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

7月15日,成都市金牛区沙湾路258号,矗立了20年的沙湾会展中心完成最后一展后,将告别历史舞台。1997年9月,沙湾会展中心投用。作为成都第一个承接国际展览的功能性建筑,这里承办过多届西博会、糖酒会,见证了成都会展业飞速发展的20年。随着成都会展中心“南迁”,沙湾会展中心逐渐萎缩,目前仅剩下1.8万平方米的2号馆。
  “不抓紧攻克深度贫困难题,2020年就难以如期全面脱贫。”省扶贫移民局负责人介绍,近年,我省在大凉山不断加码,采取超常规方法治“深贫”。同时他表示,“目前,我省针对深度贫困脱贫攻坚的实施意见也在加紧制订中。”

更多
再见沙湾会展
产业纵横
生态四川
扶贫四川

本期关注

7月15日,成都市金牛区沙湾路258号,矗立了20年的沙湾会展中心完成最后一展后,将告别历史舞台。
  1997年9月,沙湾会展中心投用。作为成都第一个承接国际展览的功能性建筑,这里承办过多届西博会、糖酒会,见证了成都会展业飞速发展的20年。随着成都会展中心“南迁”,沙湾会展中心逐渐萎缩,目前仅剩下1.8万平方米的2号馆。
  就在上月,天府新区,展馆面积约为沙湾会展中心10倍的中国西部国际博览城迎来首展。其实在那一刻,代表过去与未来的两个会展中心,已站在了历史交汇点。

谢幕之展汇聚老成都们的情感记忆

7月1日上午,一面“沙湾最后一展”的橙红色展板立在2号馆入口。“2017成都特价商品交易会”在这里举办。这一谢幕展之后,沙湾会展中心不再承接任何展会。
  “1997年沙湾会展中心开幕,当时挤都挤不进去,1层到3层全部塞满了人。”71岁的李奶奶,记忆还停留在当时的盛况,眼前却是空荡荡的2层和3层。她手里攥着刚买的青川笋片,“听说这里要拆了,我专程来看最后一眼。”
  沙湾会展中心也曾想过“重生”。3年前对部分硬件设施进行修复,也试图原地扩建,但困难重重。张强分析,扩建展馆会引发系列问题——沙湾地处中心城区,办大型展会,交通疏导难以解决。【详细

沙湾会展中心去会展功能后将变身商业中心

据成都市金牛区人北中央商务区透露,未来,沙湾会展中心原址将通过企业自主改造的形式进行提升打造,拟建设一个现代化的、集多种消费体验于一体的商业中心。
  第一代会展场馆,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修建在城市中心的展览馆,多是苏联式建筑,用于文化商品类展示。沙湾会展中心出现前,成都的展会集中在省展览馆和成都体育中心。沙湾会展中心首先从场馆上有了飞跃,会议中心同加州酒店连为一体,国宴厅、金色歌剧院格外气派。李涌回忆,沙湾会展中心投用后第三年,他们发现,会展跟旅游一样有淡旺季,开糖酒会的时候人气爆棚,车想进都进来不了;而不开展会的时候,则冷冷清清,半天没有一辆车。“一年大型展会就那么几次,我们在思考,怎么才能让淡季不淡。”【详细

继沙湾、世纪城会展中心后 西博城接棒

6月7日,我省重点项目、西博会的永久会址——西博城迎来首展“第十八届成都家具展”。这座巨“V”型建筑总面积57万平方米,是沙湾会展中心的10倍、世纪城的5倍多。
  谢璐介绍,天府新区将以西博城为支撑和起点,着力打造总部经济及会展产业生态圈,以西博城以及各大会议型酒店等为主要载体,引进国际国内知名大型展会、专业展会等,打造西博会、中国西部国际合作论坛等重要会展活动。
  配套会展产业集群,健全会展业服务体系。依托西博城打造天府新区会展产业园,这是相对主城区功能独立的“会展经济综合区”。【详细

本期关注

四川基本已无“地条钢”。不久前,国务院督查组赴川督查取缔“地条钢”工作后得出了这一结论。这代表着这一钢市“顽疾”在四川基本绝迹。
  所谓“地条钢”,是以废钢铁为原料、经过感应炉等熔化、不能有效地进行成分和质量控制生产的钢及以其为原料轧制的钢材。取缔“地条钢”是国家给各省下达的死命令,也成为去产能工作中的重中之重。
  取缔“地条钢”,我省采取了哪些超常举措?该如何防止“地条钢”死灰复燃?这一成绩背后又折射出我省去产能工作的哪些成绩?记者进行了调查了解。

超常举措有哪些?

 省经济和信息化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在取缔“地条钢”工作中,我省突出“全”和“密”,前者是要确保“地条钢”工作全覆盖、无遗漏、无死角,后者确保取缔之后不会死灰复燃。

  在全面排查上,全省展开了专项行动。去年12月5日前,对存在环保、能耗、安全、质量等问题的7家企业的中频炉进行了拆除。此后,我省又按照国家最新要求,提高执行标准,于去年12月底前,拆除其余20家企业的中频炉主体设备。对照国家要求,我省实际完成时间比规定时限提前半年。【详细

取缔意义何在?

2016年,我省对4户钢铁企业6套冶炼设备进行拆除,提前完成压减粗钢过剩产能420万吨任务,5年(2016-2020年)目标,1年完成。
  为何能提前4年完成目标?与我省强化组织领导、狠抓工作督查、化解内容矛盾、出台政策措施、明确重点任务等工作息息相关。
  其中,在强化组织领导方面,省上成立了化解钢铁行业过剩产能和脱困升级工作领导小组及办公室,建立了联席会议制度,统筹推进全省化解钢铁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工作。同时,相关市人民政府也成立了化解钢铁行业过剩产能和脱困升级工作领导小组和办公室。【详细

如何防止死灰复燃?

如何防止“地条钢”和淘汰产能死灰复燃?省经济和信息化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主要从“堵”与“疏”两方面来推进。
  “堵”突出强化督促检查,严厉追责问责。
  省政府督查室和省化脱办分别成立工作督导组,常态化督查和抽查相结合,深入相关市和企业一线督导、督查,对查明查实的违法违纪行为,严厉追责问责,以确保“地条钢”没有生存空间。同时,我省设立了四川省钢铁行业违法违规举报电话,“凡举必查”,加强社会监督,严厉打击钢铁行业违法违规行为。【详细

四川老工业城市如何焕发新动能

近日,我省“十三五”工业发展规划出炉,明确将全省划分为三大区域分类支持工业发展。其中,内江、泸州等老工业城市被划定为转型升级重点区,将重点围绕优化市域工业空间布局,加快推进产业向中高端水平迈进,焕发老工业城市新动能。

  转型升级重点区将如何发力?老工业城市如何焕发新动能?不久前,省经信委赴内江、泸州开展了一场专项督导调研。【详细

本期关注

7月8日清晨5点半,东边泛起鱼肚白,马边彝族自治县劳动乡柏香村的贫困户张华平就背着水壶、提着护林刀出门了。今年5月1日,张华平正式成为村里的生态护林员。而他能吃上“生态饭”,得益于四川生态护林员岗位的持续增加。
  生态扶贫的举措,生态护林员扩招只是其中之一。今年四川林业扶贫思路仍然是推动实施生态固本行动、实施产业富民行动、增加农户劳务收入、实施集体林权改革、推动科技智慧扶贫和抓好林区设施强基六大行动。

传统种养业和新业态融合最大限度兑现“绿色银行”

7月,广元市利州区迎来一年当中最热的时段,但广元天湟山核桃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少勇,却坚持每天到核桃种植基地走上几圈。他要看的,不只是核桃长势,还有冬瓜、南瓜等林下蔬菜。

  今年,通过贫困户以土地入股的方式,王少勇的企业新增了5000亩核桃种植基地,涉及贫困人口1000多人。但核桃苗刚种下,距离挂果还有4年左右。当务之急,是想着法地利用林下空间实现“以短养长”。目前,各类蔬菜均已进入上市时间,“每亩产值可突破2000元。”【详细

六成项目资金投向贫困县重点生态项目已全部启动

进入7月,阿坝州若尔盖县麦溪乡黑河村村支书纳科就开始走乡串户。为期3个月的春季治沙项目已经结束,他要核对村民们投工投劳情况,然后发放工资。根据估算,今年春季,通过参与沙化土地治理,黑河村人均劳务收入超过3200元。

  “重点生态项目建设是生态扶贫最重要的抓手,因为通过建设,才会有生态资源,才能搞种养、发展旅游。”省林业厅相关负责人介绍,仅今年上半年,我省已累计向贫困县投入生态建设与保护资金30.3亿元,占全省的60.1%。这些资金的主要用途是修复退化草原和湿地,以及沙化土地。【详细

生态护林员扩编5000名将发放生态补偿超37亿元

实际上,在产业扶贫和重点生态项目建设之外,我省另一项林业生态扶贫措施,是生态补贴。按照生态补贴的使用路径不同,主要分为两类。
  第一类为设置公益岗位,主要资金为生态转移支付等。今年上半年,我省已落实生态护林员岗位3.1万个,比去年增加5000个。其中,2.56万个岗位已分解至88个贫困县。而生态护林员的主要选聘对象,仍然是贫困户。
  第二类为直接将补贴发放至贫困户手中。省林业厅天保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年底前,我省拟将37.18亿元生态效益补偿资金和退耕还林资金全部兑现到权益人,转化为农民群众的实际收入。初步预计,受益户户均收入可达1500元以上。【详细

四川花椒需要更多新“吃法”

“3年后,新栽植的藤椒至少可使人均增收 4000元!”7月6日,绵阳市三台县前锋镇杨五沟村的藤椒种植基地前,基地负责人李军的话,让参加2017年四川首届藤椒产业创新发展专家研讨会的专家们和各地官员交口称赞。

  但随后,专家和官员们的追问又让李军答不上来:除了卖果实、做调味品,四川花椒还有哪些新“吃法”?

  问题简单,却戳中产业短板。【详细

本期关注

6月23日,在山西太原召开的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上,凉山州委书记林书成介绍了凉山深度贫困情况。
  强力治愈深度贫困成为当前重点。在国家层面,深度贫困指四省藏区等“三区”、凉山州等“三州”、因病致贫人群等“三类人”。
  “不抓紧攻克深度贫困难题,2020年就难以如期全面脱贫。”省扶贫移民局负责人介绍,近年,我省在大凉山不断加码,采取超常规方法治“深贫”。同时他表示,“目前,我省针对深度贫困脱贫攻坚的实施意见也在加紧制订中。”

瞄向建设教育等精准发力,强化造血功能

“‘悬崖村’曾经面临的困境,只是凉山深度贫困的一个缩影。”省扶贫移民局负责人介绍,全州11个民族聚居县均为国贫县,占全省总数的1/3;集中连片贫困地区4.16万平方公里,占全州总面积的68.9%。贫困人口52.88万人,贫困发生率11.9%。

  治疗凉山州深度贫困,省委、省政府已连续开出“猛药”。2014年4月25日,《大小凉山彝区“十项扶贫工程”总体方案》印发,瞄向彝家新寨建设、教育扶贫提升、现代文明普及等突出问题精准发力。仅1年多以后,省上再次出台17条具体支持政策措施,强化造血功能……“目前,省级财政已累计落实资金121.22亿元。”省扶贫移民局负责人表示。【详细

修路建房搞产业,住上好房子过上好日子

6月17日,布拖县龙潭镇沿江村的村民黄桂巾乘“鹦哥溜”到对岸走亲戚。明年初,这座四川境内金沙江上的最后一座溜索将正式“下岗”,两岸8万人的生活将通过公路桥紧密相连。

  在凉山,11个贫困县至今没有高速路,不少地方仍靠人背马驮。凉山从交通突破,实施两轮“交通大会战”,已建成国省干线1196.4公里、农村公路10628.3公里,17县市主干线实现畅通,今年565个乡镇将全部通油路、拟退出贫困村全部通硬化路。【详细

教育加移风易俗,养成好习惯形成好风气

毕业于成都铁路卫校的杜基布池是凉山首批“9+3”免费教育计划学生之一,目前留校负责“9+3”工作。“抓住走出大山的机会,才有永远告别贫困的能力。”杜基布池动情地说。

  记者从凉山了解到,近年通过全面落实民族地区15年免费教育,凉山创办“一村一幼”幼教点3070个、招收幼儿11.5万名;新建乡镇幼儿园450所,改扩建寄宿制学校475所、新建158所;3047名彝区“9+3”职业教育毕业生实现就业。【详细

苍溪:一颗红心猕猴桃的脱贫密码

7月7日,全国产业扶贫(四川广元)现场观摩会在苍溪举行。来自川、陕、甘、赣、辽、冀等6省113个贫困县的代表,对苍溪县红心猕猴桃产业发展竖起大拇指。

  一颗小小的苍溪红心猕猴桃,为何能吸引各地代表专门赶来观摩“取经”?这颗猕猴桃里,究竟藏着怎样的脱贫密码?【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