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在电商平台上除了“买买买”,今年的“双十一”购物狂欢节,四川人“卖卖卖”的故事更精彩。
  这一天,通过各种电商平台,“卖出”再度战胜“买入”,第二年实现顺差。顺差的背后,是我省每6分钟诞生一家新的网店,连贫困村也搭上了电商快车……
  这一天,除了买和卖,借力“双十一”东风,做周边、做延伸、做配套的行业或企业也在不断增多。或承接电商客服的服务外包,或开行“电商专列”……
  聚焦这一天,聚焦身边的新鲜事,能观察到许多新变化。

更多
双十一
产业纵横
水润蜀乡
扶贫四川

本期关注

9.8万元!这是刚刚过去的“双十一”网购节,川人每秒钟买入的商品金额。

  10.6万元!四川卖家更开心,这是他们同期一秒钟的进账额!

  据省商务厅的统计,“双十一”当天,川人通过电商平台累计卖出91.98亿元,买入84.68亿元,卖出买入比约为1.1:1,顺差7.3亿元。这是第二年实现顺差。

卖出比买入多了七个亿

据省商务厅的统计,“双十一”当天,川人通过电商平台累计卖出91.98亿元,买入84.68亿元,卖出买入比约为1.1:1,顺差7.3亿元。这是第二年实现顺差。

川酒、川茶、女鞋、3C数码、农副特产等特色产品受青睐。但除了五粮液等极少数企业外,当天网销过亿元的品牌产品少,单一品牌销售额几百万、上千万元的较多。“川企对电商的重视度在提升,但单品突围同样需要。在一个产品品类中,有领军电商品牌,也有成百上千其他品牌,才能形成这一产品在电商平台的集群优势。”中国电商研究中心分析师莫岱青认为,用品牌来吸引消费者,才能避免陷入靠降价才能拉动销售、不可持续的怪圈。【点击详细

贫困村的第一个“双十一”

11月11日早晨,天微亮,遂宁市射洪县青堤乡新黄村58岁的蒋传芝就迫不及待从鸡圈里逮了三只土鸡,装进竹篮就出门,匆忙得连头发和毛绒外套上沾满了草梗也未察觉到。

  到村级电子商务金融服务中心,不过10分钟的路程,但她还是比别人晚到了。同村人拎着土鸡、土鸭和土鸡蛋,聚集在服务中心旁的小广场。他们自家养的宝贝,将要通过电商,去到城里人的餐桌。

  新黄村是省级建档立卡贫困村,今年搭上电子商务快车,迎来第一个“双十一”。【点击详细

货自广州来 坐着高铁到

11月13日20:45,“电商专列”G1317次高铁动车组抵达成都东站,车厢的大件行李存放处、集装件专用存放柜,挤满了来自广州地区的电商货物。

  列车进站后,早已等候在旁的卸货班组立即上车,将货物转运到货车上。“今天又有1吨多货物。”中铁快运成都分公司快递部主任马志说。凌晨装车、早上发车、晚上到达,最早次日上午,这批货物就送到消费者的手中。在成都铁路局辖内,为期10天的“双十一”电商黄金周,每天有8趟“电商专列”始发或终到,于当日把包裹送到。

  “电商专列”的开行,源于“双十一”的强劲消费。【点击详细

网店在江浙 喊你“亲”的人在德阳

11月10日23点55分,离“双十一”购物狂欢节正式开始还有5分钟,什邡市万安桥旁的一个网吧里,有人正在高呼倒计时的口号,坐在电脑前忙碌的曾维强起身活动了一下,再检查一遍键盘和鼠标,扎上头巾,备好零食,准备迎接他的“双十一”。

  曾维强的精心准备不是为了“买买买”,而是“卖卖卖”。他是天猫裂帛服饰旗舰店的一名客服,ID为“朵儿”的他,实际是个冷静的大男孩,最忙的时候,要同时应对300多个“亲”的咨询。

  “双十一”期间,曾维强所在的王朝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共有100多名客服在为裂帛店铺服务,创造了一小时销售5000万元的纪录。【点击详细

本期关注

11月10日,国家统计局四川调查总队发布最新调查数据显示:10月,四川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上涨0.2%。尽管涨幅微弱,但这是连续53个月负增长之后,我省PPI首次实现月度正增长。对于正奋力实现全年目标的工业经济而言,市场需求的改善无疑是个好消息。

  距“十三五”开局之年全面收官仅有一个多月,对全省经济稳定增长至关重要的工业经济运行情况如何?

【看走势】工业经济运行稳中回升,画出上升曲线

对眉山甘眉(铝硅)工业园区内的四川启明星铝业有限公司来讲,2016年的春天有点冷。

  从2008年开始,电解铝行业发展普遍陷入困境。启明星铝业168台电解槽陆续“歇工”,去年12月,全面停产。“低铝价和贵电费,让生产无法维系。”公司总经理助理李勇如是说。

  这样的窘境一直持续到今年9月,在市场回暖的基础上,政府出手,四川启明星铝业才重新投入生产。如今,168台电解槽全部开足了马力。【点击详细

【看动力】新兴产业增势良好,新旧动能正在转换

11月3日,成都市与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正式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以及三大汽车整车项目投资协议,预计总产能将达60万台。

  以沃尔沃SPA平台整车项目为例,在现有沃尔沃乘用车成都工厂的基础上,将引进全新SPA平台,集新能源、高度自动驾驶、高效动力、领先安全、人性化科技、智能车载互联于一身,代表着汽车行业的未来趋势。

  “加大投资力度,并不是简单的重复,而是要进一步开拓产品线,打造高端更有竞争力的高科技产品,提升产业竞争力。”【点击详细

【看举措】抓存量也要抓增量,市州各出招

固定资产投资2000万元人民币以上并如期竣工投运的项目,按实际固定投资的2%给予企业补助,最高100万元人民币……近日,宜宾市出台《支持智能终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鼓励集群引进智能终端产业,打造四川(宜宾)智能终端产业示范园。

  这一消息,让落户宜宾的腾卓智能终端制造基地负责人尤其兴奋:“政策支持力度大,我们项目推进速度更快。”

  今年以来,我省积极推进工业经济稳增长,市州也是各出奇招。【点击详细

四川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全年减负750亿元

今年以来,我省先后出台《促进经济稳定增长和提质增效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策措施》《四川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总体方案》,其中降低制度性交易性成本、要素成本和企业经营性成本等成为重点。

  记者日前从四川省减轻企业负担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了解到,今年上半年全省减轻企业负担约356亿元,全年预计减轻企业负担750亿元。降成本减负担,企业的成本到底怎么降下来?【点击详细

本期关注

11月10日,一场秋雨后,宜宾市翠屏区明威乡岩新村村民文宗平坐在自家院外,望着不远处的清澈小溪。
  两年前,一家民营企业的加入,让当地的坡耕地变成了梯田,荒山种满了茶树和沉香木。从那以后,文宗平家门口的小溪就清澈起来。不仅如此,文家的收入两年内增加了一倍,彻底摘掉了贫困户的帽子。
  在社会资本参与的水保项目中,明威乡水土流失区综合治理项目是最大的一个,也是成效最为显著的一个。
  社会资本如何参与水土流失综合治理?又探索出哪些经验?

每亩治理成本过万元 光靠政府买单压力太大

文宗平说,自上世纪80年代起,每当雨后,家门口的小溪两三天内都难见到清水。如果赶上强降雨,山洪裹挟着泥沙、石块奔腾而下,严重的时候,泥水会漫过河岸,冲进小院。“你看,这就是1998年大水冲下来的。”文宗平指着家门口的石凳说,这块石头近30公斤重。他说,这样的个头,在当年冲下来的石头里只能算是中等。

  据监测,1998年-2012年间,明威乡每年地表土厚度减少1厘米,土壤肥力也严重下滑。“一亩坡地连400斤苞谷都收不到。”文宗平说,由于种地收入太低,不少农户干脆任由土地闲置。【点击详细

企业两年投入7000万元 荒地荒山变茶园

此后,包括岩新村在内的5个全省水土流失最为严重的村落,进行了土地整体流转,由明威农业负责整治和经营。截至今年10月,企业已累计投入7000多万元用于水土流失综合治理。

  两年多的时间里,4000余亩坡耕地、寸草不生的荒山渐渐“换装”。明威农业总经理余小彬介绍,企业改变了当地以玉米、土豆、水稻和油菜为主的传统种植结构。而是布局茶园和沉香木种植,“而且是混种、套种。”治理区内,在当地农业、林业部门的指导下,每亩核定茶树120株、沉香木100株。【点击详细

水保项目彻底向社会资本开放 还有多远

这个项目最特别的是,当地水保、林业等业务主管部门几乎是零投入。

  这样的成绩单,给四川今后水保工作带来极大的想象空间:根据规划,“十三五”期间,全省要治理水土流失区域2.35万平方公里,保守估计,需要投入资金1000亿元。“如果能有更多的社会资本参与进来,不说减少财政负担、提前完成任务,光后期管护都能省不少事。”省水保局相关负责人期待,今后四川能够出现更多的“明威农业”。

  明威模式是否具有可复制性?【点击详细

给谁谁不要的荒山 变身“花果山”

“抢手得很,月底就能卖光。”11月10日,农博会南充馆,阆中天宫蜜柚的展台前挤满了采购商。眼看带过来参展的5吨柚子和3吨脐橙被抢购一空,阆中市天宫乡宝珠村红心蜜柚基地负责人罗菊芳乐开了花。

  5年前,罗家5姐妹承包下宝珠村的栀子山——一块因水土流失而几近石漠化的荒坡。5年间,从最基础的培土开始,罗家姐妹将350亩荒山改造成了果园。预计今年果园能够产出红心蜜柚和赣南脐橙共200余吨,产值有望达到240万元。【点击详细

本期关注

11月11日,泸州市合江县佛荫镇将军湖村,贫困户张明秀坐在自家院坝里,脚边放着一根根藤条,经过她一番弯折摆弄,一会儿工夫就成了手提篮。“从附近藤编厂拿材料回来加工,每个月都有600元的收入,如果做得多,还能多挣点钱……”

  今年是“十三五”的开局之年,我省打响脱贫攻坚的开局之战。省扶贫移民局负责人透露,紧盯年度脱贫目标,我省年度脱贫重点工作、贫困对象验收考核工作等正密集推进,全省2350个预脱贫村、105万预脱贫人口正加速脱贫冲刺。

企业和能手带头要脱贫还要争取致富

张明秀口中说的藤编厂就在村里,从家里走路10多分钟就到。厂房里,各式各样的藤编产品堆成小山。

藤编厂负责人李绪芳也是将军湖村人,她介绍,贫困户编织好后,工厂以每个0.7元到5.8元不等的价格回收。“目前在厂里做工的建档立卡贫困户有45户86人,人均月收入能达到几百元甚至上千元。”

为了让他们提高藤编技艺,藤编厂还专程从青神世界竹编中心请来专家进行技术培训,前来学习的村民达300人左右。“技术好了,挣的钱更多,脱贫更有底气。”李绪芳说【点击详细

加快建设进度确保各项任务全面完

距离2016年结束还有40多天,全省上下都加快了攻坚进度,确保各项任务全面完成。

  在凉山州甘洛县则拉乡新基姑村易地扶贫搬迁建设点,机器轰鸣,人流攒动。此前,该建设点受地理、交通条件和前期气候等多方因素影响,工程进度相对滞后,经过多方努力,在确保工程质量的前提下,现正加班加点追赶进度。【点击详细

缺什么补什么向相关市州县发“点球”

近日举行的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强调,要按照缺什么补什么的要求,扎实抓好问题整改。

  “针对9月底评估检查,以及10月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综合督察中发现的突出问题、薄弱环节,省脱贫办已向相关市(州)、县发出‘点球’,落实责任,限期整改。当前时间紧迫,必须尽快把短板补齐。”张谷表示。

  整改如何抓?【点击详细

四川:贫困对象退出大小指标都有“硬框框”

11月12日,我省召开全省贫困对象退出验收考核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安排部署2016年贫困对象退出验收考核工作。

  除省上主会场外,21个市(州)、有脱贫任务的160个县(市、区)脱贫攻坚领导小组成员,2016年度计划退出村第一书记“远程”参会,共计1.5万人。

  如此规模,意义何在?省扶贫移民局相关负责人透露,会议解读了贫困对象退出的基本标准和关键指标,为我省贫困对象退出验收考核工作划“框框”。【点击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