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5月以来,王记小龙虾店一直保持每公斤96元的售价,买1公斤还送0.5公斤,每公斤实际售价仅为64元,比去年下跌16元。不仅是王记小龙虾店,记者走访多家小龙虾馆均得到同样的答复——今年成都小龙虾的价格降了。
  5月22日,四川知名有机农业公司尚作农业创始人龙淼宣布18家门店闭店止损。不仅是尚作被推向风口浪尖,工商资本下乡也成为舆论关注话题。近日记者获悉,在第九批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申报中,联想控股旗下全资子公司佳沃(成都)现代农业有限公司已从名单中消失,曾经的网红农庄南充大唐开心农场也陷入危机……

更多
现代农业
乡村振兴
扶贫四川
水润蜀乡

本期关注

“今年小龙虾价格巴适,欢迎来敞开吃。”6月28日,成都市龙泉驿区王记小龙虾店,老板王东爽快地张罗着顾客。
  5月以来,王记小龙虾店一直保持每公斤96元的售价,买1公斤还送0.5公斤,每公斤实际售价仅为64元,比去年下跌16元。不仅是王记小龙虾店,记者走访多家小龙虾馆均得到同样的答复——今年成都小龙虾的价格降了。
  “小龙虾价格逐渐亲民,川籍小龙虾的逐渐崛起起到了积极作用。”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表示。

一只小龙虾的调查

“今年价格普遍下跌,现在湖北虾每公斤32元,比去年同期便宜了10元,预计7月四川虾上市后,要比去年同期便宜4元。”6月28日,成都农产品中心批发市场,小龙虾经销商徐超伟告诉记者,因为供应充足,今年小龙虾的价格开始走“亲民路线”。
  小龙虾价格逐渐亲民,有川籍小龙虾的功劳。
  “再等等,现在湖北虾正源源不断入市,我们半个月后再推。”6月29日,隆昌市圣灯镇小龙虾养殖大户刘小龙拒绝了合作伙伴的上市要求,他养殖了两万公斤小龙虾,预计今年每公斤售价40元,较往年略降,他要等待时间。【详细

一只小龙虾的进阶

“四川小龙虾产业的春天已至,大家放手一搏正当时。”6月25日,四川百岛湖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陈芝秀与养殖户分享武汉之行的收获。
  6月初,在省水产局的组织下,省内50余名小龙虾养殖技术代表齐赴武汉,系统学习当地小龙虾池塘精养、人工育苗、稻田综合种养、疾病防控等养殖技术和经营理念。政府组织民间专家走出四川,向产业发达地区取经,这在四川小龙虾养殖史上是首次。
  “过去,观念的滞后和认识的误区,让四川错失了小龙虾发展契机,在两三块钱一公斤的时候,很多人认为小龙虾上不了大雅之堂,涨到十几元甚至二十几元时,想发展又担心垮价……”回想起这十余年的经历,省水产局生产处处长曾开虎感慨不已。【详细

一只小龙虾的未来

曾开虎的预判并非空穴来风。6月23日,由省水产学会和中伦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四川小龙虾产业高峰论坛”在成都举行。省农业农村厅厅长杨秀彬、中国科学院院士桂建芳、国家虾蟹产业体系首席科学家何建国等行业重量级人物悉数到场,为一只小龙虾“站台吆喝”。
  论坛上,杨秀彬表示,小龙虾兼具经济社会效益和生态价值,是“川鱼”特色产业的重要部分,也是实现“川鱼”振兴的重要力量,四川将以小龙虾为“川鱼”振兴突破口,努力把小龙虾产业打造成为四川农业的烫金名片。【详细

本期关注

5月22日,四川知名有机农业公司尚作农业创始人龙淼宣布18家门店闭店止损。不仅是尚作被推向风口浪尖,工商资本下乡也成为舆论关注话题。近日记者获悉,在第九批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申报中,联想控股旗下全资子公司佳沃(成都)现代农业有限公司已从名单中消失,曾经的网红农庄南充大唐开心农场也陷入危机……
  这些吸睛农业项目为什么一个个跌落?6月,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三个明星农业项目的困境

点位一:尚作农业宣布18家门店闭店后,尚作农业缩减了开支,员工锐减至原来的1/5。但在总部,忙碌依然是这家农业公司的常态。会见消费者,拜访供应商,跑基地,跑市场,见投资人,龙淼每天的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
  公开资料显示,尚作农业起步于2010年,从农场起家,逐步发展为本土知名有机农业公司,供应生鲜农副产品,年销售额最高达到2亿元。
  闭店信息引发舆论哗然。接受记者采访时,龙淼坦承,现在公司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处在生死一线间,挺过去才能换来资本入驻,东山再起。【详细

下乡失利 情况各有不同

尚作、佳沃和大唐下乡经营受挫,究竟遇到什么问题?6月4日中午,记者来到蒲江县复兴乡佳沃公司基地进行调查。烈日下,基地管理办公室大门洞开,空无一人。“工人都下地干活去了,吃午饭才回来”,厨房中,负责做饭的村民告诉记者,今年以来,这里每天大概有20余名工人上班,人不多。记者在基地办公室外墙粘贴的通讯录上见到,整个基地被分为了6个片区,每个片区有3-4名管理人员,总人数22人。

  “几乎忙不过来。”在办公室旁做焊工的姜葱村村民张大财告诉记者,因为人工成本高,附近村民大多又有自己的猕猴桃园,所以每到用工高峰期,管理者不得不亲自上阵干活。【详细

资本下乡易犯四个错误

不仅仅是佳沃(成都)现代农业。记者梳理近年来的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名录发现,一些熟悉的企业已经消失,每两年评定一次的省级龙头企业名录淘汰率达到了12%,我省第八批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的淘汰率也达到了15%。四川省川联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行业协会会长卿成告诉记者,协会有800多个会员,其中种养殖企业的稳定性最差,协会从2002年成立至今,好多种养殖企业负责人已从涉农企业圈消失。
  四川省委党校新农村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彭大鹏告诉记者,近年来,他长期观察研究的上百个下乡创业者以失败告终者多,失败率高成为这个领域的显著特征。【详细

本期关注

“1935年5月至1936年7月,红军经过了甘孜州康定、泸定等15个县市,他们团结藏汉群众、播撒革命火种、开展武装斗争,书写了历史篇章。”6月25日,甘孜州泸定县,红军走过的地方脱贫攻坚座谈会上,甘孜州扶贫开发局局长杨庆华一席发言,带大家重温光辉岁月。
  会场两公里外,大渡河静静流淌。它见证了两场“战役”,一场是著名的飞夺泸定桥,另一场则是发生在大河两岸以及更宽广区域的脱贫攻坚战。

红军走过的87县有扶贫任务,占全省半数以上

“红军在四川走过12个市州的91个县,除去成都市蒲江县、大邑县、邛崃市和绵阳市游仙区外,有脱贫任务的县共计87个,占全省161个有脱贫任务县市区半数以上。这些县脱贫攻坚任务都很繁重。”四川省扶贫开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
  看数量,可以用“五六七”来概括。87个贫困县有贫困户99万户、贫困人口336.9万人,均占全省五成以上;有贫困村7035个,占全省贫困村总数六成以上;87个县中有64个贫困县,占全省贫困县总数七成以上。
  看任务,目前87个县中,71个县今年有脱贫攻坚任务,占全省59.2%;明年还有16个县有脱贫攻坚任务,占全省57.1%。这意味着,今明两年,全省一半以上脱贫攻坚任务在这些红军走过的县,脱贫路上仍不能“松气”。【详细

发展红色旅游产业,带动贫困老乡脱贫

“在甘孜县,红军建立了藏区第一个少数民族苏维埃政府——‘博巴政府’,还出现了藏区第一个红色活佛——格达活佛。”对于县内的红色旅游资源,甘孜县扶贫开发局局长杨志刚如数家珍。
  不仅是甘孜县,川内不少地方都有着丰富的红色旅游资源。巴中市现有全国最大的红军将帅碑林、红军烈士陵园和红军石刻标语群;通江县的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旧址纪念馆、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等已被列入全国100个红色旅游精品景点和30条红色旅游精品线路……
  统计数据显示,去年四川全省全年接待红色旅游游客达1亿多人次,红色旅游收入600多亿元。如何利用这些红色旅游资源带动贫困老乡脱贫,不少地方已有探索。【详细

本期关注

“重心转移到加强监管上来,第一步是干什么?”“边治理、边破坏的模式咋破解?”……
  6月25日,2019全省水土保持现场工作会在雅安举行。与往年不同的是,治理任务、治理模式等不再是中心议题,取而代之的是“如何管、谁来管、管什么”。“中心议题变化背后,折射出四川水土保持工作思路的转型。”省水利厅副厅长李勇蔺表示。

底子薄欠账多任务重,管不到位,治理成果难巩固

先看底子。截至目前,我省尚未建立覆盖全省的水土保持监督网络,哪里存在水土流失、流失程度如何,均无法及时掌握。同时,监测手段不发达、信息化程度低。去年,我省在全国率先实施市州政府水土保持目标责任,但却无法及时拿出各地水土流失动态监测数据。
  欠账多,暴露出现有水土保持审核、执法和制度体系的短板。在去年底启动的长江经济带生产建设项目水土保持监督执法专项行动中,全省已累计排查出涉嫌“未批先建”项目2452个、“未验先投”项目2247个、不依法履行水土流失治理义务执法项目100个。特别是根据此前摸排,我省部分地区水土保持违法现象多发,但执法力度却没有跟上。【详细

动真格整改“老大难”,明确责任主体和执法主体

“从现在开始,就要以当务之急为突破口和抓手。”现场会的发言环节,资阳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摊开手中的整改清单。这位负责人口中的“当务之急”,就是长江经济带生产建设项目水土保持监督执法专项行动中排查出的近4800项问题项目。
  “之所以说是当务之急,是因为专项行动中发现的问题大多处理难度大、背景成因复杂、时间跨度长,同时影响极为恶劣。”省水利厅相关负责人认为,这些“老大难”,导致了各地水土流失加剧。
  而就在6月初,根据前期排查结果,省水利厅下发了230个涉嫌违反水土保持法的生产建设项目清单,责成有关部门督办整改。同时,我省对违法单位和个人,直接采取约谈、曝光、挂牌督办和处罚等方式,力度空前。【详细

从制度层面入手,构建从审批到管理的监督体系

“既要用超常规手段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也要从制度层面长远谋划。”会议间隙,几位市州水利局负责人表示:治标可以快速补齐部分短板,但更需要新的制度治本,包括建立一个涵盖事前审批、事中检查监督、事后管理的完整体系。
  省水利厅相关负责人认为,作为行业主管部门,应该从调整自身角色开始,当好水土保持领域的“守门员、服务员、裁判员”。
  当好“守门员”,首先要把好入口。去年,我省累计审批生产建设项目水土保持方案5011个,今年起,方案过审的难度将会增加——我省已明确,对项目建设的水土保持方案采取刚性约束,对不符合生态保护和水土保持要求的采取“一票否决制”。【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