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对标2020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交通运输部门提出了提前一年、2019年底实现交通脱贫攻坚兜底目标任务,即“100%的乡镇通油路、100%的建制村通硬化路”。2019年过半,交通脱贫攻坚正发起最后的冲刺。
  7月14日,由中国材料研究学会主办,省经济和信息化厅协办的2019中国材料大会在成都中国西部国际博览城落下帷幕。短短几天里,这场材料“盛宴”集聚8000余名国内外专家学者、企业代表,共探材料科研新风向,共谋材料领域新未来。

更多
乡村振兴
产业纵横
自然生态
蜀道纵横

本期关注

7月12日下午,邻水县高滩镇乐游庙村,68岁村民胡光荣爬进大型翻斗车驾驶室,准备给重庆市渝北区茨竹镇的一处工地送沙子。前面要经过的方家沟桥是川渝界桥,桥对面刻有“重庆”两字的褐色花岗石,提醒他已出省。花岗石下面镌刻着邻水县与渝北区平安边界村级睦邻友好公约。
  界碑立起来的准确时间,胡光荣已记不清。对于生活在这里的村民来说,界碑并不重要。界碑两边的人,都是乡亲。

分不清的彼此

7月12日下午,邻水县高滩镇乐游庙村,68岁村民胡光荣爬进大型翻斗车驾驶室,准备给重庆市渝北区茨竹镇的一处工地送沙子。前面要经过的方家沟桥是川渝界桥,桥对面刻有“重庆”两字的褐色花岗石,提醒他已出省。花岗石下面镌刻着邻水县与渝北区平安边界村级睦邻友好公约。
  界碑立起来的准确时间,胡光荣已记不清。对于生活在这里的村民来说,界碑并不重要。界碑两边的人,都是乡亲。
  内江隆昌和重庆荣昌毗邻,荣昌就有个小镇“荣隆镇”,意即荣昌、隆昌交界之地。【详细

看得见的合作

邻水县高滩川渝合作示范园(下简称“高滩产业园”),停的车大多是重庆牌照,示范园中的“重庆路”“邻渝大道”等,山城元素明显。这里的企业大多有两部座机,一部使用重庆“023”区号,一部使用广安“0826”区号。
  “使用重庆区号,解决不少问题。”四川润美迪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罗应超说,公司与重庆企业有很多业务往来,继续使用重庆区号,降低了沟通成本,保证了企业既有业务。
  “园区内已有投产企业30家,70%以上企业为重庆做配套,90%的产品销往重庆。”高滩产业园管委会党工委委员乐星介绍。乐星本人,也是园区主动引进来的。今年1月,他从重庆市酉阳县大溪镇副镇长的位置上调到园区。【详细

剪不断的困惑

合作也并非一帆风顺。在隆昌市孙家湾村和荣昌区沙坝子村交界处,就有一个进展不太顺利的产业园。
  按照川渝合作相关协定,荣昌、隆昌拟共建川渝合作荣隆工业园。2016年10月,隆昌市相关负责人还带队到荣昌区荣隆工业园考察,并打算将合作园区落地交界处的孙家湾村。
  此后却没有任何进展。渔箭镇党委副书记刘双告诉记者,投资方出现了资金问题。记者看到,在产业园的某些片区,烂尾的厂房前长满草,几只水牛在悠闲散步。【详细

本期关注

7月14日,由中国材料研究学会主办,省经济和信息化厅协办的2019中国材料大会在成都中国西部国际博览城落下帷幕。短短几天里,这场材料“盛宴”集聚8000余名国内外专家学者、企业代表,共探材料科研新风向,共谋材料领域新未来。=
  中国材料大会至今已举办20余届,今年,是大会时隔5年后重回四川。“变化很大。”主办方相关负责人说,当前,四川正加速构建“5+1”现代产业体系,先进材料产业被纳入五大万亿级支柱产业重点培育,“相比5年前,本届大会四川各方参与度更高,对先进材料科研新动向、应用新成果等关注更密切。”

川企热情高 借平台找技术、卖产品

“找技术、找合作,这次我们是专门带着需求清单来参会的。”主论坛上,四川省有色科技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伍建军正在详细地记录院士专家的发言。
  目前,该公司专门成立一家子公司,专注环境修复领域。其核心技术和产品,就是公司团队研发的一款可用于土壤重金属治理的新型环保材料。“浮在水面上,就可以吸收土壤的有毒、有害成分,吸收了之后还可通过特殊技术处理进行回收利用。”伍建军说,目前,该产品已完成中试。
  大会期间,一场面积达1万平方米的展览同期举行。“特种金属功能材料”“高端金属结构材料”“先进高分子材料”等9个展区,吸引了300余家国内外新材料企业参展。其中,有不少首次参展的川企身影。【详细

学界有期待 借智借力“玩转”学研用

企业所思,也是学界所盼。中国工程院院士、四川大学化学学院副院长王玉忠认为,国内材料的基础研究并不落后,但应用却有明显短板。“材料根本上是应用的东西,需要更多考虑如何从实验室走进市场。”
  在他看来,中国材料大会集学术交流和展览展示于一体,搭建了一个很好的交流平台。“但之前互动还不够。”他建议能有更多企业积极参与,去逛展、听会,与顶尖专家学者面对面交流,为四川培育万亿级先进材料产业借智借力。
  借智川内科研院所,川外企业行动更迅速。天津中环电炉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材料大会的常客,这次带来了最新款的热分析系列仪器。该公司产品总经理张海波说,上一次来四川参会,他们就以卖产品为开端,与川内多所高校建立合作。“不少当时采购我们产品的研究生、博士生,如今已成长为学术带头人,有了自己的实验室。”在他看来,这种合作关系对于升级、创新产品十分有利。【详细

培育正当时 四川既重基础也抓前沿

“四川发展先进材料产业,资源优势突出。”不少参会专家表示,四川矿产资源丰富,钒钛磁铁矿、稀土、锂辉石、石墨等战略资源储量均处在全国前列。培育先进材料产业,重点要将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
  重基础,强优势,目前四川积极培育攀枝花钒钛新材料、乐山硅材料、成都高性能纤维等一大批特色材料园区。目前,全省共有83个园区将先进材料作为主导产业发展。
  总体来看,四川钒钛钢铁、锂电池材料、稀土材料、硅材料等重点行业已成链规模发展。今年,全省500个重点工业和技改项目中,先进材料项目就有140个,总投资达3473亿元。【详细

本期关注

“内江市市中区,四审省检差错率为0.7%,成为全省第一个省检差错率低于1%的地区!”近日,省三调省本级集中审查办公区,核查人员正在检查各地的三调数据。

三调,指的是第三次全国国土调查。今年2月22日,我省启动第三次全国国土调查“百日攻坚”行动。截至7月初,已有41个县(市、区)的三调成果上报国家。同时,四川已完成成果建库,进入数据成果质量提升阶段。

从各查各到统一查,摸清四川国土资源家底

在“三调”之前,我国曾开展过两次全国土地调查。第一次是1984年-1996年的土地详查;第二次是2007年-2009年的土地调查。2017年,我国开始部署第三次全国国土调查。
  三调是自然资源统一管理的第一步。“打好地基,才能为开发利用创造条件。”省自然资源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国土调查首先需要查清地类、面积、分布等。“简单地说,就是调查我国有多少耕地、林地、草地等,它们分布在哪里,面积多少。”
  其次,三调需要调查土地权属及变化情况,包括土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状况。另外,三调还需要摸清土地条件,包括土地的自然条件、社会经济条件等状况。【详细

上万名技术人员奋战在一线

三调的第一步是外业调查。四川国土面积位列全国第五,有185个调查单元,数量居全国第一。此外,四川地形地貌多样,地跨青藏高原、四川盆地、成都平原等,给三调工作带来诸多挑战。
  省自然资源厅相关负责人说,调查高峰期,共有上万名技术人员奋战在调查一线,走遍了四川每一寸国土,“每个区域有自己的特色,调查也必须因地施策。”
  6月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200多米的山脊间仍有白雪的痕迹。“下雪除了影响我们交通出行,更增加了我们对地类认定的难度。”调查人员陈汝超介绍,“种大黄的地和种土豆的地,类别完全不一样,但是被大雪覆盖了就很难判别,我们必须反复去实地查看。”【详细

顶层设计规范技术,目标指向“零差错”

如果说外业调查是三调工作的“手脚”,内业核查是三调工作的“眼睛”,那么顶层设计就是三调工作的“大脑”。
  在技术顶层设计方面,我省编制了三调实施方案和技术规范,制定全省成果质量控制内外业核查管理办法,统一制作全省交通水利网、调查界线、控制面积等基础控制性关键数据资料等。
  严格三调工作规范和技术要求。省自然资源厅相关负责人表示,我省三调工作以真实、准确、可靠、可用为标准,对每一块图斑必须“走到、看到、问到、划到”,每一个举证图斑还必须“拍到”,对任意一项争议地类必须认真判别。【详细

本期关注

“轰轰轰……”7月14日,在凉山州布拖县通往阿布洛哈村村委会的新建道路上,几台机械正在作业。这是凉山州仅剩的一条未实现硬化的村道。
  对标2020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交通运输部门提出了提前一年、2019年底实现交通脱贫攻坚兜底目标任务,即“100%的乡镇通油路、100%的建制村通硬化路”。2019年过半,交通脱贫攻坚正发起最后的冲刺。

仅剩两个乡12个建制村未通硬化路

“阿布洛哈村村道建设完成后,布拖县就将实现全县所有建制村100%通畅,凉山州也将全面实现两个100%的目标任务。”布拖县交通运输局局长曲木黑沙信心满满。
  阿布洛哈村坐落在布拖县乌依乡西溪河峡谷中,三面环山,一面临河。此前进村只有一条山路,沿着岩壁和悬崖而建,村民靠马匹从外面运输货物和生活用品。从乌依乡进入阿布洛哈村,需要步行4个多小时的山路。
  如今该村正在建设的村道宽4.5米,为水泥混凝土路面,衔接毗邻的布歪村,从而接入全县农村路网,建成后,车辆可以直接抵达阿布洛哈村村委会。目前村道路基已完成2/3,仅剩最后一段悬崖峭壁需打通。【详细

自然环境恶劣、建设规模大、专业技术薄弱

从数据变化来看,前几年是交通脱贫攻坚建设任务完成的“井喷期”,今年以来节奏反而变“缓”。“全省目标去年已经基本完成,剩下的虽然不多,但都是难上加难的‘硬骨头’。”省交通运输厅公路局相关处室负责人说。
  难在哪?自然环境恶劣是最大桎梏。在建的乡道、村道集中在甘孜州、凉山州境内,尤以甘孜州数量居多,基本都处于高寒、高海拔地带。受天气影响,建设有效施工期短,每年仅5月到9月能全力施工,中间还有雨季。
  地质条件差是另一大考验。这些乡村公路所在地自然灾害较多,泥石流、滑坡频发,不仅威胁施工,也影响已建道路。比如,甘孜州白玉县山岩乡劣巴村村道原本已完成硬化建设,但受去年金沙江堰塞湖影响,80%的路段被冲毁,需要重建。【详细

技术帮扶加蹲点帮扶,把好质量和进度关

距离目标任务只剩下不到半年时间,如何啃下这块最难的“硬骨头”?
  全力冲刺的大幕,年初就已拉开。省交通运输厅公路局建立起“项目清单”,将所有在建项目倒排工期,梳理出推进的节点、难点,并在省级层面组成10个小组,由局领导任组长,督导进度,每月至少去一次现场,协调解决建设难题。
  针对一线专业技术薄弱的难题,全力提供技术帮扶。因水毁而重建的白玉县山岩乡劣巴村村道进行了线路比选,最初的设计方案长100余公里,是原里程的5倍。四川省交通运输职业技术学院派出专门技术人才支援,帮助优化线路设计,新的村道绕路少,里程只增加了几公里,建设成本大为降低。【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