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在24.98万平方公里的四川藏区,飞驰在脱贫奔康路上的不仅仅是易绕村。今年,我省藏区剩余16个贫困县计划全部摘帽,减贫4.3万人。这不仅是四川攻克深度贫困堡垒的重要节点,也意味着四川藏区发展将迎来崭新一页。
  2014年前后,借助脱贫攻坚战全面打响的契机,具有经济效益、适生能力强的核桃,成为四川贫困地区主打产业之一。5年过去了,当年种下的第一批扶贫核桃今年开始陆续上市,承载了满满希望的“扶贫果”能如愿让农户增收吗?

更多
脱贫致富
扶贫四川
水润蜀乡
现代农业

本期关注

“高原核桃,欢迎来买!”8月1日,一场小雨之后,种核桃的李述钧赶紧披上雨衣,钻进了核桃林。他担心,刚刚的降雨会影响核桃的长势。
  2014年前后,借助脱贫攻坚战全面打响的契机,具有经济效益、适生能力强的核桃,成为四川贫困地区主打产业之一。5年过去了,当年种下的第一批扶贫核桃今年开始陆续上市,承载了满满希望的“扶贫果”能如愿让农户增收吗?

早熟核桃行情回暖,晚熟品种或遇“产价双降”

“抓紧收核桃!”7月31日8时,瞅着持续一夜的暴风雨停了,罗其云钻进了村里广播室。这天早上,这位盐源县树河镇大水田村村支书冒雨去了趟核桃林,见不少还没熟透的果子落在地上,让他心疼得差点落泪。
  作为全省最早上市的核桃产区之一,盐源县在7月20日前后举办了首届核桃节,主会场就在大水田村。但上市十多天来,村里的核桃还有近七成没有采摘,这也是他见到阴雨天就揪心的原因。
  揪心的不只是罗其云,还有大水田村的农户们。贫困户罗家理说,为了见到真正的“回头钱”,大伙已经等了5年,“不想再等了”。【详细

全国核桃种植面积5年来翻倍

“不好说。”谈到价格,省林业和草原局产业处调研员秦茂相对谨慎,但他也承认,李喆的话不无道理。因为,过去五六年的时间,四川核桃种植面积和产量一直高速增长。
  2014年,四川核桃种植面积1074万亩,产量29.4万吨;2015年,四川核桃种植面积1231万亩,产量40.8万吨;2018年底,全省核桃种植面积已达1942万亩,年产量增至57.4万吨。4年时间,种植面积和产量接近翻倍。至今,不管是种植面积还是产量,四川已3年稳居全国核桃“亚军”。【详细

今年全省核桃总产量将突破60万吨

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中晚熟品种核桃就要集中上市。省核桃产业联盟相关负责人预计,今年全省核桃总产量将突破60万吨,再创历史新高。在市场增量急剧膨胀的背景下,第一年上市的“扶贫果”,如何才能卖个好价钱?
  记者走访业务主管部门,得到的建议有三:配备初加工能力,让鲜核桃变干核桃,错峰上市;尽快寻找销路,并在运输、配送环节予以政策优惠;整合资源,帮扶既有的加工和种植企业。
  “没必要一股脑地都去卖鲜果,核桃不是水果,晒干了卖,效益也不会差。”绵阳市盐亭县金土地农林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唐周钢说,核桃加工成干果,可以通过延长保存期来实现错峰上市。【详细

一个核桃需要“多种吃法

解决了短期的问题,从长远来看,又该怎么办?
  走访中,多位业内人士表达担忧:四川核桃产能巅峰期仍未到来,如果加工业的发展跟不上核桃产量的步伐,“果贱伤农”的风险就会越来越高。他们建议,“治本”要尽快布局深加工产业体系,实现核桃的“多种吃法”;参照省外相关做法,完善核桃保险体系,为果农收入“保底”;改造低产低效核桃林,提高单位面积效益。
  过去5年,四川核桃的产量在飞速提升,但加工能力增长有限。有关部门估计,四川目前核桃年深加工能力为8万—10万吨,处于全国中低水平。【详细

本期关注

“等合作社建起来,村民就能在县城附近上班了。”8月2日,甘孜州炉霍县泥巴乡易绕村第一书记更让赶往县城,为村里即将成立的黑土陶专业合作社办理手续。易绕村是今年计划退出贫困村,为带动更多贫困群众脱贫,村里决定成立黑土陶专合社,让散落民间的手艺,给村民带来实实在在的收益。
  在24.98万平方公里的四川藏区,飞驰在脱贫奔康路上的不仅仅是易绕村。今年,我省藏区剩余16个贫困县计划全部摘帽,减贫4.3万人。这不仅是四川攻克深度贫困堡垒的重要节点,也意味着四川藏区发展将迎来崭新一页。

全省藏区5年减贫31.3万人

省扶贫开发局负责人介绍,2014年至2018年,藏区累计实现减贫31.3万人,退出贫困村1758个,16个贫困县实现摘帽,贫困发生率从20.1%下降到2.6%。
  回望过去几年,脱贫攻坚号角吹响后,雪域高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高规格部署。我省明确省委副书记牵头负责藏区工作,藏区32个贫困县每县落实1到2名省级领导联系指导、1-3个省直部门定点帮扶。
  大手笔支持。目前,《四川省藏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规划》已累计完成投资5900多亿元,“六项民生工程计划”完成投资302亿元,教育、健康、交通、水利等行业政策优先支持藏区脱贫攻坚。【详细

推动产业扶贫,在“特”字上做文章

脱贫攻坚,产业是根本。藏区要想真正发挥产业扶贫的带动作用,必须在“特”字上做文章。
  “人无我有、人有我优,是竞争‘法宝’。”成都高新区(简阳市)援藏工作队领队汪锋介绍,高新区对口帮扶甘孜州德格县,近两年,双方逐渐将产业重心锁定在牦牛奶上。目前,德格县在马尼干戈镇建起了牦牛奶加工基地,电力设施、水源设备都已接通,他们正在与一家康定企业对接洽谈,很快就会投产。
  德格县贫困家庭几乎家家有奶牛,可以出售奶源;基地开工后,村民还可以进工厂打工,每月收入2400元左右。“9月,格萨尔机场将投入使用。”汪锋说,到时德格的新鲜牦牛奶可直接空运到成都各大商超,销路不是问题。【详细

东西部扶贫协作及省内对口帮扶显成效

7月初,一场特殊的厨艺培训在甘孜州泸定县杵坭乡政府小广场前举行。授课的是来自广东省江门市的粤菜师傅;听课的大多是当地农家乐的主厨和负责人。
  今年以来,广东将“粤菜师傅”工程导入省际技能扶贫协作,先后在泸定县、康定市举办短期培训班,对当地贫困群众进行技能培训,并在优秀学员所开办(或就业)的农家乐建立“粤菜师傅”创业示范点,由授课师傅或所属培训机构给予长期技术支持。
  这是我省东西部扶贫协作的缩影。今年以来,浙江、广东、四川三省之间的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工作在四川藏区有序推进,截至6月底,已开工项目226个,完成投资6.71亿元。浙江、广东两省年度对口支援财政资金12.92亿元已全部到位。【详细

本期关注

盛夏8月,南充市仪陇县赛金镇潮水坝村的柑橘树和荷叶迎风摇摆,丰收在望。
  2017年,以流转、入股等方式,潮水坝村打造出远近闻名的赏荷胜地,随后,数百亩柑橘在荷塘不远处生根。去年,潮水坝村更是成功入围全省首批“水美新村”试点。
  根据省水利厅印发的《关于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开展“水美新村”建设的意见》,在总结去年试点的基础上,今明两年,每年建成1000个“水美新村”。

基层水生态保护、供水等短板突出,亟待补齐

什么样的村子,才能称之为“水美新村”?
  “水安于民、水兴于业、水富于民、水美于民的宜居美丽新村。”省水利厅规划计划处副处长田龙俊介绍,“水美新村”的内涵包括了供水安全、产业发展、水生态环境保护与治理三个层面。
  说起做好水文章的好处,潮水坝村第一书记曹前深有感触。此前,潮水坝村还是因缺水致贫的贫困村,由于水利设施年久失修、自来水不通,该村只能种植耐旱的玉米和红薯。一进入旱季,村民想喝口干净水,都需要到两公里外的山脚下肩挑背扛。2016年起,借助山平塘新建扩建、渠系硬化、“水肥一体化”节水灌溉推行和农村“户户通”自来水工程等,潮水坝村先后建成上百亩观光荷塘和千余亩柑橘产业园。【详细

设置23项硬指标,聚焦管水、节水、配水

“建设要抓重点。”省农水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意见》提出“水美新村”建设的诸多任务并为“水美新村”设置了23个参照指标,涵盖农业用水效率、生活用水效率、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率、河湖库塘管理人员配备情况等,例如,农村自来水全覆盖、农业用水充沛且实际使用率超过50%、河湖库塘明确产权且有人管等,“但核心内容,仍然是管水、节水、配水,在建设之初,就要把这三点纳入考虑范畴。”
  管水的要旨有二:一是将河(湖)长延伸至村内的河流、水库、塘坝等,明确其巡河员、保洁员,推行水利工程管护社会化购买服务,做到河湖水系“有人管且管得好”;二是对农村污水进行集中处理,15户或50人以上的农村居民聚居点必须配备污水处理设施。【详细

严进宽出,管理中建荣誉回收机制

目标和路径都已明确,“水美新村”在建设前后该如何管理?
  “建设前,要尊重地方意愿。”省水利厅相关负责人介绍,“水美新村”的建设任务,将采取申报制。“因为涉及经费问题。”目前,本年度名额申请已经结束,均选择条件相对较好的区域落实。
  建设中,仍将以地方为主体。具体而言,今后我省“水美新村”建设将实施县级负责制,由县级业务主管部门负责设计和建设任务。【详细

本期关注

8月1日,德阳市罗江区略坪镇松花村的稼禾家庭农场里,近百亩水稻长势喜人。这家家庭农场,刚刚成功入选四川首批现代农户家庭农场培育对象。
  7月23日,省农业农村厅在德阳市罗江区白马关镇举行新闻发布会,正式发布《四川省现代农户家庭农场培育行动方案(2019-2022年)》,明确到2022年,全省培育5000家以上现代农户家庭农场,每个农场将给予最高30万元补助,并从即日起启动申报筛选工作。“这是在全国省级层面发布的首个现代农户家庭农场培育行动方案,也是我省首个针对小农户的精准培育和支持政策。”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表示。

队伍不断壮大,日益成为现代农业生力军

2011年,稼禾家庭农场的创始人刘琴英返乡种地,目前全家5口人经营着80亩制种稻田和50亩翠冠梨,年纯收入13万元,并带动周边20余小农户务工。
  “起初创业养肉兔,由于没有经验和技术,连年亏本。”刘琴英坦承,返乡创业最初几年,自己走了不少弯路,享受的政策扶持也不多。成为四川首批现代农户家庭农场培育对象后,刘琴英的家庭农场不仅可获得最高30万元的资金支持,还能优先享受各类技能培训和创业帮扶。
  近年来,像刘琴英这样的创业者还有很多。【详细

认定标准不完备、扶持不精准等,发展良莠不齐

“对不起,名额满了,只能等下一批了。”8月1日,德阳市罗江区白马关镇农业服务中心干部黄明明拒绝了第60位前来咨询的农民,他是专门负责家庭农场申报登记的。
  白马关镇有18家注册的家庭农场,有60家适度规模经营农户正在创建家庭农场,但全镇仅有10个省级培育名额。
  放眼全省,白马关镇名额供不应求的状况不是个案。【详细

五方面展开支持,把小农户带进大市场

“此次在全国省级层面率先出台现代农户家庭农场培育行动方案,目的之一就是要破解长期以来困扰小农户的发展难题。”在7月2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明确,我省将以此轮培育为切入点,锁定小农户发展家庭农场的短板和掣肘,突出系统化培训、精准化帮扶、常态化管理、多元化联动和规范化认定,从智力、项目、资金、金融和创业五个方面对入围的家庭农场展开支持。
  解决“谁来做”的问题,今年初,我省在全国率先设置小农生产服务管理部门——职业农民与家庭农场发展处。在此轮机构改革中,各地也纷纷试水,在县级农业农村部门中增设职业农民与家庭农场发展股。【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