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

电炉炼钢,以绿色、环保著称。2018年,四川电炉钢产能1200万吨,占全省钢铁产能38%,占比位居全国第一。这种代表钢铁业新风向的新型炼钢企业为何陷入停产窘境?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编制村规划,我省已有探索。在南充市西充县金源乡,因川德合作土地综合整治与农村发展示范区建设项目而编制的乡村振兴规划,可看作是村规划的雏形。这份历时两年编制的规划,面临哪些考验?又带来哪些启示?

更多
生态四川
产业纵横
自然生态
蜀道纵横

本期关注

11月6日17时许,记者来到位于大邑县的成都冶金试验厂有限公司冶炼车间,本以为会看到上述电炉炼钢“变废为宝”的一幕,但现实正好相反:车间一片沉寂,看不到四溅的火花,也没有灼人的热浪,车间门口只有几名作业工人在切割除尘管道。公司生产部部长林义成透露:“已经停产近半个月了。”
  电炉炼钢,以绿色、环保著称。2018年,四川电炉钢产能1200万吨,占全省钢铁产能38%,占比位居全国第一。这种代表钢铁业新风向的新型炼钢企业为何陷入停产窘境?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为何环保

6日下午,在成都冶金试验厂有限公司的冶炼车间,记者看到,炼钢电炉的出料口附近已经蒙尘,炼钢产生的废料装在白色编织袋里,整整齐齐码放在空地上。
  “别小看这个黑不溜秋的电炉,用它炼一炉钢只要40分钟左右,比长流程炼钢快几个小时。”林义成告诉记者。电炉炼钢又名“短流程炼钢”,相比“长流程炼钢”的高炉转炉炼钢而言,一大优势就是快:没有铁矿石烧结工序,只需将筛选过的废钢预热后直接装炉冶炼即可。
  这种工艺的绿色环保特点体现在哪里?记者将疑问抛给林义成,他指了指门口的除尘系统,“答案就在那里。”记者放眼望去,与车间相连的巨型排烟管道错落交织,与架设在冶炼车间房顶的滤网相连,收集到的炼钢烟尘过滤达标后再排放,“目前我们正在把弯曲排烟管改直,提升排放功效,减少烟尘滞留。”林义成说。【详细

为何尴尬

“钢铁去产能后,目前我省高炉转炉炼钢和电炉炼钢并立局面已基本形成。”四川省钒钛钢铁产业协会秘书长张邦绪认为。但在市场上,电炉炼钢尚无明显优势。
  “最大的劣势在于成本高!”张邦绪告诉记者,电炉钢每吨成本比高炉钢贵300-500元。
  和需要冶炼铁矿石的高炉钢企业不同,电炉炼钢企业生产成本主要由几部分构成:废钢、电费、人力及其他综合成本。在成都冶金试验厂有限公司采购部部长周蕊看来,目前每吨废钢收购价为2600多元,而钢价(螺纹钢)每吨只有3850元,仅废钢一项成本,就占到钢价的近七成,“按这个价格算,我们目前每生产一吨钢还要亏50元。”【详细

如何破解

目前,落后、过剩的粗钢和地条钢产能被淘汰的同时,绿色环保的炼钢工艺、中高端的钢铁产品成为钢铁行业的发展目标。工信部明确,到“十四五”末,各省(区、市)置换建设的电炉炼钢产能占承接总产能的比例应不低于30%。鼓励在城市和内陆地区布局符合节能环保和技术标准规范要求的中小型电炉炼钢厂,就地供应当地市场,满足个性化需求,消纳城市周边废弃物,推动无废城市建设。
  在此背景下,要提高电炉炼钢占比,必须降成本。
  废钢因供不应求价格难以拉低,电炉炼钢企业只有在占据成本约20%的电费上下功夫。中国金属学会秘书长王新江认为,富集的水电清洁能源,正是四川电炉炼钢“难以比拟的优势”。不过,这一优势并没充分发挥。记者在采访中获悉,目前,只有四川雅安安山钢铁有限公司、四川眉雅甘眉钢铁有限公司等为数不多的电炉炼钢企业因在四川省水电消纳示范区,每度电可便宜1到2毛钱,其他电炉炼钢企业每度电价达0.52元左右。【详细

本期关注

上月底,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三大运营商纷纷发布5G资费套餐。本月初,我国6G技术研发工作正式启动。行业推测,6G要等到2030年左右才能实现商用,未来十年,就是“5G的十年”。
  11月8日,四川省5G产业联盟(以下简称“联盟”)在成都揭牌成立,200余家省内外5G相关企事业单位、科研院所等“抱团”吹响掘金未来十年的集结号。

恰逢其时,发展5G不能唱“独角戏”

“恰逢其时。”说到联盟的成立,参会专家、嘉宾不约而同点赞。
  2019年,被称为5G元年。“截至目前,全球已有27个国家发布5G业务。”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中国地区部无线产业总工程师吴秀峰说。
  在我国,5G发展同样迅速。6月,工信部正式发放5G商用牌照。10月31日,工信部和三大运营商在北京正式宣布5G商用启动。
  “通信技术从未像5G这样牵动全社会神经。”中国移动(成都)产业研究院行业应用中心副总经理陈庆勇认为,5G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为它不再只是单纯的通信技术问题,而是万物互联带来的巨大融合想象,“因此发展5G不能唱‘独角戏’,需要联合多方力量。”【详细

推动5G产业与垂直行业深度融合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无线信息化研究部副主任杜加懂说,目前,我国5G应用呈现多行业并行探索局面,医疗健康、工业互联网、文体娱乐、公共安全与应急处置等成为5G热点领域。
  联盟成立后要怎么做?皮亦鸣认为,一个最重要的工作方向,应该是组织成员单位加强与教育、医疗、文化、旅游等领域龙头企业的合作,促进5G产业与垂直行业深度融合发展。
  联盟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下一步将充分发挥联盟作用,积极配合政府部门加快推进5G示范,大力发展5G核心元器件,积极探索“5G+”的融合发展,加快“5G+智慧城市”“5G+超高清”“5G+物联网”“5G+工业互联网”等5G产业重点方向的推进。【详细

一大批“四川特色”应用场景正加速落地

未来发展,有何期待?联盟相关负责人表示,将锁定“四川特色”这个关键词,大力推进5G项目的试点示范,充分结合本地资源,转化5G发展优势,打造具有四川特色、可复制、可推广的示范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无人机应急救援、智慧医院等一批5G示范应用场景正在川加速落地。
  11月13日上午,全球首个基于5G医疗行业专网的医疗应用在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正式商用。通过在医院内部署5G专业设备,划出医院专用的高带宽、低延时5G网络,针对医院应用场景提供个性化服务,帮助医院实现检查实时化、设备移动化、医疗智能化、数据安全化,可极大地缩短患者就诊时间,提高医生的出诊效率。【详细

本期关注

明年,新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将正式实施。新法最大的亮点之一就是允许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其中,编制村规划是新法实施后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的必要前提。”省自然资源厅相关负责人表示。
  今年5月,我省正式启动村规划编制工作。近日,省自然资源厅召开现场会,再次安排部署村规划编制。
  编制村规划,我省已有探索。在南充市西充县金源乡,因川德合作土地综合整治与农村发展示范区建设项目而编制的乡村振兴规划,可看作是村规划的雏形。这份历时两年编制的规划,面临哪些考验?又带来哪些启示?

“红线”VS发展

2017年8月,原省国土资源厅、南充市人民政府、西充县人民政府与德国汉斯·赛德尔基金会签署了合作协议。四方约定,将西充县金源乡作为川德合作项目的示范区,开展土地综合整治与农村发展的规划与建设。
  而早在当年5月,规划编制前期摸底工作已展开。按照项目要求,首先要编制一份完整的乡村规划,配合土地整理项目,让村庄形态重塑,“复制”一个德式村庄。不久后,我省启动乡村振兴规划试点,金源乡名列30个试点乡镇,项目规划升级为乡村振兴规划。
  负责编制规划的省国土整治中心研究员李何超介绍,彼时,国土空间规划的概念尚未提出,“多规合一”的探索在乡村进展缓慢。“要彻底改变乡村面貌,‘一张蓝图’十分必要,但难就难在如何协调生态保护与乡村发展的关系。”【详细

效率VS效益

在规划编制的过程中,德方专家全程参与,但过程并非一帆风顺。
  “一开始,我们就在规划编制时间上有了分歧。”一次协调会上,金源乡党委书记斯家玉提出半年内完成规划编制。话音还未落,德国专家就提出了反对意见。“他们坚持认为半年不可能做一份规划,并且要求我们广泛调查,收集村民意见。”
  因此,这份规划直到2019年6月才完成评审,耗时整整2年。
  第一年,时间全部用在了培训和入户调查上。德国专家提出要求,参与规划编制和调查走访的人员必须了解德国村庄规划思路,并且熟知金源乡情况。先后有3家规划设计单位参与培训和调查,投入超过100人次,分片区逐一走访各村各户。【详细

刚性VS弹性

金源乡的规划于今年6月通过评审。按照计划,到2020年,初步构建城乡融合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到2022年,乡村振兴的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得到落实。
  下一步,规划的重头戏将正式启动——通过开展全域土地整理项目,实施农房拆旧建新,调整农田形状,为乡村产业发展铺路。其中,玉成村、三清庙村、帅家庙村、陈家沟村等将作为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项目区,通过拆旧建新,置换出农村建设用地指标,预计节余指标量将达到2000亩,如果全部流转可以换来发展资金3亿元。
  但玉成村村党支部书记王飞却有所顾虑。“如果把土地指标卖了,以后我们咋个发展?”玉成村有盐卤资源和油气井资源,王飞希望规划能够预留发展空间。【详细

本期关注

时隔5年,四川高速路网规划再做调整。近日,经省政府同意,省交通运输厅、省发展改革委正式印发《四川省高速公路网规划(2019-2035年)》(以下简称《规划》)。
  作为交通主干道,高速公路对地方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不言而喻。截至2018年底,四川高速公路里程已居全国第三、西部第一。新版《规划》有哪些调整?又将带来什么变化?

不断长大的一张网

“主要基于两方面的考虑。”省交通运输厅《规划》起草组相关负责人解释,从国家层面看,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交通强国建设纲要》也将“基本建成交通强国”目标确定为2035年,因此四川主动做好衔接,将路网规划期限调整到2035年,以更好支撑服务我省融入国家重大战略。
  从四川实际来看,2014年版规划高速公路总里程1.2万公里,截至目前全省高速公路建成和在建里程已达1.1万公里,需要进行更长远的规划。同时,国家正在组织编制国土空间控制规划,研究划定城镇空间、农业空间、生态空间以及生态保护红线、永久基本农田、城镇开发边界,对高速路网进行长远规划,可统筹集约预留高速公路建设所需的通道资源。【详细

不断加密的一张网

数据显示,新版《规划》调整后,全省高速公路网由原“16、8、8”网络(16射8纵8横4环20联)布局完善为“18、9、9”网络(18射9纵9横4环34联),路网无疑将更密。具体而言,哪些地方加密了?
  “截至目前,四川建成和在建高速公路,已经覆盖了甘孜、阿坝、凉山三州以外市州的所有县。”起草组相关负责人介绍,对标新版《规划》的1.61万公里总里程,实际未开建的高速公路还有5000公里左右,主要布局在三个方面。【详细

不断优化的一张网

起草组相关负责人介绍,有9条道路约1900公里里程没有被纳入1.61万公里的“总盘子”里,但却作为“规划新增研究路线”写进了新版《规划》,这是我省首次提出的“高速化”公路。
  我省高原地区地广人稀、地形地质非常复杂、生态环境极其脆弱,经研究,有10个县难以通过标准的高速公路实现覆盖。“为了提升这些地区的基本公共服务水平,《规划》提出,以‘高速化’的方式实现。”起草组相关负责人说,“高速化”公路学习借鉴发达国家高速公路发展经验,因地制宜,通过灵活掌握技术指标,加强交通管理控制。【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