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

中乌农业产业园位于乌干达南部,是以中乌农业南南合作项目为平台建立的,位于世界上第二大淡水湖——维多利亚湖旁边。从前期考察酝酿,到2014年启动规划,到2016年4月26日隆重开园,本报此前已进行了两次跟踪报道。7月18日,记者第三次来到乌干达,感受四川“庄稼汉”如何在东非高原上创造农业奇迹。
  1999年,四川在全国率先启动退耕还林。据统计,四川首轮退耕还林完成造林1336.4万亩,等于两个自贡市大小,位居全国第三,涉及农户2200万人。

更多
三探乌干达
产业纵横
生态四川
扶贫四川

本期关注

日前,农业部启动境外农业对外合作示范区、农业对外开放合作试验区“两区”建设试点。首批选出的境外农业对外合作示范区,就有四川友豪恒远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组织实施的中乌农业合作产业园。
  中乌农业产业园位于乌干达南部,是以中乌农业南南合作项目为平台建立的,位于世界上第二大淡水湖——维多利亚湖旁边。从前期考察酝酿,到2014年启动规划,到2016年4月26日隆重开园,本报此前已进行了两次跟踪报道。7月18日,记者第三次来到乌干达,感受四川“庄稼汉”如何在东非高原上创造农业奇迹。
  回顾》》》农业“川军”在乌干达“画”了一个圈

面对蟒蛇和毒蚁,将沼泽和荒坡改造为初具规模的良田

2014年,由省农业厅搭台助推,科虹集团旗下惠农机械和鑫融投资、绿科禽业、仲衍种业、润创建筑、川龙拖拉机6家四川民营企业抱团出海,发起成立四川友豪恒远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在乌干达投资建设中国—乌干达农业合作产业园。

  “项目计划总投资2.2亿美元,在乌干达打造农业全产业链园区。”四川科虹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罗恒介绍,项目由中国农业部对外经济合作中心规划设计,友豪恒远农业在乌注册的科虹乌干达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负责建设。【详细

将资金、技术和生产理念带到乌干达,解决近万人就业

“粮食收成好,全靠技术。”联合国粮农组织框架下的中国-乌干达农业南南合作项目专家吴志平说,中乌农业合作产业园建成后,专家组成员从土壤结构、良种选育、机械运用、病虫害防治等方面进行了调查和分析,确定了适应当地实际的新品种、新技术、新模式。

  “我们有自己的专家团队,还培训当地的‘土专家’,让他们长期为乌干达的农业生产服务。”吴志平说,科虹公司已经制定人才培训计划,将依托乌干达孔子学院、四川农业大学、北京农业大学等高等院校,培训50人的经营管理人才和400人的农技骨干队伍。【详细

建成样板工程,未来将吸引更多的国内企业和当地农户

8月3日,中乌农业产业园迎来祖国的贵客。这一天,中国农业部党组成员兼人事司长毕美家一行专程来到园区调研。“打造境外农业对外合作示范区,这是国家对我们的信任和重托。”在成都的罗恒获知消息后,感慨万千,也十分兴奋,他在朋友圈里不停地转发着当天农业部领导在园区调研的图片和视频。

  2012年起,农业部安排四川省农业厅以“一省包一国”方式实施“中国政府-联合国粮农组织-乌干达政府”三方协议下的农业“南南合作”项目,先后派遣了47名优秀农业专家赴乌开展农业技术援助,受到乌干达政府和社会各界的交口称赞。【详细

本期关注

一组数据:上半年,全省减轻企业负担和降低企业成本约361亿元,相当于上半年全省规上企业利润总额的近1/3,税费、融资、用能等六大成本均有体现。
  一次调研:近期,省经济和信息化委政策法规处联合本报组成调研组,走进成都、自贡多户企业实地探访降成本感受,却有八成企业称“获得感不强”,更有少数企业感到“总体负担还在加重”。
  数据和现实感受为何会有较大落差?

“减负降本”361亿元税费减免占七成以上

对于已出台的“降成本”政策,企业基本做到了应享尽享。
  高新技术企业感受非常明显。据统计,上半年,阿里巴巴(成都)软件技术有限公司和英特尔产品(成都)有限公司两家企业,仅享受企业所得税优惠一项,就累计减免税额超过1亿元。调研中,秦川科技发展公司等企业表示,享受到了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减按15%税率征收的政策。
  税收优惠之外,降费成效也较为明显。目前,四川已是全国少数实现省定政府性基金和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均“零收费”的省份。【详细

新老问题叠加惠企红利有待“加码”

尽管有些企业对降成本“有感觉”,但调研结果却显示,八成企业都反映目前总体负担偏重。“新老问题叠加,一些政策红利被抵消了。”相关企业负责人表示,在人力、物流等成本上,与以往相比,总体负担还有加重趋势。

  有增无减的人工成本,是制造类企业的老大难问题。调研中,超八成企业反映用工成本高于去年同期。“企业效益正恢复性增长,但却跑不过最低工资标准增长的速度。”有企业负责人表示,尽管目前针对困难企业出台了阶段性降低企业社保缴费缴存比例等政策,但由于缴费基数增长较快,企业实际社保缴费仍在增加。【详细

增强获得感,协同发力、增强普惠是关键

日前,省政府印发《四川省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实施细则》,明确做好降成本工作的35条措施,进一步完善、明确了如何降低企业税费、融资、制度性交易、人工成本、用能用地、物流成本,提高企业资金周转效率和鼓励引导企业内部挖潜等。

  为实时、动态了解全省降成本实效,该细则还明确,从本季度起各地、各部门每季度向省降成本领导小组报送一次政策落实情况和成效评估测算,并由省降成本领导小组汇总后报省政府。没落地的抓紧督促落地,能解决的立即协调解决,有难度的深入梳理研究……我省还将针对阶段性完成情况,组织总结,完善推进降成本的长效机制。【详细

工业产业扶贫授鱼还要授渔

 3.49亿元——这是今年上半年,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已安排下达的工业产业扶贫资金数。这一金额,比年初制定的年度目标还高出0.79亿元。
  脱贫攻坚,授人以鱼更要授人以渔。如何授鱼又授渔?全省工业产业扶贫正多路径探索前行。
  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党组成员、省盐务局局长赵辉表示,除组织工艺美术大师与贫困村结对子,还将鼓励工艺美术企业或大师工作室到贫困县办企业或加工点。【详细

本期关注

持续高温让树上的核桃果皮加速变黄,还有几天,这些果子就将变成现钱。想到这些,巴中市通江县诺水镇诺水村村民彭从兴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以目前的长势来看,每亩核桃产值将超过5000元。

  1999年,四川在全国率先启动退耕还林。当年,彭从兴同数千万农户一样,收割完坡地上的最后一季庄稼,带着疑问开始了漫长的造林之旅。

  “彭从兴”们的18年,也是四川退耕还林的18年。

首轮退耕还林 还林面积等于两个自贡市

 据统计,四川首轮退耕还林完成造林1336.4万亩,等于两个自贡市大小,位居全国第三,涉及农户2200万人。
  彭从兴记得,当年,他每天天不亮就带着干粮、水壶和铁锹,挑着树苗上山,为的就是享受退耕还林的惠农直补政策——在首轮退耕还林中,全省累计兑现直补资金384.19亿元,户均6200元。论补贴额度,四川位居全国第一。
  18年来,老彭经历了两轮退耕还林,6亩坡耕地全变成了核桃林。仅核桃一项,每年带给他的收入就超过3万元。【详细

任务重点安排到67个贫困县已助近20万人脱贫

首轮退耕还林启动15年后,四川再出发。2014年,按照中央部署,四川正式启动新一轮退耕还林。

  不同的时代背景下,新一轮退耕还林自然有不一样的特点。“不只是像上轮那样侧重于‘还林’,更要聚焦扶贫,也更灵活。”在省退耕还林工程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看来,新一轮退耕还林从一开始就很具有灵活性。

  启动之前,四川就明确不再设立经济林和公益林比例,农户有权选择树种,并可以采用流转、转包的形式造林。但当时,谁也没有预料到,这一政策撬动的能量。【详细

未来提高种苗造林费补助标准还林区域或将扩大

按照中央部署,四川的退耕还林将持续到2020年。其中,今年任务量是45万亩,上半年均已下达至项目县。
  我省还将研究进一步扩大还林范围。省林业厅相关负责人透露,目前,我省初步考虑将符合条件的25度以上陡坡耕地、重要水源地15度至25度坡耕地及严重污染耕地纳入退耕还林还草范围,“这些地块的产出不高,或者暂时无法产出,不妨纳入还林区,以生物方式进行修整治理。”【详细

1.72万亿元林业生态服务价值背后

8月6日,省林业厅发布2016年度全省林业资源及效益监测数据。去年,全省林业生态服务价值达到1.72万亿元。
  这个数据背后有哪些奥秘,又代表着什么?带着疑问,记者走访了相关部门和专家。
  “数据是一点一点统计出来的。”省林业厅天保中心主任黎治富透露,自2007年以来,我省坚持每年开展四川林业资源及效益的系统化监测与评价,并将相关成果向社会发布。他认为,开展林业资源及效益监测,有助于及时掌握林业生产现状和资源消长变化动态。【详细

本期关注

8月初的川南大地热浪滚滚。宜宾市屏山县书楼镇五峰村的贫困户罗泽海顾不上毒日头,忙着把晒粮食的竹席一点点拖进自己新家。
  7月10日,通过易地扶贫搬迁,罗泽海的家从半山腰搬到一块平地上。记者看到,屋里家具齐全,屋外猪圈也刚刚盖好,“这两天准备去买几头猪仔养起。”罗泽海兴奋地说。
  新房屋,新圈舍,罗泽海即将迎来新生活。可这样的新生活其实是“迟到”的,由于存在“等靠要”思想,罗泽海被“歇帮”3个月,这相当于在他的脱贫之路上按下暂停键。

贫困户脱贫不积极 暂停所有帮扶和政策兑现

所谓“歇帮”,是针对部分贫困户不积极主动参与脱贫发展,甚至违法乱纪、阻挠村镇脱贫的现象,而采取暂停所有帮扶和政策兑现的惩戒性措施。2016年6月开始,屏山在全县78个贫困村试点建立“歇帮”机制,执行周期为3到6个月。

  罗泽海是如何被“歇帮”的?五峰村“第一书记”许智介绍,罗泽海是计划易地扶贫搬迁户。当其他贫困户年初早早动工建新房时,罗泽海却一拖再拖,光地基就选了三回。今年2月,许智和村干部商量后,对搬迁不积极的罗泽海“歇帮”3个月。【详细

确立负面清单“歇帮”剑指等靠要懒病思想

 “贫困群众才是脱贫攻坚主体,如果一味等靠要,政策再好、资金再多也要打折扣。”省扶贫移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屏山县探索的“歇帮”机制,正是向贫困群众等靠要思想开刀。

  屏山县扶贫移民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如果一味包办会把贫困户帮成懒汉,最终是“干部忙活、群众烤火”。“因此,必须倒逼贫困户提高脱贫参与性和主动性,营造奋发有为、主动脱贫的良好风气。”

  据了解,屏山县“歇帮”机制主要以负面清单的形式确立,列出了婚丧嫁娶大操大办、赌博酗酒、违法乱纪等“歇帮”指标。【详细

“歇帮”不“落帮”“一户一策”制定“复帮”措施

“歇帮”是否意味着贫困户彻底没人管了?对此,屏山县在探索中聚集基层组织、帮扶干部、社会团体等力量,针对“歇帮”贫困户因户施策,防止“脱帮”“落帮”。

  屏山县贫困村按照“一户一策”原则,制定“复帮”措施,落实责任人员;同时组织“歇帮”贫困户参加农民夜校,引导树立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精神;建立“龙头企业+贫困户”“专合社+贫困户”等包户帮扶机制,激励“歇帮”户主动参与脱贫。“‘歇帮’罗泽海期间,许智多次登门做思想工作,帮他联系盖房的工程队。”屏山县扶贫移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详细

脱贫攻坚“期中考”夯实再战再胜基础

 近日,省扶贫移民局发布了脱贫攻坚半年数据。其中,全省105万计划脱贫人口中,已有49.41万人达到“一超六有”标准,占计划数的47.1%;3700个计划退出贫困村中,已有2406个村达到“一低五有”标准,占计划数的65.03%;16个计划摘帽贫困县“一低三有”达标率均在80.2%以上,为完成全年脱贫攻坚目标,夯实基础。

  如果将这份半年数据看作是脱贫攻坚“期中考”的答卷,那么我省从备考到考试,从审题到答题,无不下了一番“绣花”功夫。【详细