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穷不丢书,富靠养猪。”在中国,养猪是一种重要的脱贫致富产业。但由于存在“猪周期”,这个产业的状况总是跌宕起伏。如何“熨平”“猪周期”,是一个仍在探索的待解之题。
  攻坚克难、不胜不休,脱贫攻坚工作进入快车道。截至4月9日,全省扶贫项目已开(复)工24080个,开(复)工率达70.38%;返岗务工贫困人口174.13万人,占去年底务工人数的87%以上;各级驻村工作队全部到岗……

更多
农业探索
扶贫四川
水润蜀乡
现代农业

本期关注

2016年以来,四川铁骑力士集团与喜德县探索养猪扶贫模式,整合政府、龙头企业、银行、保险、养猪大户、贫困户等多个主体,分散产业风险,通过以租代补方式,放大和延伸财政资金效益。
  拿“打井浇田”来比喻,政府出资建扩繁场的“井”,租赁给龙头企业管理运营;各个代养场就是“田”,企业向它们源源不断供“水”。这种模式让更多贫困户参与其中。
  “井”如何打?“田”如何管?“水”如何聚?“苗”怎么育?近日,记者到喜德实地采访。

一种探索

3月18日上午10点,记者来到冕山镇洛发村。一片白色圈舍整齐排列在一面山坡上,10多个工人正在门口施工。
  “这就是扩繁场。”铁骑力士公司猪业事业部凉山区域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刘寅少介绍,扩繁场占地350多亩,为凉山州最大、最先进的仔猪繁育基地,年产仔猪近30万头。县级涉农资金、广东佛山援建、喜德农旅投公司联合投资1.5亿元,建成后以每年1000万元费用租赁给铁骑力士。
  刘寅少用一堆砖摆了个示意图:“中间这块砖就是扩繁场,外围这一圈就是代养场,总共有75个,全部分布在周边半径30公里左右的各个乡镇。”【详细

一种转变

“差别大得很。”记者在洛发村正好碰到县农业农村局总经济师尔古木支。今年50多岁的尔古木支是一个“老畜牧”,据他介绍,邻县曾推行过扶贫的“借猪还猪”模式,将母猪送给贫困户喂养,产下的母猪还给政府。开始搞得风生水起,但后来收回的猪数量很少,因为贫困户养猪技术不过关,喂死了一部分,还有的人不守诚信拒绝按约定归还,因而实施不久就停止了。
  还有地方推行过“六方合作”养殖:担保公司、饲料加工企业、种畜场、农发行、农户、肉食品加工企业,生猪养殖业所有环节联合起来,共同抵御市场风险。规模上去了,但治污设施没跟上,甚至被约谈。【详细

一大难题

“如何发动能人、大户搞代养场,是个大难题。”铁骑力士代养部经理沈洛阳说,一个代养场投资少则三四百万元,多则一两千万元。
  为了撬动民间资本的参与,当地政府承诺,为新建的代养场给予补贴支持。整合资金,以政府贴息的方式,协调金融机构,帮助贫困户贷款,并入股代养场,支持建设。生猪保费28元/头,政府补贴12元;母猪保费60元/头,政府补贴48元,最高赔偿1500元/头。【详细

两大担忧

“现在生猪售价达到18元以上,龙头企业才按9元多给你,你不眼红?”记者把问题抛给洛尔木干。
  不久前,邻县一个代养场就私下把100多头猪卖给了别人。这让刘寅少很恼火:“只看到我们现在赚钱,不知道暴涨之后或有暴跌,如果生猪价格跌到6元,我们还得按每斤8元结算,损失完全是我们来承受。”
  龙头企业直接面对市场的“惊涛骇浪”,代养场则是“风平浪静”,两者承受的风险等级完全不一样。【详细

本期关注

“大家抓点紧,天气预报说明天有雨,赶在下雨前把肥施完。”4月9日,广元市青川县关庄镇固井村“白叶一号”茶园内,村党支部书记张青勇大声提醒,几十位村民忙着浇水、施肥。“今年准备再扩种三四百亩!”
  攻坚克难、不胜不休,脱贫攻坚工作进入快车道。截至4月9日,全省扶贫项目已开(复)工24080个,开(复)工率达70.38%;返岗务工贫困人口174.13万人,占去年底务工人数的87%以上;各级驻村工作队全部到岗……

住房、饮水等项目6月底前完成

凉山州昭觉县城北乡普提村,易地扶贫搬迁县城集中安置点2号点位热闹非凡。塔吊挥舞“长臂”运送建材,钢筋切割声不绝于耳。该安置点计划今年6月底交付,搬迁群众按时“拎包入住”,目前正进行附属设施建设。
  “不少建档立卡贫困户之所以没有达标,是因为住房任务没有完成。新房建好了,住房、饮水等问题就解决了。”省政府副秘书长、省扶贫开发局局长降初介绍,6月底前全面完成凉山州住房安全、饮水安全建设任务。为应对疫情影响,我省优化扶贫项目设计、评审、采购流程,加强施工力量组织建材供应等要素保障,倒排工期,定期调度推进。
  凉山是我省今年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重中之重,打好凉山深度贫困“歼灭战”,“督战队”的身影随处可见。【详细

用好帮扶力量,凝聚脱贫攻坚收官合力

广安和浙江合作建设的首个“飞地”产业园——南浔·广安东西部扶贫协作产业园,即将迎来首个试生产项目。产业园2019年3月开建,总投资约15亿元,总规划面积500亩。为吸引企业入驻,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和广安市广安区两地还分别出台了优惠政策。
  3月以来,浙粤川三省东西部扶贫协作动作频频。
  助力贫困老乡务工。先后开展10场“佛山顺德-凉山美姑”远程视频面试招聘活动,凉山州美姑县累计帮助800余名贫困劳动力转移输出就业。目前,我省先后与广东、浙江等9省市签署务工人员安全有序返岗合作备忘录,畅通疫情时期农民工外出务工通道。【详细

推进就业和产业扶贫,巩固脱贫成果

要不断巩固脱贫成果,务工就业是立竿见影的手段。广安明确,对到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就业并签订1年以上劳动合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发放8类补助;宜宾临港经开区拿出1.6万个工作岗位,优先安排贫困劳动力就业;4月2日,送岗位下乡专场招聘会在绵阳市北川县举行,现场113人达成就业意向。
  还要从产业谋划上下功夫。省脱贫攻坚办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我省大力推进贫困地区特色产业发展,计划在有扶贫任务的县新建或改造现代农业产业基地130万亩、现代林业产业基地12万亩,建设提升现代农业园区150个。【详细

本期关注

吃水难的记忆,一直烙印在昭觉县特口甲谷村村民勒尔曲洛的脑海里。“从水塘打回水必须先放半天,得让沙子沉到桶底。有时打回的水里还漂浮着虫子,捞出去,就当没看见。”4月9日,回想起以前取水、吃水的情景,她仍然唏嘘不已。
  之前,勒尔曲洛要到几百米开外的水塘挑水。水塘是村民在地里挖出的一个土坑,山泉水流经汇聚而来,为防止落叶掉入和牲畜饮用,上面盖了几块简易木板。

吃水问题基本解决,饮水安全还要巩固

吃水难的记忆,一直烙印在昭觉县特口甲谷村村民勒尔曲洛的脑海里。“从水塘打回水必须先放半天,得让沙子沉到桶底。有时打回的水里还漂浮着虫子,捞出去,就当没看见。”4月9日,回想起以前取水、吃水的情景,她仍然唏嘘不已。
  之前,勒尔曲洛要到几百米开外的水塘挑水。水塘是村民在地里挖出的一个土坑,山泉水流经汇聚而来,为防止落叶掉入和牲畜饮用,上面盖了几块简易木板。
  “这种情况在之前还算是好的,最起码有水可取。”凉山州水利局水利科科长杨勇表示,凉山州深度贫困地区的饮用水多为山泉水,受牲畜粪便、枯木落叶等污染较大。【详细

施工困难,工程管护运营更难

“从一个山梁到另一个山梁,车子上不去,只有靠步行,检查一个农村饮水安全工程都要走几个小时,可以想象它的施工难度有多大。”凉山农村饮水工程的难度给刘强留下了深刻印象。
  省水利厅脱贫办专职副主任陈鹏表示,凉山州农村饮水安全基础薄弱,受地形等多种因素影响,农村供水规模化程度总体不高,工程建设标准整体偏低,缺乏水源工程导致水源保障不足。【详细

12个工作组督战凉山,全省复查补漏

“我省农村饮水安全的底子薄、基础差,受自然条件影响,部分贫困户面临季节性缺水等困境,饮水安全易反复,需要在农村供水工程建设和工程管护上持续用力、再下功夫。”针对我省尤其是凉山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存在的突出问题,省水利厅副厅长李勇蔺表示,做好贫困人口的农村饮水安全工作事关全局、责任重大,目前工作重点是抓好凉山州7个未摘帽县在建工程建设,确保5月底前完工,6月底前还要对全省贫困人口的饮水解决情况进行再复核,找出问题切实整改。
  如何复核查找?“主要是农村饮水安全的4个核心指标:水质、水量、方便程度和供水保证率。”刘强表示,水质、水量关乎着水源地和制水环节,方便程度考验的是农村饮水安全工程此前建设情况,供水保证率则剑指水源是否充足、管护水平是否达标。【详细

本期关注

“还有十多天就该收了,接着就能栽秧子。”4月10日,在油菜田里走了一圈,华斌给出了自己的判断。每天到田里转转,是进入4月以来,这位崇州现代农业功能区管委会副主任每天必做的事。
  3月31日,省委农村工作会议上,华斌领到了全省首批五星级现代农业园区的奖牌。这也让他对今年的小春收割、大春育播格外小心,“怕砸了牌子”。
  2018年四川启动全省星级现代农业园区创建行动,首批(2019年度)35个星级现代农业园区已产生。这个荣誉意味着什么?

优中选优,带动全省园区提质增效

4月9日,在3.89万亩隆昌市稻渔现代农业园区里,隆昌市农业农村局局长黄体元介绍:去年园区内稻虾综合养殖每亩产值6000元,比单纯种植水稻的收入高出两倍多。“没有这个园区,就没有隆昌现代农业,乡村振兴也很难谈起。”刚刚拿下五星级名头的这个园区,带动了周边32个村培育特色农业产业基地35万亩。隆昌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业综合产值等指标也位居全省前列。
  在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看来,星级园区之所以如此受各方青睐,根本原因,是其已经成为现代农业要素的聚集区、农业标准化专业化组织化集约化的示范区、科技创新的样板区和绿色循环低碳高效发展的先行区。换言之,能够有效聚集“人、地、钱”和科技等要素,构建了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可以提供更多有效的农产品供给。【详细

聚焦八大指标,跨过资金用地两道坎

“想要‘上星’,作为现代农业园区,自己要名副其实。”谈及入围全省首届五星级园区的秘诀,华斌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在他看来,既然是“优中选优”,园区首要是练好内功,拿到“上星”比武环节的“门票”。
  “内功”怎么练?依据2018年印发的《四川省现代农业园区建设考评激励方案》,现代农业园区必须要通过基地建设、设施装备、产品加工、农业新业态、品牌培育、科技支撑、保障措施和组织方式八个核心指标考核。
  “这八个指标涵盖了园区建设、运营等方方面面。”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介绍,还设置了若干二级考核指标。如基地建设,主导产业要选择“川字号”优势特色农业产业,且主导产业产值占园区农业总产值的90%以上,单位产出效益高于当地平均水平20%以上。【详细

舞动“指挥棒”,考核决定“升降级”

危机感从何而来?这与星级园区的管理方式有关:实施年度考评、动态管理。已“上星”园区实行“升降级”,每年对已认定的园区进行考核,确定保级、晋级、降级名单,降至三星级以下者直接取消命名并摘牌。如发生重大农业生态环保事故等,不仅取消命名并摘牌,连现代农业园区的资格也将被“一票否决”。
  “通过考核这根‘指挥棒’,避免各地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介绍,降级了,得到的补贴也将缩水,升级的则要增加。【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