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

在谷歌、百度、腾讯等国内外顶尖巨头,动辄投入百亿乃至千亿元巨资抢占人工智能产业化制高点的同时,四川走的是一条相对“小而美”之路——企业规模小、研发投资少、专注小领域。在全球人工智能产业化大潮中,川企为何拥有一个“小”时代?
  截至5月底,全省累计完成营造林414.6万亩,同比增加45.7%,为近年来新高。6月初,全省春季造林季结束后,省绿委办发布大规模绿化全川春季行动成绩单。

更多
人工智能
产业纵横
生态四川
扶贫四川

本期关注

6月7日,作为国家863项目子课题的AI-MATHS作答当日高考数学题,取得105分。这被视为人工智能技术在自然语言理解和逻辑推理方面的重要进展。这次,技术推手并非全球巨头,而是一家成立仅3年的小企业,成都准星云学科技有限公司。
  在谷歌、百度、腾讯等国内外顶尖巨头,动辄投入百亿乃至千亿元巨资抢占人工智能产业化制高点的同时,四川走的是一条相对“小而美”之路——企业规模小、研发投资少、专注小领域。在全球人工智能产业化大潮中,川企为何拥有一个“小”时代?

全球人工智能进入产业化时代

在彭倍眼中,2016年3月,人工智能“一下就火了”。这位电子科大电子工程学院副院长记得,韩国棋手李世石1∶4输给阿尔法狗(AlphaGo)的一周后,他就接待了很多造访者,“酿白酒的、核工业的,甚至还有做豆瓣的,问题都差不多——人工智能咋个能用在他们行业中?”
  在《四川省“十三五”科技创新规划》中,人工智能并未单独列为重点高新技术,而是被算在“人机交互与虚拟现实”中。
  人工智能为啥突然备受关注?中科院院士、人工智能领域专家张景中接受采访时表示,阿尔法狗只是“表象”,核心在于近年基于大数据的深度学习技术取得了阶段性成果。【详细

川内的人工智能公司现状如何

也是在2013年,江岭登上了从北京开往成都的火车。那时他刚辞去百度人工智能算法工程师职位,一咬牙决心回家创业。之所以敢下决心,源于他在某电商企业看到的一幕:“双十一”期间,客服团队几十人竭力运转,“连上厕所都不敢,还是回答不完客户的问题”。事实上,人工智能通过深度学习技术,已能胜任客服工作。
  当年6月,成都小多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江岭牵头的5人团队,累计耗资约1000万元开发出电商客服机器人。江岭说,目前机器人已为上千家电商客户提供服务,去年营收数百万元。【详细

成都人工智能企业影响力在全国第六

《乌镇指数:全球人工智能发展报告(2016)》有一组排名,折射出四川“小”时代的苦与乐。
  一方面,成都人工智能企业影响力在全国各城市中排名第六。记者采访8家企业平均“年龄”3岁,其中有6家推出了产品并实现营收。涉及领域包括数学教育辅助设备、电商客服机器人、法律智能咨询系统、虚拟眼镜试戴、安全巡检机器人、医疗临床智能辅助系统、汽车驾驶辅助、可视化人工智能定制平台。
  另一方面,人工智能企业融资影响力在全国各城市中排名第九,滞后于企业发展。考虑到企业多处于A轮融资或更早的创业“烧钱期”,这意味着“缺钱”将是一个普遍问题。【详细

在某一领域领先,掌握数据越多,活得就越好

针对“小”时代企业的存亡之问,专家和从业者形成了不同观点。一派坚持“技术制胜”。林辉认为,不少企业使用开源技术,从事人物画像、大数据分析等常用应用,“迟早会被大企业碾压”。

  另一派则坚持“应用为王”。四川阿泰因机器人智能装备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引用了百度总裁张亚勤的观点:未来行业发展,10%在于算法,20%在于技术,70%在于应用场景和落地过程。当前人工智能巨头角力集中在无人驾驶、金融(投资顾问)、医疗(自动诊断、手术)、图像识别等领域,之外仍有大量市场空白。利用公开技术对准某一个或几个应用场景,是中小企业的机遇。【详细

本期关注

今年一季度,我省工业经济实现“开门红”,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长8.5%,在全国经济总量前十大省中增速位居第一。同时,传统存量和新动能新项目对工业增长的贡献各占一半,首次实现“平分秋色”。

  “开门红”后,冲刺半年目标成为全省工业战线的重要任务。为此,各市州新政频出,加快稳增长、调结构、增效益,使我省工业迎来新旧动能加速转换的新局面。

传统产业提质增效 保持工业“稳”的底色

今年上半年,全国工业领域的最大新闻莫过于5月5日国产大飞机C919首飞成功。从C919机头到航电系统,再到机舱娱乐设备、灯光、广播等,都不乏“四川造”。其中,位于德阳的中国二重承担了C919机身、机翼、起落架、舱门等7大部段上百项关键部件的研制生产,占整架飞机锻件的70%。经历深度调整后的二重正在焕发新的生机。

  在国家级大型项目上崭露头角的川企并非只有二重。不久前建成通车的肯尼亚蒙巴萨-内罗毕标轨铁路(蒙内铁路)中,攀钢集团为其生产出口了1万多吨钢轨,占用轨量的三分之一以上。目前,攀钢钢轨产品已应用在“一带一路”沿线30多个国家和地区。【详细

新产业新项目新技术涌现 由点及面产生聚集效应

 5月18日,绵阳发生了两桩喜事——绵阳与汉能控股集团举行签约仪式,投资超过400亿元的汉能移动能源产业园项目正式落户绵阳,包括全球技术领先的太阳能电池组件制造、全太阳能动力汽车制造等;中国(绵阳)科技城大数据产业研究院在绵阳科创区揭牌,将建设成为具有国际水平的大数据战略智库、大数据工程应用研究中心和大数据人才培养基地。

  两个项目颇具代表性,前者是400亿元的“巨无霸”项目,为绵阳乃至全省新能源产业补齐产业链,优化整体结构;后者开创大数据产业的发展和应用,推动这个方兴未艾的新兴产业落地生根。【详细

各地新政频出 打出稳投资扩市场降成本“组合拳”

冲刺半年“小目标”,产业实现“多点开花”,得益于各地新政频出。
  5月23日,雅安成立重点投资项目代办中心,中农批(川西)物流园、天立教育、成雅快速通道3个项目签约为首批项目,其行政审批等将由代办中心免费办理。让“投资者跑审批”变为“代办中心来跑审批”,解决了跨层级、跨部门的业务协调和联办机制问题,实现了行政审批、公共服务和监管的有机结合。
  此前一个月,内江设立项目综合推进中心,与雅安的举措异曲同工,把项目监管、服务责任精细化、具体化,将项目推进从“上半场”的资金争取、项目审批和立项等,延伸至“下半场”的项目建设监管和服务。成立仅10天,该中心就对20个推进滞后的项目进行了首轮督查,发现问题30余个。【详细

补贴退潮新能源汽车产业何去何从

新筑通工的1.4亿元订单在蓉一锤定音,830台新能源汽车将在今年8月交付至4家企业;此外,成都雅骏向京东、德邦物流等企业交付了首批1000辆新能源轻卡物流车……新能源汽车领域动作频频,不少业界人士认为,四川新能源汽车产业已经走过产业培育期,进入“跃升期”。

  近年来,我省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情况如何?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退潮,川企又该如何应对市场竞争?【详细

本期关注

截至5月底,全省累计完成营造林414.6万亩,同比增加45.7%,为近年来新高。6月初,全省春季造林季结束后,省绿委办发布大规模绿化全川春季行动成绩单。
  今年2-5月,省绿化委员会、省林业厅在全省组织开展了为期4个月的大规模绿化全川春季行动。其间,全省仅义务植树参与者就达2722万人次,完成植树1.08亿株。
  “很不容易。”省林业厅厅长尧斯丹表示,春季行动是大规模绿化全川行动启动后的首场大战役,四川不断探索,在啃生态治理“硬骨头”、改善人居环境和扩大投入等方面取得一定突破。

在荒山荒地“补绿”,消除生态“斑点”

6月10日一早,阿坝州若尔盖县辖曼镇河拉村,吼了一夜的大风刚停,若尔盖县环境和林业局治沙办主任王嘉智便和村民一起把水管引向村外的沙障,“如果不及时灌溉,以高原夏季的光照和蒸发量,春季的治沙成果,很可能付之东流。”

  河拉村是若尔盖县最大的沙源地之一,村外的流动沙丘延伸到草原深处。今年,当地借助退耕还林还草,着手固定1500亩沙丘。

  啃“硬骨头”的拉锯战,不只是高原治沙。【详细

在老百姓身边“增绿”,扫除绿化“盲点”

3月初开始,每周,什邡市林业园林局绿化科科长陈忠英都会到蓥华镇仁和村与洛水镇亭江村看一看。

  此前,两村交界处是一个占地约2000亩的磷矿矿渣堆放点。“飞沙走石”常常让附近农户苦不堪言。

  如今,经过3个月治理,矿渣堆已逐步披上绿衣,栽满了银杏、榆树等抗污染树种。

  在陈忠英的计划里,用植被固定矿渣、减少粉尘等污染只是治理的第一步。两年后,通过治理,这里将变成森林公园。其间,当地政府和相关治理企业共计将斥资2.76亿元。【详细

民间资本和社会力量加入,克服投入管护“痛点”

6月5日,崇州市鸡冠山乡鞍子河社区举行了一场特殊的股东大会。面对31位入社农户,宏益林地股份合作社理事长杨忠交出春季造林的“述职报告”:合作社投资25万元,种植笋竹等经济林木160亩,投入少于预期。春季融资额结余的6万元,将用于选聘附近农户管护造林成果……

  旁听了整个过程,崇州市林业和风景旅游局相关负责人长舒一口气:没想到群众参与造林的积极性这么高!

  “仅靠政府投入进行造林绿化和后期管护,以四川的现状,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尧斯丹表示,绿化资金来源和后期管护,始终是国土绿化的“痛点”。【详细

走访基层,探索那些既能致富又能治山的经验

  6月17日是“世界防治荒漠化与干旱日”。在防治荒漠化与干旱方面,四川主要的作战对象是石漠化,根据监测,全省共有石漠化土地1098万亩。近日,记者走访基层,探求石漠化治理的经验。

  “不要刨到树根上去了!”6月3日傍晚,眼看着暴雨就要来了,泸州市叙永县落卜镇硐坪村村主任傅延山冲着正在核桃林劳作的乡亲们喊着。他告诉记者,刨到树根,不仅容易导致水土流失,还会让核桃减产,“腰包不鼓,这山又都成了石头山。”【详细】

本期关注

“把手里半亩猕猴桃林交给村里种植大户种,年底得分红,保险又省事!”6月9日上午,在旺苍县檬子乡黎明村贫困户王平昌家的院坝里,“第一书记”陈刚给他介绍了一个赚钱新门道。这种挣钱路子和“第一书记”的到来,对于王平昌来说,都非常新鲜。

  黎明村是非贫困村,全村272户,贫困户仅有30户,属于典型的“插花式”贫困地区。以前,村上也搞脱贫攻坚,但并没有像别的贫困村那样派有驻村帮扶人员,项目和资金自然也没有那么多。但今年来,这些情况正在悄然发生改变。

全省剩余贫困人口中,过半为“插花式”贫困户

 我省“插花式”贫困情况如何?旺苍县骑龙村村支书杨贵华给记者亮了家底。“全村761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有37户96人,目前还有3户12人没脱贫。”杨贵华坦言,对于片区内的一个非贫困村来说,这个数字并不少。

  此外,泸州市江阳区无贫困村,但区内却有2466户7466位贫困者零星分布在13个镇街、77个村。

  片区外情况也不容乐观。内江市资中县并非贫困县,却是“四大片区”外贫困村数量超100个的4个县之一,贫困村、贫困户超过内江市的1/3。“贫困人口面宽量大,担子不轻。”内江扶贫移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详细

点多面广政策受限,贫困成因复杂

分布广泛、隐蔽,成因复杂,政策受限等多重原因,加大了“插花式”贫困攻坚战难度。

  首先,“插花式”贫困零散分布。自贡市扶贫移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2015年底,全市建档立卡贫困户有70725人,尽管数量仅相当于一个贫困县规模,却零散分布在1103个村中。“同样一个项目在片区内可覆盖几十甚至上百户,我们可能只覆盖几户。”该负责人表示,因此,扶贫投入产出比较低。

  同时,在“插花式”贫困地区,贫困成因较为复杂。内江市农业部门一份摸查统计显示,缺资金、缺技术、缺劳力等集中连片贫困地区的多重致贫原因,在“插花式”贫困地区同样凸显。【详细

为非贫困村派驻帮扶力量,多举措助力“插花式”扶贫

今年4月,我省率先全国在贫困户超过20户的非贫困村,覆盖选派1名“第一书记”、1个农业技术巡回服务小组,并为每户贫困户落实1名结对帮扶责任人。同时,在贫困户不超过20户的非贫困村,为每户贫困户落实1名结对帮扶责任人,确保脱贫帮扶工作全覆盖。

  各地也在不断探索制胜招数。广元3.7万名干部进村再“结亲”,对口帮扶6.86万名“插花式”贫困群众,并给每个非贫困村安排10万元-20万元产业扶持资金;自贡打破贫困村与非贫困村界限,将70%的贫困户聚集到产业链上;乐山井研县开发专属APP,“插花式”贫困户的帮扶一“网”打尽;达州市通川区对贫困户20户及以下的非贫困村派驻“第一书记”,全部按省委对非贫困村“第一书记”的管理标准执行……【详细

四川三州确定产业脱贫主攻方向

甘孜、阿坝、凉山三州总面积占全省的61%,但基础设施落后、经济发展滞后,是脱贫攻坚重中之重。同时,三州绝大部分地区是生态保护区和限制开发区,工业经济量少、能源经济面窄,脱贫产业选择受限。

  三州产业脱贫需换一种走法。6月7日在西昌召开的推进三州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带动产业脱贫现场会透露,省委省政府将于近期出台的加快农业大省向农业强省跨越“十大行动”方案,专门为三州量身定做了“民族地区产业脱贫行动”,方向清晰:发力供给侧,努力把三州建设成四川中高端农产品重要供给地。【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