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

四川首批体细胞克隆猪的诞生,让公众和市场都很兴奋,也有了很多期待。体细胞克隆猪是什么?搞克隆猪研究是为了什么?克隆猪能食用吗?带着这些疑问,日前,记者走访了省畜牧总站、四川农业大学的研究团队和巴中市巴山牧业股份有限公司。
  目前,四川主要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水平为59%,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仍有一定差距。为进一步加快农业机械化发展,四川提出新的目标:到2025年,全省主要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率达到70%以上,全省现代农业装备全产业链产值突破1000亿元、农机流通服务龙头企业产值达到100亿元。实现这一目标,四川面临哪些困难?将如何行动?推动农业科技创新,相关企业、科研团队又有哪些新的尝试?

更多
科技发展
扶贫四川
水润蜀乡
现代农业

本期关注

1996年7月,世界第一个成功克隆的动物多莉羊在英国诞生;2005年8月,中国第一头体细胞克隆小香猪在河北省出世;2017年11月,世界上首个体细胞克隆猴“中中”在中国诞生;2019年9月,四川首批非基因编辑体细胞克隆青峪猪诞生。
  四川首批体细胞克隆猪的诞生,让公众和市场都很兴奋,也有了很多期待。体细胞克隆猪是什么?搞克隆猪研究是为了什么?克隆猪能食用吗?带着这些疑问,日前,记者走访了省畜牧总站、四川农业大学的研究团队和巴中市巴山牧业股份有限公司。

揭秘四川首例体细胞克隆猪

10月11日下午,在成都市温江区四川农业大学新校区,四川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朱砺打开手机,给记者展示克隆猪的生长情况。视频里,毛色乌黑、皮肤红润的猪宝宝在保温灯的照射下,依偎在猪妈妈的身旁嗷嗷直叫,还不时在特制的猪栏里钻来钻去、嬉戏打闹。“跟普通猪毫无差别,活力很足,长势良好。”
  朱砺介绍,4头母猪依次产仔,9月25日产下6头、9月26日产下6头、9月27日产下6头、9月29日产下7头,最终23头仔猪得以存活,有13头公猪10头母猪,体重最重的有1.45公斤,“都是正常体重,同一猪场同期诞生的猪宝宝一般都在1.1公斤左右。”
  省畜牧总站站长徐旭介绍,今年3月,省畜牧总站与四川农业大学朱砺教授团队联合巴山牧业公司开展青峪猪体细胞克隆试验。【详细

一场地方猪品种保卫战

进行克隆猪研究,是不是为了提高生猪出栏率?朱砺给出的答案却是:保护地方猪种。
  据2016年农业部发布的《全国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和利用“十三五”规划》,中国“土猪”一共有90个地方品种,其中国家级保护品种42个,省级保护品种32个,其他品种16个。
  地方猪种急需保护。有媒体曾作过调查:1980年到2000年,广东大花白猪的母猪数量从1.3万头下降至几百头,金华猪的母猪数量从1980年近25万头降至2007年的1万多头。四川有成华猪、内江猪、乌金猪(凉山猪)、雅南猪、丫杈猪、青峪猪、藏猪7个地方猪保护品种,保护压力都普遍偏大。【详细

那些对克隆猪的种种猜测

非编辑体细胞克隆猪可以放心食用,但并不适用于大规模商业生产,成本远远高于普通生猪养殖。
  “非编辑的体细胞克隆猪是完全可以放心食用的。”朱砺很肯定地告诉记者,“除了生产过程不一样,遗传物质与普通猪没有任何区别。在克隆猪生产的过程中,我们做的是把体细胞恢复成一个个体,没有进行过任何基因修饰和编辑。”
  “基因编辑的体细胞克隆技术直接用于实际生产,需要先实施严格的安全评估。四川农业大学采用的是非基因编辑体细胞克隆技术,不涉及安全性评估问题,可以直接运用于保种生产。”徐旭告诉记者。【详细

本期关注

近日,2019年贫困退出验收暨考核评估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在成都举行,安排部署我省今年脱贫攻坚考核评估、扶贫对象动态管理等相关工作。
  会上,省政府副秘书长、省脱贫攻坚办主任、省扶贫开发局局长降初强调,今明两年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贫困程度更深、脱贫难度更大,特别是2019年又是贫困县摘帽的最高峰,工作难度、密度、强度前所未有。
  在这一背景下,做好今年脱贫攻坚考核评估工作、完善扶贫对象管理,将为我省最后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打下坚实基础。

不同“考生”“考点”不一样

如果将考核评估比作一场考试,那么“考点”是哪些?
  省扶贫开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主要是聚焦“两不愁三保障”、聚焦深度贫困地区、聚焦脱贫质量、聚焦“四个不摘”等。
  该负责人表示,上述几项工作既关注重点区域,例如深度贫困地区,又强调重点任务,即落实“两不愁三保障”,同时关注已脱贫群体,充分考虑脱贫攻坚各方面工作。
  针对不同“考生”,考试重点也有所不同。【详细

做好扶贫对象动态管理,确保数据真实

脱贫攻坚,精准是关键。目前临近脱贫攻坚收官阶段,对扶贫对象动态管理,力求精准精准再精准,是我省下一阶段的工作重点。
  “扶贫对象动态调整和标注,主要完成贫困户脱贫、贫困村退出、贫困户(含脱贫户)家庭成员自然增加和自然减少。”降初表示,扶贫对象信息采集、更新和录入,主要是新增贫困户家庭成员基础信息采集和录入,贫困户(含脱贫户)、贫困村(含退出村)基础信息更新,贫困户(含历年脱贫户)帮扶措施信息核实、采集和录入。
  不仅要及时调整,更要确保准确。数据质量是建档立卡的生命线,不仅影响脱贫攻坚形势的分析研判和宏观决策,也影响到脱贫质量的成色。【详细

“关键之年”更要严考

2019年是非常关键的一年,今年工作做到位了,明年脱贫攻坚全面收官就能有一个更为坚实的基础。
  如何确保今年工作做到位?考核评估是一个重要环节。
  “两不愁三保障”是否落实到位?产业发展成效如何?帮扶工作开展得怎么样?贫困户、贫困村、贫困县是不是达到了脱贫的标准?贫困退出是不是符合程序?这一连串问号,都需要在考核评估中拉直。【详细

本期关注

2019年汛期结束!”10月10日,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宣布:自当日18时开始,结束全省各级防汛值班,这也意味着四川全部转入汛末蓄水时段。
  每年汛末,四川都要逐步启动水利工程蓄水,以备冬春之需。不过,今年是四川近年来汛末蓄水启动最晚的一次,也是“动静”最小的一次,这是为何?

一个“奇怪”现象

“从整体的量上来看,四川已经快完成蓄水任务了。”10月10日晚,在汛期值班结束后,省农水局相关负责人看着刚出炉的数据介绍,“用个玩笑点的说法,就是‘刚一开始就要结束’。”
  根据统计,截至9月底,全省各类水利工程总蓄水量超过88亿立方米,占汛末蓄水计划的99.3%,比多年平均值增加5亿立方米。其中,大中型水库蓄水量为计划量的100.1%,小(一)型水库(库容100万至1000万立方米的水库),实际蓄水量已达到计划值的100.5%。
  实际蓄水量多,也使得川内大部分水利工程管理单位汛末“动作偏小”。【详细

一次全面分析

往年的汛末蓄水,始于9月中下旬。而今年10月才开始的汛末蓄水,在某种意义上已经结束了,这是为何?
  “还是要从气候角度来分析。”省水利厅相关负责人表示,汛期的整体降雨量、降雨时段分布和区域分布,都会影响汛末蓄水的安排。
  气象部门提供的资料显示,今年汛期全省整体呈现降雨量偏多、秋雨日数偏多、区域性暴雨偏多等“三多”现象。
  统计显示,今年汛期全省平均降水量为797.1毫米,较常年同期偏多8%,其间除攀西地区外,全省多数地区没有发生伏旱和夏旱;全省共出现区域性暴雨6次,位居全省同期前列。【详细

一场提前谋划

即便目前蓄水状况良好,省农水局相关负责人却仍有担忧,“不能说蓄水工作就彻底完成了。”
  原因有二。首先,各地目前水利工程蓄水状况不一。例如,从工程类别来看,目前全省小(二)型水库蓄水量占汛末蓄水计划的98.1%,山平塘蓄水量占汛末蓄水计划的97%;从区域来看,受汛期降雨偏少影响,甘孜州局部、攀西地区、盆地南部与盆地西北部部分水利工程蓄水量相对偏少。
  “这些区域夏季降雨较往年偏少1-3成。”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相关负责人介绍,这也导致前述各地蓄水量偏少、增加了冬春连旱发生的风险。也因此,必须提前储备足够的水源。【详细

本期关注

农业机械化和农机装备是转变农业发展方式、提高农村生产力的重要基础,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支撑。没有农业机械化,就没有农业农村现代化。目前,四川主要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水平为59%,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仍有一定差距。为进一步加快农业机械化发展,四川提出新的目标:到2025年,全省主要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率达到70%以上,全省现代农业装备全产业链产值突破1000亿元、农机流通服务龙头企业产值达到100亿元。
  实现这一目标,四川面临哪些困难?将如何行动?推动农业科技创新,相关企业、科研团队又有哪些新的尝试?

主要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水平达59%

针对丘陵山区农业机械化问题,中国农业大学中国农业机械化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杨敏丽曾做过专题分析,“以玉米耕种收综合机械化率数据为例,2017 年,全国机耕率96.82%、机播率 85.17%、机收率70.89%,而在丘陵山区典型省份,机耕率为73.78%,机播率36.80%,机收率为27.52%。”
  这是否意味着在农业机械化推广上,丘陵地区只能望而却步?
  其实,尽管丘陵地区推广农业机械化存在难度,但我省一直在积极推进,近年来一些地方已取得了一定成绩。在三台县,李伟牵头的万家旺农机专业合作社,流转土地1300多亩,托管面积1700亩,开展订单作业式的农业社会化服务面积达7000多亩,“我们有80多台机具,农机服务已覆盖周边5个乡镇,耕种面积达到70%以上。”【详细

基础设施投入不足,农机“下田难”

根据9月印发的《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推进农业机械化和农机装备产业转型升级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到2025年,我省适应农业农村现代化需要的农机装备产品和技术供给基本满足,全省农机化水平赶上全国平均水平,力争在国内同类地区处于领先地位。
  “与目标相比,我省目前还有一定的差距,要实现也有一定的难度。”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表示。
  难点何在?上述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表示,提升我省农业机械化率主要有“三不足”和“三不平衡”的问题。【详细

大户带动小户,推动全产业链发展

蒋仁国是渠县耕禾农机农民专业合作社的负责人,合作社有拖拉机、插秧机、开沟机、烘干机等十余台农机。“我们的设备主要是为周边农民提供服务,代耕代种面积已达1万亩以上。”蒋仁国说。
  “蒋仁国这种提供农业社会化服务,大户带小户的方式,是一条丘陵地区提升农业机械化行之有效的路子。”在杨敏丽看来,这既解决了小农户购买农机缺资金的难题,又通过农业机械的运用提升了其农业生产效率。
  杨建国也持同样的观点。“下一步还要继续加强农业合作社等新型农业主体的引领作用,以此来推动农业机械化。”杨建国介绍,目前,全省有农机户223万户,农机化作业服务组织1.81万个,其中农机合作社1531个,农机推广服务已渐渐从单一经营向多形式、多层次、多主体、多中心经营方向转变。【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