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8月30日,成都市锦江区东升街的红星农贸市场,记者看到的猪肉价格是25元1斤、排骨28元1斤。市民陈平很是感慨:“猪肉越来越贵了,以前只卖十三四元1斤,现在20多元1斤,和以前比感觉价格涨太多了。”
  在此背景下,全国多省市稳定生猪生产、供应的措施近日纷纷出台。8月26日,我省促进生猪生产保障市场供应的措施(以下简称“猪九条”)公布,给出一揽子方案,全年4008万头出栏量目标任务分解到19个市(州)。
  面对政策利好和市场行情高涨,生猪生产能否迅速稳定下来?记者日前走访了省内不同规模的生猪养殖户。

更多
农业养殖
扶贫四川
水润蜀乡
现代农业

本期关注

月30日,成都市锦江区东升街的红星农贸市场,记者看到的猪肉价格是25元1斤、排骨28元1斤。市民陈平很是感慨:“猪肉越来越贵了,以前只卖十三四元1斤,现在20多元1斤,和以前比感觉价格涨太多了。”
  在此背景下,全国多省市稳定生猪生产、供应的措施近日纷纷出台。8月26日,我省促进生猪生产保障市场供应的措施(以下简称“猪九条”)公布,给出一揽子方案,全年4008万头出栏量目标任务分解到19个市(州)。

一道选择题

行情这么好,要不要赶紧补栏?似乎是个容易的单选题,但养殖户们的选择却各有不同。
  段夕文短期内不打算补栏。作为一个养猪散户,内江市市中区全安镇狮湾村一社村民段夕文养猪已将近9年了。就在20多天前的8月7日,他刚刚在当地相关部门技术指导下完成“扫圈”,把最后一头猪送走。“6月底,猪就开始发病,28头猪陆续‘洗白’完。”
  2010年,在广东一家家具厂打工的段夕文回家搞起了生猪养殖。最开始一两头,后来达到28头规模,年出栏50头左右。【详细

一件忧心事

“不补”的养殖户们在担心什么?“现在,你就是送我2000头猪苗,我都不会要。”8月16日下午,成都市新津县,记者见到养殖了20多年生猪的王兴(化名)。
  对生物安全防控的担忧,普遍存在于中小散户,他们对自身设施和技术“不自信”。
  8月13日,记者实地探访段夕文的养殖场所时,他先把拴在屋后的两只狗牵走,然后带着记者来到自家后院,这是一处靠近房后山坡的空地上的“偏偏房”,是一个用砖头和水泥砌成的简易养猪场,上用木料、瓦片和塑料薄膜覆盖遮挡,依稀可见石灰消毒的痕迹,在炎热的天气下,一股臭味飘散在空气中。【详细

一个大趋势

生猪生产何时稳定?未来猪肉行情会怎么演变?这是大家都在关心的问题。
  “秋冬季来临,快到年底的时候,要做腊肉香肠,猪肉需求就更大了。”几乎所有的被访者都有这样的观点。
  “要尽快将相关政策措施落实到位,促进生猪养殖户尽快补栏。”四川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院长、国家生猪现代产业技术体系专家李学伟建议,各级政府在对养殖户进行适当补贴的基础上,要对所有养殖场所进行一次彻底的免费消毒工作,加强对养殖户生物安全防控方面的技术性指导,尽快恢复生猪养殖生产。
  随着“猪九条”的发布,各地已经行动起来。
  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按生猪产业化发展要求,要通过现代工业化生产,实现小农经济到产业经济的转变。【详细

本期关注

“截至6月底,全省88个贫困县已累计整合涉农资金908亿元。”近日,省扶贫开发局相关负责人表示,2016年,我省开始推进贫困县涉农资金统筹整合试点。试点3年以来,成效显著。
  统筹整合使用的财政涉农资金范围包括各级财政安排用于农业生产发展和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资金,试点以来,对全省脱贫攻坚工作产生了极大的推动作用。这项创新政策也被基层形象地称为“允许买醋的钱打酱油”。

严格把关+定期反馈 让每一个贫困县清楚掌握“家底”

在贫困县涉农资金统筹整合试点中,县一级是主体,中央和省级财政涉农资金都是按原渠道下达到县。如何确保纳入统筹整合范围的中央和省级财政涉农资金落到实处,成为了整合试点路上的第一道难关。
  攻克难关,需要从制度设计源头着手。为此,我省创新实施整合资金下达文件会签制度。省级有关部门、财政厅相关处室,在下达整合资金文件时,必须会签财政厅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办公室,由其严格审核文件是否明确标示了该项资金纳入统筹整合范围,以及该项资金分配到贫困县的增幅是否达到政策要求等。【详细

范围调整+负面清单 让整合资金不仅能落地,更要用得好

如何更好发挥整合资金的作用?我省一直在探索。
  “按照之前统筹资金管理方向,整合资金围绕脱贫攻坚规划和目标任务,只能在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和农业生产发展范围内使用。”北川县财政局农业股股长吴宗卓表示,这条规定初衷是好的,但是随着脱贫攻坚的深入,不少贫困地区基础设施和产业发展已经有了起色,反而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等方面比较薄弱。
  对此,我省充分考虑各地实际需求,允许已正式公布的脱贫摘帽县,可根据巩固脱贫成效需要,将整合资金适当用于农村人居环境整治项目。“对于已摘帽县来说很重要,农村环境改善,也是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相衔接的重要内容。”吴宗卓说。【详细

集中支付+配套激励 让每一个贫困县大胆整合资金

“没想到钱直接打到公司账上了,方便、省事!”近日,一笔278万元的工程款直接从财政部门拨到了四川省亿鑫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账上,这让公司总经理李童惊叹不已。
  今年,万源市统筹整合涉农资金,用于脱贫攻坚安全饮水项目。项目总计8931万元,分25个标段招投标确定了施工方,四川省亿鑫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正是其中之一。
  此前,我省很多扶贫资金项目由财政划拨给项目业主,授权项目业主支付给施工方。小小变化背后,是我省对涉农资金统筹整合的重大改革。【详细】

本期关注

8月19日晚,岷江上游的汶川、理县等地迎来今年入汛后最强降雨过程。强降雨导致多地发生山洪泥石流,并引发岷江上游河水暴涨。水文监测数据显示,8月21日早上,紫坪铺水库以上的岷江干流来水量达到每秒3460立方米,为今年入汛以来之最。
  奇怪的是,此次分洪期间,地处岷江中下游的多条渠系,不但没有关闭闸门、减少下泄流量,反而主动“迎战”。这是为何?

近6年最强洪峰过境,下游水位涨幅与往年无异

8月19日晚间至21日上午,岷江上游的汶川县、卧龙特别行政区、理县和茂县等地累计降雨量普遍超过120毫米。气象资料也表明,如此大范围的强降雨,为近年来少有。
  但是对于岷江中下游的都江堰等地来说,直到强降雨发生两天后,洪峰才“姗姗来迟”。省水利厅相关负责人介绍,这种“滞后”与岷江上游特殊的地形、地表构成及水系分布有关。岷江上游地处川西北地区,地势相对平坦且地表渗水能力较差,大江大河支流较多且支流相对弯曲。因此,一般强降雨之后的两到三天,下游才会真正形成洪峰,“这也让都江堰水利工程调度管理单位有了充足应对时间。”
  省水利厅监测,8月21日15时至22日上午为都江堰水利工程渠首一带的最大洪峰时段,最大流量达每秒3460立方米。【详细

不仅不关闸拦蓄,反而加大向下游输水

此次洪峰“来势汹汹”,在经过紫坪铺水库调蓄后,洪峰进入都江堰水利工程时每秒流量仍有1900立方米。
  都江堰是岷江洪峰来临时成都平原的最后一道防线。按照往年传统的行洪方案,重任将落在以金马河为主的外江渠系上,内江渠系则关闭闸门、减少下泄流量。“因为内江渠系通往成都平原,每次引入水流,都必须慎之又慎。”省水利厅东风渠管理处处长万忠海表示,但此次洪峰安然过境,内江渠系功劳不小。记者查询8月21日至22日的水文数据看到,当时,内江渠系的徐堰河、柏条河等河流分洪流量超过每秒400立方米。
  内江渠系的“大动脉”东风渠更是“马力全开”。【详细

提前布局汛末蓄水,为秋收秋种做准备

东风渠“逆向操作”到底是出于何种考虑?
  “这样的操作并不多见,但绝对是深思熟虑的结果。”省水利厅东风渠管理处相关负责人介绍。
  首先,从整个都江堰水系来看,东风渠上承都江堰水利工程,下接成都、资阳和眉山等地,沿途拥有囤蓄水库数十座。所谓囤蓄水库,就是指分布于灌区各处用于拦蓄上游来水和雨水的蓄水型水库,其主要功能是旱季灌溉。在东风渠下游,囤蓄水库主要为张家岩水库、石盘水库和黑龙滩水库。
  在这种“长藤结瓜”的模式下,东风渠的补给则尤为重要。【详细

本期关注

8月30日上午11时,成都蒲江县大塘镇洪福村村民吴思林忙着在柑橘园里除草、修枝。“现在我的身份不一样了,是一名专业技术农民,与其他村民一起管护这附近的120亩果园。”通过与社会化服务对接,像吴思林这样的小农户正走上一条发展农业现代化的道路。
  “小农户是我们推进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的重要方向和着力点。”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表示。日前,农业农村部办公厅、财政部办公厅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工作的通知》,要求组织实施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项目,进一步聚焦农业生产托管为主的服务方式。

进展如何?37个项目县20个示范县稳步开展

邻水县太和乡指南寺村二组的村民王文明家有两亩水田、两亩旱地,“娃儿都出去打工了,两年前我们就把水田托管给盛世种植专业合作社。”王文明说,他家选择的是最省心的托管模式,种、管、收都由合作社来管,每亩每年能有400元的固定收益。
  不久前,农业农村部公布2019年全国农民合作社典型案例,邻水县盛世种植专业合作社是四川唯一入选案例,其亮点正是农业托管服务。“我们合作社119名社员通过示范种植、加工、销售粮油作物,带动小农户开展农机、农技、植保等社会化服务,土地托管面积从2016年的5100亩,增加到2018年的7500亩。”广安邻水县盛世种植专业合作社社长方智勇介绍。【详细

难题何在?服务成本偏高,服务主体动力不足

这是由我省农业生产的现状所决定的。”省农业农村厅服务体系建设指导处负责人介绍,四川有6000多万农村人口,小农户是我省农业生产的主体,家庭生产经营是我省农业生产的主要方式。
  “不仅如此,在一些地方,因为高附加值经济作物的发展,有些小农户不愿意继续流转土地,更愿意自己来经营,但他们自身缺乏劳动力或者技术,这时就需要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的介入。”四川省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张克俊表示,农业社会化服务解决了小农户不流转土地也能规模经营的难题,促进了小农户与现代农业有机衔接。
  “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同时也是一个契机。”张克俊表示,通过服务小农户、提高小农户、富裕小农户,可以让小农户成为发展现代农业的积极参与者和直接受益者。【详细

怎么破题?将小农户培养成技术人才

如何解决难题?各地展开了探索。8月14日,蒲江县举行农业社会化服务产业联合会成立大会。“联合会发展会员单位70多家,有大小型农机设备120多套,提供12种特色托管项目服务。”会长叶其斌介绍,联合会开展的社会化服务覆盖耕、种、管、收、储、加、销等产业环节,服务面积已达1.4万多亩。
  叶其斌介绍,目前,联合会已发展飞防服务、农机农技服务、劳务服务、药品配方研发试验等10多支专业队伍,有服务人员800多人,其中修枝嫁接能手100多名、疏花疏果套袋能手300多名、持证植保飞行员23人、农机具能手60多人。未来两年,叶其斌准备将服务队伍扩大到2000人的规模——这些人,绝大部分都是小农户。【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