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

7月1日,四川正式进入主汛期。根据预测,今年主汛期,四川降雨偏多,暴雨日数增加、暴雨强度增大、极端天气气候事件突出。作为防汛的重点部位,全省8148座已建水库如何安全度汛成为焦点。

更多
售电公司入市
城乡建设
水润蜀乡
成都高新

本期关注

6月27日,四川电力交易大厅,四川省售电公司市场注册正式启动,16家售电公司向电力交易中心提交注册申请。
  在现场见证了这一时刻的国电大渡河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姚福明感触颇深,“靴子终于落地!”作为电改9号文发布之后,全省第一家变更业务范围的售电公司,由于改革细则没有出台,没有售电资格而不能进行售电交易。两年时间过去,他终于看到了进场交易的曙光。
  进场交易只是第一步。电力市场因此会产生哪些变化?售电公司将靠什么生存,并给用户带来什么?

“热身”两年终入市

2015年始发的改革,直到2017年才真正落地。为这一天的到来,有的售电公司已准备了两年
  2015年3月9日,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电改9号文)出台,明确提出有序向社会资本开放配售电业务。第一时间,姚福明就拿着电改9号文冲进省工商局,申请变更经营范围。
  成立于2011年的国电大渡河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是国电大渡河流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国电大渡河水电公司是省内统调最大的发电企业,去年发电量达到320亿千瓦时,同时弃水电量呈逐年上升趋势。新能源公司进入售电业务,正是传统水电应对产能富裕,寻求新业务增长点的转型之举。姚福明认定,售电就是转型方向之一。【详细

存活下来靠杀价?

首批16家售电公司即将入市,还有超过300家公司完成工商注册,还未开始起跑,“赛场”已显得拥挤
  16家售电公司向四川电力交易中心提交注册申请,并签定“售电公司信用承诺书”。3个工作日内,就能获得核验结果。再经过一个月的公示,它们将成为四川电力市场第一批入市的售电企业。据省能源局提供的数据,目前我省已有超过300家售电公司完成了工商注册。除了首批提交注册申请的16家,陆续还将有售电公司进入电力交易中心开展业务。
  “我们进入了首批16家名单。细看这份名单,很有意思。”四川瑞康智慧能源有限公司电力交易部部长陈雷说。【详细

长远发展靠服务?

除了卖电,发现工业用户的痛点并提供解决方案,才是售电公司的价值所在
  记者走访了数十家售电公司,他们一致认为,四川售电公司将很快迎来洗牌。靠差价赚快钱,只能生存一时,而未来要想占领市场,必须要有硬功夫。
  “独立售电公司是跟国家电网售电公司竞争。”姚福明形容,国家电网是巨兽,而售电公司就像蚂蚁,“蚂蚁要想生存,只能钻空子,创价值,寻找巨兽没有占领或者没有耕耘好的市场领域。”
  姚福明的办公室挂了两块牌子,除了国电大渡河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还有一个碳资产管理公司。【详细

【记者眼】5G渐近

依托城市上空的透明云层,万物均可接上高速网络“云端化”,从而实现智能互联。上周于上海举行的2017年世界移动大会,华为的“云上城市”主题展厅,为参观者打开了5G应用的想象。会上,基于5G技术的创新应用争相亮相。
  5G脚步渐近。根据规划,明年我国将发布第一阶段的5G标准,2019年启动5G网络建设,2020年正式实现商用。
  5G是什么?有人形象地把它比作数据传输的“飞毛腿”——如果4G是开汽车,5G则是开高铁,其带宽速率可提高100倍以上。【详细

本期关注

6月22日下午,沱江流域污水垃圾处理设施建设现场推进会召开,来自沱江流域沿线7市及相关省直部门和企业的100余名代表齐聚内江,参观学习内江污水和生活垃圾处理设施建设的做法——今年,内江以全市为单位,将污水处理和垃圾处理分别打包成两个大型PPP项目包,招引有实力的企业整体承担建设运营。

  两类项目如何打包成PPP项目?落地过程中有哪些难题?记者前往相关部门及内江等市州,进行了调查了解。

为何选择打包?

“3年计划实施项目1608个,总投资649亿元。这么大的投资,这么多的项目,如果还是采用以往的建设运营模式,由政府直接投资、直接管理,财政承受不了。”省住建厅相关负责人表示。
  经过前期调研,省住建厅还发现,各市(州)在污水垃圾处理上都不同程度存在投资、建设、运营脱节的问题,污水厂站与管网不配套,垃圾处理设施与收转运体系衔接不紧密,极大地影响了处理效率和效益。
  造成这些问题的原因,除规划上统筹不够外,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某些地方把污水垃圾处理设施零散地交由好几家企业来建设运营,造成多头、分散管理,建设运营相互扯皮。【详细

政府如何支持?

资金从何来?我省明确,省级财政将会同省级相关部门,按照项目清单,统筹中央和省级预算内基本建设、水污染防治及农村节能减排、城乡环境综合治理、城镇基础设施建设等各类专项资金,通过融资贴息、先建后补、以奖代补等多种方式,实现分区域、分类别、分年度协调支持。
  同时,从今年起,我省省级财政将安排一定额度的地方政府债券,对城镇污水城乡垃圾处理设施建设进行单独切块、对应安排,并给予全额贴息。省住建厅相关负责人透露,今年我省将安排总额30亿元的地方政府债券用于城镇污水城乡垃圾处理设施建设,省级相关部门将根据项目投资需求、分年实施进度、打包组合状况、债务风险指标等相关因素来分配债券额度。【详细

如何确保进度?

今年7月,保障内江城区饮用水安全的重头工程——“内江城区饮用水取水口上移工程”将全部完工,该项目总投资1.6亿元,将为80万城区居民提供更加安全、洁净的饮用水。
  项目开工前期,内江计划采用PPP模式,但短期内未找到合适的社会合作方,当地决定先由政府主导建设,寻找到社会资本合作后,再通过置换方式收回政府投入。
  “在财政对PPP项目由‘补建设’向‘补运营’转变的背景下,内江的做法既不耽误项目进度,又能增强项目吸引力,快速回收建设资金。”省住建厅相关负责人表示。按此思路,内江市医疗废物处理中心也将于今年9月底建成投用。【详细

本期关注

6月25日14时,成都市龙泉驿区同安镇,室外气温已经达到32℃。往嘴里倒了一口水后,邹泽全再次出发了——水库岸线还有最后一公里才能巡查完毕。连日来,这位成都市龙泉驿区三门寺水库管理组组长和同事们一起,把大坝和库区沿线的山坡巡查了一遍又一遍。

  7月1日,四川正式进入主汛期。根据预测,今年主汛期,四川降雨偏多,暴雨日数增加、暴雨强度增大、极端天气气候事件突出。作为防汛的重点部位,全省8148座已建水库如何安全度汛成为焦点。

【强预防】不定期、不定时、不限范围展开督查

6月25日16时,邹泽全巡查归来,恰好遇上省农水局派出的督查组。对于突然到来的督查,邹泽全有点措手不及。

  “我们来,就是要看你们未经准备时的情况。”督查组相关负责人表示,此前,我省已经下达指令,今年主汛期,各类水库必须严格按照批准的调度运用计划运行。同时,水库在泄洪前,必须提前通知下游地区,避免因泄洪造成人员伤亡。

  随后,督查组核对了水库值班、库容调度、预警系统、应急避险预案、物资储备等情况,尤其是主汛期水库的减灾工作卡、避险明白卡和物资存放仓库运转情况。【详细

【管重点】动态监测,信息化管理2600余座水库

库区和坝体的巡查,是扫除安全死角的重要组成部分,“大坝和周边山体的情况,都是要靠脚步走、靠肉眼看才得行。”邹泽全说,在大坝这样关键的工程上,哪怕是出现一点裂缝,都要及时处置,“很多事故,都是从小隐患开始的。”
  其实,除开邹泽全的现场巡护,三门寺水库的另一道“安全门”也在同时运转。
  在三门寺水库管理组值班室的左侧,便是溢洪道。一根白色的铁柱上,挂着水量收集仪、水位检测仪器,这些数据连同闸门打开情况,会实时更新在值班室内的大屏幕上。【详细

【抓难点】位置重要的病险水库一律空库运转

7月1日,周六。省农水局水库处值班室内,电话铃声此起彼伏。电话的另一头,各市州、县(市、区)报告着当日水库周边雨情水情及病险水库运转情况。省农水局水库处负责人介绍,这样的景象,已经持续了快一周。
  四川大部分中小水库修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运行半个多世纪后,多数出现不同程度病险。受限于经费等因素,部分病险水库暂未实施除险加固。这些病险水库,也是今年我省防汛的薄弱环节和难点。
  与所有的水利工程一样,病险水库主汛期管理,首先在于明确管理责任。【详细

高效节水灌溉 打通“最后一公里”

“水省得很。”6月21日,浇完水稻的返青水,泸州市江阳区分水岭镇董允坝村四组村民许泽芳惬意地端着水杯,看着田里的秧苗。自2014年以来,当地开始采用高效节水灌溉系统,“要好多就浇好多,不得浪费。”

  省农水局规划,在“十三五”期间,我省将完成高效节水灌溉建设任务250万亩。高效节水灌溉项目如何建、如何管、如何用?近日,记者走访泸州、攀枝花和绵阳等地,试图寻找其中答案。【详细

本期关注

在刚刚过去的6月,欧洲创新创业领域两大“领头羊”,先后与成都高新区牵手——
  月中,成都高新区走进欧洲,与欧洲最大科技园区联合开展双创导师计划;月末,成都高新区举办欧洲排名第一的创业加速器SBC(Startupbootcamp),在华首个创业加速训练营开营。
  “引进来”“走出去”背后,是成都高新区大力支持国际合作、创新创业的努力。作为全国知名的双创地标,成都高新区正加快融入全球创新链的步伐,推动世界级创业团队、资本、技术的双向流动。

专业化课程 补足创业团队的共性短板

开营仪式后,学员们的第一件事儿是回教室上课。

  课程强度之大,让谢洪武多少有些意外。这位创业团队成员之一、智波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总经理笑言,“从早到晚连轴转,都找到读书时候的感觉了。”

  为何上这么多课?王皓镭介绍,对这些有核心技术、有稳固班底的初创团队来说,共性问题是创业知识和技巧的空白。【详细】

一对一导师体制 专注于把脉团队个性化问题

“SBC在全球有超过3000名创业导师,在中国约有150名。这些国内外导师将抵达成都,和初创团队‘配对’。”王皓镭介绍,一对一导师体制和专业化课程区别在于——前者专注于把脉团队个性化问题。

  见面会上,西班牙创业团队S-There介绍了能检测人体缺水等健康情况的厕卫设备。团队负责人艾德里安希望将它做成适用于大众的产品。“你目标客户范围太大了,要避免直接和TOTO这样的大企业竞争,要缩小受众,从最需要相关检测的病人入手。”导师之一、互联网创业社群WORK+负责人林小骥针对性地给出建议。【详细

从全球遴选团队所需的行业资源

SBC中国(成都)创业加速器相关负责人介绍,13支创业团队在获得10万元创业补助外,还将免费入驻SBC的创业空间,并获得云服务等基于互联网和营销层面的平台化资源。
  “对创业团队来说,更重要的是如何获得亟须的行业资源。”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对此SBC中国(成都)创业加速器相关负责人介绍,SBC会从全球合作伙伴中遴选匹配创业团队的资源,包括拜耳、强生等医药巨头,复星集团等垂直领域的投资机构,“(对创业团队的帮助)从共享设计制造渠道,到洽谈投资收购或给予技术研发订单。”【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