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2015年初,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全国33个县(市、区)开展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三项试点,郫县承担了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改革任务。当年9月7日,该县战旗村落下了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的 “第一槌”,标志着四川这一改革试点进入全面实施阶段,是四川乃至全国农村土地改革进程中具有历史性意义的重大事件。一年过去了,郫县试出哪些经验?
  水土流失严重区与重点扶贫区域高度重合!四川现有水土流失面积超过13万平方公里,超全省国土面积的四分之一。践行绿色发展理念、全面建成长江上游生态屏障的核心指标之一,便是减少长江及支流的泥沙含量,控制水土流失。今后五年,我省将以“四大片区”为重点,综合治理水土流失面积2.35万平方公里。

更多
新土改
城乡建设
水润蜀乡
成都高新

本期关注

2015年初,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全国33个县(市、区)开展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三项试点,郫县承担了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改革任务。当年9月7日,该县战旗村落下了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的 “第一槌”,标志着四川这一改革试点进入全面实施阶段,是四川乃至全国农村土地改革进程中具有历史性意义的重大事件。
  根据要求,试点改革要在2017年12月底前完成。各种信息表明,中央对改革的要求是加快进度、拓宽内容。更有迹象显示,或将农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和宅基地“三块地”改革打通。

“新土改”一年,郫县共完成16个入市项目

“这样的项目在郫县还有10多个。”同行的郫县国土局副局长吴诗东告诉我们,从战旗村敲下“第一槌”至今,郫县共完成16个入市项目,有7个项目已开工建设。
  今年2月6日,郫县三道堰镇程家船村的14.9亩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以每亩超73万元的价格被竞拍;两个星期后,新民场镇星火社区再入市3.14亩;3月更是爆发期,仅红光镇白云村就成功入市土地4宗,共19.9亩……
  古城镇中平村的“复制”方式,显得更加用心。“我们有13.3亩地,也想入市,但不想一卖了之,万一未来土地升值空间巨大,那不就亏了?”中平村村支书王发锦考虑的是,以出租的方式入市。【详细

"新土改"一年,抵押融资、项目审批一度进展缓慢

“战旗”遍地招展的背后,是暗流涌动,是各方的碰撞与角力。
  高德敏透露,战旗村项目12月底主体完工,争取明年6月正式投用。但在一旁的曾旭东看来,这进度,“算比较慢的了。”作为项目投资人,也是首宗地竞得者四川迈高旅游资源开发公司的董事长,他没有高德敏那么乐观。
  战旗村的“新土改”,一度陷入“慢困局”。
  最慢的是抵押融资。“不能抵押,咋叫同权?”刚竞标成功,曾旭东就信心十足地去贷款,却被对方迎头问懵,“依据何在?”【详细

“新土改”一年,地产开发在试点伊始便被审慎避开

一年16宗交易,发轫于战旗的“新土改”,在试点阶段,不可谓不热。这一成交量在全国来看,是相当可观的,在33个县(市、区)中排名第二。尤其郫县探索的入市样本丰富,其中“招拍挂”的入市项目数量居全国第一。

  但与市场预期相比,这样的成绩似乎还有些差距。改革刚酝酿时社会各界所期待的火爆场面、对国有建设用地市场乃至对楼市的冲击,暂时并未显现。战旗村宗地因为是“第一槌”,从49.5万元竞拍到52.5万元,除了古城镇中平村宗地,其余10余宗土地参与竞拍者数量大多在2-3个,基本未出现溢价。【详细

手中一副好牌 川茶如何打得精彩

川茶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天府龙芽;有了更紧密的利益联结——联盟企业;有了更清晰的使命:打品牌闯市场。

  9月1日,川茶产业发展省级联席会议第四次会议在成都召开。“为一个具体农业品类连开四次省级会议,分管农业的省委常委和副省长亲自主持,10余个厅局与会,足见川茶雄心。”四川省川茶品牌促进会会长、川茶集团董事长颜泽文说。

  四川茶叶面积、产量和毛茶产值皆跻身全国三甲,名符其实的茶叶大省,且质量全国最好。但川茶大而不强,短就短在品牌,品牌知名度全国倒数。【详细

本期关注

“除了场镇,还得建好农村。”与会代表们认为,小城镇建设应坚持镇村结合,实现“场镇带动农村,农村推动场镇”的良性互动。
  截至今年7月,全省300个试点镇累计完成基础设施建设投资395亿元,就地就近转移农业人口78.6万人,带动全省小城镇投资780亿元。
  历经3年建设,我省“百镇建设行动”成效明显:各试点镇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水平显著提升,形成一批县域经济副中心镇和工业、商贸、旅游特色镇,成为县域经济新增长点。产镇和镇村联动,促进城镇产业向农村拓展、资源向农村流动。

统筹规划 场镇与村明确功能定位

巴中市恩阳区柳林镇建管站站长吴高斌记忆中,过去场镇和农村一直都“离得很远”,有限资金都被用于场镇建设,农村得不到小城镇辐射带动。每隔几天的赶场,似乎是两者唯一的交集。

  变化出现在2013年,当年柳林镇入选“百镇建设行动”试点镇,首次有了镇域总体规划,“镇区10平方公里范围,第一次被作为整体来全盘考虑。”吴高斌介绍,按照“一心三轴六片区”的发展定位和“一核一带一环三区多点”的产业空间布局结构,钟家坝村、七星寨村、七颗石村……一个个环绕场镇的村落,各自分担起农业发展、旅游观光等不同职能。【详细

公共服务 农村生活也向城里人看齐

钟家坝村最让与会代表们惊讶的是村里的幼儿园:画着太阳的塑胶地面上,滑梯小屋等游乐设施一应俱全。一旁,还停着和城市里一样、全身醒目黄色的校车,早晚接送小孩。恩阳区住建局副局长何志寰介绍,幼儿园已有超过200个儿童就读,服务周边多个村落。柳林镇镇长刘虹均介绍,仅去年一年,小镇就将9000万元项目资金投给辖区各村。

  同样的故事,也在南充市东观镇上演。场镇边的东新大桥螺溪河岸上,施工中的景观小道初具雏形。镇党委书记易小艳说,“有媲美城市的公共服务,才有更多老乡愿意回来。”【详细

产业联动 资源向下流动,农民家门口就业

9月3日,泸州市大渡口镇清溪沟的花田酒地景区人来人往。两年前,这里还是一条废弃厂区的小溪沟。实施“中国酒镇·酒庄”项目建设后,如今已是游人如织。

  景区只是镇村产业联动的一个缩影。围绕“一瓶酒”,大渡口镇这个酒业强镇从提升品质、创新商业发展模式和延伸产业链融合入手,将场镇和周边农村产业紧紧连在一起——上游延伸至特色产业,形成观光农业、清洁生产、生态养殖的有机绿色价值链;下游延伸到第三产业,形成“观光休闲游—白酒主题游—农耕体验游”的旅游产品。九色甜元、知青山寨、梦里水乡等乡村旅游点已成为市民休闲旅游的新去处。【详细

四川省住建厅:我省将培育创建省级特色小镇

建特色镇,已成为小城镇发展新方向。住房城乡建设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提出,到2020年,全国将培育1000个特色小镇。我省亦明确提出要以深化“百镇建设行动”为主线,深入推进特色小城镇建设。

  具体我省将有哪些新动作、新目标?记者就此采访了省住建厅相关负责人。【详细

本期关注

4月上旬,经过中央媒体报道后,这里成为省内外水土流失治理专家和政府官员们考察的“明星村”。无论来者是谁,王修平,这位宜宾市屏山县鸭池乡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总是重复一句话:恢复生态,一定要抓住脱贫致富这个“牛鼻子”。
  在省水土保持局相关负责人看来,大坝村已经提供了可以借鉴的样板。“脱贫致富与恢复生态并重”,将是今后五年四川水土流失治理的最佳注脚。
  四川现有水土流失面积超过13万平方公里,超全省国土面积的四分之一。减少长江及支流的泥沙含量,控制水土流失。

恶性循环 水土流失造成穷山恶水人贫

大坝村所处的金沙江流域,是整个长江流域乃至全国水土流失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

过去18年里,这里进行了两轮退耕还林,坡度在25度以上的陡坡耕地披上了绿装。但退耕区之外的缓坡耕地(低于25度),却没能留地表土。“复种次数多哦。玉米、油菜轮着种,一年四季没闲过。”村民们说,无论多辛劳,土地的肥力始终上不来。“下一场雨,掉一层泥;种一茬庄稼,蜕一层皮”。

“被雨水冲走的都是适合耕作的熟土,也就是肥力,剩下的就是红壤和岩层,那庄稼能长好?”省水土保持局生态建设部门负责人表示,红壤不仅酸性高而且易板结。【详细】

改土治水 工程治理阻断水土流失,农户增收

8月31日下午,站在大坝村外的山坡上,治理后的坡耕地已经变成梯田,金黄色的稻浪随风摆动。村民们告诉记者,两年前工程完工后,这里陆续种上了核桃、水果、蔬菜和水稻,每亩产值较过去翻番。

  是靠什么治愈了“顽疾”?答案是“挡、排、蓄”,水土流失治理三字诀——挡住土壤,不使其流失;用沟渠排水,减少流水侵蚀;用水池、沉沙凼等拦蓄泥水,排水留沙。同时,逐步将坡耕地改成梯田,减少坡度并在不适宜耕作区域种上水保林,以彻底斩断水土流失的可能性。整个治理周期一般为一至两年。

  大坝村2013年开工治理,却意外受到不少农户的反对。【详细

生态扶贫 今后五年治理2.35万平方公里土地

全省水土流失治理区,多数皆实现“生态与经济同步好转”。省水土保持局统计,“十二五”期间,全省共投入中央及省各级财政专项资金138.38亿元,共完成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面积13947.66平方公里,与宜宾市面积相当。根据监测,治理区水土流失面积比治理前减少70%,土壤侵蚀量减少77%。土地肥力也在不断提高,全省各治理区的林草覆盖率增加20%,粮食单产提高30%,人均纯收入增长40%。

  “这也坚定了我们在贫困地区进一步治理的信心和底气。”省水土保持局局长陈扬刚介绍,根据规划,今后五年,我省将以“四大片区”为重点,综合治理水土流失面积2.35万平方公里。2020年前,要实施60个重点项目区坡耕地和200条重点小流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项目。【详细

大河口小流域:“不毛之地”能否重新披上绿装?

9月1日清晨,一场暴雨后,清溪沟水面暴涨至50米宽。巴中市通江县两河口乡长坡村村民张大民起个大早,沿着山坡逐棵检查春季造的林。过去半个月,几乎没下过透雨,新栽树木成活率大受影响,“死的只能秋季再补咯!”

  这些全部是春季栽下的水保林。两河口乡地处大通江和小通江交汇处,地表极度脆弱,水土流失严重,河谷两侧均能看见成片的“不毛之地”,裸露的岩石。

  据统计,两河口乡和周边大小通江流经的乡镇水土流失区达20平方公里。去年底,这里被列入2016年国家水土保持重点建设项目区。【详细

本期关注

9月3日,瞄准生物治疗癌症、总投资达10亿元人民币的成都新蜀肿瘤医院正式落户成都高新区。与此同时,由该医院与中领国际精准医疗产业集团合作成立的国际标准的生物治疗中心实验室,也宣布落户高新区。

  比投资额更引人注目的是,诺贝尔生理学与医学奖得主理查·罗伯茨和杰克·邵斯达克教授,将共同出任这个实验室的首席科学家。“诺奖得主”“大健康产业”,这些关键词的背后,是成都高新区以创新为核心、金融为纽带,高起点培育发展新动能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思路。

新技术牵引“未来产业”

“新蜀肿瘤”生物治疗中心实验室,按照美国FDA现行的GMP标准建设,建成后将成为中国西部地区首个细胞医学中心实验室,填补西部地区肿瘤精准医疗技术的产业化空白。

  成都新蜀肿瘤医院院长杨尔成介绍,通过目前传统的诊疗手段能够检测到的最早期肿瘤为1cm左右,但此时对于癌细胞扩散、转移的控制与跟踪,难度已相当大。生物治疗则是运用生物技术采集病人体内的免疫细胞,进行体外培养和扩增后将免疫细胞回输到病人体内,激发、增强机体自身免疫功能,从而达到治疗、控制癌症的目的。【详细

完善双创体系,聚集创新资源

8月30日,欧洲排名第一、项目全球分布最广的创业加速器Startupbootcamp(SBC),在成都高新区天府新谷举办了中国燎原行首发仪式,为其在中国的首个创业加速训练营寻找“种子选手”。与此同时,位于天府新谷十号楼的 SBC中国总部“SBC中国创新空间”正在加紧建设,预计将于10月全面投用。

  “身在成都,对接全球”,成都高新区着力补齐创新创业体系中“国际化”“全链条”的元素,加大全球创新资源整合聚集力度。【详细

为“瞪羚企业”插上资本翅膀

截至8月底,成都高新区上市挂牌企业数量达115家,这个数字在国家级高新区中名列第四,在西部地区位列第一。以占全省不到万分之三的面积,“产出”全省四分之一、成都市一半的上市企业,成都高新区认为,关键在于其探索的企业梯度培育体系,以及与之相匹配的科技融资服务体系。

  2011年,成都高新区成为科技部、“一行三会”联合确定的全国首批促进科技和金融结合试点地区。获批以来,成都高新区探索建立以“政府引导市场运作”为方向的科技金融服务体系,在以政策担保贷款为核心的债权融资产品链、以政府引导基金为重点的股权融资产品链等方面取得了系列成果。【详细

成都医联科技欲成中国最大跨地域重症诊疗平台

 9月2日,第三届诺贝尔奖获得者医学峰会暨中美院士论坛在成都开幕。6位诺贝尔奖得主、10余位中美院士、50余位中外科学家、医学家、专家齐聚蓉城,探讨当今世界生命科学领域最前沿的话题。来自成都高新区的成都医联科技有限公司,也发布了自己的移动跨地域重症诊疗方案,引发与会者关注。

  互联网如何改变人们的就医体验?这家创业公司在下一步什么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