至少能卖1500元。”他兴奋地说。
  2017年,刘兵参与了中国工商银行在南江县推行的黄羊产业扶贫项目,去年成功脱贫。近日,在意大利罗马举行的2019全球减贫伙伴研讨会公布了“全球减贫案例征集活动”首批24个优秀案例,其中,南江县黄羊产业扶贫案例成功入选。

利益联结形成良性循环变“发羊”为“借羊”

南江黄羊肉质细嫩、味道鲜美,有“亚洲第一羊”的美誉。然而过去黄羊没有成为带领当地群众脱贫致富的“领头羊”。
  原因何在?南江县扶贫开发局副局长黄远义介绍,当地曾给贫困户发放黄羊,鼓励其发展养殖业,但是部分群众管理责任意识不强,甚至出现了杀羊吃肉或私自出售的现象。
  针对这一问题,南江县把“发羊”改为“借羊”。由南江县定点扶贫单位、中国工商银行总行购买优质母羊捐给村里,再由村里借给有养殖意愿和能力的贫困群众饲养,两年后借羊群众把黄羊还回村集体,村集体再将羊借给其他村民,如此循环。【详细

鱼渔双授不忘规避风险贫困户申请借羊有门槛

俗话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但是在南江黄羊扶贫案例中,不仅借羊给贫困户,同时又指导其养殖,可谓“鱼渔双授”。这种扶贫模式看似简单,但要想具有可操作性、大范围推广,必须有效控制风险。
  首先是借羊不还的风险。负责提供黄羊种羊的四川北牧南江黄羊集团总经理陈勇介绍,如果发现借羊不还的现象,根据合同,双方会首先协商,协商不成可提交南江县人民法院诉讼解决。同时,南江还在探索乡村道德银行积分增减与养殖效果挂钩,如果不按约定还羊,将在乡村道德银行进行公示。
  为避免个别群众在借羊过程中出现“搭便车”情况,南江县明确借羊群众需满足三个条件:一是勤劳肯干,养殖意愿强烈;二是拥有或租赁一定面积的草坡和人工种草土地;三是家中建有圈舍,面积需满足每只能繁母羊最低1.8平方米。【详细

四川还有这些叫得响的探索

“四川扶贫”公益商标
  去年,我省在全国率先探索“四川扶贫”公益商标。明确凡是来自贫困地区的扶贫产品,都可以使用“四川扶贫”公益性标识;凡是有公益性标识的扶贫产品,很多销售主体都可以推广和销售;凡是推广销售公益性标识扶贫产品的企业,都会得到政府政策扶持;凡是有公益性标识的扶贫产品,号召全社会优先购买。
  省内对口帮扶
  2016年,四川启动省内对口帮扶工作。在原有“7+20”对口援藏总体不变的基础上,确定一批经济基础较好、财政实力较强的市、县(市、区),开展省内对口支援藏区贫困县、扶贫协作彝区贫困县工作。目前,7市、35县(市、区)承担藏区彝区45个贫困县(市、区)对口帮扶任务。【详细

本期关注

“草长出来没?出苗率咋样?”5月21日,治沙项目承包商李佳明骑着摩托,到几处治沙点查看今年开春后种下的草种长势,播下的有一年生和多年生多种牧草。正式播种前,他再三咨询了科研单位和技术人员。
  5月,草原上植树种草最忙碌的季节。若尔盖、红原等治沙重点区域,公路上时不时有拖拉机轰鸣而过,大多是参与春季草原播种作业的农用机。春天到来,川西北高原迎来了一年中治沙的黄金时段。只是,谁也不能保证这些草种能否落地生根、发芽成长。因为,用的草种来源多样,有的是“初次上高原”,甚至是首次来到中国。

每年需草种400万公斤,仅两成为“四川造”

寻找牧草种子,是川西北高原从牧民到政府部门都着急的事。
  监测显示,我省现有沙化土地总面积约1200万亩,其中,可以短期内治理、恢复植被的有1000万亩,绝大部分分布于川西北高原。还有大量退化草场需要治理和改良。种植牧草,是改良沙地和恢复草场的主要方式。
  “除了固定流动沙丘、风口上种一点红柳和沙棘,其他地方都要靠草。”若尔盖县农业与科技局副局长张玉峰介绍,选择牧草作为治沙的主力,原因很简单:从改良土壤角度来看,在高原上,生长速度较快的牧草带来的腐殖质,远超灌木。【详细

外来草种唱主角,适生性存疑

“这样(外来草种占主导)下去,我很担心出问题。”省林科院林研所所长鄢武先担心外来草种的适生性,担心对四川本土牧草科研和产业体系带来冲击。
  这样的担心不无道理。川西高原,降雨偏多且冬季漫长,从省外、国外引入的草种,首先要面对的,是能否落地生根。
  “每年都有一些‘水土不服’的草种,最后只能补种、改种。”若尔盖县林业和草原局相关负责人坦言,为了确保外来草种的成活率,当地特别要求各承建单位提前施工,“让牧草生长期和霜冻期错开。”【详细

“国字号”草种基地门庭冷落

跻身全国五大牧区、拥有2.45亿亩草原的四川,本土草种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其实,我们有很强的科研和繁育能力。”省林业和草原局副局长王平说,积累多年,四川有不俗的牧草选种育种实力。
  代表川内最高水平的牧草育种单位,是省草原科学研究院。5月21日下午,记者抵达红原县瓦切乡西北侧的省草原科学院国家草种基地时,见到的却是门可罗雀的景象——基地门口,几个拖拉机手正晒着太阳打扑克牌。
  设立于本世纪初的这个草种基地,拥有全川牧草选育的唯一一块国家级牌子。迄今,已有数十个牧草品种在这里完成选育,且获得国家和省级层面验收。【详细

重振四川牧草种业

一边是不断被挤压的本土草种,一边是适生性存疑的外来草种。专家和业内人士认为:四川草种图强,首先要适应市场。
  “我听到不少人说,困境是治沙市场化和生态项目招投标改革等导致的。这个观点,我无法赞同。”省林业和草原局相关负责人坦言,从国内外生态治理经验来看,生态治理市场化是大趋势,也是激发全民参与生态环境治理、保护市场活力的必由之路。四川草种必须适应市场。
  前述负责人认为,四川草种市场“失守”,除开外来草种的成本优势之外,更为重要的原因在于,原有的草种科研、转化、生产体系落后。省草科院等科研单位集“产学研”为一体,稍显力不从心。省社科院相关负责人建议,推行职务科技成果混合所有制改革,让科研单位和企业适应市场竞争。【详细

本期关注

5月30日,成都市郫都区三道堰镇青杠村外,伴随着渠道里汩汩清流,田里的秧苗渐次返青。
  伴随着夏天的到来,盆地周边及以北地区陆续进入大春栽插时间。今年以来的持续高温干旱天气,是否会影响农作物播种进度?四川能否在6月中旬雨季到来前完成大春播种?近日,记者前往一线进行调查。

预计6月中旬扫尾,进度与往年基本一致

最近半个月,尽管自家的7亩小麦已经收完,但青杠村村民刘云利都没休息过,“每天,都要去看看水渠里的水量。”
  5月中下旬开始,成都平原及周边地区有过几次降雨,旱情虽然得到缓解,但降雨并没有形成地表径流,也无法满足水稻栽插需求。“只要上游放水,两天就能把秧子栽完。”刘云利说,就在焦急等待的时候,省都江堰管理局下发通知,今年,灌区仍然执行“错峰轮灌”(即按照大春作物成熟早晚秩序,从南至北依次集中灌溉),青杠村被安排在5月26日泡田插栽。
  另一边,水利工程管理单位人员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5月下旬各地秧苗下田之后,省都江堰管理局供水科科长徐兴文都奔波在路上,“哪里需要水,我们就去哪里。”【详细

大春播种“天帮忙、人努力”

“看得见的是栽秧进度快,看不见的是‘天帮忙、人努力’。”省水利厅相关负责人介绍,入春以来,全省各地普遍降雨偏少、气温偏高,能够确保今年栽插进度与往年基本持平,实属难得。
  先看“天帮忙”。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统计,自5月1日入汛以来,全省平均降雨量为96.7毫米,比常年同期多出23%。成都、南充、绵阳、自贡、眉山等农业主产区降雨量比往年多出五成左右,“缓解了今年前4个月的旱情。”省水利厅工程管理处相关负责人透露,根据预测,在6月上中旬,全省大部还将有两次明显降雨过程,各地务必抢抓时机,加快播种进度。【详细

压“双控”促改革,农业用水总体下降

“荞麦这些作物耐旱又耐寒,等几天再种也行。”5月29日,攀枝花市节水办工作人员走进米易县草场乡推广“抗旱武器”。
  不同于全省其他农业主产区,进入5月,包括安宁河谷在内的攀西地区持续高温少雨。截至5月26日,干旱已导致近百万亩大春作物受灾,急需补种。当地的应对办法,除了投入机具和人力抗旱,还有改良种植结构——摒弃耗水量大的水稻,改种耐旱的玉米、荞麦、红薯等。
  “趁这个机会,正好试点‘以水定产’。”省农水局抗旱办副主任许国强说,今年大春,攀枝花、凉山州将调减13.88万亩水稻计划栽插面积,改为种植更节水的瓜果等作物。【详细

本期关注

5月24日上午,凉山州喜德县冕山镇洛发村精准扶贫养殖基地里机器轰鸣。“虽然现在还是工地,但未来,这里将是全州最现代化的养猪场。”当天,全省农业产业扶贫现场会暨深度贫困地区园区建设推进会现场,喜德县县委书记曲木伍牛向代表们介绍。
  今年全省预计有19.3万人需要依靠农业产业脱贫,占全省计划脱贫人口总数的38.6%。贫困地区尤其是深度贫困地区如何依靠农业产业实现脱贫奔康?全省农业产业扶贫现场会暨深度贫困地区园区建设推进会给出方向。

被渴望的园区

喜德县是深度贫困县,贫困发生率达28.5%。和众多深度贫困地区一样,受历史、地理等因素影响,喜德县的农业产业底子薄、瓶颈多。
  “依靠农户单家独户发展生产成效不大,搞规模化、标准化农业,走园区发展道路是更好的选择。”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表示。
  “从河谷地,到沟坎地,再到山坡地,我们在合适的地方建设了不少基地、设施农业。”曲木伍牛表示。
  “在这么高的地方建养殖基地,成本是我们那里的5倍,虽然成本高,但必须建,这关系到脱贫攻坚的全局。”自贡市农业农村局局长彭长林听完介绍后感慨,贫困地区尤其是深贫地区,要做大做强农业产业,必须抓园区建设。【详细

面临难题的园区

在喜德县沙马拉达乡铁口村的万亩现代农业循环飞地产业园里,记者注意到,高处的一块地里,10余株花椒树枝繁叶茂,与周边相对稀疏的花椒树形成鲜明对比。
  “这是我们留下的参照树,用来给村民示范,种花椒如果不修枝疏果,将会减产多少。”孙龙旭告诉记者,以往,村民习惯了种玉米和土豆,不懂花椒种植,有的把花椒树种在田坎,不修枝不疏果。为此,县上拿出资金,鼓励大家规范化种植,做得好的一亩奖励100元。
  “我们目前还没有一个现代化的园区,条件差、基础差是一方面原因,观念落后是根源。”孙龙旭坦承,由于技术难推广,当地种了核桃,但却不结果,后来搞高山青菜,但受霜冻影响,产值低。【详细

寻求突破的园区

全省农业产业扶贫现场会暨深度贫困地区园区建设推进会明确,今年我省将在贫困地区新建150个现代农业产业融合示范园区,并支持符合条件的园区申报省级星级园区,对成功申报的园区,将给予最高2000万元的补助。
  农业园区具体怎么建?我省已启动新一轮培育计划。
  去年我省出台的《四川省现代农业园区建设考评激励方案》是重要参考。《方案》明确,园区必须在设施装备、产品加工、科技支撑、绿色发展、带动农民等方面达到一定要求,如主导产业先进实用配套技术推广应用率达到98%以上,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主要从业人员培训覆盖率达到90%以上。【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